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74章 不要松开他的手
    算了算了,小孩子之间的游戏,他又何必过多去想呢?虽然覃春明没有明说,可是小飞老在曾家打扰人家,他们不能不对曾家有所表示的。不过,又说回来,这只是几个小孩子之间的交往,大人们是不能过多反应的,那样就显得很正式了。于是,让他现在出面带着几个孩子出去一下,也是覃家的一个态度表现。这些不用明说,覃家和曾家罗文茵都是心知肚明的。

    这么想的时候,霍漱清突然抬头看见那个长发的小女孩回头在看着自己,路灯下,她那纯真的笑容猛地让他心头一颤,那笑容好像是荡漾在他的心头,好像是他熟悉的,可他完全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

    “怎么了?”他走过去,问她道。

    “没有没有,您一直没有跟上来,我看一下。”女孩说话的时候,脸颊有些烫,可他没有发现,因为光线问题。

    霍漱清微微笑了,道:“谢谢你,呃,小飞呢?”

    “我哥在前面和他说什么呢!他们三个已经走出去了。”女孩道。

    “哦,那我们走吧!”霍漱清道。

    两个人并排走着,夜风吹来,空气中飘着各种说不清的香气。

    覃逸秋告诉他,这个名叫迦因的女孩儿,今年才十六岁,对于他来说,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孩子。和这样的一个特别的小孩子相处,他真是没什么经验,也不知道和她说些什么。

    他不知道说什么,可是迦因似乎也有些拘谨,小女孩两只手紧紧捏在一起。

    “你应该读高中了吧?”他终于找了个话题,问。

    “嗯,马上就高二了。”她微笑着看了他一眼,道。

    “功课紧张吗?”他又问。

    “还好,假期里会很轻松。”她说着,又看了他一眼,“我妈不怎么管我的学习。”

    “小秋说你学习特别好。”他也笑了下,道。

    “嫂子是夸我而已。”迦因道。

    好吧,又冷场了。

    霍漱清也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在她面前完全没话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真是很奇怪。

    幸好这时候覃逸飞跑了过来,那阳光的笑容,让霍漱清感觉黑暗走被他赶走了。

    “你们怎么这么慢?哥?”覃逸飞笑着问。

    “是你速度太快了,我是正常走路。”霍漱清道。

    的确是速度太快,就差点要飞起来了。霍漱清心想,却没有说出来。

    “我哥和希悠姐呢?”迦因问。

    “他们在路口等你们。”覃逸飞说着,和她并排走着,“你哥和方小姐的感情真是好啊!”

    “他们是青梅竹马的。”迦因听覃逸飞这么说,笑着说道。

    “那方小姐不是在英国读书吗,你哥怎么没一起去?”覃逸飞问。

    “我爸觉得在国内读大学更好一点,所以就没一起走。”迦因道。

    霍漱清微微点头,他是能猜到的,迦因的父亲如此安排儿子的前途,八成是要儿子进入仕途的。

    “就我爸那个脑子,非要去美国,哥,要不你帮我劝劝我爸,让我也回来读书吧!”覃逸飞开始求着霍漱清了。

    果然!霍漱清心里笑了,脸上也笑了,背着手继续往前走,道:“我不劝,徐阿姨都没办法,你让我怎么劝?是打算让你爸开除我,是不是?”

    “哥,瞧你说的,哪儿能呢!”覃逸飞道。

    迦因歪着脑袋看着霍漱清和覃逸飞说话,脸上带着微笑,却听见哥哥在叫自己,就赶紧跑了过去。

    霍漱清揽住覃逸飞的肩,道:“你干嘛这么着急,她才高二,未成年,就算是想追,你也等人家女孩子成年再说吧!”

    覃逸飞推了下霍漱清的手,道:“哥,我哪有那么,那么夸张啊!”

    见霍漱清用手指着自己,覃逸飞只好低声说:“我是怕别人捷足先登了怎么办?那么,那么好的,那么好的女孩--”

    霍漱清看着这个人高马大的弟弟,简直是无语了,摇头叹息着。

    “好了,哥,走吧,别人他们等太久了。”说着,覃逸飞就跑向了曾家的三个孩子,霍漱清依旧不疾不徐地跟上他们。

    四个人等霍漱清过来就走向了斑马线。

    过马路的时候,曾泉和方希悠是自然而然牵着手的,曾迦因跟着他们,可是一辆右转车驶了过来,差点就撞到她了,而一直保护着她的覃逸飞刚好被这辆车隔开,根本没有办法拉住她。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胳膊就被一只手抓住了,把她往后拉了一步,那辆车正好从她的脚边开了过去。

    “谢--”她抬头,发现抓着自己胳膊的人,居然是霍漱清。

    “当心点,这边右转车比较多。”他的声音那么温柔,低头注视着她。

    女孩的心,突然狂乱跳了起来。

    她赶紧说了声“谢谢”,就朝着马路对面的同伴们跑了过去,似乎是在躲着什么。

    躲着什么呢?她却不知道。

    心底深处,却有个声音又在和她说,不要松开他的手。

    不要松开他的手吗?他是那么大的一个人,而她才十六岁!

