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59章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为什么在你最伤心的时候,我不能在你的身边?为什么我要走,为什么我这么蠢,让你一个人在那里承受?霍漱清,我真是蠢,我--”

    是啊,你真的好蠢!世上再也没有比你更蠢的人了,苏凡,没有了!

    他的身体,无力地站在那里,双手撑着桌面,一滴滴液体,“啪啪”地落在那张ct光片上,模糊了他的视线,让他看不清。

    “哥--”覃逸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霍漱清忙背着他,擦去眼里的液体,转过头看着他。

    “我从护士那里要了酒精棉球,还有纱布,给你擦一下。”覃逸飞低声道,声音哑哑的,尽管霍漱清已经擦去了眼里的泪,可是,覃逸飞依旧看到了他眼里那没有干的泪痕。

    霍漱清抬手摸了下嘴角,说了声“谢谢”,拉开椅子,坐下来开始给自己擦。酒精刺激在痛处,还是挺疼的,可他有了这想法的一刻,动作却猛地僵住了。

    酒精的刺激都能让人有痛感,她那么怕痛的一个人,现在却,却几乎是在被剖膛破肚--

    丫头,疼的话,叫一声。你现在怎么连疼都不喊了?

    他放下手,静静坐着。

    覃逸飞并不知道霍漱清在想什么,看着他停下手,片刻之后又抬起手,继续对着镜子擦着伤口。

    对不起!覃逸飞想说。

    对不起,哥,我不该对你动手。

    对不起,哥,我,没有,没有好好保护她,那一刻,是我在她的身边,我却--

    “啊--”的一声,从覃逸飞的胸口喷出,穿进了霍漱清的耳朵。

    同时穿进霍漱清耳朵的,还有拳头砸在墙上那一声声。

    霍漱清起身,走到墙边,走到蹲在墙边抱着头无声抽泣的覃逸飞身边。

    他拉过覃逸飞的手,覃逸飞慢慢抬头看着他。

    “男子汉大丈夫,何必这样对待自己?再难的事,总会有办法解决!”霍漱清的声音嘶哑,拉着覃逸飞站起身,拉着他坐在椅子上,开始给覃逸飞的手指消毒、缠纱布。

    覃逸飞双眼模糊望着霍漱清,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霍漱清照霍他的时候。他别过脸,闭上眼,泪水止不住地从眼里涌出去。

    酒精碰到他手指上那血肉模糊之时,覃逸飞的手攥紧了。

    “你啊,真是个孩子,小飞!”霍漱清叹息的声音,突然飘进了覃逸飞的耳朵。

    覃逸飞的手颤抖着,嘴唇颤抖着,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霍漱清给覃逸飞的手缠上纱布,望着覃逸飞脸上的泪痕,起身拍拍他的肩,沉声道:“没事的,她,会好的,没事的!”

    等覃逸飞睁开眼的时候,教习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苦笑了。

    是啊,在霍漱清的眼里,他就是个孩子,他这个孩子啊!

    霍漱清走过手术室,在那扇窗边看了一眼里面正在从死神手里抢夺苏凡生命的医护人员,快步走出了手术室。

    走过手术室走廊拐角处的更衣室时,霍漱清停下脚步走进去,里面的护工忙帮他灭菌服换掉。

    “霍书记,齐秘书长来了。”冯继海忙走过来说。

    “哦,他在哪儿?”霍漱清问。

    “在外面的医生办公室。”冯继海道。

    霍漱清换下衣服,快步走出手术室。

    他一出手术室,外面等候的其他病人家属都围了上来。

    “霍书记还有重要的事,请大家先让一让!”守候在手术室外的警察上来道。

    到了这个时候,围在这里的病人家属几乎都知道了里面那个中枪抢救的女人,就是书记的新婚妻子。尽管新闻里没有说受害者的身份,可是,从现在的情况分析来看,应该就是你书记的妻子没错了。

    “霍书记,别担心啊!”

    “霍书记,你太太会好的!”

    大家纷纷安慰他。

    霍漱清原本准备直接去医生办公室见齐建峰的,现在,却停下脚步,和每一位向他表示关心的陌生人握手致谢。

    齐建峰透过办公室门上的玻璃,看见一步步走来的霍漱清,心头不停地叹息。

    “你怎么过来了?”霍漱清推门进去,问道。

    “覃书记下了命令,不让任何人来医院看你,派我过来帮帮你,还有些事--”齐建峰拉着霍漱清的胳膊,和他一起坐下,“现在情况不太妙,公安局那边封锁消息,可是,外面老百姓到处传说榕城的黑势力已经向政府领导家属动手,有些乱了--”

    霍漱清面色沉重。

    “你这脸--”齐建峰猛地看见霍漱清嘴角的伤,问。

    “没事。”霍漱清摆摆手,问。“覃书记什么指示?”

