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82章 深深的恐惧
    苏凡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却是那么的虚幻,朦朦胧胧的。

    “苏,苏小姐--”正在为她按摩小臂的张阿姨,看见她微睁的双眼,惊叫一声,坐在外面客厅里看杂志的罗文茵听见声音,扔掉杂志跑进来。

    “张--”苏凡的嘴巴张开,声音却低如蚊吟。

    张阿姨拉住她的手,抹着自己眼里的泪,忙说:“是啊,是我,您还记得我!”

    “迦因--”罗文茵过来,颤抖的手覆上女儿惨白的脸。

    苏凡微微转头,看向母亲。

    低低叫了一声,妈--

    声音很轻,罗文茵却听见了,泪水满眶。

    “乖,乖,别再说话了,好好休息。”罗文茵道,“漱清上班去了,你爸爸也是,你不知道,漱清啊,天天夜夜守着你,整个人都瘦多了。这下好了,你醒过来了,他也就安心一些了。”

    霍漱清--

    苏凡的心头,像是针扎着一样,嘴巴张开,声音发不出来。

    她微微转头,望着张阿姨,张阿姨不懂苏凡要说什么,和罗文茵两个人面面相觑。

    苏凡的嘴巴颤抖着,努力让她们听见自己的声音,可是没人听得见。

    “是找霍书记吗?他,他去上班--”张阿姨说着。

    霍漱清?

    她的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问题。

    可是母亲和张阿姨都看不出她眼里的迷惑,因为她的表情现在也没有足够丰富清晰到让别人明白的地步。

    一早上,医生各种检查各种护理,病房里忙成了一团,还好病房足够大,要不然还真是转不开。

    霍漱清接到罗文茵电话的时候,正在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当然是冯继海接了电话,冯继海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天就真的这么到来了!真的要去放鞭炮庆贺一下啊,必须要庆贺一下啊!

    纵然是个五尺男儿,一个和苏凡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男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潸然泪下。

    苏凡醒来了,霍书记就会变得正常了!是啊,霍书记已经不正常,从苏凡出事的那个时候开始,尽管他表现的和其他的同僚一样。内心的那种痛,是不会轻易表现出来的啊!这个世上,只有苏凡一个人才会让霍书记如此,上次是她离开的那三年,而这次,虽然只有半年的时间,可是,冯继海感觉这半年比那三年更难捱,更加的艰难不易。

    “是,夫人,霍书记正在开会,等他出来我立刻报告。”冯继海道。

    与此同时,曾元进也接到了妻子的电话,可是同样因为工作的缘故没有办法赶去医院。

    罗文茵坐在病床边,看着女儿躺在那里,烟圈不禁泛红了。

    “什么都别想,好好休息,慢慢就好起来了,乖!”罗文茵轻轻拉着女儿的手,道。

    可是苏凡的脑子里有太多的疑问,记忆就像是碎片一样拼凑在一起,乱七八糟的,她根本分不清什么是什么,根本没有办法连起来。

    “念卿去学校了,等下午我再接她过来看你,那孩子啊,真的好聪明,可讨人喜欢了。你爸说那是因为像你的缘故!”罗文茵含泪道,对女儿说着。

    可是,苏凡的眼神,似乎有些呆滞,好像并不能听懂罗文茵在说什么。

    罗文茵也觉得有点不对劲,就算苏凡现在不能怎么说话,身体不能动,可是她的眼神不该是这么呆滞的啊!怎么感觉和她说话没反应呢?

    “你先休息会儿,妈就不吵你了!”罗文茵说着,起身轻轻在苏凡的额头亲了下,深情地注视着女儿那惨白的脸庞,折身离开的时候泪眼蒙蒙。

    跟一旁陪护的护士交待了几句,罗文茵就走了出去。

    到了外间的客厅,罗文茵给丈夫拨了个电话。

    “出什么事了吗?检查有问题?”曾元进问。

    “我感觉迦因好像有点不对劲。”罗文茵压低声音道。

    客厅里就她一个人,可是罗文茵还是害怕里面的女儿听见。

    “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她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才醒来,可能有些不适应是自然的--”曾元进解释道。

    “你说的那个我知道,现在的问题是,”罗文茵说着,看了一眼套间门,道,“她看我的眼神好像怪怪的,我和她说什么她都没反应。”

    “怪?”曾元进愣住了,“你不是说她叫你妈妈了吗?”

