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70章 因祸得福吗
    没一会儿,冯继海敲门进来了,霍漱清便跟张阿姨交待了一些要注意的事,罗文茵在一旁听着,霍漱清的事无巨细,让她的心里也有些暖暖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谁都没办法改变了,可是后续的补救行为,总归会让人的悲伤慢慢减轻一些吧!

    交待完了,霍漱清走到床边,俯身轻轻亲了下苏凡的额头,在她耳边低低说了句“丫头,乖乖等着我回来,千万别捣乱了,知道吗?”

    他这话说出来,让一旁的张阿姨和罗文茵的心里都湿湿的。

    虽然和霍漱清交待了要接念卿回来,可是,罗文茵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回去榕城亲自和霍漱清的母亲谈一谈,这也是为了礼貌的缘故。

    次日,罗文茵便乘飞机回到了榕城,和嫂子江彩桦一起去了霍家。

    至于苏凡这里,张阿姨和罗文茵请的一个专业护工一起照顾着,每天按照医生的交待为苏凡做着护理。

    回到了榕城的霍漱清,几乎是忙的不可开交。几日的离开,让他的工作积压了一大堆。许多需要他处理的事情,这几天也都堆了上来。他一忙,手下的其他官员和工作人员也不得休息了,跟着开会、汇报、视察,让整个榕城市都忙翻天。一天到晚,他只有三个小时在休息,其他时间,就算是他刷牙洗脸的时候,秘书都要拿着简报站在他身边给他汇报工作。而医院方面,他每天都要给张阿姨打好几个电话询问状况。从张阿姨那里,他得知曾泉隔两天就会去医院陪苏凡,而且似乎他是直接从任地赶来医院,在沙发上坐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曾泉的心境,霍漱清不是不理解,只是--反正现在大家都是为了她,别的,就都忽略了吧!至于逸飞,虽然没有像曾泉那么频繁前去,却在霍漱清不在医院的这一周里,连续在病房里待了一天一夜。

    时间,就这么推移着。

    霍漱清想要在自己离开榕城之前,尽力将手头上的计划付诸实施,这样的话,即便是继任的书记对他的一些计划存有异议,还是能继续下去一部分的,不至于将前期投入的那么多人力物力财力付诸东流。至于他的继任者,覃春明从京城回来后,和霍漱清一起甄选了好几个人,最后终于选定了人选。而霍漱清辞职的日子,也近在眼前了。

    这一晚,霍漱清和那位选定接替他的领导在覃春明家里吃了个晚饭,商讨着榕城的发展规划。

    之后,覃春明让那个领导先回去了,留下霍漱清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又坐着聊了一会儿天。

    “你岳父给我打电话说,他已经在和其他方面商榷你的事情,尽量促成这件事。要是真的去了书记处,你能应付得来吗?我相信工作方面你没有问题,医院那边--”覃春明望着他,问。

    “尽力,我想,现在只能尽力。”霍漱清说着,长长地叹了口气。

    “要不要喝点酒?”覃春明问。

    “不了。”霍漱清对覃春明微微笑了下。

    覃春明看着他,沉默了片刻,才说:“当初你来我的办公室工作的时候,我就和你爸爸说,你不适合干这个工作,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你志不在此。”覃春明说着,抬起头望着幽深的夜空,叹息道,“正如我不希望逸飞从政一样,我当时也并不赞同你爸爸的决定。可是,”停顿了平片刻,覃春明看着霍漱清,“可是你这么多年所做的一切,都让我庆幸当初听了你爸爸的话,带着你走到了今天。漱清,你,做的很好,这么多年,一直都很好。虽然,你这孩子至今也会感情用事,就像当年我不支持你从政的理由一样。可是,现在我们换个角度想想,容易感情用事,或许也并非完全是你的弱点呢?或许,这也是一个人活着的,活着的特征,就是逸飞时常在我面前宣扬的什么人性吧!我们,总是太脸谱化机器化了,至于多出来的一点人性的表达,往往就走向了坏的方面。所以,你,这样挺好的,没什么不对。”

    “谢谢您,覃叔叔。这么多年,谢谢您教导我!”霍漱清望着覃春明,认真地说。

    覃春明笑了下,道:“如果你爸爸看到你在一点点实现他的期望,会怎么说呢?”

    “我想,他,可能什么都不会说吧!从小到大,他都不会对我的成功和失败说什么话,只有我闯祸的时候,他才会开口或者动手!”霍漱清苦笑了一下,道。

    “虽然他什么都不说,可是他心里总会有自己的想法的。做爸爸的人,很多话,都不会说出来。”覃春明道。

    霍漱清点点头。

    “就这几天了,完了就赶紧回去陪着小苏,等你岳父那边的消息,一切都会好的,漱清。”覃春明道。

    “嗯,会好的,她,也一定会早点醒过来的!”霍漱清道。

    从覃春明家出来,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霍漱清让司机开车在巷子外面等着,他自己一个人在这青石板的路上走着,让风吹散心里的愁闷。

    夏夜里,总会有各种花香飘在空中,特别是榕城这个一年四季总有鲜花盛开的城市。只不过现在,当霍漱清的双脚停留在那个盛开着紫藤花的院子外面的时候,紫藤花,如他心里的爱人一般,不再散发出一丝的幽香。

    霍漱清抬起头,望着头顶上那些从院子里伸出来的花枝,良久不能挪动一步。

    夜色,深深地笼罩着这座城市,所有的悲伤,随着夜的到来而显得愈发沉重。

    苏凡,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等着你,等着遇到你,你,也会愿意等我吗?

