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56章 谢谢你嫁给我
    身为证婚人的覃春明,老早就在亭子里的等着了,看着这一对新人走过来,老书记的脸上也是满满的笑容。

    覃逸飞陪着新人走向父亲,看着父亲的表情,心里笑了。

    婚礼正式开始!

    “今天,是漱清和小苏大喜的日子,欢迎大家来参加他们的婚礼。”覃春明拿过话筒,道,“漱清找我做今天的证婚人,虽然我以前也证过好几次婚,不过,今天呢,有点特别。我手上有一个稿子,我是应该照着稿子来念,今天我就不念了,随意说几句。”

    宾客席里一阵阵拍手声和笑声。

    覃春明也笑了,道:“刚刚我儿子偷偷和我说,我今天太高兴了,高兴的好像我自己就是今天的老公公一样,好像是我的儿子在娶媳妇。这小子是嫉妒了啊!我是很高兴,为了漱清高兴。我想,如果老省长看到今天,也会很高兴的。我呢,就越俎代庖,替老大哥高兴一把了。”

    说到了霍泽楷,人群里不再有笑声了。

    今天出席婚礼的,基本都是华东省的军政商界重要人物,而许多人,都和霍泽楷有过接触交往,或深或浅。

    “好了,我们就不废话了,开始这一对新人的婚礼吧,要不然,他们就会怪我这个老头子话多了!”覃春明笑着,开始领着两位新人宣读誓词。

    我愿意,一生一世陪伴你,不离不弃,相知相守!

    白鸽在空中盘旋,粉色的玫瑰花瓣从空中洒了下来,落在人们的笑颜之上。

    幸福,起始于此,绝不会终结于此。

    而婚礼,不管它再怎么奢华,都无法预见未来的婚姻生活。

    沉浸在幸福中的两个人,又怎么能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着怎样的未来呢?

    一场早就已经登场的大戏,正伸出大手将两人拉了进去,生活,似乎要开始失控!

    这一场属于苏凡的婚礼,在后来终于变成了一个属于华东省高层的聚会。尽管前来参加婚礼的人并不见得都是意见一致的人,可是,在这样一个难得聚首的场合,大家还是互相交流,气氛融洽。而身为新郎的霍漱清,在敬酒结束之后,就被拉过去和那些同僚们聊天了。

    苏凡也没有失望,毕竟,这是她必须要面临的命运,正如父亲所说,从今天起,她就必须和霍漱清一起接受他的一切,不管她愿意还是不愿意。

    还好,覃逸飞和叶慕辰一直护着霍漱清,没让他喝太多,即便如此,等到婚礼结束的时候,霍漱清已经是晕乎乎的了。

    夜色降临,苏凡看着躺在床上沉睡的男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和他相识的一幕幕,开始在她的眼里闪现。每一次的心跳,每一次的脸红,每一次的期待,每一次的伤心,一切的一切,似乎恍如昨日。而曾经的那个想要和他牵手一生的梦想,竟然就这样实现了!

    他还是喝多了,尽管他酒量很好,可是,今天--

    酒不醉人人自醉吗?连她都要醉了,何况是他?

    苏凡俯身,将脸贴在他的胸前。耳边是他那强有力的心跳,一下又一下,如同他走近她的每一步,坚定又沉稳的步伐。

    泪珠,从她的眼里滚了出去,湿了他的前襟。

    她闭上眼,嘴角却是深深的笑容。

    霍漱清,真的,好难啊,我们好难才走到了今天,才到了这里!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实现了愿望,谢谢你!

    不知到了何时,她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她笑了,却不动,依旧那么趴着。

    良久之后,才听他说:“快压死我了,丫头!”

    她起身,含笑望着他,他的眼里,也满满的都是同样的笑。

    他默默地注视着她,一言不发。

    “你刚才是不是在装睡?”她猛地想起来,问。

    “没有啊,是被你给压的醒来了。这么重啊,现在!”他笑着说。

    她不说话,只是捶着他的胸,他笑着抓住她的手,一把把她拉拽到床上,翻身压过去。

    他也不动,鼻尖抵着她的,静静地注视着她。

    苏凡突然笑了,推了他一把,道:“再看下去就变对眼了。”

    他无声笑了,嘴唇轻轻在她的脸颊上磨蹭。

    温热的呼吸萦绕着她,皮肤酥酥痒痒的。

    然而,当他的唇靠近她的双唇时,她猛地推了他一下,他愣住了,看着她。

    “既然醒了,就去刷牙,喝了那么多酒,我可不喜欢酒味。”她说。

    “我可听说酒味可以激发人的欲望呢,要不要试试?”他笑着说。

    “讨厌--”她笑嗔道,脸颊却是红红的,两只眼睛里如同闪烁着钻石的光芒,撩动着他的心湖,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老婆,我爱你!”他的鼻尖,轻轻磨蹭着她的,低声道。

    她的眼里,猛地腾起一层水雾,却是微笑着,双臂揽住他的脖颈,低低地说:“这个称呼好俗。”

    “那叫什么?娘子?”他被这个词给逗笑了。

    “才不要,这么古的,感觉你跟穿越来的一样。”她说。

    他哈哈笑着,猛地吻上了她。

    她闭着眼,一点点回应着他。

    酒能催情,果真是么?

