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57章 枪声响起
    “谢谢,那你们可要抓紧了!”霍漱清笑着对方希悠说。

    方希悠含笑不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只不过不会说出来。正如曾泉,正如一直憋着想要嘲讽一下苏凡的曾雨。

    团圆饭,就这么结束了。

    霍漱清也正式成为了曾家的一员,即便是昨天来参加婚礼的那些不知内情的宾客,也能预见霍漱清的未来会是怎样的一片光景了。不管是覃春明,还是曾元进,都是金字塔顶端为数不多的那几个人之中的,这样级别的人,几乎是不会有人可以撼动的。而霍漱清--

    意外,之所以是意外,就是因为它总是发生在人们没有预期的时候,放松警惕的时候,或者说是在没有做好十足准备的时候。

    夜色笼罩的世界,并不都是一样的祥和平静。

    次日一大早,曾元进一家乘飞机离开了榕城,覃春明夫妇来到曾家院子里送他们,霍漱清和覃逸飞开车送他们去机场,同时离开的,还有覃逸秋一家。

    送走了曾家人,霍漱清邀请覃逸飞去家里坐坐,覃逸飞笑笑,说他还有事,就开车走了。

    “敏慧好像还在榕城!”苏凡道。

    “他们真的开始交往了?”霍漱清问。

    苏凡摇头,道:“不知道。”

    但愿,逸飞可以找到自己爱情的归宿,不是为了别人,而只是为了他自己。

    假期结束了,每个人都开始继续工作。只不过,苏凡的公司员工根本没有休假,五一正是结婚的高潮,生意结单的时候,不管是婚纱店,还是婚庆公司,大家都忙的团团转。送走家人后,苏凡就去了公司。

    霍漱清带着女儿来到母亲家里,看着女儿在一旁玩耍,他想起这几天了解到的一些情况,给Adam打了个电话过去。

    “我母亲和孩子这边,还有苏凡那边,你都派人盯着,千万别出差错。”霍漱清叮嘱道。

    “是,您放心,苏小姐那边,一直都有车在跟。”

    挂了电话,霍漱清才算是松了口气。

    孩子的笑声传入他的耳朵,他转过头,女儿跑过来拉着他的手要他陪着玩,霍漱清便过去了。

    时间,就这么平静地过着,一切如常。

    月底,覃逸飞的公司正式和飞云传媒合并,成立了新的飞云集团,公司以传媒业为主,当然还兼着其他的业务。覃逸飞被提名为新集团执行总裁,接替之前的总裁秦宇飞。

    然而,这一切的正常和喜庆,在六月三号的那几声枪响之后戛然而止。

    时间,似乎永远凝固在了那一刻,再也无法前行。

    多年以后,霍漱清始终都记不清楚自己当时在电话里听到了什么。多年以后,他的记忆中只有急救室那始终亮着的灯,还有,躺在手术台上鲜血淋淋的苏凡!多年以后,那一天的记忆,似乎变成了空白,每当他看着她的时候,就会想,如果那一天可以消失就好了,就像是从日历上撕下来一样不存在就好了。

    然而,一切,就那么发生了。

    六月三号,儿童节刚刚过去了,那是霍漱清陪着念卿过的第一个儿童节,一家三口在游乐园玩了一整天。当霍漱清站在手术室外的时候,脑子里似乎还是那一天的情形,还是苏凡抱着孩子笑容满面的样子。

    快到中午了,苏凡接到覃逸飞约好一起吃饭,然后谈些事情。跟店里交代了一下,她就拎着包包出门了。

    苏凡的车,一直停在婚纱店外面的停车位上,正好是在一排梧桐树下。她出了门,走到隔壁的店里,和邵芮雪说了几句话,笑着和她挥手再见,却是直接走向了停在路边的覃逸飞的车。

    在邵芮雪的记忆中,那一刻,好像是快镜头一样闪过,回想起来,却如同慢镜头一般在她的脑子里不停地回放。苏凡的笑容,好像是定格在她的脑子里。她还笑着同苏凡说“记得给我打包啊”,苏凡点头答应,她刚准备转身,枪声就响了起来,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枪声的来源,苏凡就已经倒下了。店门外的人行道上并不是只有一个苏凡,而那个拿枪的人,举着枪径直朝着她走去。

    坐在路边车上打电话的覃逸飞,从苏凡出门再到她走进隔壁店门和邵芮雪说话,整个过程,他都看在眼里。他看着她那被风吹动的长发,她脸上那轻松精神的笑容,印在他的眼里,让他也不禁被感染的满面笑容。而他的笑容,和她的一样,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彻底凝固了。

    他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看着她在自己眼前倒下,浑身鲜血。他不知道枪声何时想起,只看见她猛地倒在了地上,他扔掉手机,冲下车,却看着眼前的刘书雅举着枪不停地扣动着扳机,他一把推开刘书雅,抱起苏凡,她只是在他的怀里睁着眼睛,再也不动。