    过了几天,霍漱清正式向省委提出请辞榕城市市委书记一职,消息传出,社会上一片哗然!

    正如曾泉所说,初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会感叹霍漱清对妻子用情至深,可是,感叹之后,便是觉得可惜了,之后就是觉得他太傻了。什么样的女人值得他放弃自己的大好前途呢?究竟有什么值得的吗?在这个依旧是男权的社会里,女人、妻子,对于男人来说,终究摆脱不了“衣服”的定位。为了一件衣服毁了自己,霍漱清这是该有多傻?

    然而,冷静下来之后,不少人还是怀疑这里面其实有其他的安排,比如说,霍漱清从京城突然回来主持榕城事务、不眠不休带着市委市政府各大班子连轴转,然后就爆出辞职的消息,这要说不是提前安排的,没有人会信。或者说,省里应该是知道这个消息的。可是,霍漱清年纪轻轻就拥有了如今的地位,突然辞职,不光是对他,甚至对一直提携他的省委书记覃春明来说,都是一个绝对的意外和打击。可覃春明随后就同意了他的请辞,省委常委会通过决议,上报中央,很快的,华东省委组织部就接到了上级的公文,暂时停止榕城市委书记、省委常委霍漱清的一切行政职务,另有任用。

    从霍漱清提出辞职,到中央公文到达榕城,只不过是一周多的时间,可是,这丝毫没有减少外界对霍漱清前途的猜测。

    当然,霍漱清辞职之前,是和家里人,也就是母亲和姐姐姐夫通过气的。霍漱清将覃春明和曾元进的决定告诉了母亲和家人,家里人也支持了他的决定,毕竟他不是真正的辞职成为白身,而是马上会有更加重要的任命。

    “对不起,妈,让您担心了!”霍漱清望着母亲,道。

    母亲摇头,叹了口气,道:“以前你那么说,不管是你爸,还是我,都不会接受,因为你当时太冲动,所以你爸才--可是,经过这件事,经过这么多年,我也想通了,没有人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与其去想不知道多少年的以后,不如过好眼前的日子。你决定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是的,漱清,不要有顾虑,我们大家都支持你的!”姐夫杨振刚道。

    “嗯,我知道了,谢谢姐夫。只是,我去了那边之后,家里,妈这里,就要继续麻烦你和姐姐了--”霍漱清道。

    “你就是不说,我们也会好好照顾妈,你不用担心。只是,去了那边,你工作医院两边跑,自己的身体也要注意,千万别累垮了,知道吗?”霍佳敏对弟弟说。

    “嗯,我会小心的。”霍漱清道。

    “曾家把念卿带走,你有空的时候也就陪陪孩子,那边的人,孩子都不熟,会害怕的。”薛丽萍对霍漱清叮嘱道。

    一家人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事情,等到夜深了,家庭会议也就散了。

    在向省委提出辞呈之后,霍漱清和一些故旧好友聚会了一次,就离开了榕城。对于在榕城市委担任市委副秘书长的冯继海,霍漱清打算在自己的职位确定下来之后,直接将他带回京里,继续为自己做秘书。冯继海当然是惊喜非常的,只不过,他的离开要再过些日子才可以,等待上面的调令。

    回到京城的医院,霍漱清就彻底住在了病房里。

    苏凡的情况还是和之前他离开的时候一样,虽然每天用药抵抗着手术的炎症,可是她的苏醒,似乎是遥遥无期。每天病房里安静地好像处在真空一般,让人的心里,也总是会不安。

    张阿姨每一天都是天一亮就认真地给苏凡擦洗身体,就连头发,也是一根根梳理地非常整齐。虽然躺在病床上的苏凡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脸上也没有一点血色,却在外人看来,却宛如睡美人一般的安详。等到医生查房,或者亲友来探视的时候,他们眼里的苏凡就像是一个用精致美玉雕琢而成的女人,完全不是一个沉睡的病人。这样的美丽,也让人的心里总是惋惜不已。

    霍漱清来到京里后,每天就在病房里陪着苏凡,给她念念文章,读读杂志,或者和她说些话。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未必会立刻有效,可是,他相信一点点的努力总会唤醒她。

    至于念清,完全由覃逸飞负责打理,虽然覃逸飞自己的职务也很忙,可是他不愿让苏凡的心血因为她的离开而付诸东流。为了让念清婚纱继续发展,覃逸飞利用了苏凡之前的设计团队,将设计的任务全部交给他们,至于其他的各项专门工作,也分别交待邵芮雪、张丽等人负责。

    一切,似乎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除了苏凡依旧在沉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