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63章 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我去跟院长汇报了,失陪!”医生说完,就离开了手术室门口。

    霍漱清背靠着墙站着,嘴角突然咧开了一丝笑。

    抬起手看了下腕表上的时间,六月四号上午四点二十分!

    天啊,已经是六月四号了啊!这一天,真是,太长了。

    他抬手捂住自己的脸,一动不动。

    同时,曾泉将电话打到了父亲的手机上,曾元进听到儿子说手术成功,半晌不语。

    方慕白拿过电话,跟曾泉交待了几句。

    “我知道了,爸爸,您和我爸都休息吧!天快亮了!”曾泉道。

    “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方慕白道。

    “谢谢爸爸!”

    电话挂断了,方慕白看着坐在沙发里宛如雕塑的曾元进,把手机放在他的面前。

    “睡吧,我去报告。”方慕白拍拍曾元进的肩,曾元进起身。

    “什么时候跟文茵说?”两人走出房间,方慕白问。

    “天亮再说吧!”曾元进道。

    方慕白背着手,静静走着,道:“叮嘱文茵一下,有些事,还是不要插手太多了,否则,有些人狗急跳墙啊!”

    曾元进停下脚步,看着方慕白,方慕白点点头。

    “她也是关心过度了,为人父母心!”方慕白道。

    曾元进看着方慕白,良久,才捶了他的前胸一拳,道:“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方慕白笑笑,道:“没办法,职业病!”

    当苏凡从手术室推出来,霍漱清和曾泉都跟了过去。

    今晚,她要被安置在重点看护病房,观察二十四小时之后体征正常才会送去普通病房。负责IcU监护的医生带着霍漱清和曾泉换上了灭菌服,领他们进了病房。

    躺在床上纹丝不动的苏凡,已经完全看不出她昨天的样子了,那灿烂的笑容,已经彻底从她的脸上消失。

    各种仪器上面的数字和图形,显示着她的生命还在人间,说明她还在他们的身边,只是,她不能看见他们,不能和他们说话。

    两个男人,静静在病房里陪着她,而她什么都不知道。

    天亮后,曾元进给罗文茵打电话说了这件事,罗文茵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捂着嘴巴落泪。

    “没事的,所有的子弹都取出来了--”曾元进劝慰道。

    “那个女人,那个疯子,她,她怎么可以,可以在我的女儿身上开枪?怎么可以--”罗文茵无声抽泣道。

    曾元进强压着内心里想要说出来的那些指责的话,深呼吸一下,道:“现在,孩子正在医院,她还昏迷着,泉儿和霍漱清守了一夜,你该去医院,等会儿希悠过来陪你一起去!”

    罗文茵坐在床边,捂着脸,泪水不断。

    曾元进听着手机里低低的哭泣声,道:“文茵,孩子会好的,她现在需要你!”

    罗文茵点头,“嗯”了一声。

    “我会尽快回家,你别担心!”曾元进道。

    挂了电话,罗文茵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手机掉在地板上。

    卧室里,只有她无声的哭泣。

    方希悠接到父亲的电话,立刻起床打扮,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娘家,步行几百米之后来到了曾家的院子。

    苏凡中枪了,在医院抢救,那么曾泉呢?他--

    方希悠不敢去想曾泉昨夜如何熬过来的,想想柳城那个叫夏雪的女人去世后,父亲那一夜的表现--

    幸好,幸好苏凡还活着,幸好还活着!

    如此安慰自己的方希悠,突然觉得自己好悲哀。站在曾家大院的门口,不禁泪水满眶。

    手机,突然响了。

    “喂--”她问了声。

    “希悠,你没事吧?”是苏以珩的声音。

    她清了清嗓子,道:“没事,你找我?”

    “刚刚给阿泉打电话,说他在医院,我还没问什么事,他就挂了电话。”苏以珩道。

    “是,是迦因出事了,我马上要去医院。”方希悠道。

    苏以珩“哦”了一声,道:“你现在在哪里,我送你过去。我也去看看她。”

    “我和文姨一起走。”方希悠说。

    “好,我马上就到你家。”说完,苏以珩挂了电话。

    方希悠来到家里的时候,看见李阿姨和罗文茵的秘书小徐都在罗文茵卧室外面站着。

    “怎么了?文姨怎么了?”方希悠忙走过去,问。

    “在里面不出来,我们敲门也不开。”李阿姨道。

    方希悠走到门口,轻轻拍着门,叫道:“文姨,是我,希悠,您在里面吗?”

    可是,里面依旧没有回应。

    罗文茵静静坐在卧室里,手上拿着的,是苏凡婚礼那一天,一家人,她和曾元进、曾泉夫妇、曾雨、苏凡和霍漱清,还有念卿,一家人真正的全家福。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开心,苏凡,她的女儿迦因,那么的漂亮迷人,她终于穿上了自己设计的最漂亮的婚纱嫁给了最爱的男人,可是,可是,这样的幸福持续了一个月,只是短短的一个月就--

