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80章 霍漱清,我们回去了
    曾元进是何等人?就算冯继海不明说,话到这个程度,他也基本猜得出是什么事了。

    “嗯,你们先过去,到医院了让漱清给我打个电话。”曾元进道。

    此时,曾元进在外地检查工作,是根本不可能赶回京城的。

    “是,我知道了,部长,您还有什么要我转达给霍书记的?”冯继海问。

    “没有了,记得给我打电话就行了。”曾元进道。

    说完,曾元进就挂了电话。

    迦因啊!

    时间,在霍漱清的脚步下快速流逝着,一分一秒,却是那么快。

    他不敢想象自己会不会就这样和她永别,就这样等不到她醒过来,等不到和她一起变老,再也看不见她的笑颜,听不见她的笑声,再也--

    在车上,他接到了苏凡治疗组的主管副院长的电话,院长接到报告后第一时间赶到了病房,跟霍漱清说苏凡出现了不规则的心室颤动,导致心脏节律出了问题。

    这种复杂的医学名词,对于霍漱清来说并不陌生,父母就是常年的心脏病患者,父亲更是因此而去世的,可是,当听到苏凡又是这样,他的心里,好像被什么重重压着,喘不上气。

    “我很快就到医院了。”霍漱清道,院长便说等他一起来讨论治疗的方案。

    到了医院,霍漱清来到病房,苏凡却已经被转移去了IcU,张阿姨在守着,还有护士。

    霍漱清推开门走了进去,看见她依旧静静躺在那里,和他早上走的时候一样,一动不动。除了仪器上的数值改变了。

    他轻轻拉住她那冰冷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冯继海赶紧给曾元进打了电话,说了现在的情况。

    打完了电话,冯继海和张阿姨站在病房外的窗玻璃边,看着里面的情况。苏凡还是沉睡着,霍漱清的静静注视着她。

    “你这个坏丫头,怎么就总是这么爱捣乱呢?”霍漱清的手,轻轻抚摸着她那柔软的头发,“你啊,什么时候能长大?”

    院长和主治医生过来找霍漱清去商量治疗方案了,因为霍漱清的时间很紧张,就算现在出来这会儿,也很快就要赶回去工作了。

    主治医生告诉他,经过抢救,心跳已经恢复了,可是节律明显低于正常值。

    “难道要给她装个起搏器吗?”霍漱清问。

    “因为病人之前没有出现过心脏的问题,这次是意外状况,不用专门做起搏器。可是,如果再出现一次这种情况,就必须要手术了。”主治医生姜教授告诉他。

    “她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手术?”霍漱清道。

    “是的,病人的状况很难进行这种手术,所以我们在想其他的办法来替代手术方案,但是,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要让她醒过来。如果可以醒过来,可能一切问题就都会迎刃而解,继续这么睡下去的话--”姜教授道。

    “脑死亡,是吗?”霍漱清叹了口气。

    如果真的是脑死亡,那就是一个,死人了!

    他的丫头,怎么会死?

    夜晚的玉湖边,晚风习习,似乎几千年的风月都在眼里流转而去。

    “啊,糟了。”女孩突然惊叫道。

    “怎么了?”霍漱清问。

    “我哥的短信--”女孩赶紧把手机掏出来一看,是方希悠发来的,说覃逸飞在等她。

    “是希悠姐姐发过来的,我们赶紧回去吧!”女孩道。

    “对,对,对,回家回家--”霍漱清笑了下,赶紧发动了车子。

    回家,回家吗?

    到了曾家,霍漱清把车子停在巷子外的路边,送了女孩走进家门。

    罗文茵已经回来了,覃逸飞赶紧跑出来。

    “迦因,你没事吧?”覃逸飞道。

    “我能有什么事儿?”女孩笑着说。

    抬头一看,却见哥哥、希悠姐姐,还有母亲都在客厅门口看着他们。

    “妈--”女孩跑到妈妈身边。

    罗文茵对霍漱清笑了下,道:“漱清,真是麻烦你了,这孩子,一点都不知轻重。”

    “没有没有,曾夫人,她是一个人在家待的无聊了。”霍漱清道,“呃,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曾夫人晚安。小飞,回家去?”

    覃逸飞见霍漱清叫自己回家,可是迦因刚刚回来,他才不想回去--

    “你回去吧,逸飞,今天你也挺累了,我们明天再一起玩儿。”方希悠微笑道。

    迦因不解,不知道覃逸飞怎么不想走,看着他。

    曾泉见状,赶紧揽着覃逸飞的肩,一起往门口走,道:“走吧,我们明天约,想好去什么地方玩儿?”

    覃逸飞只好跟罗文茵告辞,跟着霍漱清一起离开了曾家。

    只有方希悠注意到迦因的视线一直在跟着霍漱清走,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离开曾家,覃逸飞忍不住问霍漱清怎么和迦因去了栖霞山看烟花,为什么不叫他?

