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65章 能不能给我一点自由
    病房外的走廊里,偶尔会有医护人员走过。

    苏以珩看着一脸倦容的曾泉,问:“想喝什么?”

    曾泉摇头,双手在脸上抹了一下,看着苏以珩,道:“谢谢你过来。”

    苏以珩拍拍他的肩,道:“想开点,会没事的。”

    曾泉摇摇头,苦笑了一下,道:“中了五枪还能活着,真是奇迹了。可是,这奇迹到底能不能继续下去啊?”

    “医生说了什么?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有没有预期?”方希悠问。

    “还不知道,超过六个月就不好了。现在,一切都是未知数。”曾泉道。

    “你别太担心了,迦因吉人自有天相,而且,爸爸他们也都在尽全力了。”方希悠安慰道。

    曾泉却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不语,方希悠看着他的表情,心里抽痛着。

    苏以珩看了她一眼,对曾泉道:“还没吃早饭吧,走,我陪你出去吃一点。希悠要不要去?”

    “我没胃口。”曾泉道。

    “还是让以珩陪你出去吃点东西,我在这边守着,要是有什么事,我给你打电话。”方希悠的手放在曾泉的膝盖上,望着他说。

    “她躺在那里连眼睛都睁不开,你还让我出去吃东西?”曾泉盯着妻子,不悦道。

    方希悠张着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苏以珩见状,拉着曾泉起来,道:“走,我们去外面透透气。”

    方希悠捂住嘴,闭上眼睛,将眼中的泪咽了回去。

    走廊的拐角处是楼梯口,苏以珩拉着曾泉的胳膊,两个人一直走了过去,走到楼梯拐角处的窗户边。

    苏以珩掏出一支烟,递给曾泉,曾泉接过来。

    “希悠她,很担心你。”苏以珩道。

    “现在躺在床上的是迦因,又不是我。”曾泉苦笑了下,道。

    “我们都知道你的心情,可是,希悠她--”苏以珩道。

    曾泉看着苏以珩,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以珩,有什么话,现在不要和我说,我没心情。”

    “你是想把她的心伤到什么地步才能知道回头?”苏以珩看了他一眼,道。

    “我现在不想谈这个话题,如果你没别的事情了,就不要在这里站着。”曾泉道,说完看着窗外。

    苏以珩半晌不语,他知道曾泉心情不好,也不想再说什么激怒他的话了。

    “好,那你在这里透透气,我去楼上看看。”苏以珩说完,拍拍曾泉的肩,走过他的身边,就听曾泉说了句,“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你也该清楚。”

    “谢谢!”曾泉说完,走上了楼梯,在楼梯口摁掉烟蒂,扔进垃圾桶。

    不远处,方希悠依旧坐在长椅上,安静极了。

    很快的,覃逸飞就从里面出来了,方希悠忙起身迎过去。

    “里面没事吧?”方希悠忙问。

    “没事,嫂子,我去那边打个电话。没事。”覃逸飞说完,就走向了走廊尽头的阳台。

    方希悠看着病房里面,深深叹了口气。

    就在覃逸飞打电话的时候,叶敏慧和她的母亲苏静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叶敏慧看见了和哥哥一起站在那里的方希悠,忙叫了一声“哥,姐姐”。

    “小舅妈,您来了。”方希悠迎过去,问候道。

    “里面怎么样?医生都怎么说的?”苏静忙问方希悠和苏以珩。

    方希悠摇头,道:“手术很成功,子弹也都取出来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

    苏静点点头,松了口气,道:“子弹取出来就好,幸好没伤到要害,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是啊!”方希悠点头道。

    “可是,五个弹孔,那身上,那不得变成筛子了?”叶敏慧也没想,就说了出来。话出口,才看见了已经走到身边的覃逸飞。

    “逸飞,你,你来啦!”叶敏慧忙起身,走到他身边,小心地说。

    覃逸飞听见了叶敏慧说的话,心里一阵阵刺痛,却还是礼貌地问候了苏静。

    “苏阿姨,您好!”覃逸飞道。

    苏静面带微笑问了他一句,又说:“医生有没有和你们谈接下来的方案?”

    覃逸飞摇头,道:“现在要先度过手术危险期,后面的治疗,还要等他们再开会讨论。”

    “逸飞,你别太担心了,一切都会好的。”叶敏慧站在他身边,安慰道。

    “谢谢。”覃逸飞道,“苏阿姨,您先等会儿,我进去看看,把罗阿姨劝出来,现在看着迦因那样子,她身体也受不了的。”

    “好!”苏静道。

    几个人在外面等着,覃逸飞刚进去,覃逸秋夫妇就赶来了。

    病房里,霍漱清和罗文茵静静坐着,谁都不说一句话,罗文茵看着女儿,低低啜泣着。

    “妈,要不您先出去外面待会儿,这里交给我就行了。”霍漱清道。

    罗文茵摇头。

    这时,覃逸飞进来了,说“罗阿姨,苏静阿姨在外面。”