    后来--

    他的车上,到处都是她的血,他只是抱着她,脱下自己的西服给她取暖,那一刻,他是那么害怕她会离开。他不停地叫着她的名字,却听不到她的回答。

    司机开着车,像是疯了一样在市区的路上奔驰。

    借着父亲的特权,公安厅的领导给他送了一个警报器,这是覃逸飞难得利用父亲权威的一次。此时,司机拿出那个从未使用过的警报器,拉响了警笛在市区穿行,将车开向了距离这里最近的省二院。

    医院里从来都是人来人往,而当满身是血的覃逸飞抱着苏凡冲进门诊大楼时,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接到覃逸飞司机电话的江津,早就联系好了医生等待着他们,直接将苏凡送进了手术室。

    覃逸飞跟着进去,却被医生们推了出去。

    江津拉着他,把他拉出了手术室。

    医院的手术室外面,坐着满满的病人家属,满身是血的覃逸飞靠着墙木然地站着,却什么都看不见。

    他的耳朵里面,好像始终都是嗡嗡的声音,而眼前,始终都是她倒下去的那一幕。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怎么--

    院长赶了过来,看见覃逸飞忙过去问候,覃逸飞只说“拜托你们救救她,拜托!”

    “放心,我们尽全力,尽全力!”院长道。

    “逸飞,霍书记那边,你赶紧打电话--”江津在一旁提醒道。

    霍--

    是啊,要给他打电话,他,是她的丈夫啊!

    “你,你打吧!”覃逸飞把手机递给江津,他的手颤抖着,手机上全是血。

    这时,过来一个年轻医生,拿着一张单子,把覃逸飞叫进一旁的办公室。

    江津忙扶着他,把他按坐在椅子上。

    “病人已经开始手术了,请问她平时有什么过敏药吗?”医生问。

    覃逸飞突然笑了下,这情形何曾相似?三年前,他就这么给她签过手术同意书,就这么被医生问过话,而那时,他怎么会预见到自己三年后也会遇上这样的一幕?

    “你给他打电话吧!”覃逸飞定神,对江津道,江津忙翻到霍漱清的号码,走到墙角拨了出去。

    覃逸飞拿过医生手里的笔,在那张表格上“唰唰”地写着字画着勾。

    “差不多就是这样!”覃逸飞把表格交给医生。

    医生快速扫了一眼,忙起身走出去。

    覃逸飞没有跟过去,双手扶着头,静静坐在那里。

    “里面的是霍书记的--”院长这才问。

    “是霍书记的夫人!”江津见覃逸飞精神低落,替他答道。

    院长“哦”了一声,对覃逸飞道:“我先进去了解一下情况。”说完,就离开了办公室。

    江津过来说“霍书记那边正在往过来赶,他在江虞检查工作”,覃逸飞听得并不清楚,太阳穴“突突”跳动的声音太大,盖过了一切声音。

    从江虞到这里--

    江虞那边有个空军的基地,如果借飞机过来的话,可能会快一点吧,要是开车,就这交通,等他回来也等四五个小时。

    时间,在指间流逝,却是那么慢。

    邵芮雪从婚纱店赶来,看到在手术室外面守候的江津和覃逸飞,立刻跑了过去。

    江津起身拥住她,邵芮雪什么都说不出来,不停地啜泣着。江津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

    覃逸飞看了他们一眼,继续盯着手术室的门。每一次开门,他都会起身跑过去,却都不是和苏凡有关的消息。

    霍漱清来了。

    “霍叔叔--”邵芮雪跑过去。

    “小雪--”霍漱清低低叫了一声,就快步走向了覃逸飞。

    “霍书记,里面还没消息--”江津忙说。

    “霍书记,你来了!”院长从手术室出来,把霍漱清拉到一旁,低声说,“现在情况不妙,五颗子弹,位置,都有些--”

    霍漱清的心,深深地沉了下去。

    “你们能治吗?”霍漱清压低声音,问。

    院长没有回答,道:“你到这边来--”说完,便领着霍漱清走进手术室,让护士给霍漱清穿上灭菌服,覃逸飞看着手术室的门关上,双手攥紧,思虑片刻,起身跟了进去。

    玻璃窗边,霍漱清和覃逸飞都看见了被医生和护士们包围着的苏凡,偶尔,他们会看见手术台上盖着她的那一块布,偶尔会看见医生们手上和身上的血。

    “我已经联系了省里最好的外科医生过来主刀,这场手术难度很大--”院长道。

    “给罗阿姨打电话,送她去京里--”覃逸飞道。

    “可以吗?”霍漱清看了覃逸飞一眼,问院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