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78章 爱上了一个大叔
    他摇头,道:“没事,你要是再不盯着烟花看,今晚就白来了。”

    她笑了,抬手去擦脸上的泪痕,却没想到碰到了他的手。

    他的手指,那么细长,轻轻地,在她的脸颊上擦过,动作那么轻柔,眼神那么的温柔。

    她愣住了,静静看着他。

    他的视线,一分分从她的脸上游弋着,像是在认真检查着什么,好像她就是他遗失了许久却又重新找到的至宝一样。

    她的视线,也变得柔和起来。

    想和他要电话号码是为了什么,这一整天心神不宁是为了什么,似乎在现在已经找到了答案。

    一见钟情吗?是不是一见钟情?如果不是,为什么她会在第一次见到他就乱了心跳?而现在就这样的,满足?

    时间,似乎在他的指尖流逝着,一点点,如细沙,他们却看不见。

    烟花什么的,似乎再也不重要了吧!

    眼里的男人,在她看来是这世上最好看的,无以伦比的。虽然哥哥曾泉也很帅,覃逸飞也很帅,可是,他们和他相比,少了那份让她心动的感觉,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就是一种轻易可以勾动她的心跳和情绪。

    他的每个眼神每个动作,好像都是她熟悉的,如同前世就已经在一起,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他的五官如同被岁月淬炼过一般,有着不同于他同龄人的沉静和稳重,让她一眼看过去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和信任。他说,她不能跟着男人大半夜去林子里,不能来这里看烟花,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么做可能潜在的危险。可是,她就是相信他,为什么相信,她不知道。她就是想要跟着他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渴望,她并不知道,只是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不可。

    烟花的光芒,在两人的脸上一明一灭,却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彻底消失了。

    她猛地打了两个喷嚏,赶紧别过身,霍漱清赶紧把她拥入怀里。

    女孩愣住了,她明显没想到他会这样做,可是,一颗心慌乱的跳动着,不知道是期待还是兴奋还是害怕。

    “我没有带外套,我们上车吧,这里开始冷了。”他的声音那么温柔,女孩点头,就这样被他拥到了车上。

    “已经结束了啊!”她赶紧往车窗外看了一眼,道。

    “是啊,很快啊!”他说。

    她看向他,眼神柔柔的,羞怯的,霍漱清的心,一下又一下,重重地跳跃着。

    这一幕是那么熟悉,好像,好像曾经的某个时刻,也许就是前世吧,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眼神看他。

    他好想拥她入怀,可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和记忆中不是完全的一个人。

    她还那么小,还--

    他不想吓到她,如果上一次是前世的话,那么这一次,他一定要慢慢来,一定要好好守着她,不再有什么意外,不再让她的手变得冰凉,不再让她离开自己。

    前世吗?原来真的有这个东西,真的有!

    那一刻,霍漱清的鼻子里,有什么液体在充斥涌动着。

    他的眼眶热热的,便转过头看向车窗外。

    也许,有什么东西在刚刚改变了,她很清楚,不管是他,还是她,有什么变了,却是那么好的变化。

    她害怕,更多的,却是惊喜。

    霍漱清的视线,落在车窗外那漆黑的树林中,停车场里一辆车都没有,他的目光毫无遮挡就落在了那林子里。

    什么都看不见,他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可是,他很开心,应该说是很感动,终于找到她了,不是吗?

    终于找到她了,那个活生生的她,会说会笑,看起来依旧孩子气的她,那么有点傻呆呆的她,他的小丫头,他的至爱!

    这是一场梦吗?是他的梦吗?如果是梦,他真的不想醒过来,真的不愿意醒过来了。就这样在这个梦里待着,陪着她守着她爱着她!

    猛地,他的手上,突然多了一份重量。

    他慢慢转过头看过去,是她的那只手轻轻放在他的上面,而她的目光,有点羞怯,更多的却是担忧,他知道的,他太熟悉她的每一个表情和眼神了,他,太了解她了。

    “你,是不是累了?”她问。

    他摇摇头,对她微微笑了。

    她的脸颊上,立刻泛起两团红云,赶紧把手收回了,却被他握住了。

    女孩羞怯地抬头望着他,却见他捧着她的手,轻轻地贴在他的脸上,那么的轻。

    她的手是热的,她是活着的,她真的是活着的。

    当他抬头的时候,却看见她那无措的眼神。

    “对不起,丫头,我吓到你了。”他忙松开手。

    是的,他的确吓到她了,毕竟于她而言,他们只是昨天才认识的人。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的人生阅历还不能告诉她该怎么做,只有慌乱地别过脸,看向外面。

    车子里,一片安静。

    而她的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了。

    她赶紧接听,是逸飞打来的。

    “迦因,你在哪儿?”覃逸飞紧张的不行。

    可是她还没回答,覃逸飞手里的手机就被曾泉抢了过去。

    “你还和霍漱清在一起吗?”曾泉问道。

    “嗯,哥,我们很快就回来了。”女孩道。

    “你们在哪里?”曾泉又问。

    他担心死了,怎么能不担心?他的妹妹啊,还未成年啊,大晚上的跟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出去,谁知道--当然,霍漱清是不会对妹妹做什么的,可是,男人的本性是没办法用理性来推测的,搞不好什么时候荷尔蒙爆发,就什么了。

    危险,时刻都是存在的!

