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88章 看看你有没有变傻
    “我们有很多时间,所以不着急,我们,慢慢来,好吗?”霍漱清捧着她的手,轻轻放在唇边亲了下,“我会等着你,丫头!”

    病房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四目相对。

    可是,即便是四目相对,霍漱清也找不到记忆中的眼神,记忆中的感觉了。

    她,不再是过去的苏凡。

    一切都有机会,不是吗?还有机会!

    “谢谢你,可是我--”苏凡想说,她不一定会想起来,可是,她没有说出来,她眼里的他,是那么深切地在期待着她,她怎么可以让他伤心?

    她点点头,霍漱清的眼里,流露出激烈的喜悦,他吻着她的手,却好像还是不够,唇瓣移向了她的脸颊,她的嘴唇。

    他的动作那么轻,他的呼吸虽然急促却像羽毛一样滑过她的脸颊,连她皮肤上最细微的绒毛都在跟着颤动。

    可是,她的脑子里有种奇怪的感觉涌了出来,猛地,她别过脸,不再看他。

    霍漱清愣了下,看着她。

    谁都没有动。

    空气好像凝滞了,好像刚刚的激情都是幻梦一般。

    霍漱清知道是自己有点过早激动了,可是,他没有想到她还是这样反应。

    苏凡也知道他此刻很尴尬,她感觉到了他的热情,可是,她没办法回应他,她,不能回应他!

    良久,苏凡转过脸望着他。

    “对不起,我,我不喜欢,不喜欢这样,抱歉!”她轻轻地说。

    此时的他,对于她来说,和一个陌生人无异,被一个陌生人这样,任何人的心里都不舒服的。

    霍漱清并不是不明白这一点,可是,把自己放在一个陌生人的立场,做起来不像说起来那么容易的。

    做起来,远不如说起来那么容易啊!

    他静静注视着自己熟悉的这张俏丽的脸庞,尽管现在看着比记忆中更瘦而且有种病态的惨白,可是,他看见的依旧是记忆中的模样。

    爱着一个人的话,就会一直记着她最美的样子吗?不管生老病死,都记着最美的样子,不是么?

    “你不用说抱歉,是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他柔声道。

    他这样的温柔,让苏凡的心,莫名地温暖了起来。

    她对他笑了下。

    虽然眼神中没有亲昵,可是她对他笑了,应该是开心的笑了吧!

    “这,算是我们之间一个良好的开始吗?我们,第二次的开始?”他望着她,问。

    第二次吗?

    苏凡望着他,没有回答。

    “现在这么想的话,你能不能想起来我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了,我却这么执着这件事--”他有点像是在自言自语,苏凡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是看着他。

    “其实像现在这样,我们不也挺好的吗?就当做是我们重新遇到,重新开始相爱--”他说着,眼里是满满的宠溺的笑意。

    苏凡微微笑了。

    是啊,好像真的是这样啊!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如果真的是可以重新开始的话,为什么还要去费劲回想过去呢?

    “那要从自我介绍开始吗?”她问。

    霍漱清微笑着,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子,道:“你这丫头,总是这么喜欢捉弄我。”

    苏凡望着他,轻轻笑了。

    “好吧,那我们就从自我介绍开始。”霍漱清道,握住了她的手,“我叫霍漱清,你呢?”

    “我,”苏凡愣住了。

    她是谁?苏凡?还是迦因?

    “我叫苏凡!”她说。

    “很高兴认识你。”他说。

    “我也是。”她回答道。

    那么,我们第一次遇到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她想问,却没有问出来。

    这样,就算是一个良好的开始了,不是吗?

    夜色,越来越深。

    四目相对之时,似乎都在彼此的眼里寻找着什么。

    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打破了这一片的安静,霍漱清赶紧起身,从一旁的沙发上取过自己的手机。

    这半年来,只要晚上回到病房,霍漱清就会把手机调成震动,虽然她睡着没有醒来过,可他还是害怕手机铃声会吵到她。

    时间长了,任何一个细小的动作都会变成一种积习。

    苏凡听着他在和电话里的人说话,虽然不是很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可是,看霍漱清的表情,好像有什么很重大的事情一样。

    “丫头,我--”挂了电话,他赶紧对她说。

    “要去工作吗?”她问。

    他点头。

    “没事,你去吧!我等会儿就睡着了。”她说,“反正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会跑到别的什么地方去。”

    说着,她自嘲般地笑了下。

    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眼神那么的温柔。

    “事情太突然--”他说。

    “什么都别说了,你走吧!”她说,“我知道,我妈和我说过,你现在在书记处,是吧?”