    “妈--”霍漱清提醒一句,罗文茵擦去眼泪,起身走了出去。

    “哥,外面来了好些人,你看,不如我在这里,你出去看一下。”覃逸飞道。

    霍漱清看了一眼外面,拍拍覃逸飞的肩,道:“好,那我出去。”

    覃逸飞看着霍漱清和罗文茵在病房外面和来探望苏凡的人握手交谈,才坐在了床边,看着她。

    “哎,雪初,你打算什么时候醒来?你想睡懒觉,我们都没有意见,可是,你不能太懒了,知道吗?睡够了就醒过来,我听说睡多了也会变丑的,你不想让自己一觉醒来变成一个老妖婆的话,就要听话一点,好不好?”覃逸飞低声说着,视线在她那惨白的脸上,一动不动,“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你醒来的时候可别打我,也别不理我,我和清哥打架了,不过,我跟他道歉了,你可千万要原谅我,好吗?你要是实在生气,打我一拳就可以了,打多了,我怕破相。”说着,他的眼里泪花闪闪。

    “你听得到我的话吗?听得到吧?如果,你听得到,我就继续说了,你别嫌我啰嗦,我怕我现在不说的话,以后,再也没机会和你说这些了。”覃逸飞道,他停顿了片刻,“雪初,这么多年,我有句话一直想和你说,可是,我没有勇气开口,说起来真是奇怪,我不是个胆小的人,怎么在你面前,就是,就是--”他苦笑了一下,“如果,如果没有清哥,如果你们没有团聚,你,会选择我吗,雪初?”

    床上的人一动不动,只有仪器的数据和图形在波动。

    他叹了口气,道:“不管到什么时候,你都不会选我的,是不是?因为,你那么爱他,而我--如果,雪初,如果这一切可以重来,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要在他之前认识你,一定要先见到你,可以吗?”

    可是,谁都知道,如果,只是如果。

    陆续的,曾家的人也来了,大家在隔壁一个闲置的病房里交谈,罗文茵情绪低落,没多久就和霍漱清一起去了医生办公室了解苏凡的情况,和医生交流。

    药物,从输液管里流进了苏凡的身体,时间,就在这脉搏跳动的节奏里流逝着,却让人感觉到怎么那么慢。

    这一夜,除了霍漱清之外,其他的人都离开了医院。覃逸飞却没有走,一直守在病房外。叶敏慧又从家里赶回来陪着他,却不知道要和他说什么,只是静静看着他。

    “你回家去吧,太晚了。”覃逸飞道。

    “我和你一起在这里等,要是有什么情况,我就赶紧给家里说。”叶敏慧道。

    覃逸飞知道她的心思,可是他现在不愿和她说话。

    “今晚四点就二十四小时了,是吗?就可以搬到正常病房了吧?”叶敏慧问。

    “看情况,要是没意外的话,就是这样的。”覃逸飞的声音疲惫,坐在长椅上头靠着墙。

    对于叶敏慧来说,尽管现在环境不对,可是,她太享受和他单独坐在这里的时间了,她的脑子里想的是怎么让覃逸飞高兴起来,尽管她知道他不会高兴。

    “你渴不渴?我给你买个喝的?”叶敏慧问,“这边的饮料不好,我去外面--”

    “不用了。”覃逸飞摇头。

    “你这样熬夜,不喝点提神的东西不行的,还是--”叶敏慧关切地说。

    “我求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缠着我,叶敏慧?”他的声音陡然升高,寂静的楼道里,似乎听到了瞬间的回声。

    叶敏慧的表情僵住了,张大嘴巴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我,我,我只是,只是--”叶敏慧道。

    覃逸飞无奈地摇头,盯着她,道:“叶敏慧小姐,拜托你,能不能给我一点自由?”

    “我,我只是,想,想关心你,没有,没有别的意思!”叶敏慧看着他,道。

    “我不需要你的关心,可以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压力很大,叶敏慧,我真的--”覃逸飞表情痛苦,道。

    “逸飞,你别生气,是我不好。”叶敏慧拉住他的手,双眼含泪望着他,“是我错了,对不起。我知道迦因出了这样的事,你心里难过,可是,我也很难过,我不想看着你这样痛苦,我不想看着你这样苦苦地折磨自己。”

    覃逸飞抽出自己的手,双手插进头发里,低下头。

    “她,她出事的时候,我就在旁边,我看着她倒下去,却什么都做不了。她就在我的怀里,一动也不动,血,流了那么多,那么多--”覃逸飞声音发抖,透着浓浓的悲伤。

    叶敏慧看着他这样,心里又酸又痛。

    如果,如果现在躺在那里的人是她,而不是苏凡,他会这样为她难过吗?如果他会这样难过的话,她情愿自己替换苏凡中枪。

    可是,如果,只是如果。

    叶敏慧抱住他,低声说:“不要把错误揽到你的身上,不是你的错。”

    覃逸飞看着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