    就在刚才,他和希悠、覃逸飞回家的时候,仆人说迦因和覃省长的霍秘书一起出去看烟花了,他就把仆人骂了一通,方希悠赶紧拦住了他。

    “我们在,在--”女孩四顾,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霍漱清便拿过她的手机,对电话那边的曾泉道:“我们在栖霞山,马上就回来了。”

    “霍漱清,就你们两个吗?”曾泉问。

    “嗯,就我们两个人。”霍漱清也感觉到了曾泉这个哥哥强势的护妹狂人的压力,隔着手机也能感觉到曾泉对自己的不满。

    覃逸飞一听是霍漱清在接电话,又从曾泉手里抢走了手机,刚叫了一声“哥”,就听见手机那边曾迦因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要挂了,马上就回家了。”说完了,她就真的挂了电话,覃逸飞愣在那里,霍漱清也愣住了,没想到她生气了。

    “对不起,我哥他,他有点,”她对他解释道,“其实他没什么坏心,他只是很担心我--”

    “你不用解释,如果我妹妹这么漂亮,我也会担心的。”他微微笑了下,发动了车子。

    “哪有--”女孩脸红了。

    她又不是第一次被人说漂亮,只是,不知道怎么的,他说出来就会让她的心乱跳两下。

    车子缓缓驶出停车场,而曾家那边,覃逸飞对着断线的手机发愣着。

    “是迦因挂了?”曾泉问。

    覃逸飞点头。

    “难得见那丫头生气。覃逸飞,你赚到了。”曾泉笑笑,道。

    “她,生气了?怎么办?”覃逸飞担忧起来。

    曾泉看了方希悠一眼,对覃逸飞神秘地笑了,道:“我告诉你,想哄我妹妹开心很简单--”

    “怎么做?”覃逸飞忙问。

    “我干嘛告诉你?”曾泉却道。

    “泉哥,你就忍心见死不救?”覃逸飞道。

    曾泉却只是笑着,方希悠推了推他,对紧张不已的覃逸飞道:“没事的,逸飞,迦因她不会生气,你别想多了。”

    “真的吗,希悠姐?”覃逸飞问。

    看着覃逸飞这么紧张的样子,方希悠真是觉得他好可怜,便认真地说:“逸飞,你放心,迦因她不是那种随便就和人耍性子的女孩子,你要是相信我的话,就放心地等着她回来,看看她会不会不理你。要是你不相信我的话--”

    “我相信,我当然相信。”覃逸飞道。

    “那你吃点西瓜等着,我们一起等着他们。”方希悠说着,就拉着曾泉起来,绕过屏风走出了客厅,来到了后面的院子里。

    “怎么了?你拉我出来干嘛?”曾泉不解地问道。

    “你干嘛那么吓他啊?你看不出来他有多在意迦因的吗?”方希悠不悦道。

    “我只是吓唬吓唬他而已。”曾泉耸耸肩,道。

    “他现在这状态,哪里禁得住你吓唬?他就生怕自己哪里让迦因不高兴了,就怕迦因不喜欢他--”方希悠说着,见曾泉一脸无所谓,便问,“你该不是想从中破坏吧?”

    “你说什么呢?什么从中破坏?我是那种人吗?”曾泉假装不高兴了。

    “我哪有冤枉你?你是有前科的人,那么多追求迦因的人,不是都被你赶到门外了吗?你还有脸说。”方希悠道。

    曾泉不语。

    “你不喜欢逸飞吗?”方希悠问。

    “没有不喜欢啊?我又不想和他交往,喜欢不喜欢的有什么关系?”他说。

    “我觉得逸飞挺好的,很有意思,迦因性子有点闷,你没看逸飞老能让她笑吗?我觉得他们--”方希悠道。

    “打住,保媒拉纤不是我的爱好,不过,”曾泉靠近方希悠,低声道,“你说的对,覃逸飞这小子还不错,除了有点嫩之外。”

    方希悠推了他一下,道:“总之你就是事儿多,又不是你谈恋爱,管那么多干嘛?”

    说完,方希悠就折回了客厅,看着覃逸飞依旧心神不定地坐在那里等着迦因,方希悠心里不禁深深叹了口气,就走到了覃逸飞身边坐了过去。

    曾泉进来的时候,方希悠正在和覃逸飞聊天,似乎是在让他不再心焦。

    霍漱清开着车,一路朝着槐荫巷而来。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明明有好多话,可就是,说不出来。

    对于迦因来说,今晚发生的一切太快,让她很难反应过来。

    不过,有一点肯定的是,她,恋爱了。这是恋爱吧?璇姐姐说,如果你爱上一个人,你的眼里心里就只有那么一个人,连心都不是自己的了。可是,没人告诉她,爱上了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男人该怎么办。

    糟了,他比她大那么多,会不会,他会不会已经有女朋友或者结婚了?万一,万一他结婚了怎么办?

    “那个--”她猛地开口了。

    “嗯,什么?”他问。

    “你,你,结婚了没有?”她问。

    话出口,才觉得自己孟浪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