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69章 怎么这么糊涂
    “这件事,我想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小苏出了这样的事,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建议你还是再慎重考虑一下,或者咱们想个折衷的办法。”覃春明道。

    霍漱清十指交叉,思虑片刻,道:“覃叔叔,榕城新城的建设正在开始阶段,我也不忍心就这样放弃--”

    覃春明的双眼微微睁开,看着霍漱清。

    “可是,迦因现在这样子--”霍漱清说着,停顿了下来。

    覃春明似是在思虑,慢慢地说:“刚才你岳父和我说,书记处需要一个人,上面让他物色一个,他想推荐你。”

    霍漱清愣住了,盯着覃春明。

    “你说,我们要不这样子--”覃春明道,“你先回榕城把工作安排一下,我们一起找一个人来接替你,然后你停职,一边在这里照顾小苏,一边去书记处上班。这样一来,不管是工作,还是医院,你都可以照顾到。你说这样怎么样?”

    霍漱清沉默了。

    他提出辞职,可覃叔叔和岳父想的是给他调换岗位--

    “漱清,书记处的工作,你也知道的,那边非常繁忙,压力也不是一般的大。小苏这样子,你会更加的忙碌。可是,就眼下和长远来说,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你自己怎么考虑的?”

    “覃叔叔,谢谢您和爸爸为我考虑这么多。说真话,我没想到会是这样,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这样的工作安排--”

    覃春明摇头,道:“这个工作,的确是对一个干部的综合能力有很高的要求,要求很高,却也对你的成长有极大的帮助,比其他任何工作更考验人。你要是能从这里走出来,将来会走到什么样的地步,我们都无法预测。因此,我们两个人都非常希望你可以抓住这次机会!”

    “可是--”霍漱清道。

    “不要怀疑你自己的能力,你岳父愿意举荐你,也并非完全是因为你的亲属关系,他对你的工作能力也是非常认可的。这一点,你要清楚。我们都知道,你心里最大的担心在小苏这里,可是,等你去了书记处工作,也可以就近照顾她。工作,家里,都可以兼顾到。”覃春明看着霍漱清,“多余的,我也不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这样的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也不是每天都有的!”

    霍漱清陷入了深思。

    不得不说,覃春明提的建议有多么大的诱惑,霍漱清也不是没有抱负的人,相反的,他有着极大的抱负。可是,正如覃春明所说,苏凡是他现在最大的担忧,他放不下苏凡,不放心别人来照顾她,而且,苏凡的苏醒还需要他--

    未来,在霍漱清的面前,似乎又有了波澜。

    而人生,或许就是这样的不可测。

    再说曾元进,回部里开会处理了一些公务后就回到了家里,他提前给妻子打电话让她暂时别去医院,在家里等着他。

    出了这么大的事,罗文茵也希望见到丈夫,和他商量一些事情。接到电话后,便在家里等着他回来。而曾泉因为单位有事打电话,也没休息就走了。至于方希悠,看着曾泉离开,心里也空空的,约了几个朋友去逛街。因此,曾元进到家的时候,家里就只有罗文茵一个。

    曾元进是中午到家里的,夫妻两个坐在餐桌边,也没什么胃口。

    “漱清和我说要辞职照顾迦因。”曾元进道。

    罗文茵愣了下,却说:“他现在做什么都不能赎清罪过!”

    曾元进放下筷子,看着她,心里的话想了一会儿才说:“这件案子的调查,你不要再插手了,让春明书记去处理。”

    “让他?他肯定是向着霍漱清的--”罗文茵道。

    “这件事是霍漱清造成的吗?”曾元进的声音猛地提高,盯着妻子。

    罗文茵怔住了,这么多年,他从没有这样强硬的语气和她说话。现在--

    沉默片刻,罗文茵看着曾元进,道:“不是他,还能是谁?那个疯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骚扰迦因,可霍漱清都做了什么?他什么都没做,他的心里根本就是念旧情,不愿意对那个女人动手。如果当初他早做决断,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吗?”

    “所以,你就插手了,是吗?你就去帮助霍漱清和迦因对付那家人了,是吗?”曾元进反问道。

    罗文茵不语。

    “你为什么就不好好想一想,如果不是你插手,事情会恶化到今天这个地步吗?你是想把那家人赶尽杀绝才算完,是吗?”曾元进道,“文茵啊文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糊涂?”

    罗文茵眼眶含泪,看着曾元进,道:“那个疯女人欺负她,霍漱清又不出手,难道你要让我看着女儿难过而无动于衷吗?如果当年,如果当年我没有抛弃她,如果有娘家人为她撑腰,何至于让她被霍漱清的前妻逼走,一个人在榕城受苦?”

