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75章 依旧让她痴迷
    “呃,那个,抱歉,我们好像应该还是从大路走的。”他说道。

    虽然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可是她听出来他的歉意和窘状了。

    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带着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大晚上在林子里走,的确是挺窘的。

    可她出乎意料的对他微微一笑,道:“没事啊,这里好安静,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我也是。”他心里松了口气。

    她好奇地望着他,他继续慢慢往前走,道:“人多的地方感觉很难受,尤其是夏天。”

    “是啊,汗味儿啊什么的,真的--”她接着道。

    他微微愣了下,道:“你也这么觉得?”

    女孩点头,道:“就算没有汗味儿,女人的香水味道也挺让人受不了的。呃,所以没什么。您不用跟我道歉。”

    他笑了下,不语。

    她偷偷看了他一眼,刚好路过一个路灯,她看见了他脸上浮现的浅浅的笑意。

    夜风吹来,树叶在耳边“唰唰”作响,霍漱清整个人感觉都轻松了起来,不禁伸展了下双臂。

    “您,平时工作很忙吧?”她小心地问。

    他笑了下,道:“还好。”

    “我爸爸的秘书特别忙,他经常连家都不能回的。”女孩说道。

    “是吗?我没那么忙,家还是可以回的。”他说。

    虽然回去总是自己一个人面对着四面墙。

    不知怎的,女孩突然希望酒吧一直不要到,一直可以这样走下去。

    “快到了,看见前面的灯光没?”他指着不远处树干之间那若隐若现的灯光,道。

    “就是那边吗?”她问。

    “嗯。”他应道。

    “幸好您熟悉路,要是我一个人的话,恐怕只有白天才可能会找到。”女孩对他笑笑,道。

    “你一个女孩子,就算是白天也不要走这种路,不安全。”他说。

    那么晚上呢?跟着你这么一个男人走,好像也不是很安全吧!

    女孩没有说话,只是笑了下。

    而他的手机响了。

    “哥,迦因不见了,我打她手机无法接通,你见到她了吗?”是覃逸飞。

    听起来覃逸飞很着急,而实际上他的确是很着急,来来回回地把一条路找了两三遍都不见她。

    “她和我在一起,我们马上就到酒吧了。”霍漱清道。

    覃逸飞心里微微一愣,却很快就放心了,真是太好了,幸好有漱清哥在!

    “好,那我在酒吧门口等你们。”说完,覃逸飞就挂了电话。

    “是小飞,他在找你。”霍漱清对她说。

    “小飞很热心。”她说。

    “你再给你哥哥打电话问一下他们在哪里,可能他们也在找你,让他们别担心。”霍漱清对她说。

    “嗯,好的。”女孩掏出手机,赶紧给哥哥打了过去。

    果真,曾泉和方希悠也在找她。

    “今晚没想到会突然有那么多人。”见她挂了电话,他有些抱歉地说。

    “没事,又不是您的错,谁都没有办法预知未来的。”她认真地说。

    他有些欣慰地笑了,路灯照在他的脸上,那么的,温柔的笑容。

    少女的心,在暗夜里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这样,可以轻易地让她的心乱了节拍,可以这么容易控制她的心跳。

    他,真的,好帅!

    她心想。

    很快的,两个人就到了酒吧门口,远远看见覃逸飞和曾泉、方希悠跑了过来。

    “迦因你没事吧?”三个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没事,霍大哥一直和我在一起,他带我走了旁边的小路过来的,所以耽搁了点时间。”女孩道。

    “没事就好,走,我们进去吧!”曾泉放下心来,道。

    方希悠揽着迦因的胳膊,霍漱清和覃逸飞跟着他们。

    酒吧的老板赶紧迎了上来,说是给他们安排了座位。

    “想玩什么?”老板热心地问着霍漱清。

    霍漱清看着曾泉几人,曾泉便说想玩桌球什么的,老板就领着他们来到游戏间,有很多的游戏。

    “逸飞,我们来比一下?”曾泉看见桌球,道,“还是霍大哥来?”

    “你们两个玩儿吧先,我等会儿。”霍漱清道。

    老板便赶紧问他们要喝什么。

    几个男人都点了啤酒,两个女孩就只点了苏打水。

    方希悠陪着曾泉,看着他和覃逸飞比赛。

    霍漱清站在一旁,拿着啤酒瓶喝着,却发现迦因一个人拿着飞镖对着墙上的靶子玩着,就走了过去。

    “你喜欢玩飞镖?”他问。

    “我妈说这是男孩子玩的,不让我碰。”她对他笑了下,道。

    “今天你妈不在,可以随便玩儿。”他笑笑,看着她,道。

    女孩对他笑了,拿着飞镖投了一支出去,正中红心。

    “你绝对不是第一次玩儿这个,是不是?”他惊讶了下,道。

    她笑了,道:“我又没说我是第一次,我经常在我哥的房间里偷偷玩的。”

    他笑着,走到她身边,道:“要不我们来比赛一下?”

    她看着他,见他从墙上取下她已经投上去的几支飞镖,道:“我们现在开始?”

