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55章 娶到最爱的人
    婚车,是叶慕辰贡献的,原本是覃东阳计划将自己新买的一辆加长礼宾车借给霍漱清,可是,那辆车实在太夸张,霍漱清还是拒绝了,便接受了叶慕辰的一辆公务车当做婚车。

    当车子驶出槐荫巷上了玉湖边的落霞路,尽管是黄金周第一天,人潮如织的玉湖边也没人注意到这是一辆婚车。霍漱清尽量不让外界知道今天是他婚礼的日子,可是,为了车队可以尽量准时到达婚礼举办地点,市公安局派了警车沿路护送。

    婚车后面,是曾家的车子,曾泉开车,方希悠坐在副驾驶位。车上,罗文茵不时地镜子看自己的妆容有没有问题,曾元进实在看不下去了,挽着她的手劝她“很漂亮,再漂亮下去,大家都会注意你,不会注意新娘子了怎么办”,罗文茵知道这是丈夫在哄她开心,却还是不进露出少女一样的神采拍了下他的手。坐在前排的方希悠虽然看不到后排公公婆婆的表情,可是,公公说话的语气里透着那么明显的宠溺之情,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方希悠不进看了一眼认真开车的曾泉,转过头看向车外。爱情,是不管年龄和时间的,真心爱着的人,不管在什么年纪都会情不自禁地对心爱的人说出甜蜜的情话!

    曾雨坐在父母一旁,看着这一幕,无聊地打开手机玩着。

    “小雨,今天你不许闹事,听见没有?”曾元进看了小女儿一眼,道。

    “是,我知道,不能给你们丢脸嘛!”曾雨应了声。

    就是,嫂嫂说的对,爸爸妈妈再怎么心疼苏凡也没用,在苏凡的婚礼上,他们根本就不是娘家人!曾雨只要这么一想,心里就舒坦的不行。还和苏凡争什么呢?父母永远都不会在公开场合承认她是女儿!

    曾元进夫妇并不知道,曾雨今天这么听话,事实上是早上被方希悠好好劝说的结果。毕竟,这婚礼是公婆一直重视的,出不得半点纰漏。而最关键的,最让曾雨受用的话,只有方希悠告诉了她!

    作为娘家人的苏子杰和母亲住在婚礼现场附近的一家星级酒店里,邵芮雪今天的任务就是关照苏家母子。早上来槐荫巷最后检查了一遍婚礼现场新娘需要带的物品之后,邵芮雪就准备前往苏子杰和母亲住的酒店,然而,还没出自家门呢,邵芮雪就接到了江津的电话,说他在邵家楼下等着她!

    邵芮雪眉头一皱,还是换好衣服准备下楼。

    “吃了点没?”母亲芮颖从卧室出来,问。

    “我在路上吃,要不然来不及!”邵芮雪说着,并没告诉母亲,江津刚才在电话里说已经给她买好了早餐等着她。

    “妈,你们千万别迟了,今天路上可能会比较堵。”邵芮雪穿着高跟鞋,对母亲叮嘱道。

    “放心,我们会早点出门的。”母亲帮她理着裙子,道。

    邵芮雪对母亲笑了下,赶紧出了家门。

    芮颖看着关上的门,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女儿的脸上,又有了往日的笑容,又有了光彩,真是太好了啊!可是,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出嫁,对她的打击--

    芮颖静静站着,一个人揽住她的肩,道:“好了,女儿出门了,我们也赶紧收拾吧!可别迟到了漱清的婚礼。”

    婚礼的车,安静地按照预先的路线行驶着。

    苏凡握着霍漱清的手,却只是看着他笑。

    “傻丫头,笑什么?现在先忍着点,等会儿见了宾客的时候,有的是机会让你笑。小心现在笑太多,等会儿脸上肌肉僵硬了。”霍漱清轻轻拍着她的脸颊,微笑道。

    “经验挺丰富的嘛!”她歪着脑袋看着他。

    “又来堵我?你这丫头!”他笑着说。

    她默声不语。

    他静静看着她,良久才说:“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少年吗?”

    “我们认识还没五年,你等了多少年?”她说。

    他却摇头,道:“我从没想过结婚是这么令人快乐的事情,所以,我已经等了很多年,连我自己都数不清。”

    她低头,双手捏着头纱。

    片刻后,她才低声说:“那是你没娶到你爱的人,才觉得结婚不快乐!”

    他微微皱了皱眉,拉住她的手,抬起她的下巴,盯着她的眼,道:“苏凡,过去的事,我们都不要再提了,我,以前爱过另一个人,可是,现在,未来,只爱你一个--”

    她笑了下,道:“没办法,我吃这种飞醋也没用,谁让你比我大那么多呢?”见他不说话,她拉住他的手,手指着他的心脏部位,微笑道,“我知道你这里是什么就够了!”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苦笑道:“你这家伙,差点把我的心脏都吓停了!以后再这样闹,我可就要采用家法了!”