    坐在床边的罗文茵,泪水啪啪地滴在照片上。

    门外,有人在叫她,是李阿姨和小徐。

    她不想让她们进来,擦去眼泪拨通了华东省公安厅厅长的电话。

    “兰厅长,是我,罗文茵。”她的声音尽量平稳。

    厅长问候了她。。

    “榕城发生了枪击案,是吗?”她问。

    “是的,昨天上午,凶手自杀身亡了,伤者正在医院抢救,没有引起其他的伤亡--”厅长道。

    罗文茵的心里喊着,为什么你们都不告诉我?为什么你们不告诉我,我的女儿受伤了,生死未卜?可是,话在嗓子里绕来绕去好几次,她没有说出来。

    尽管华东省高层的人对曾家和霍漱清的关系有些怀疑,却没有几个人是明确知道他们的关系的,即便是这位兰厅长。罗文茵不能发火,不能生气,只有平静地问了一下事件的进展。

    兰厅长又不是第一天混官场的人,当初罗文茵打电话说松阳集团涉黑的事情,后来又和他妻子还有其他一些华东省官员的妻子闲谈时,回忆起当初霍泽楷如何打击这些黑恶势力的情形,兰厅长就知道罗文茵并非闲来无事关心家乡这些事情的。而今天,枪击案的凶手是刘松阳的女儿,而受害人是霍漱清书记的新婚妻子--可是,为什么罗文茵今天才打电话问他这件事呢?按照霍漱清和曾家的关系,罗文茵昨天就该接到消息了呀!

    不管这其中是什么奥秘,兰厅长还是补充说:“昨天枪击案的凶手就是刘松阳的女儿刘书雅,受害人是霍书记的爱人。”

    罗文茵的手,捏紧了。

    “还有其他的消息吗?”罗文茵问。

    “呃,”兰厅长想了想,既然罗文茵那么在意松阳集团的事,那就--于是,接着说,“松阳集团涉黑的主要人员全部落网,有关他们犯罪的进一步的证据,现在还在继续搜集中--”

    “兰厅长,对于这次枪击案,您如何分析?”罗文茵的心里,似乎有了一个答案,可是,她不愿意承认,她需要兰厅长给她一个更权威更可靠的回答。

    兰厅长想了想,说:“从作案手法来看,个人寻仇的可能性比较大,我们初步的调查也证明了这一点。凶手在行凶之前的半个月就开始秘密跟踪霍夫人,在她的住处搜出了许多偷拍霍书记爱人的照片”

    从兰厅长的讲述里,罗文茵终于了解了刘书雅是如何精密布置枪杀苏凡一事的,了解的越多,她的心里就越是愤懑,恨不得把刘家斩尽杀绝。

    “听说刘书雅有个女儿,在霍书记爱人的公司里工作,你们查过吗?”罗文茵问。

    她的言下之意是,那个刘丹露会不会就和刘书雅串谋了一起杀害苏凡呢?

    “查过了,现在还没有完全的证据表明她们是共犯!”兰厅长道。

    罗文茵的胸口,像是压着一块石头一样无法平静,她的手按在胸口,却还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那其他的人呢,刘家其他的人呢?当年霍省长打黑的时候,刘家就是重点对象,你们查过刘家其他的人吗?”罗文茵问。

    “正在调查,我们目前对案件的定性也是这个结论,很大可能是挟私报复。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查清楚这件事,覃书记昨天亲自来了案件讨论会听取调查进展。我这边有什么消息,我会第一时间给您打电话。”兰厅长道。

    罗文茵听到兰厅长这么说,也意识到自己说话可能过头了,便说:“抱歉,兰厅长,霍书记发生这种事,我的心里也很难过,想多知道一点消息,不会干涉你们办案。谢谢你跟我说这么多。”

    “不客气不客气,我们会尽一切努力查明这件事。”兰厅长道。

    “好,那就这样吧,谢谢您了!有什么情况您就打我这个号码就可以了!”罗文茵道。

    “好的。”兰厅长说完,罗文茵就挂了电话。

    刘家的人,刘家的人--

    罗文茵不敢去想苏凡此刻的情形,内心里被仇恨充斥着。

    她想了想,给曾元进打了过去,是他的秘书接了电话。

    “夫人,部长现在不方便接电话。”秘书说。

    “等他有空了给我回过来,我有事和他商量。”罗文茵道。

    “是,我一定转告。”秘书道。

    “还有,你跟他说,我去医院看过了再给他电话。”罗文茵说完,就挂了电话。

    而这时,门上传来方希悠的声音。

    罗文茵放下手机,整了整头发,走过去开门。

    “文姨?您--”方希悠一脸担忧,却不好说什么,问道。

    罗文茵对她摇摇头,道:“我换个衣服咱们就走,让小徐准备车子--”

    “文姨,以珩说他也去看看迦因,他马上就过来送我们。”方希悠道。

    罗文茵看了她一眼,笑了下,道:“好吧,那你等我一下。”

    走到更衣间,罗文茵看着那么一排排的衣服,拿一件在身上比划一下又扔下,拿一件又扔下,手里的动作烦乱至极。

    方希悠在更衣间门口,和罗文茵的秘书一起站着看着里面心情烦乱的罗文茵。

    “文姨,您穿这件吧!”方希悠走进去,拿起一件罗文茵扔在地上的裙子,又从鞋架上取下一双低跟的皮鞋,“我觉得这样挺好。”

    罗文茵看了她一眼,没有动。

    “您别担心,医院里有霍漱清和阿泉在,您别担心。”方希悠望着罗文茵,劝道。

    罗文茵一下子坐在更衣间的软凳上,捂着脸,无声地落泪。

    秘书忙拿了纸巾跑过来,方希悠抽出一张纸巾,蹲在罗文茵面前,道:“文姨,迦因,她会没事的,吉人自有天相!”

    罗文茵摇头,拉着方希悠的手,道:“希悠,为什么她要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