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72章 紫藤花的约定
    落霞路附近的槐荫巷,似乎永远都是那么清静,尽管这条巷子就紧靠着人潮如织的玉湖。

    “迦因,迦因?”身后一个声音传过来。

    她忙回头看去,笑了下,道:“哥,你怎么不去里面陪希悠姐?跑出来干什么?”

    “傻丫头,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我怕你被覃逸飞那小子给勾跑了!”曾泉看着她,道。

    “哪有那么夸张?”她笑着说。

    “走吧,进屋吧!”曾泉道。

    她微笑着点点头,跟着曾泉走进了院子的大门,却还是回头看了一眼那青石板的巷子。

    “怎么一来榕城,你就跟变了个人一样?脑子里空了?”哥哥问。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她说着,眼睛里却有着一种曾泉根本看不透的神色,不知道是悲伤,还是什么。这几年,每年紫藤花开的时节,她就要缠着母亲带她回来几天,兴冲冲地来,然后回家的路上就是一脸的失落。母亲罗文茵问她怎么了,她却不知道。

    是啊,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在这个时候来这里,总觉得记忆深处有个人对她说,在紫藤花开的时节,要和她一起在这条巷子里看她家院子里的花!

    “花缠绕的深情寻觅。

    你像蒸发的背影。

    我垂坠的心情。

    摇曳不出声音。

    精彩没结局的戏。

    我们像不像电影。

    当看着我的人都散去。

    我才看见我自己。

    紫藤花迎风心事日深夜长。

    越想逞强去开朗笑声就越哑。

    紫藤花把心拴在旋转木马。

    乐园已不再喧哗。

    还念念不忘旧情话”

    她的指尖,缠绕着紫色的花,却不知那个人,究竟在哪里?

    你说过的,陪我一起看花,可为什么,你不来?

    她却不知道,这么多年,当霍漱清每一次走过这个院子的时候,有多少次在这花架下停驻脚步,不管是什么季节,总会抬头望着这花架,一样在等待着什么。更加不知道,有多少次,她坐在院子里的花架下画画的时候,他就站在这道墙的外面看着这紫色的花!

    一年又一年,一春又一春。

    今天是周六,霍漱清陪着覃春明从下面的一个市里检查工作回来,正好是晚饭时间,覃春明夫妇就留着他在家里吃饭。

    “小飞呢?好不容易放暑假来一趟,就看不见他影子?”霍漱清坐在葡萄树架下,问坐在摇椅上吹着凉风的覃逸秋。

    “他啊,恐怕都不去上学了。”覃逸秋道。

    “又闹脾气了?”霍漱清笑道。

    “罗正刚姑姑回来了,逸飞就跑去人家家里待着了,这会儿估计在那边蹭饭呢!”覃逸秋道。

    霍漱清不禁笑了,道:“就是前面有紫藤花的那家院子?”

    “嗯!也不知道那小子的脸皮怎么那么厚,明知道人家女孩子烦他,他还硬往上凑。昨晚和我妈说,他不去美国上学了,要去京里读大学。”覃逸秋道。

    “难得小飞开窍了,你可别打击他的积极性!”霍漱清微笑着说。

    覃逸秋侧过脸,看着他,道:“那你什么时候开窍啊,我的霍大公子!看我都当妈了,你还一个人。”

    霍漱清只是微微笑着,不说话。

    “全国人民都知道我们榕城出美女,你可倒好,快三十岁的人了,对女人都目不斜视的,你这是在打我们榕城女生的脸呢,还是你自己有问题啊?”覃逸秋取笑道。

    “怀孕了会让人的嘴巴变毒吗?你现在说话越来越毒了,小秋!”霍漱清笑道。

    “切,我还不是不甘心嘛!我就想看看你将来要找一个什么样的人做你老婆,让你连我这么漂亮的女生都视而不见!”覃逸秋故作认真地说。

    “我可不敢看你,我怕老罗把他们军舰上的水兵们带回来,每人给我一拳,我就呜呼哀哉了!”霍漱清笑着说。

    “逸秋,不许你这样说漱清!”覃春明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爸,您怎么老向着他啊!”覃逸秋道。

    霍漱清起身,对覃春明道:“我去找一下小飞。”

    “啊,你也去啊?那你还回得来吗?”覃逸秋叫道。

    “怎么回不来啊?”霍漱清道。

    “曾家那个女儿,真是漂亮,叫迦因的,天啊,我和你说,我就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女孩子,跟画里出来的一样!我怕你去了之后,跟逸飞一样抬不动腿迈不动路!”覃逸秋道。

    覃春明笑了,对霍漱清说:“那你去把他叫回来,这小子,我也好几天不见影子了!”