    “覃书记的意思是,现在要以安抚群众为先,不能出现恐慌--”齐建峰说着,覃逸飞推门进来,“逸飞,你来的正好。”

    “我知道了,需要我做什么?”覃逸飞问齐建峰。

    三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

    “省市电视台,还有移动电信那边都已经做好准备,下午五点准时同时向全省所有的用户发布‘六三枪击案’的初步调查结果,淡化苏凡和刘书雅的身份背景。逸飞,届时,请你配合你的公司也发布这些消息,和官方保持同步--”齐建峰道。

    “没问题,我这就安排下去。”覃逸飞道。

    齐建峰看了一眼覃逸飞缠着纱布的手,还有霍漱清的嘴,立刻明白了情况,却没有说。

    霍漱清却摇摇头,道:“这样根本不够。”

    齐建峰和覃逸飞都看着他。

    “覃书记的担心是对的,眼下最要紧的就是不能引起恐慌。老百姓不会去想刘书雅是哪里弄得的枪,为什么要对苏凡下手,如果把这件事归结到最近的扫黑上面,恐慌就不会终止。”霍漱清道。

    “那你的意见是什么?”齐建峰问。

    “事件的定性和扫黑完全剥离,归结到个人恩怨上,就是一件普通的刑事案。”霍漱清道。

    “可是,这样的话,会把你牵扯进去。”覃逸飞道。

    霍漱清看着覃逸飞,道:“如果全市,乃至全省老百姓对这次的扫黑产生恐慌,造成的后果不堪设想。而且,也会影响到办案的方向,容易将打击对象扩大化,那样才是最大的麻烦。将案子定性会个人恩怨引起的刑事案件的话,只要抓住一个方向,那就是枪支的来源,这个虽然麻烦,可是,毕竟我们的枪支管控很严,老百姓都是知道的,管控枪支,这样就会减少事件的负面影响。”

    齐建峰沉默不语。

    霍漱清看着他。

    “省公安厅正在召开这次枪击案的专案会议,政法委孙书记去了,你的意见,还是尽快向覃书记报告。”齐建峰说着,起身。

    “我们一起去,我当面向覃书记报告。”霍漱清道。

    “不行,你留在这里,苏凡还没脱离危险,你怎么可以离开?”齐建峰道,说着,他语气放缓,“老霍,工作的事,交给别人去做,你现在是受害人的丈夫,你,不能走,现在,这里才是你的岗位!”

    “哥,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天,不会塌下来!”覃逸飞轻轻按着霍漱清的手臂,道。

    霍漱清点点头。

    齐建峰和覃逸飞拉开门出去。

    与此同时,覃春明将苏凡中枪一事,打电话告诉了正在陪同主席视察工作的曾元进。

    曾元进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以至于听到覃春明说的那一刻,他的脑子里嗡了一下。

    “医生正在尽力抢救,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覃春明道。

    “我知道了,谢谢你,春明。”曾元进扶着窗边的栏杆站着,看向外面,低声道,“医院方面,多谢你安排了,我可能没办法赶过去--”

    “嗯!”覃春明道。

    “好,那就这样吧!我先挂了。”曾元进道。

    电话挂了许久,曾元进都一直站在栏杆边,心里,如同被一个巨大的塞子堵上了,憋闷死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好端端的一个孩子,中了五枪--

    一想到苏凡的笑容,曾元进就烦闷的不行,手在栏杆上一下下的拍着。

    文茵,还不知道啊!

    “泉儿--”曾元进想了想,给曾泉打了过去。

    “爸,什么事?”曾泉正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

    “迦因,出了点事,可能晚上就会被送去京里的医院,你覃叔叔已经安排好了,你把手头的事安排一下,赶紧回家,等迦因到医院了,你就过去--”曾元进道。

    曾泉一下子惊住了。

    “爸,她,怎么了?”曾泉还不知道榕城枪击的事情。

    “没什么,就是出了点事,你先回家,不要跟家里的人说这事,特别是你文姨。”曾元进说着,突然一回头看见秘书就站在几步以外的地方对他点点头,“先这样,等会儿你给霍漱清打电话问一下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到京里,其他的,不要多说。”

    “可是,爸--”曾泉道。

    “她,是你妹妹,记住你的身份!”曾元进说完,强忍着心头那难言的痛,走向了秘书。

    “主席在找您!”秘书道。

    曾元进点点头,快步朝着会议室走去。

    招招手,秘书走近身,曾元进停下脚步,对秘书低声说:“你给霍漱清打个电话问一下迦因的情况怎么样了,然后再打到覃书记那边,了解一下案件的调查情况,随时跟我报告。”

    秘书一愣。

    “是!”秘书道。

    “还有,给家里打电话说一下,家里任何人听到风声,都不许跟夫人讲,让小徐盯着夫人,不要让她看到任何枪击案的报道。”曾元进道。

    “是,我知道了。”秘书应道。

    曾元进说完,就走进了会议室。

    迦因,枪击--

    秘书的心,也猛地凉了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