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77章 霍漱清,带我回家
    女孩微笑着,却听他继续说:“不过,以后不能跟男人晚上出门了,记住了吗?”

    “我知道,”她顿了下,看着他,“那我以后可以找你出来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居然不再对他用敬称了,自然而然就过度了,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你就不怕我吗?”他笑问。

    车子沿着盘山公路一直向上行驶着,因为是夜里,他也不敢开太快,虽然有路灯。

    “为什么要怕?你很可怕吗?”女孩歪着脑袋看着他,问。

    他的嘴唇微微扬起一个很好看的弧度,道:“还好。对别人来说可能有点,不过,在你这里,我不可怕!”

    “我就觉得你很好啊,很会照顾人,很温柔,很--”她自顾自地说着。

    霍漱清惊讶于她的这些评价,这些孩子气的评价。他怎么知道这是她一整天一个人在家里想的词?

    听她这么说,他笑了,她的脸猛地就红了,不好意思地问“我,是不是说错了?”

    他摇头,道:“没有,只是,从来没人这么说过我。”

    “怎么会?”她脱口而出道,不禁为他打抱不平起来。

    霍漱清却只是笑了,没有回答。

    车子一路行驶,等停下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山顶。

    “好了,我们下车吧!”他说道,女孩朝外面一看,赶紧下了车。

    “哇,这里真好,视线真好。”她感叹道。

    他笑了下,问:“要不要喝点什么,那边有自动贩卖机,我去买?”

    “不了不了,我自己去吧,你等一下。”女孩说完就朝着停车场边上的自动贩卖机跑去。

    不过,毕竟是夜里,霍漱清还是不放心她,就跟了过去。

    女孩买完东西回头,才发现他就站在自己身后,心里不禁一颤,道:“我买了绿茶给你,可以吗?”

    霍漱清接过她递过来的茶,道:“很好,谢谢你,我们去那边的观景台--”

    “有一个地方你坐过吗?”她笑问,打断他的话。

    他看着她,没明白,她就笑着拉住他的胳膊,往车子旁边跑去。

    “我们在这里看,不是也很好吗?”她走到车边,站在车前面,靠着。

    可霍漱清还没开口呢,就听见她叫了声“啊呀”,他忙过去看,担忧地问“怎么了?”

    女孩大囧,道:“我忘了车子刚熄火,引擎还是热的--”

    霍漱清无声笑了,不禁谈了句“你这个丫头啊”!

    虽然只是几个字,可是女孩的心暖暖的,不过还是很囧。

    “走吧,去观景台,别把屁股烫坏了。”他笑着说。

    “才没有呢!”女孩道。

    他含笑望着她,一起走向了观景台。

    毕竟现在天气暖和,而且恰好这几天玉湖上有烟花晚会,去玉湖观赏的人很多。玉湖西面是一片山,为了观景,也有不少人去了山上,只是霍漱清带她来的这里晚上很少有人来,两个人在观景台上站着等着,周围也没有一个人。

    女孩偷偷看着他,想要和他聊些什么,可是不知怎么开口。

    “应该快开始了吧!”他说。

    “哦,好像是吧!”女孩道。

    原本就不是冲着看烟花来的,她也没有注意到时间。

    他笑了下,道;“你胆子很大。”

    “有吗?我朋友都说我很担小。”她说。

    “我和你说过的,以后不要和别的男人夜里出来,来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他看着她,道。

    风吹散了她的长发,她赶紧别过脸把碎发撩到耳后。

    他转过头望着前方,道:“喜欢榕城吗?”

    “嗯。”她答道,“你也是吧?我妈就说她特别喜欢在榕城待着。”

    “小秋说你们每年都要回来住?”他点点头,问。

    “嗯,我也喜欢回来。”女孩说。

    她想了想,道:“有个问题,你能回答我吗?”

    “问吧!我想应该可以回答你!”他喝了口茶,靠着观景台的柱子。

    “你觉得人有前世来生吗?”她问。

    “你这么小的孩子,想的什么啊?”他笑道,不过看她那认真的样子,也认真了起来。

    “前世来生啊!你为什么这么问?一般会问这种问题的人是对现在这一世觉得有遗憾,所以才会幻想有前世来生什么的,这些只不过是为了让人缓解内心遗憾的一种心理暗示吧!把现在的遗憾留给来世什么的,人就能得到安慰。”他认真地回答,“难道你也有什么遗憾吗?”