    “我知道你是心疼她才做的那些事,我明知道你做了什么却没有制止你,以至于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我也有逃脱不了的责任。”曾元进叹道,望着妻子,把纸巾递给她,“不管怎么处理,那都是霍漱清该去做的,迦因自己也有她的想法,你非要按照你的想法行事,他们两个自然是不能顶撞你,可是,你不能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是你该管的事情!他们,有他们的生活。你说当初要是我们没有抛弃她,她不会被霍漱清的前妻欺负,可是,难道你因为过去的事就要干涉他们的感情婚姻吗?文茵,他们是大人了,他们知道该怎么做。我们做父母的,多为他们分担一些就可以了,可是千万不要去插手他们的婚姻。”

    罗文茵本来想说,你要是可以稍微管管孩子们,稍微过问一下他们的生活的话,曾泉和希悠至于像现在这样吗?可是,她没说。

    “霍漱清,真的要辞职?”罗文茵擦去眼里,问。

    曾元进点头。

    “他,还真是有情有义。”罗文茵道。

    “我和春明书记都不同意。”曾元进道,“我想把他调到这边来,书记处要人,我想让他去。”

    罗文茵惊愕地长大了嘴巴,道:“他,他才四十二,你,你就让他去书记处?上面,会同意吗?”

    曾元进道:“等春明书记劝好了,我就去和上面报告这件事。到时候上面肯定会要见他一下再做最后的决定的,不过,我相信霍漱清没有问题。”

    罗文茵不语。

    曾元进深深望着妻子,道:“文文,我知道你是太关心迦因了,可是,你也清楚,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现在,霍漱清一个人在医院里照顾迦因,尽管这件事和他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可是,迦因毕竟是我们的女儿,我们,要帮助他们两个,明白吗?”

    罗文茵点头。

    良久,罗文茵才说:“要是霍漱清来了这边工作,把念卿扔给她奶奶照顾也不合适,霍漱清妈妈年纪那么大了,我想,还是把念卿接过来吧,在咱们家里住着,给她请两个人专门照看,还可以带她去医院看看迦因,这样,或许对迦因的恢复也有效果。你觉得呢?”

    曾元进点点头,道:“可以,念卿总得要人照料的,在这里待着,跟她父母也距离近一些也方便。”说着,曾元进望着妻子,“以后,医院那边,你适当过去照顾就可以了,医生和我谈了,说这个阶段还是需要和迦因亲近的人去陪护她。我们和她相处的时间太短,想要唤醒她,太难了。这个,就交给霍漱清来安排,你就不要插手太多。”

    罗文茵点头,道:“我知道了,现在,一切都要以迦因的康复为重。”

    “嗯,先吃饭吧,这个时候,你也要挺住!来--”曾元进说着,给妻子夹了一口菜。

    夫妻两人默默吃着午饭,心里却并不轻松。

    “你说,迦因,她会醒来吗?”罗文茵问。

    “肯定会的,你要相信医生。”曾元进答道。

    “可是,中了那么多枪--”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曾元进轻轻握住她的手,安慰道。

    罗文茵不语。

    下午,罗文茵去了医院,和霍漱清一起去参加了医生专家组的会诊,确定了治疗方案。回到病房,罗文茵看着那个陪护苏凡的女人非常仔细认真地给苏凡擦着手指,有点奇怪,走过去。

    “你是漱清请的人?”罗文茵问。

    张阿姨忙看了霍漱清一眼,礼貌地答道:“是的,我早上刚从云城过来,以后我来照顾苏小姐。”

    “云城?”罗文茵看了霍漱清一眼,“怎么那么远?我找了两个阿姨都是护理的专家,她们过来照顾就可以了,你何必从那么远的地方找人过来?”

    “我在云城工作的时候,张大姐一直在照看我的家里,她和迦因也很熟,虽然她没有学过专业的护理,可是,她很细致,做事认真!”霍漱清道。

    “是的,苏小姐在云城的时候,很喜欢我做的菜,我们时常在一起的。”张阿姨听出眼前这位夫人的意思是要赶她走,忙说,“我的确是没有学过护理,不过,我已经托冯主任买了好多护理的书,我会好好学习的--”

    “张阿姨,没关系,迦因她相信你,你就留在这里照顾她,等会儿我要飞去榕城处理一些事,迦因这边就交给你来照顾。”霍漱清道,“要是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就可以了。”

    张阿姨忙点头。

    罗文茵本来是要辞退眼前这个陌生女人的,看霍漱清这么说,想起曾元进的叮嘱,还是算了吧,别太较真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罗文茵问霍漱清道。

    “可能要过几天,我会尽快的。”霍漱清答道。

    “我和迦因爸爸商量了一下,把念卿接到这边来,我照顾她,你觉得怎么样?你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太好,还是让她多休息一下,别太累了。”罗文茵道。

    “您,这边方便吗?”霍漱清道,“如果可以接过来,是最好了。”

    “放心,念卿就交给我。这次你回来的时候,把她也带上,我就接到我那边去。”罗文茵道。

    霍漱清是知道自己这个丈母娘不好伺候的,要不然苏凡那么没脾气的人,当初也不会说不愿意和罗文茵相认呢!不过,虽然罗文茵总喜欢挑刺,可大家都是为了苏凡,偶尔有些小小的意见,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