    像画里面走出来的吗?霍漱清想想覃逸秋的话。

    哪有那么夸张?他想。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那个紫藤花的院子,他的脚步就忍不住会走过去。

    夜色,姗姗来迟,半边的天空都被晚霞染成了红色,可是,再绚烂的晚霞,都不及他眼里这紫色的花云。

    一个女孩,穿着纯白的连衣裙,那乌黑的长发被一条粉丝的丝带挽着,正拿着一个羽毛球拍跳起来取那被花枝夹住的球。

    那个背影,让霍漱清的脚步停滞了。

    “给你--”他抬起胳膊,从那花枝中间轻松地取下那个羽毛球,道。

    “啊,谢谢您,谢--”她忙转过身,可是,当她转身看见那张俊逸的脸庞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霍漱清怔住了,静静地注视着她。

    时间,似乎就在这一刻停滞了。

    紫藤花--

    一阵乱风突然吹了过来,吹落了几朵花瓣,落在她的乌发之间。

    “别动--”他说,她真的一动不动,等着他。

    “有花掉下来了!”他把取下来的花展示给她看。

    她微微笑了,道:“谢谢您!”说着,她伸出手,霍漱清愣了下,看着她那张稚嫩清秀的脸上的笑容,那似乎是从记忆深处走出来的笑容,让他的心,一阵阵颤抖着。

    “我的球!”她微笑着说。

    “哦,抱歉!”他把球递给她。

    “谢谢!”她说完,转身就走向那扇门。

    霍漱清的脑子里,忽然有一道亮光闪了过去,而她还没有走到门口。

    紫色的花架下,青石板的古巷里,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

    “哎--”他叫了一声,她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他。

    霍漱清的心里,似乎有什么声音不停地在重复,却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声音。

    眼前的女孩,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可是,他想不起来在哪里。

    女孩抬起头望着这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人,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我来找小飞,他是在这里吗?”霍漱清问。

    话说出来了,可是脑子里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好像他不该问这句的,而是应该说其他的,可他想不起来要说什么。

    “小飞?”女孩愣了下,旋即对他笑了,道,“他刚才骑车出去买冰激凌了,很快就回来。您是他的哥哥吗?”

    霍漱清一愣,却也不禁微笑道:“你怎么知道?”

    “他老和我说他哥怎么怎么,您和他描述的感觉很像,所以--他是不是好崇拜您?”女孩荡漾着青春的笑容,让霍漱清也觉得轻松了起来。

    他含笑道:“是吗?”

    女孩点头,猛地想起什么,向他伸出手,道:“您好,我叫曾迦因,小飞的朋友。”

    “霍漱清!”他伸手和她轻轻握了下。

    礼貌起见,他握着的只是她的指尖,可是,在握住指尖的那一刻,两个人的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去,很快很快的速度,像是在脑子里放电影一样。

    她赶紧松开手,霍漱清也愣住了,刚才自己好像失神了,是因为这个女孩太漂亮了吗?就像小秋说的那样,是个从画里走出来的人?

    明明,明明有什么话要和他说,明明--可是,为什么脑子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些东西流不出来,让她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

    “抱歉--”看着她那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霍漱清道。

    女孩忙摇头,挤出一丝笑,道:“没有没有,您不用道歉--”

    “迦因--”覃逸飞骑着自行车过来,叫了她一声。

    女孩转身,霍漱清的视线从她头顶掠过去,看见了骑着自行车飞奔而来的覃逸飞。

    覃逸飞两只手上拿着冰激凌,根本没有抓着车把,霍漱清一看他这样子,只是摇头叹气,这小子,还真是像小秋说的着魔了!

    “哥?你怎么来了?”覃逸飞的车子骑到两人面前,给女孩递了一个冰激凌,只是看了霍漱清一眼,问道。

    霍漱清看着他那小心翼翼的样子,简直--

    “出来找你,你爸说好久没见你了,等你回家吃饭。”霍漱清道。

    覃逸飞显然很不乐意,道:“我不去了,哥,你跟我爸说--”

    “你还是回家吃饭去吧,小飞,你爸爸一定是想你了。”女孩道。

    覃逸飞舍不得离开,霍漱清看出来了,只是无奈地笑了。

    “要不,你也去我家吧,迦因,我老在你家玩儿,你还没去过我家呢!”覃逸飞道。

    女孩有点为难,霍漱清见状,便道:“你这邀请也太不正式了,哪有这样的?”

    覃逸飞的脸颊微微泛红,霍漱清知道他这是不好意思了。

    这个小飞,也太明显了吧!不过也是,这小子从小到大还真是没对什么女孩这么着迷过。

    “谢谢你的邀请,小飞,明天我去你家,怎么样?”女孩倒是很通情达理。

    霍漱清看着女孩脸上的微笑,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