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87章 我很爱你吗
    罗文茵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不禁摇头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儿,霍漱清来了,罗文茵见他推门进来,便问:“忙完了吗?”

    “恩,我已经把工作安排下去了,今天不用再过去。”霍漱清道。

    张阿姨接过他的厚风衣,给他挂了起来。

    霍漱清朝病房里面看了一眼,看见女儿躺在苏凡的身边,手贴在门上,却没有推开。

    至少她是记得女儿的,她是接受女儿的!

    “我去把念卿带回家吧,你和迦因多待会儿。”罗文茵道。

    “谢谢您,我怕--”霍漱清道。

    他怕她眼里那种神情--

    罗文茵想了想,道:“刚才心理医生来过了,你要不去和医生聊聊,问问情况?”

    “好,我这就过去。”霍漱清道。

    冯继海忙说:“那位徐医生的办公室在四楼,要不要我先打电话问一下?”

    霍漱清点点头,便坐在沙发上了。

    张阿姨给他端了一杯水过来,霍漱清端起来喝了口就放下了。

    “漱清,迦因现在这个样子,其实,有些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罗文茵道。

    说着,罗文茵就看了眼自己的秘书孙小姐,孙小姐明白罗文茵的意思,便拉开门请张阿姨和冯继海一起先出去,那三人就一起走了。

    霍漱清看着罗文茵那严肃的样子,默声不语。

    “虽然迦因醒了,可是她受了那么重的伤,睡了那么久,想要恢复到以前的样子,恐怕不容易。”罗文茵面色有些为难,看着霍漱清继续说,“我和你爸呢,我们两个也商量过,你工作那么忙,后面迦因的治疗也需要家里人在旁边照料着,你那么忙,就别管了。她是我们的女儿,我们做父母的该承担起我们的责任,不管她能不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或者说她这辈子就这样了,也是我们做父母该照顾的,你--”

    罗文茵顿了下,望着霍漱清,道:“漱清,这话,我们老早就想和你说了,就算你不管迦因了,我们也不怪你,真的--”

    霍漱清刚要张口,罗文茵却抬手止住了。

    “迦因这样子,她对你这样,我其实,心里也很过意不去,不知道是怎么了,她也不该这样--”罗文茵道,“漱清,你还年轻,这些话呢,我还是先和你说了,也是不想让你有心理负担。你该做什么,该怎么打算,你自己定夺,不要管迦因怎样。我们会照顾她--”

    “妈,谢谢您能为我考虑。”霍漱清打断了罗文茵的话,道,“可是,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不是来安排我和她怎样,而是尽力让她康复。的确,她能恢复到什么程度,我们很难知道,也没人能保证她会不会像过去一样,可是,在设想她的未来之前,我们还是尽量往好的方面想。毕竟,她能醒来,能记得很多人和事,就已经是一个好兆头了,不是吗?至于将来怎样,我们走一步看一步吧!”

    “漱清--”罗文茵叫了他一声。

    霍漱清摇摇头,道:“我对她有希望,我们大家都应该对她有希望,因为她以前就是个很坚强的人,她是不会让她自己一直躺在床上不能动的。”

    罗文茵深深叹息一声,摇摇头。

    “我去找一下徐医生--”霍漱清起身道。

    罗文茵看着霍漱清的背影,也起身了,走到病房套间的门口,看着里面躺着的女儿。

    霍漱清也不知道岳母刚刚和他说这一番话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让他不要放弃苏凡,还是真的有劝他找别的女人的意思,只是现在,他不会考虑这些了。苏凡能够醒过来就是最好的事了,这是最艰难的一关都闯过来了,还有什么难的呢?

    医生办公室里,徐医生把自己刚才和苏凡聊了之后的结果告诉了霍漱清。

    “初步诊断她是记忆阻滞。”徐医生道,“不算是完全的失忆,她只是忘记了某些。”

    “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枪击的影响?还是昏迷太久了?”霍漱清问。

    “这个,可能是心理的影响更大一些,不过我目前还不敢确定。”徐医生道,看着霍漱清沉思的面庞,徐医生想了想,道,“霍书记,不知道您介意不介意让我见一下刘丹露?”

    “为什么要见她?”霍漱清问。

    “我想,您夫人忘记了和您有关的事,可能是她的潜意识里她记得对她开枪的人,以及和那个人有关的一切,或许,您也包括在其中。她可能自己还没有意识到,她好像目前对枪击的事没有反应,可是,她的潜意识一直在防御着一切和枪击的人和事。我想见见刘丹露,了解一下枪击发生前她母亲是不是和您夫人接触过,每次都谈过一些什么,或许,从这个方面我们可以找到一些突破。”徐医生道。

    “可以,我派人和她联系,看能不能找到,那次事件之后,她就离开榕城了。”霍漱清道。

    “那就麻烦您了,霍书记。”徐医生道,想了想,又说,“我想,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让她和覃逸飞多见见面。”

    霍漱清的眉毛蹙动着。

    “对不起,霍书记,为了您夫人的康复,我想,还是应该让更多的人加入到治疗计划当中来--”徐医生道。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已经给小飞打过电话了,他在美国,现在还回不来。”霍漱清道,“只要苏凡可以尽快恢复,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是的,霍书记您也不要太担心。一切都会好的!”徐医生安慰道。

    霍漱清点点头。

    离开徐医生的办公室,霍漱清走道楼道的尽头,跟冯继海要了一支烟,静静站在窗户边点燃了。

    烟雾在眼前缭绕着,窗外是一派肃杀的冬日景象。

    他到底该怎么做?难道要把一切希望放在那个年轻的心理医生身上吗?

