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71章 你会不会嫌我聒噪
    霍漱清来到京里半个月之后,曾元进正式带他去见了上级首长。曾元进告诉他,首长早就看过了他的履历,对他还是挺满意的,这次的见面,就是要详细了解一下,让霍漱清不要太过紧张。

    对于霍漱清来说,虽然之前没有对新工作产生那么迫切的愿望,可是,当事情到了眼前,还是想努力争取一下的,毕竟,这里面有曾元进那么多的心血和期望--

    “爸,谢谢您为我做的这么多!”霍漱清认真地说。

    “这么见外干什么?你是我的女婿,为你就是为我!”曾元进道。

    话是这么说的。

    当曾元进乘坐的车子经过一重重的检查,来到那座红墙的院子里,霍漱清跟着岳父下了车。

    对于霍漱清而言,他的人生,他的仕途,就要从这里踏上腾飞的阶梯。

    和首长的见面,如曾元进预期的那样顺利,霍漱清没有让曾元进和覃春明失望,首长每一个问题,他都回答的有礼有节、分寸到位。

    “你这女婿选的不错,元进!”首长最后笑着说。

    “都是孩子们自己的决定!”曾元进陪笑道。

    首长点点头,对霍漱清笑着说:“冲冠一怒为红颜,你这算不算?”

    霍漱清不知如何回答。

    “没什么觉得不好意思的,人嘛,总有冲动的时候,只不过,我希望你这是最后一次了。”首长说道。

    “是,我记住了,首长!”霍漱清忙答道。

    按照首长的安排,霍漱清次日就进入了书记处,开始贴身为首长服务。而冯继海的任命,也在当日下达至华东省委组织部。

    书记处的工作,异常的繁忙,远远超乎霍漱清的想象。他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地处理每一桩事件,可是,这么大一个国家,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事情上报到书记处。这让霍漱清深深感慨,自己之前的榕城连轴转的工作量,根本和这边不能比。

    从这一天开始,霍漱清每天工作至深夜,和他领导的那个小组的全体人员综合该方面全国的信息,做出论断,或上报首长批示。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说是披星戴月也不为过。

    每夜回去医院的时候,路上的车都少极了,他的大脑皮层还没从紧张工作的兴奋状态调整过来,车子就到了医院。每个夜晚,张阿姨总是在病房里陪着苏凡,直到霍漱清回来才离开。

    床头的灯,散发着淡淡的晕黄,笼罩着苏凡那沉睡的脸庞。

    霍漱清总是先洗个手,然后才坐在床边拉着她的手,静静看着她。

    张阿姨在一旁跟他报告苏凡今天一天的状况,虽然每天都差不多,可是,张阿姨每天都会很认真地拿个小本子记录着苏凡的生命体征,还有什么人今天来看望了之类的。

    跟他报告完了,张阿姨就会说:“您别担心,感觉今天比昨天好了。”

    究竟是不是真的有气色,大家心里都没数。

    等张阿姨离开,霍漱清才会对躺在床上的妻子说自己今天的遭遇,说说自己的心情之类的。似乎,在两人相识这五年的时间里,霍漱清都没说过这么多的话一样。

    “你会不会嫌我现在这么多话,丫头?我有点担心等你醒来了,就受不了我这么聒噪。”他说着,不禁笑了,“你一定会用这个词的吧,因为以前我就觉得你很聒噪,跟个蜜蜂一样,在我的脑袋边嗡嗡个不停。”

    他想起以前在云城的时候,每天晚上他回家,她就会坐在沙发边和他说个不停,说这个那个,就连一个笑话,她都会重复好几遍给他听,因为他听一遍从来都不会笑。她就会觉得很无赖,因为她还没讲完,就把自己先笑抽了,然后每次他都是看着她笑抽的样子,或者她笑翻在地上的样子才会笑。

    “霍漱清,你的幽默细胞太少了。”她总是这么说。

    “是你自己太傻了才对,这种程度的笑话都能笑成那个样子?”他说。

    于是,她就会沉默着看着他,然后冷不丁冒出来一句“你是不是嫌我太多话了?”

    “你不是太多话,是聒噪!”他总是笑着捏着她的鼻尖,答道。

    “你才聒噪!”她就会这样抗议。

    可是,现在想起来,在云城的那一年,才是他们最幸福开心的一年,虽然他们只能偷偷地住在一起。

    那个时候并没有想到幸福会那样的短暂,如果知道他们最快乐的日子就只有那么一年的话,他还会让她离开吗?

    “可是,现在,我真的好希望你嗡嗡在我耳边飞来飞去,苏凡,我真的,受不了你这样安静,受不了!”他抓着她的手,将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而现在,不管他说什么,她都听不见,没有丝毫的反应。

    她明明就只是睡着了,为什么就这样一动不动,连个呵欠都不打呢?

    和她说一会儿话,霍漱清就会去洗澡换衣服,然后躺在病床旁边的一张陪床上面,闭上眼睛。

    而每一天,他只有睡三个小时就起床了,在张阿姨到来之后,吃过了张阿姨给他做的早餐,赶紧乘车离开医院去上班。

    苏凡从没有想过,在自己沉睡的日子里,她和霍漱清又回到了云城那个时候,他们的生活里,又变成了张阿姨照顾她,而冯继海陪着霍漱清的日子。

    或许,那段日子,在她的记忆里,也是最幸福美好的一段吧!