    霍漱清点头。

    “那里那么忙,你今天在医院里待了一天,耽误了太多事,以后,你不用管我,我会好好听医生的话,乖乖吃药,他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绝对不会捣乱。你就好好去上班吧,不用为我担心。”这几乎是她醒来后说的最长的一句话。

    霍漱清的心里,不得不说是感动非常的。尽管她不记得他,尽管在她的脑子里没有了他们往日的感情基础,可是她依旧像过去一样理解他、站在他的立场为他考虑--感动是感动,可是,想起过去苏凡总是为他考虑,为他牺牲自己--

    出乎苏凡意料的,霍漱清并没有高兴,却是拉住她的手,轻轻贴在自己的脸颊上,注视着她,道:“丫头,以后,不要总是迁就我,好吗?不要总是想着霍漱清怎样怎样,我宁可你自私一点,多为你自己考虑一点,好吗,丫头?”

    是啊,如果是重新来的话,那就不要再走过去的老路了,不要再让她为他牺牲什么了!

    苏凡的鼻头一阵酸涩,却对他笑了。

    这样温柔的男人,却这样疼爱着她,她该是怎样幸福的一个人啊!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她都是个非常幸福的人啊!

    “恩,我知道了。”苏凡应声道。

    “那我先走了,我会尽快回来,你不要等我。”说着,他俯身轻轻在她额头上印上一个吻。

    苏凡看着他给冯继海打电话,看着他走进洗手间去洗漱,过了一会儿,他就出去了。

    以为他走了,却没想到他只是出去换了一套衣服就进来了。

    冯继海住在医院附近,从他家到医院只是十分钟的路程,等霍漱清做好这一切准备工作的时候,冯继海已经来了病房,为霍漱清整理好公文包,和苏凡说了道别,就跟着霍漱清离开了医院。

    病房里,又恢复了安静。

    然而这安静没有持续多久,张阿姨就来了。

    霍漱清突然离开,张阿姨就接到冯继海的电话赶了过来。

    重新开始吗?

    苏凡躺在床上,望着窗帘外那漆黑的世界。

    毕竟是身体太过虚弱,没一会儿,苏凡就再度睡着了。

    可是,梦里,不知道有什么,总是在追着她,她努力跑,却怎么都跑不快,每次都是险些被身后的什么东西抓住。

    猛地,她睁开眼。

    而眼前,却坐着一个人,他的视线那么专注地注视着她。

    他眼里的温柔,让她一时之间有些恍惚。

    “终于醒了?”他微微笑了,道。

    她愣愣地看着他,似乎还没有从刚才那个梦里清醒过来。

    他看出来了,心里难免有点失落。从继母那里,曾泉已经知道苏凡失忆的事情了,可是他没想到自己也被给忘了。

    即便如此,他也不能说出来这件事,只有静静注视着她。

    “你真是个懒家伙啊,睡了几个月还睡不够?”他的语气,和他的眼神一样的温柔。

    “你怎么来了?”苏凡开口,话说出来,却觉得声音有些沙哑。

    曾泉一愣,眼里却猛地透出巨大的狂喜,盯着她。

    “怎么了?”她问,说这话,可是嗓子有点哑。

    “没事没事,想喝水吗?”他问。

    “恩,渴死了。”她说。

    “你现在可以喝水吗?”他问道。

    “今天已经喝了的。”苏凡答道。

    曾泉起身,很快就给她端来了一杯水,还插着吸管。

    他是个细心的人,或者说,他在她面前永远都很细心,从她认识他的最开始。

    “来,喝点水。”曾泉道,“饿了没?我让张阿姨回去了,你要是饿了,我现在就打电话让她赶紧做点吃的送过来,霍漱清给她安排的住处好像就在医院附近。”

    “谢谢你,我真的饿了。”苏凡笑笑,望着他,“几个月没吃饭,现在不敢听见吃这个字。”

    曾泉微笑着,就听她说:“现在真是又馋又饿,幸好现在醒来了,要是再过两个月,我估计这味蕾就彻底退化了。”

    “那你现在最想吃什么?虽然现在你吃什么都只能听医生的安排,不过,你可以说出来过过瘾,脑子里想象一下。”曾泉道。

    “这样残忍啊!那我还是不去想象了!”苏凡微微笑了,“你怎么过来了?工作不忙吗?”

    “还好,听说你醒来了,就过来看看你有没有变傻!”曾泉微笑道。

    “你真是过分啊!你妹妹变傻你就开心了吗?”苏凡假嗔道。

    曾泉却只是含笑望着她,不语。

    她看了一眼窗户,那漆黑的夜色笼罩着天地。

    “现在几点了?”她问。

    “三点,凌晨三点。”他说。

    苏凡只是“哦”了一声。

    她记得之前霍漱清是被一个电话叫走的,那个时候天也黑了,可是应该比现在这个时间早点吧,可是他没有回来。

    他真的很忙啊!

    “霍漱清他平时下班很晚,今天不知能不能回来。”曾泉似乎猜出她的心思,道,又劝慰了她一句,“关于这个方面,你应该请教一下文姨。”

    “请教什么?”她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