    当那如丝的绢衣褪去,她的身体如月光一般柔和,迷乱着他的眼,他的心。

    夜色旖旎,新婚之夜,注定是不寻常。

    不知到了何时,苏凡睁开眼,看着身边的人。

    好像,在她的记忆中,还从没看见他比她晚醒呢!不管晚上睡的多晚多累,他总是雷打不动地六点半起床,今天--

    他的表情很放松,看起来好像是什么愁事都没有一样,静静地睡着。

    苏凡不想吵到他,却忍不住好奇地轻轻凑近他的脸。

    他真是好看,初见如此,现在也是一样,只是--

    那如墨浓密的头发里,却似乎看到了一两根白发。

    他,终究是有好多事要去想啊!她多希望他能够平平静静的生活,少一些烦恼呢!

    手指,忍不住碰上了他的眉间,他的眼角。

    猛地,她的腰际多了一条胳膊,她惊了一下,才发现他醒了。

    “吵到你了?”她问。

    他轻轻摇头,满眼含笑看着她,道:“都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这还没到三十岁呢,气力就这么好,等过几年我可怎么吃得消啊!”

    “讨厌啊你,说这种话!”她说道,却依偎在他的怀里。

    他不语,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

    “我们,就是夫妻了啊!”她叹道。

    “嗯,法律会保障我的权利的,所以,”他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注视着她的双眸,眼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许和别的男人走的太近,不许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明白吗?”

    她推开他的手,不悦道:“我哪有打情骂俏?这么限制我,是不是你也不许对别的女人笑啊?”

    他搂紧了她,道:“我都老头子了,没什么魅力,倒是你,这么年轻貌美,如花似玉的,我怕外面的男人对你有非分之想。”

    她“噗嗤”一声笑了,道:“霍漱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自信?”

    “没办法,老婆太漂亮了就会让男人有危机感。”他说。

    她只是笑眯眯看着他。

    “真是恨不得天天把你抱在怀里,一刻也不分开。”他拥住她,道。

    “那可不行,我还要出门工作呢!”她说。

    “你是我的宝贝,我舍不得让别人看见你。”他说。

    “原来你这么小气!”

    “记性真不好,我老早就提醒过你了,我是个很小气的人。”

    苏凡不说话,只是笑着。

    可他的手,又不规矩起来。

    她笑着,躲着,道:“你还有力气啊?”

    “没办法,为了满足老婆大人,我要更加努力才行!”他说着,吻着她,“今天开始,咱们家里的健身器要开始工作了,我每天都要锻炼一下才行!”

    苏凡哈哈哈笑着,笑声回荡在整个屋子里。

    生活,是不是就这样一直幸福甜蜜下去了呢?

    幸好是假期,新婚的市委书记却连婚假都没有请,毕竟在他这个级别和年纪,也没几个人请婚假的。中午两个人在家里随便弄了点吃的,下午就去了霍家陪伴他们的小女儿。念卿还小,并不懂得结婚是什么意思,可是,当身穿婚纱的妈妈抱着她,爸爸亲着她,给那么多见过没见过的人介绍说“这是我们的女儿念卿”的时候,孩子也是觉得好幸福好快乐。

    是的,这是我们的女儿念卿!

    霍漱清知道在婚礼上如此介绍念卿,难免会被人做文章,可是,他知道苏凡心里的苦--尽管苏凡嘴上不说,那种被父母私底下接受却不能公开的难受--他不能让他的女儿,他唯一的孩子也和她的妈妈一样的痛苦。

    小小的念卿怎么懂得父亲或许会为此承担的代价呢?

    曾元进一家三号就必须离开榕城,于是,霍漱清和苏凡把女儿接上,就直接去了槐荫巷吃晚饭,晚上也住在了那里。

    和娘家人的聚会,自然也是喜气一堂的。曾泉和霍漱清陪着父亲喝了几杯,念卿则把一家人逗得笑。曾元进还笑着说“泉儿和希悠什么有个孩子,八成比念卿还要淘气!”

    “为什么啊?”苏凡问。

    “如果像泉儿的话,那是能拆房的主儿。像希悠就不会了!”曾元进道。

    苏凡看向曾泉,曾泉却只是笑了,不说话。

    “泉儿小时候可皮了,不知道被我打了多少次。这小子呢,特别会告状,每次回去爷爷家,就会跟爷爷奶奶说爸爸打我了。结果我就被你们的爷爷奶奶训斥!你们奶奶护着泉儿的那情形,真是比贾母护宝玉有过之而无不及!”曾元进道。

    “男孩子嘛,小时候皮一点很正常,小时候调皮,长大了才有出息呢!”罗文茵接着说。

    “听说,女儿要是很调皮的话,接下来一个多半会生个儿子的。”方希悠说着,问苏凡和霍漱清,“你们还要不要再生一个?”

    苏凡看着霍漱清,霍漱清含笑摇头,道:“政策不允许呀!虽然我很想亲手抱一下刚出生的孩子,可是,没办法!”

    “等嫂子生宝宝的时候我们就去看,到时候让嫂子给你一个机会,抱抱小侄子,否则,你这辈子只能等着抱外孙了。”苏凡笑着说。

    曾元进夫妇和霍漱清都笑了,方希悠看了曾泉一眼,见他面无表情,微笑着说:“我一定会让你过一下抱小婴儿的瘾的,不留遗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