    返回病房,苏凡又睡着了。

    因为她的身体太过虚弱,医生叮嘱罗文茵不要让孩子在她身边待太长时间,探视的时间也要限制,否则回严重影响她的康复。

    只不过,现在她醒了,一切正常的康复计划就可以进行了。

    霍漱清坐在床边,翻阅着带回来的几本报告。

    张阿姨回家去准备晚饭了,霍漱清来了,她就赶紧要做一点给霍漱清,客厅里现在就冯继海一个人在那里。

    夜色,爬上了天空。

    苏凡睁开眼,眼里却是床头微弱的灯光,还有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已经闭上眼睛的霍漱清,他的手里还放着他没有看完的材料。

    眼里,模糊了。

    妈妈告诉她,在昏迷的这半年里,霍漱清每天都住在病房里,她的病床边摆着一张折叠床,晚上霍漱清来了就打开,早上他走了就收了,他一个人在那张折叠床上睡了半年。每天晚上,不管有多晚,他都会回来,陪着她说会儿话就睡了,第二天天一亮就离开医院去上班,就这么过了半年。

    他那么高的个子,那么高大的一个人,怎么能在一张折叠床上睡半年?尽管她不知道那是一张怎么样的折叠床,可是想想也舒服不到哪里去啊!可霍漱清--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忘记这样一个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苏凡的心里,突然深深自责起来,突然觉得不能原谅自己,只为了她忘了他这件事。

    视线模糊了起来,她好想伸手去摸摸他那不能舒展的眉头,想去握住他的手,就像他捧着她的手一样,可是,她不能,她做不到,她没有力量。

    好恨啊,好恨这样的自己,恨这样没用的自己!

    可是,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躺在这里不能动?为什么--

    怎么都想不起来,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

    手指,用力抬了起来,慢慢的,可是,即便是动一根手指,都感觉要动用全身的力气。本来就虚弱的身体,已经开始出汗了。

    一点点的,手腕要朝着床边移动。头发里全是汗,她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感觉自己已经把手移动到床边了,可是一看,依旧好像在原地没有动一样。

    好恨自己啊!泪水从眼里涌了出来。

    低声的啜泣声,让霍漱清猛地惊醒了。

    睁开眼的瞬间,他愣住了,可是很快的,他就反应过来了,这啜泣声不是来自别人,而是她。

    “丫头,丫头,怎么了?”他赶紧扑到她身边,擦着她的泪,担忧地问,“是不是哪里疼?是不是不舒服?”

    可是她只是哭着摇头。

    “乖,乖,不哭了,不哭了。”他抱着她,喃喃道。

    他越是这样说,她的泪就越是没有办法止住。

    为什么她会忘记他?她怎么可以忘了他啊?

    “嘘,嘘,乖宝贝,不哭了啊,听我说,好吗?别哭了。”他擦着她的泪,哄着她道。

    她努力克制着泪水,望着他点头。

    他擦着她的眼泪,认真地注视着她的脸庞。

    “我知道你现在很清醒,所以,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吗?不管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你想要我做什么,你现在就和我说,我会努力去做。”霍漱清道,苏凡点头。

    “丫头,我知道他们都在和你说我们的关系,说我们过去的一些事,我也知道你忘记了那些,你忘记了我,我是很难过,可是,丫头,我不会逼你接受我,不会逼着你像过去一样的爱我--”他的每一个字都那么认真,那么深情,即便是她不记得自己和他的过去,现在听他这么说,也不得不会被他感动。

    感动是感动,可是她总觉得他这是在对过去的那个她说,而不是现在的这个她。

    “我,很爱你吗?”她打断他的话,问。

    霍漱清不禁笑了,道:“一般来说,问这种话的时候,提问题的人是不爱被问的人的。”

    苏凡不禁有点尴尬,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他却摇头,道:“那三年你一个人在榕城,受了那么苦,还带着一个孩子--”他说着,顿了下,静静注视着她的双眸。

    “小飞和我说过,你生了念卿之后,出院了一个人住在连空调都没有的房子里,冷冰冰的--”他说着,鼻子里好像有什么液体一样塞住,脸上却依旧是她曾经熟悉的温暖的宠溺的笑容,“丫头,不管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我都会陪着你,过去你为我受了那么多苦,现在,以后,我会用我生命的所有时间来补偿。所以,我会给你时间,我会陪着你想起以前的一切,陪你变成过去那个爱哭爱笑,很聒噪的苏凡!”

    苏凡挤出一丝笑,望着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