    她嘻嘻笑着,看着他。

    四目相对,这么多年的风雨和相思,都在彼此的眼里闪过。

    这一刻,来的多么的不易,只有彼此知道。而对于未来幸福的渴望有多么的浓烈,也只有彼此知道。

    曾家的车子后面,是伴郎和伴娘乘坐的车。尽管婚车很大,可是,覃逸飞还是选择单独用一辆车跟着他们这对新人。虽然已经在心里告诉自己放下了,可要和身穿婚纱的苏凡坐在一辆车里,他的心里,似乎还是有点接受不了。于是,覃逸飞和霍漱清说过之后,得到了霍漱清的同意,就直接从自己家里开了一辆车跟上了车队。

    既然伴郎都没上婚车,伴娘也就没去了,这种意外的变化,让叶敏慧满心欢喜。坐在车里,叶敏慧却又不敢盯着覃逸飞看,却又受不了这么安静的气氛,可是她的视线就是忍不住要飘向他,只好想办法来找话题。

    “上次把我哥的车给撞坏了,被臭骂了一顿。”叶敏慧道。

    “你没事干跟那帮人学什么飙车?车被撞了是小事,人受伤了怎么办?你哥骂你是轻的,你要是我妹妹,我肯定会揍了!”覃逸飞道。

    前几年,叶敏慧被几个朋友怂恿着也开始飙车了,为了这件事,没少被家里骂,可是那种速度带来的快感,让她就是停不下手。

    妹妹?叶敏慧愣了下。

    “没看出来你这么严厉!”叶敏慧道。

    “如果你哥哥不是心疼你的话,才不会管你呢!每天车祸死那么多人,见着谁难过了?还不是自己的亲人!”覃逸飞道。

    叶敏慧咬咬唇,看着他,道:“那,要是我死了,你也会,难过吗?”

    “闭嘴!”他看了她一眼,道。

    “我知道你烦我--”叶敏慧转过头,道,眼眶里泪花闪闪。

    “叶敏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脑子了?有人动不动会咒自己死掉吗?很好玩是不是?”他打断她的话,怒道。

    叶敏慧看着他,良久,才说:“我是没脑子,可我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天天被你烦,我--”

    说着,泪珠啪啪掉了出来。

    正好是一个红灯,覃逸飞停下车,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道:“别哭了,化了妆一哭就惨不忍睹了!你忘了那一年感恩节的时候,你给自己画了一个小丑的妆,结果--”

    “结果脚被椅子砸到了,哭的脸都花了!”叶敏慧突然笑了出来,接过纸巾沾去眼角的泪,看着他。

    那是他们共同的记忆,尽管是和许多人共同的记忆!

    覃逸飞眼里含笑,望着她,道:“记得就好,那还哭?”

    叶敏慧点头,对他笑着。

    “好了,赶紧补个妆!”覃逸飞说着,继续开车。

    只要他软语一句,就足够让她心花怒放了,爱情,就是这么没理智啊!

    每一辆车上,都上演着不同的故事,而目的地,却都是幸福的彼岸!

    车队到达了婚礼地点,眼前一片绿色的草地,让人看了心情舒畅。

    婚礼的主题背景是白色,草地上铺着红色的地毯,从入口一直铺到楼后的小湖边,湖上则是一座临时搭建的白色亭子,巴洛克风格,用做今天的宣誓礼台。当新人到达时,已经有一些宾客到了此处,覃东阳和叶慕辰,以及霍漱清的姐夫,还有罗正刚夫妇负责接待。

    陆陆续续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宾客们来到这里参加这场婚礼。

    尽管婚礼对外保密,可是,这场婚礼的举行已经在华东省的政商界秘密传开了。能被邀请参加这场婚礼,突然之间成为了地位的象征。除了证婚人和其他的重量级嘉宾,也正是由于出席婚礼的宾客数目有限,才更让这场婚礼引起如此的关注。

    按照霍家和曾家的安排,今天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都是象征性的送上礼金,可是,从婚礼现场来看,大到桌椅亭台,小到酒杯碗碟,这场婚礼的精致程度注定了花销不是个小数目。

    考虑到以后的生意,苏凡让下属在婚礼开始之前,趁着没有宾客的时候拍了些照片作为今后宣传之用。

    宾客们被这精心设计的婚礼现场而震撼了,私底下纷纷谈论着这个设计者,罗文茵听了却只是淡淡地笑,享受着被别人赞美的感觉,却并不泄露自己就是这一场婚礼的设计者的身份。

    她梦中的婚礼,或许也是如此吧!

    当礼乐声飘扬在这个美好的上午,新郎站在湖边等待着他的新娘到来,人们的注意力被地毯上那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吸引过去。

    苏子杰挽着姐姐的手,一步步走向湖边。

    “姐,你今天真的好漂亮!”苏子杰低声说。

    “等你见到你的新娘的时候,会觉得她才是全世界最漂亮的!”苏凡微笑着看了弟弟一眼,小声说。

    “那是当然!”苏子杰低低说道。

    姐弟两个人,一路前行。

    路的尽头,是她等待的男人,是她幸福的归宿,他,就在那里面带微笑望着她。

    覃逸飞的视线,也同样落在苏凡的身上,他轻轻拍拍霍漱清的胳膊,低声道:“哥,恭喜你娶到她!”

    霍漱清看着覃逸飞,拍拍他的肩,微微笑着说:“谢谢你,小飞!”

    两个人默契地笑了下,继续等待着新娘到来。

    当苏子杰把姐姐的手交给霍漱清,霍漱清开始挽着她一步步走向湖心的亭子。

    罗文茵和曾元进坐在宾客席的最前面一排,看着女儿越来越近,罗文茵的眼眶湿润了,曾元进的心里也是深深的遗憾。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他们,会亲自把女儿的手交给霍漱清,而不是--

    曾泉看着苏凡的手放在霍漱清的手上,视线掠过去落在湖面上,方希悠看了他一眼,握住他的手。曾泉看着她脸上那熟悉的笑靥,听她低声说:“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不是吗?”

    最好的结局吗?曾泉看着前方,不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