    “是啊,可是,我感觉她是不是不记得什么了,我和她说念卿,她都没有反应啊!你说这怎么回事?是不是睡的太久,脑子出问题了?”罗文茵道。

    “你现在去找一下姜教授,和他说一下迦因的情况,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曾元进道。

    “嗯,我知道了。”罗文茵道。

    “哦,你给漱清说了没?”曾元进问。

    “我给他打电话了,小冯说他在开会,可能现在还没开完,一直没给我电话。”罗文茵道。

    “那你去找姜教授了解一下情况,回头再给我电话。”曾元进道。

    罗文茵挂了电话,深深呼出一口气,起身离开病房。

    刚到门口,张阿姨就进来了。

    “我去找一下医生,你去里面守着,和她说说话,要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就跟我说。”罗文茵对张阿姨道。

    “我知道了,夫人。”张阿姨应声。

    姜教授的办公室在下面的一层楼,罗文茵走楼梯下去。

    到达姜教授办公室的时候,教授正在和自己手下的医生讨论苏凡的病情,对于他们来说,苏凡不光是一位身份特殊的病人,也是病情特殊的。

    “曾夫人?”姜教授看罗文茵敲门进来。

    “你们在忙吗?”罗文茵问。

    “哦,我们在讨论霍夫人的病情--”姜教授道,“您请进吧!”

    “姜教授,有点事,我想和您私下谈。”罗文茵道。

    姜教授便让其他的医生都出去了,关上门问罗文茵道:“什么事,您说吧!”

    罗文茵便把苏凡刚才的情况说了下,姜教授陷入了思考。

    “到底怎么回事?她好像记得什么,又对我说的话没有反应,是她失忆了,还是脑子哪里反应出了问题?”罗文茵问。

    罗文茵不是普通人,不是徒有一个部长夫人头衔的家庭主妇,在女儿沉睡这段时间,她也阅读了大量了医学着作,虽然不及专业人士那么精通,可是也不是完全不懂。

    “我刚才检查了,她的神经反射很正常,膝跳反射都是有的,说明她的行动能力应该很快就可以恢复,需要的只是时间来锻炼。眼睛对光线的反应也正常,触感也没有任何问题。”姜教授道。

    “那为什么她会那样?”罗文茵问。

    姜教授想了想,道:“曾夫人,您先别急,等她恢复一点体力了,我们再继续做其他的检查,像她这种病人要做的检查很多,您是知道的。我们慢慢来,现在让她好好休息,尽量不要去想什么问题。虽然她已经沉睡了六个多月,可是她的身体很虚弱,还是需要好好休息的。”

    罗文茵点头,道:“我知道,那我们怎么配合呢?总不能让她就这么躺着--”

    “您可以让家人拿一些照片过来,或者和她过去记忆经历有关的物品来和她交流,不要做出在试探她是否失忆的样子。她是中枪昏迷的,心理还是有很深的恐惧。我已经安排了心理医生,下午开始就给她做心理测试。等到一切检查结果出来,我们会开一个治疗会议,到时候再跟你们详细解释,可以吗,曾夫人?”姜教授道。

    罗文茵点点头,姜教授接着说:“相比较身体的创伤,病人精神上的伤害会更加严重,而这种伤害我们很难用仪器检查出来,所以,也要请你们家属来配合治疗。”

    “你说的是那个创伤后遗症?”罗文茵问。

    姜教授点头,微笑道:“夫人您懂的很多,的确是那个。病人是中枪昏迷的,她对那一刻的记忆应该是很深的。只是因为人本身就会对让自己恐惧的东西产生选择性遗忘,所以她暂时不一定会想起那件事,可是,等她开始想起那件事的时候,我们就必须要小心了。”

    罗文茵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姜教授,有什么情况您及时告诉我们。”

    说着,罗文茵就起身了,姜教授站起身,送罗文茵出去。

    “我和您一起去看看病人。”姜教授道。

    虽然曾元进和罗文茵都没有对院方说过自己和苏凡的关系,可是院方参与治疗的人都很清楚了,不光是从曾元进夫妇的表现,还有曾家人频繁的探望上面,都是很清楚的。不过,在这种地方,谁都不会多说一个字,没有意义,对不对?

    来到病房,就看见张阿姨正拿出一本相册给苏凡翻着。

    “您看,这是松鸣山,松鸣山的竹林很美吧?那里的温泉也--”张阿姨耐心地给苏凡说着照片里的情形。

    记忆的碎片,如同拼图一样,一片片开始在苏凡的脑子里拼了起来。

    她记得这些地方,记得自己好像在那一片竹海之中骑车而过。她记得山上的路特别好,没有多少车,她好像特别喜欢在那竹林中的公路上骑车。双手松开车把的时候,风从耳畔吹过去,带着竹林的声音,就连头发都好像被什么温柔地拂过,真的,好舒服!

    闭上眼睛,苏凡的脑子里就想起那一幕,脸上不禁有了笑容。

    张阿姨看见了,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

    罗文茵走过去,从张阿姨手里拿过那本相册,一页页翻着,姜教授开始和苏凡聊了起来,并做着检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