    到了安全地带,她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他,却见他依旧双手插兜朝着自己走来。

    “刚才没事吧?”覃逸飞紧张地问。

    她忙转身看向覃逸飞,摇头微笑道:“没事没事。”

    “对不起,我应该和你在一起的。”覃逸飞道。

    他并不是嘴上这么说的,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没事的,我以后会小心的。”女孩微笑道。

    她是不想覃逸飞自责,她听得出覃逸飞那发自内心的后悔。

    幸好,幸好刚才有他,有霍漱清,有--

    这么想着,她不自觉地看了他一眼,就看着霍漱清走了过来。

    覃逸飞便问:“哥,我们去哪儿?”

    曾泉和方希悠走了过来,同样望着霍漱清。

    “我知道你们不喜欢喝茶,所以,咱们去酒吧玩儿好了,怎么样?这边有个熟人开的,可以打个桌球、玩玩牌什么的。”霍漱清道。

    四个小孩完全没想到霍漱清居然会带他们去酒吧,特别是曾迦因,她妈妈可是从来都不准她去那样的地方的啊!

    “真有你的,霍大哥,跟大人们说带我们去喝茶,哈哈,真有你的!”曾泉笑着说道。

    方希悠也含笑望着霍漱清,不免感激,因为她也极少去酒吧的,而且每次就算去,也是保镖跟着,一点自由都没有。今晚可以和曾泉一起去酒吧玩儿,她还以为要过两年才能实现呢!

    至于覃逸飞同样意外,向来正经八百的漱清哥,居然也会带他们去酒吧啊!不过,看迦因的样子,应该是从来没去过吧,真好,可以带着她去!这么一想,覃逸飞不免感激霍漱清。

    霍漱清笑笑,不自觉地看了一眼曾迦因,对四个人笑着说:“知道你们平时被管的严,今天就带你们放放风。不过,进去以后要小心点,别惹事儿。”

    “放心好啦!”曾泉道。

    “嗯,你就放心吧,哥,我会保护好迦因的。”覃逸飞道。

    是啊,还有一个未成年少女在呢!

    霍漱清好像也没有在意她的年纪,只是突然想带他们去了。

    “进去之后朝着左手面走,快到正门那边了。”霍漱清说了方位和酒吧的名字,几个人就开始走了。

    玉湖边的酒吧和茶楼并不是很多,这是为了保护遗迹的缘故。

    从槐荫巷出来走一百米,就是玉湖的西门,说是一道门,却没有真正的门,只是一道牌坊而已。

    夏日的湖边,游人如织,比白天少不了多少,都是来避暑纳凉的市民和游客。

    一行五人在人群中穿梭着,曾泉和方希悠是手挽手不会分开,好几次,覃逸飞想要挽着迦因的手,保护她不要被游客冲散了,却始终没有办法抬起手,只有紧紧跟在她的身边。

    可是,游人太多,覃逸飞一个不注意,回头就看不见迦因了,他急了,要找她,却被人潮推着往前走,他转身往回走,却没有看见她的影子。

    完了,她不会是走丢了吧?

    覃逸飞真是要恨死自己了,刚才就应该牵着她的手的啊!

    迦因也是被这突然的人潮给惊到了,想要去找覃逸飞和哥哥,却没有力气从人潮中离开。

    怎么会这么多人啊!

    她心想。

    “走,这边--”耳畔,那个温柔的声音传来,紧接着,肩膀上就多了一只手。

    她忙抬头,看到的依旧是霍漱清。

    他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揽着她的肩膀往旁边走去。

    人潮依旧熙熙攘攘,她一直低着头,哪里都不看,就被他紧紧揽着走出了人群,站在了路边的树下。

    “抱歉,我没想到这边人会这么多。”他松开手,对她说道,视线四顾,寻找着那几个人的身影。

    “谢谢您,霍,”她说,不知道该叫他霍大哥还是霍叔叔。

    “别客气,”他只是看了她一眼,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看向他的那羞涩的视线,赶紧掏出手机找那三个人。

    “你给你哥哥打电话,让他们在前面那边的渡口等我们,他应该知道的吧?”霍漱清问。

    “嗯,我给他打。”说着,迦因忙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手机,给哥哥拨了出去。

    可是没有人接听。

    “可能是太吵了,没听见手机响。”她说。

    “小飞也没听见。”他说,“要不我们去酒吧门口等着他们,他们应该会在那边集合的。”

    “嗯,那好吧!”她应声道。

    为了避开主通道上的人群,他领着她走进了林子里。

    玉湖边的林子,都是长了很多年的高大树木,林间的路蜿蜒着。到了夜里,林子里就显得漆黑无比,只有路边偶尔才会有一点灯光,不过为了保护林子里的生态环境,路灯也不是很多。

    虽然来玉湖不是一次两次,可以说是很多次,可是她对林子里的路依旧不熟悉,怎么走才能走到目的地,她是完全不知道的,只有跟着他走。

    毕竟是漆黑的林子,真的是人迹罕至。

    女孩根本没有想过自己怎么会答应这个今天傍晚才认识的男人的话,跟着他来到这林子里。她应该害怕一下的,不是吗?毕竟她是个未成年的女孩,而对方是个成年男人。

    事实上,走进林子里的霍漱清也是猛然间才意识到这个问题,自己怎么可以带着这个小女孩来这样的地方?吓到她了怎么办?

    他猛地停下脚步,她也不明所以地停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