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83章 你是谁
    “你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个?”罗文茵惊讶地问。

    刚刚医生还和她说要拿一些照片过来,结果没想到张阿姨已经准备了,而且,每一页的内容好像都是认真摆放的,有念卿的照片,从小到大的,还有苏凡自己的,有云城的,有榕城的,有她和曾元进、曾泉方希悠的,还有苏凡养父母和弟弟,还有苏凡的朋友邵芮雪和覃逸飞覃逸秋等等,好多人的照片,还有念清的,江彩桦的都有,好像是把苏凡从小到现在每一步的经历都认真地重演了一遍。

    张阿姨微微笑了,道:“之前医生不是说,等苏小姐醒来后要给她看一些过去的照片什么吗?我就请邵小姐帮忙找了苏小姐过去的照片,邵小姐专门去翔水老家那边找的,还有一些照片是邵小姐自己拍的,有些是我老公拍的,还有覃先生和方小姐他们都帮忙了的。”

    罗文茵的鼻头,一阵酸涩,双眼润湿了。

    这个张阿姨,从苏凡出事开始就一直精心护理着,不光是要照顾苏凡,还有霍漱清的一些生活起居都是她在负责。在照顾苏凡这件事上,张阿姨比所有人都尽心都认真,除了学习那么多的护理知识,还有这么细心地准备相册--

    “谢谢你,张大姐!”这是罗文茵第一次这样称呼张阿姨。

    张阿姨愣了会,忙笑了道:“您别这么和我说,夫人,这都是我该做的,我--”

    说着,张阿姨的泪水从眼里涌了出来。

    罗文茵含泪望着她。

    虽然两个人是在客厅里,病房里间的门也关着,可是,张阿姨依旧害怕苏凡听见,便捂着嘴巴,不让自己的哭声传进去。

    “苏小姐,她,这么多年,真的不易,真是,受了那么多苦,好不容易和霍先生结婚了,却发生了这样,这样的事--”张阿姨道。

    罗文茵的手,轻轻放在张阿姨的手背上,张阿姨望着她。

    “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罗文茵道。

    张阿姨点头,泪水从两个女人的脸上流了下去。

    “还好一切都来得及,上天给了我们机会,不管过去发生了多少的不幸,她醒过来了,我们总会有机会来补偿她!”罗文茵道。

    话是对张阿姨说的,可罗文茵更像是在对自己说的。

    这半年来,女儿沉睡的这半年来,她一直在想,等女儿醒来以后就要怎样怎样,弥补自己这么多年对女儿的亏欠。

    是啊,还好上天给了她机会,让她可以得偿所愿。

    “哦,对了,这个相册做的很好,非常好,医生刚刚让我从家里拿一些过来,我也准备了一些照片,可是也没多少,没你做的这么齐全,等会儿我让小孙回家去取一趟,拿回来以后咱们一起整理吧!”罗文茵对张阿姨道。

    张阿姨有点愣住了,她没想到这个高高在上的曾夫人居然会和自己一起--

    “好,好。”张阿姨点头道。

    “现在迦因醒来了,我安排别的人来替换你,这大半年也太辛苦你了。正好也要到过年的时候,你就回家去和老公孩子团聚,好好休息休息。”罗文茵道。

    “夫人--”张阿姨不明白罗文茵的思路,这是不是要赶她走啊?

    “你别误会,我不是赶你走,”罗文茵是何等人,怎么会不知道张阿姨心里想的?

    “为了迦因你辛苦了这么久,我知道你是因为漱清和迦因的缘故做这么多的,可是你也五十多的人了,要是身体垮了怎么办?我们也没办法和你家人交代。先回家休息一阵,等你想回来了,就随时回来,我想,漱清和迦因都会希望你和他们在一起的,毕竟你们在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是不是?”罗文茵道。

    张阿姨含泪点头,道:“霍书记对我有恩,对我们全家有恩,苏小姐就跟我自己的孩子一样--”说着,张阿姨意识到自己好像过界了,苏凡是曾元进和罗文茵的女儿,是部长的女儿,她一个小百姓哪里能这么说?

    “对不起,夫人,我,我说错了--”张阿姨忙说。

    罗文茵摇头,微笑看着张阿姨,道:“你说的没错,我看得出来,你对迦因真是比我照顾地细致的多。和你相比,我真的,真的很,汗颜,觉得自己,自己,很对不起她--”

    说着,罗文茵的眼里泪花闪闪。

    或许是因为遇上了一个差不多同龄,又很疼爱苏凡的女人,罗文茵卸下了平日里的心防,说了起来。

    “苏小姐心地很善良的,她不会怪您什么的--”张阿姨安慰道。

    罗文茵却含泪摇头,道:“那孩子一生下来,出月就被我扔了,后来我在我嫂子那里见过她那么多次,都没有,没有好好的,好好看她一眼,没有--如果我早点看看她,认了她,她就不会一个人带着个孩子吃那么多的苦。”