    女孩漾起笑脸,点头。

    而这边,覃逸飞和曾泉的比赛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着,方希悠在一旁看的也手痒痒起来,她回头一看,居然发现迦因和霍漱清在比赛飞镖。

    “阿泉,这一杆让我来吧!”她对曾泉道。

    曾泉刚趴下身准备要击球了,见方希悠有些无聊,便把球杆递给她。

    “可别说我欺负你们哦!”覃逸飞笑着说,可是,当他转头的时候,同样也看见了和霍漱清一起比赛的迦因。

    游戏间里,除了他们五个就没有别人了,这是霍漱清提前给老板打了电话安排过的。

    覃逸飞想和迦因一起玩儿,可是现在曾泉在这里教着方希悠打球,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他们在比赛。

    “这样吗?”方希悠学着曾泉的样子击球,问道。

    “不对不对,你的手,你看--”曾泉认真地教着方希悠,两个人俨然就是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

    覃逸飞见状,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别在这儿添乱了,小心地从桌球边离开,走到霍漱清和迦因那边,看着迦因正在拍手。

    “怎么样?”覃逸飞单手拄着球杆,视线在霍漱清和迦因脸上来回。

    “霍大哥好厉害,你看见了没有,五把全中啊!”迦因惊喜地对覃逸飞道。

    霍漱清只是拿起啤酒喝了口,笑了笑。

    “漱清哥在这方面很厉害,我不敢和他比的。”覃逸飞对迦因道,“你的勇气可嘉?”

    迦因只是笑了。

    “要不,小飞你来?”霍漱清道。

    “我?”覃逸飞本来担心输的太难看,让他在迦因丢人,可是现在他也无事可做,干脆就--

    “好啊!”覃逸飞道,迦因便把自己的飞镖递给他。

    “你不玩吗?”覃逸飞问她道。

    “我刚刚已经比过了,输惨了。”她笑着说,“这下看你了,看看你能不能赢了霍大哥。”

    “好嘞!”覃逸飞放下球杆,结果迦因递给他的飞镖。

    本来是没什么底气的,不过,迦因这么对他抱有期待,覃逸飞也就豁出去了。

    而另一边,那一对小情侣还在那边玩着。

    “要不,咱们两个赌个什么,小飞?”霍漱清突然说。

    “赌什么?”覃逸飞问。

    霍漱清想了想,道:“赌一周的啤酒。”

    覃逸飞笑了,道:“没问题啊!”

    霍漱清对他笑笑,就让覃逸飞先开始了。

    女孩站在一旁,明明站在她身边的覃逸飞那么活跃那么阳光开朗,可是,她的视线总是被身边那个身材高大、相貌儒雅的霍漱清给吸引着,他是那么的耀眼,让她根本无法移开注意力。

    每次,只要霍漱清中了红心,她就情不自禁地拼命的鼓掌。覃逸飞一看她这样,心里就憋了一股劲,努力瞄准红心去投飞镖,却总是差那么点。尽管如此,她还是会说“小飞好厉害”。覃逸飞知道她只是鼓励自己而已,不过,霍漱清从小就是做什么都比他好,他也不眼红。

    “看来我是输惨惨了。”覃逸飞叹道。

    霍漱清却笑了下,拍拍他的肩,道:“这是你最好的成绩,忘了吗?”

    迦因站在一旁歪着脑袋看着他们两个,不禁笑了。

    “怎么了?”霍漱清含笑问道。

    他看起来很轻松,完全没有她印象当中秘书的那种呆板的架势。

    她摇头,道:“感觉你们感情真好,就跟亲兄弟一样的。”

    覃逸飞笑着点头,霍漱清拍拍他的肩,道:“好了,你们两个玩儿吧,我去那边看看他们。”

    说着,他深深望了女孩一眼,拿起覃逸飞的球杆,走向了曾泉和方希悠那里。

    女孩的视线跟着他走,看着他走到了哥哥那边。

    “漱清哥从小就很照顾我,我老占他的便宜。”覃逸飞跟着她的视线,也同样看向了霍漱清。

    女孩看着他笑了,道:“真的吗?我刚刚没看出来!”

    “那也总不能老让我占便宜吧!我也会不好意思的。”覃逸飞笑着说。

    女孩并不知道霍漱清和覃逸飞的成长过程,可是看着他们这样,心里也是羡慕不已。

    被那样温柔的一个人照顾,一定是非常非常幸福的。

    “来吧,要不我们两个来比比?”覃逸飞喝完了瓶子里的啤酒,对女孩道。

    “好啊!不过,你可不要让着我!”女孩笑着说道,

    覃逸飞从靶子上拔下来飞镖,道:“放心,我一定严格要求你。”

    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后来的表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女孩感觉到他在让着自己,不禁有点无聊。

    是心理作用吗还是别的什么,她突然觉得还是和霍漱清在一起玩比较开心一点,虽然她知道他会让着自己,可是那种感觉,真的好开心。

    回头看着他和哥哥姐姐打球,看着他那专注的神情,女孩不禁有些痴迷。

    她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只知道就算是看着他,静静看着他,她都会感觉到很幸福开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