    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着,一天又一天。

    尽管霍漱清和曾元进夫妇,以及曾泉、覃逸飞这些亲属好友,尽管所有的医护人员,大家都在尽力通过各种努力来唤醒苏凡,却丝毫没有看到苏凡的好转。而生活,就这样紧紧慢慢地过着。

    直到了某一天--

    时间,似乎过的飞快。

    霍漱清每天看着办公桌上的台历上那密密麻麻的标记,却丝毫意识不到时间在流逝。即便是每个夜晚回医院,每个清晨从医院回办公室,脑子里却不会去意识到时间的确在走动。于他而言,时间,似乎是用事件来标记。每一件事的开始与结束,便是他计算时间的方法。而他爱的那个人的时间,却一直都在停止着。

    那个被红墙围着的院子里,从门口站岗的士兵,一直到每一位同事,就连勤务人员都知道这位霍书记的家在医院的病房。尽管没有人会同他提及此事,每个人的心里却都清楚。在这样的社会,竟然有一个对妻子如此情深意重的男人,真是太难得了!覃东阳还和齐建峰等人开玩笑说,对岸的某些政客利用身患重疾的家人在镜头前作秀来赢取选票,和霍漱清相比,那些人简直就是人渣了,还如何执掌国之重器呢?

    可是,外人看到的,永远都只有表象。除了张阿姨和周末前去探望苏凡的亲友,没有人知道霍漱清是如何耐心地给她清洁按摩。只要是休假不上班,霍漱清就在医院病房里陪着苏凡,学张阿姨的样子给苏凡洗头发梳头发,还要给她剪指甲,等等。第一次给她剪指甲的时候,还不小心剪到了肉,张阿姨忙要去帮忙,他却笑着说“以前她就喜欢给我剪指甲,我一次都没给她剪过,没想到给另一个人剪指甲真是技术活!”张阿姨在一旁听着,眼泪婆娑。

    “丫头,对不起,我会慢慢小心点的,你忍一忍啊!”他含笑望着床上沉睡的人,说道,猛地,他感觉到了手中的指尖在轻微抽动,笑容立刻僵住了,“好像,好像有反应?她开始有反应了!你快去叫医生!”

    张阿姨忙跑出病房,办公室里的医生跑了进来,赶紧给苏凡检查,却发现她再也没有对任何的光刺激或者疼痛刺激产生神经反射,霍漱清眼里的期待,瞬间化成了霜。

    “为什么会这样?”他问医生。

    “这是个好现象,霍书记,虽然只是短暂的神经反应,可是,至少已经开始有了进步。这比我们之前预期的要快的多!”医生解释道。

    “真的吗?”霍漱清问。

    医生点头,道:“刚开始就是这种时有时无的神经反射,甚至这种反射会比较滞后一点。等过段时间,她就会有持续的反应了,我去向院长报告,进入下一阶段的治疗方案。”

    “真是太好了啊!”张阿姨捂着嘴落泪道。

    霍漱清点点头,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连忙给曾家打电话过去。

    听说苏凡已经开始有神经反射了,罗文茵惊喜万分,带着念卿赶紧去了医院。这个周六,让一家人笼罩在心头的乌云,开始有了些许的消散。

    事实上,每天早上九点钟,罗文茵会带着念卿准时来医院看望苏凡。念卿也偶尔会和妈妈说说话,尽管她会不明白为什么妈妈生病这么久了还不好,为什么妈妈这么久了还不和她说话,可是,即便如此,念卿还是会很听话地把外婆教给她的简单的唐诗背给妈妈听。

    秋天,很快就过去了,又或许是北方的秋天越来越短暂,夏季的炎热刚过去,便是飞沙走石的沙尘天,接着就是那挡不住的西伯利亚冷空气。

    然而,那天的意外惊喜,并没有持续多久,似乎苏凡的身体就被这冬天的冰封住了一样,再也没有像大家希望的那样恢复。

    时间,似乎也不多了啊!

    当霍漱清看着窗外梧桐树上最后一片叶子落下的时候,她已经整整沉睡了五个月。

    他一直觉得当初和她分开的三年是最漫长难捱的,可是,这五个月,仅仅是五个月,连当初三十六个月的零头都没有的日子,竟然比那段时间更难捱。

    医生每天都会例行检查两次,用各种霍漱清并不了解的方法去检测她的神经反应,然后告诉他,病人正在康复中,每天都似乎在进步。可是,进步在哪里呢?那么一个个数据,能说明什么呢?神经反射,谁能看得到呢?他只知道他眼睛看见的是什么,是他的妻子还在床上一动不动,不睁眼睛,不开口说话!

    尽管他每天早上出门的告诉自己,等晚上回来的时候,就会看到她醒来了,一定会看到,可是,每天夜里回来,依旧看到的是一动不动的她。

    “丫头,你可一定要早点醒过来呀,等到春天了,我们就去榕城,你不是说想看看那个院子里的紫藤花吗?我以前看过的,很美,等你可以走路了,我们就一起去,好吗?”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

    她的睫毛,似乎在轻轻地扑闪着,可是,霍漱清的额头抵在她的胸口,根本没有注意。

    紫藤花,真的好美吗?

    你会带着我去看吗,霍漱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