    张阿姨没有说话,她理解罗文茵的心情,递给罗文茵一张纸巾。

    “大姐,你不知道,我刚认她的时候,还,还打了她,还,还觉得她是个乡下人什么的,觉得她不是我生的--我真的,现在想起来,我觉得自己真,真不是个人啊!”罗文茵趴在张阿姨肩上哭了起来。

    照顾苏凡这半年来,张阿姨也对罗文茵和曾元进的婚姻,以及苏凡的出生有大致的了解也就知道罗文茵为什么这么说了。虽然她对罗文茵说的这些真是很意外,不过也没什么意外的,想想罗文茵平日给人的感觉就理解了,罗文茵是能做出那种事的人。苏凡刚出事的时候,罗文茵不是还打过霍书记么?不过,现在罗文茵难过成这样,张阿姨也在心里叹息,不管什么地位身份的女人,做妈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夫人别这么说,苏小姐她不会怪怨您的。”张阿姨只好这么说。

    “是啊,你说的对,那孩子真的是很善良的孩子,当初我那么对她,她也没有记恨我--”罗文茵道。

    这时,护士出来说“姜教授请夫人进去一下”,罗文茵就赶紧擦干眼泪,走进了病房里间。

    “怎么了,姜教授?”罗文茵问。

    “妈--”苏凡叫了声,罗文茵赶紧走了过去,拉住她的手。

    “乖乖,什么,你说,妈在呢!”罗文茵忙说。

    “我想见念卿!”苏凡道。

    虽然声音微弱,可是罗文茵也听清楚了。

    “好,好,让小孙赶紧去接。”罗文茵说完,就赶紧走出去给秘书孙小姐安排了一下,孙小姐就赶紧离开了。接着,罗文茵给念卿幼儿园的院长打了个电话,说派了人去接孩子。

    姜教授走了出来,对罗文茵道:“她的状态很稳定--”

    “这样不是很好吗?”罗文茵道。

    姜教授摇头,道:“不见得,因为这样的话,她可能会刻意掩饰什么,或者让自己去忘记什么。”

    “如果她可以忘记枪击的话,倒是好了,起码不用再伤心了。”罗文茵道。

    两人说话间,病房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人居然是霍漱清。

    “漱清回来了?”罗文茵道。

    她也没想到霍漱清这么快。

    “霍书记,您进去和您太太聊聊吧,她现在可以说话了,只不过,你们都不要说任何和枪击有关的事,不要说一些让她伤心或者有不好回忆的事,她的心理很脆弱。”姜教授道。

    霍漱清点点头,赶紧走进了病房。

    里面的张阿姨和小护士都走了出来。

    霍漱清缓步走向病床。

    病床那么大,她显得那么的,那么的瘦小,好像在病床里都要看不见了。

    他的视线,一直牢牢地锁定在她的脸上,丝毫没有移动。

    一步又一步,好像是从很久很久以前走来的一样。

    是的,是他走过了她沉睡的世界,把她从那个世界里唤醒了过来,让她睁开了双眼看见了真实,残酷却又温暖的真实。

    她的视线,也一直都在他的身上,看着他一个人从门口走进来,走到他的身边,一直一直慢慢地走了过来。

    站在病床边,他躬身,把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这个动作,在她睡着的时候他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每天每夜都在重复着,只不过她不知道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她醒了的缘故,还是他的心理作用,霍漱清觉得她的手不再冰凉了,虽然不是很热,可是已经不那么冰了。

    毕竟她醒过来了,不是吗?醒过来的话,一切都会变好的。

    他一个字都不说,只是静静注视着她的面庞。

    这些日子,她真的消瘦了许多,却不知道她眼里的他,其实也是消瘦了太多。

    他的手指,轻轻地在她的脸上抚摸着。

    苏凡感觉到他的触摸,猛地转过脸。

    霍漱清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是她哪里不舒服了,赶紧问“丫头,你怎么了?”

    可她没有回答他。

    怎么了?

    他站在病床边,静静看着她,苏凡缓缓转过头,看着他。

    霍漱清的眼里,闪过欣喜的光彩,望着她道:“丫头,是不是想说什么?”

    苏凡舔了下嘴唇,低声说了句话,霍漱清彻底惊呆了!

    “你,是谁?”

    你是谁?

    是啊,你是谁?为什么感觉好像很亲近,却又好像很陌生?你是谁?

    霍漱清怔在当场,愣愣地盯着她。

    她依旧是那个苏凡,和苏凡有着同样的容貌,有着同样的名字,可是,她忘记了他!

    忘记?为什么会忘记?

    她怎么会失忆?之前罗文茵打电话的时候也没说啊,为什么会失忆?

    霍漱清艰难地转过身,看向套间门,可是那里没有人,大家都给了他们时间和机会,让他们夫妻可以单独相处,可以好好聊聊。为什么会这样?

    他猛地想起医生之前说过,她醒来后可能会有记忆缺失的状况,因为她是中枪昏迷的,受过很大的刺激,所以,没事的,他要有耐心。

    于是,霍漱清搬了把椅子过来,坐在她的病床边,再度拉过她的手,可是,她把手抽了出来,尽管很慢而且动作不彻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