    女孩笑了下,道:“我也不知道,总是觉得好像有些事要做,就是想不起来,好像忘记了很重要的事,很重要的人,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呃,会不会你这种属于青春期的迷茫呢?”他思考道,女孩望着他。

    “青春期不仅是人身体上成熟的过程,人的心理也会有很大的改变。从以前的孩子视角向成人视角转变,会对以往被告知的世界观人生观等等产生疑问,对父母和权威、传统的教化产生抵触,渴望建立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渴望自己被认可,作为成人被周围的人和世界接纳。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人就会变得迷茫和不知所措,有些自己原来认可的东西,到了青春期的时候,也会产生质疑和反抗。应该说是荷尔蒙的作用呢,还是心理的影响呢,总之是很复杂的一个问题。”他说着,两只黑亮的眼睛定定地注视着女孩,“青春期的人呢,很容易接触新鲜事物和观点,却缺乏深刻的思考,导致的结果就是对任何事都很狂热,却很难坚持,没有定性和耐性,这就是一个感性战胜理性的时期。”

    女孩认真地望着他。

    “至于你说的前世来世呢,呃,前世的话,可能因为发现自己对有些问题找不到解释的答案,毕竟到了青春期的时候你需要自己独立去面对很多的问题,不再依靠父母的庇护。当人对自己的问题找不到答案的时候,就会倾向于将问题交给未知,比如说命运啊轮回啊什么的。前世来世,应该就是这样的心理基础吧!”他解释道。

    女孩笑了,道:“我还没听谁这么和我说呢!”

    他注视着她,喝了口茶,问:“你为什么会想问这个问题?前世来世?”

    女孩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就是,呃,”她说着,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你不要笑话我,好吗?”

    “当然不会。”他应道。

    “呃,其实是,”女孩认真地回想着,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是记得有个人和我说要在我家那个紫藤花下面见面,让我在那里等着。我也不知那个人是谁,不知道为什么要在那里等着,就是,就是,心里觉得自己必须要那么做,必须要在那里等着那个人,好像如果不在那里等着的话,就会错过了约定。”

    霍漱清愣住了,定定地盯着她。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有问题啊?”她望着他,小心地问。

    “你和你家里人,或者朋友或者其他的什么人聊过吗?”他问。

    女孩摇头,道:“要是和他们说了,肯定会笑话我,或者送我去看医生。”

    “会不会是你看了什么故事,或者类似的东西,然后对自己形成了心理暗示--”他说。

    女孩苦笑了,摇头,道:“你也觉得我疯了,是吗?”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呢?”他忙把茶放下,走过去双手轻轻按在女孩的肩上,认真地注视着她,“想要说什么就告诉我,我会认真听的。”

    女孩望着他,双手抓住他的衣襟,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忘了什么,我不能忘记的,我必须,必须见到他,可是我忘了,怎么都想不起来--”

    他拥住她,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的情绪,让她说出来。

    “真的很重要的事,我每年都在紫藤花开的时候来这里等他,我想等到那个人,搞清楚那件事到底是什么,可是每一年,每一年都等不到--”泪水,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她抬起头望着他,“你说,是不是,我,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不知道--”

    “我想,在你找那个人的时候,对方也一定在找你。”他安慰道。

    “真的吗?”她问。

    他点头,道:“也许,只是因为时间还没到,所以你们没办法遇到对方,等到下一次紫藤花开的时候,他就会在花下面等着你--”

    话还说完,他就愣住了。

    霍漱清,等到紫藤花开的时候,我在花下等你来接我,等你带我回家,霍漱清,你不要忘了,好吗?

    脑子里,猛地闪过一道亮光,他滞住了。

    他,也忘了,很重要的约定。

    “你,怎么了?”女孩的眼泪止住了,担忧地问他道。

    “嘭--”漆黑的夜空,突然被灿烂的烟花炸开了。

    两个人的脸上,一下又一下,一明一暗,一下又一下。

    耳边,烟花依旧不停地在炸响。

    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停地在脑子里回旋着,速度越来越快。

    烟花秀,依旧在上演着,他们听不见湖边那激动的人群的叫声,除了那一下下的烟花炸响的声音,就是脑子里乱哄哄的声音了。

    霍漱清的脑子里,好像什么突然亮了起来,他的眼底是深深的笑意,默默地注视着她。

    可是,女孩还不明所以,有点愣。

    “呃,看烟花吧!”他说,轻轻松开了她,明明他是那么想拥住她啊!

    女孩有点没明白他的状况,道:“你,没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