    “你,喜欢她,是吗,小飞?”霍漱清停下脚步。

    “当然!”覃逸飞承认道。

    霍漱清的双手,轻轻搭在覃逸飞的肩上,注视着他,话却说不出来。

    小飞喜欢她,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小飞都没有变过,难道他要看着小飞这样下去吗?可是,他该怎么说?

    “小飞,我要带她走!”他启齿道。

    覃逸飞愣住了,完全不明白霍漱清在说什么。

    “哥,你,你说的,什么?”覃逸飞问,“她,她是谁?迦因吗?”

    霍漱清点头。

    覃逸飞一下子推开他的手,道:“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知道我喜欢她,你怎么可以?”

    “对不起,小飞!”霍漱清说完,就转身朝着曾家的院门大步走去了。

    丫头,我要带你回家,我不能再等了,不能再在这里等着你长大,不能继续耽误我们的时间!

    覃逸飞没有反应过来,他不知道霍漱清要干什么,不知道霍漱清说的“对不起”是为了什么,可是看着霍漱清走到了曾家门口,他猛地明白了,霍漱清要去找迦因,他要去--

    曾家的门铃,在深夜里再度响起,女孩已经和家人回去后院的卧室准备休息了,母亲说她不能随便打扰别人,说霍漱清很忙的,让她不要去打扰,可是女孩只是笑着不说话。

    今晚,对于她来说是个很特别的夜晚,她去和自己爱慕的人一起看了烟花,他亲了她的额头,亲了她的唇,他说要等她长大,他说--

    可是,还没走到卧室,身后就有个声音传来--

    “丫头--”是他!

    女孩赶紧转身,母亲和哥哥还有方希悠都讶异地转身看向声音的方向。

    他就站在月洞门口,静静望着她。

    尽管走廊里亮着灯,可是距离太远,她根本看不见他的表情。

    就算是看不见,她也能知道那是温柔的注视。

    覃逸飞追过来的时候,女孩也跑向了霍漱清。

    不明所以的罗文茵和曾泉还有方希悠都走了过去,全都一脸惊愕地看着迦因被霍漱清抱在怀里。

    “丫头--”他喃喃地叫着。

    “嗯,嗯。”她欢快地答应着。

    “我们,回家,我带你回家,我们一起回家!”他注视着她那喜悦的双眼,注视着那月光下莹洁的笑容。

    回家,我带你回家!

    月夜下,紫藤花瓣在晚风中翩翩飞舞着,落在发间落在衣衫。

    “丫头,我来带你回家!”

    丫头,我来带你回家!

    丫头,我来带你回家!

    她的脑子里,这句话不停地回旋,似乎是回声不停,又似乎是记忆的什么地方裂开了--

    “你,带我,回家?”她的嘴唇颤抖着,清莹的大眼睛里,泪花闪烁。

    他点点头,目光牢牢地锁定在她的脸上,语气肯定又执着:“我来找你了,我们,回家--”

    回家?

    泪水,从她的眼里倏倏落下。

    他抬起手,轻轻地擦着她脸上的泪。

    他的手指插入她那柔软的黑发之间,声音有些哽咽。

    她扑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落泪。

    “霍漱清,我以为你不来了,我以为你不来了!”

    紫藤花长长的花枝随风轻摆着,馥郁的香气包围着两个人。

    似乎,是过去的一生,又似乎是未来的一世!

    “最暧昧的人最难忘记。

    因为还留下梦境。

    最浪漫的人最难清醒。

    不信谁无情。

    假如能像风和雨。

    彼此又疏离又亲密。

    不问你不说的秘密。

    快乐会不会延续。

    紫藤花迎风心事日深夜长。

    越想逞强去开朗。

    笑声就越哑。

    紫藤花把心拴在旋转木马。

    乐园已不还喧哗。

    还念念不忘旧情话。

    爱情最折磨的不是别离。

    而是感动的回忆。

    让人很容易站在原地。

    以为还回得去”

    可是,霍漱清,我们回去了!

    “我们走!”她擦去眼泪,抓住他的手,开始朝着门口跑。

    后面的几个人追着,叫着她的名字。

    “我要走了,我要和霍漱清走了,我们要回家!”她回头对他们笑着喊着。

    她的笑声,回荡在这个古老的巷子里,留下门口几个莫名其妙的人站着看着远去的他们。

    霍漱清,我们,回家吧,回家吧!

    晚风,轻抚着紫色的花云在青色的古巷里摆动,一下,又一下,巷子里的一切,却如同按了倒放的水墨画一般,渐渐地越来越淡,最终,那青色,和紫色,还有巷子里的人,全都变成了一片白色,渐渐消失。

    又是一个夜晚来临,苏凡已经从IcU转了出来,

    她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这几天都没有再出现过那天的症状,整个人平静的不得了,就像以前一样的睡着,仪器指标什么都正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