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89章 缺少父爱不行吗
    “爸经常很晚回家,有时候太晚了就直接住在单位不回来,希悠爸爸也是一样的。他们那些人一忙起来,根本不会想着自己还有个家的。霍漱清呢,和他们两个相比要好很多,不管每天忙完有多晚,他都会回来。”曾泉道。

    是啊,他是要帮助霍漱清的,这半年,霍漱清的行为让大家都看在眼里,他怎么可以看着霍漱清在那么辛苦的等待之后,换来的就是被自己最爱的人的遗忘呢?虽然现在已经被遗忘了,可是他们能帮着苏凡尽快恢复记忆,对霍漱清也好一点不是么?

    苏凡笑了下,道:“你们两个感情很好啊?”

    “放心,我对老男人没兴趣,我只喜欢年轻小姑娘。”曾泉把水杯子从她嘴边拿开,道。

    苏凡笑了,看着他。

    曾泉知道她醒来之后从没有问过自己为什么会在医院,根本没有提过枪击的事,这让他很是担心。这半年来,他也为了她的事咨询过一些心理医生。像她这种因为严重事件而昏迷的病人,醒来以后肯定会患上ptSd,可是,不同的人程度不同。医生告诉他,如果病人醒来后刻意压制枪击方面的记忆,那并不能表明她接受了事实或者她遗忘了那件事,那种事是不可能遗忘的,而且,一个正常人绝对不会对自己为什么在医院的床上躺着不能动而没有任何疑问的。然而,从周围人的口中,曾泉得到的回答却是“她根本没有问过那个问题”,这让曾泉就更加担心起来,因为这意味着她的情况可能会更加严重!

    “想吃点什么?是让张阿姨做了给你送过来,还是我给你叫外卖?”曾泉微笑着,问道。

    “我想吃麻辣烫!”她笑着说。

    “早就猜到你会这么说。”曾泉笑道,眼里是她同样的笑容。

    “不过,你这样子不能答应你。”曾泉道。

    “我知道啊,只是跟你开玩笑而已。”苏凡道。

    “知道开玩笑,看来你还和过去一样。”曾泉笑着说道。

    苏凡脸上的笑容,倏然而逝,曾泉忙说:“抱歉,我说错话了--”

    她却摇头,安慰他道:“你还记得过去的我是什么样儿,说明你还没忘了我这个哥们儿!”

    曾泉轻轻拍了下她的头顶,道:“死丫头,我是你哥!没大没小的。”

    她微笑望着他。

    “呃,霍漱清,他--”她突然问道,可是好像又很不好启齿。

    “哎,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老和我提他啊,以前呢,你总是在我面前霍漱清长霍漱清短的,我的耳朵都被这三个字弄出老茧了,好不容易清净了半年,你又开始--”曾泉好像很认真地抗议着,却还是开玩笑一样的话。

    苏凡望着他,道:“我,以前老说他吗?”

    曾泉点头,认真地注视着她的双眸,道:“嗯,不停地说啊说,好像你的世界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好像别的人都不存在。”

    苏凡不语。

    “这样也很幸福啊,一个人越是单纯,就越是会感觉到幸福,因为你关注的就那么一点,能影响你心情的也就那么一点。其他人其他事怎样,都不会让你的心产生波澜。”曾泉道,“所以啊,我一直都很羡慕霍漱清,羡慕的不得了。”

    “嫂嫂不是也很爱你吗?”苏凡道。

    曾泉笑笑,却说:“我给外卖打个电话,正好我晚饭也没吃,你就看着我吃吧!”

    他刚要掏手机,就听苏凡说:“你怎么这么晚没吃晚饭?”

    曾泉愣了下,笑道:“今天去下乡检查了,那么多记者扛着摄像机拍我,我总不能偷跑回来吧?好不容易把那帮人给解决了,想想还是觉得那边的饭菜不如带着医院里消毒水味道的好吃,所以就--”

    苏凡听出来他是赶着回来看她的,鼻头不禁一阵酸。

    “别感动了,我又不是为了看你,我只是,想念在医院吃东西的味道了。”曾泉笑着说道,眼里却是深深的温柔,“什么都别想了,只要你醒来,就是好事。”

    苏凡点头,曾泉看着她的眼里的泪,不禁心头一颤,掏出纸巾轻轻给她擦着,道:“我听说你现在情绪还不能太激动,是不是?那就千万别哭了,你知不知道你哭的时候很难看的?简直丑死人了。我怕看你哭的太多,我就吃不下饭了怎么办?你想饿死你哥是不是?”

    她不禁笑了,曾泉看着她,微微笑了,走到一旁打了个外卖的电话,苏凡看着他。

    “爸给你打电话了没?”曾泉问。

    苏凡“嗯”了一声,曾泉便叹了口气,说:“你生在咱们这种家庭,遇上那样的爹跟我这样的哥,已经够不幸了,还嫁了一个一样的老公,你啊!”

    “这就是命,不是吗?”苏凡道。

    “你什么时候开始信命了?我记得你一直是个无神论者。”曾泉笑道。

    “经过这一遭,不信也会信了。”苏凡道。

    “那你是觉得自己命好还是不好?”曾泉问。

    “我不知道。”苏凡看着他,“自己解释不了,就推到命上去,因为自己对未来和过去有过太多的困扰,就想着什么来世前世,就想着逃避--”

    猛地,她的视线凝滞了。

    曾泉被吓到了。

    这些话,怎么那么熟悉?好像有人在梦里和她说过,说过--

    那个人说,不管是前世今生还是来世,都会牵着她的手不放开。

    “你怎么了?迦因,你怎么了?”曾泉忙问,刚要去按她床头的呼叫铃通知医护,手却感觉到被什么碰了下,他赶紧低头,发现是她的手碰到了他的。

    “苏凡?”他惊叫一声。

    她看着他,摇摇头,道:“我,我好像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怎么,怎么都想不起来。忘记的越来越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

    曾泉坐在床边,轻轻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握住。

    “苏凡,别想太多,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忘记就暂时别去想了,等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呃,或者说咱们从医院出去了,换个环境好点的地方去想,你看这里,满鼻子的消毒水味道,四面墙跟监狱一样,就算是有再好的事也不会从你的脑子里蹦出来。什么都需要灵感的,是不是?”曾泉认真却又好像是在开玩笑一样的,又或者说,苏凡感觉他说什么话都好像在用开玩笑的很俏皮轻松的语气说,让人就算是很难过,也被他说的难过不起来。

    这也是种天赋啊!

    “嫂子真幸福!”她笑了,道。

    “这哪儿是哪儿啊?”曾泉哪里知道她心里想的,道。

    苏凡笑着。

    “我说的是真的--”曾泉道。

    “一听就是假的。”苏凡却说。

    “哪有?我哪有一句假话?”曾泉有点委屈,道。

    苏凡笑了,道:“你之前还说想念消毒水拌饭,现在又说满鼻子消毒水味道受不了,到底那句是真?前后矛盾,肯定有一句是假的。”

    曾泉微微愣了下,却不禁笑了,叹息道:“哎呀,我总是说不过你,还以为现在能占你一点便宜,没想到你还是这么伶牙俐齿。”

    “谁让你自己逻辑出问题呢?这可不是我伶牙俐齿哦!”苏凡道。

    曾泉笑着,没说话。

    “怎么突然就不说话了?”苏凡问。

    曾泉摇头,道:“其实呢,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在想,霍漱清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你爱的。明明他年纪那么大,以前还是有老婆的--”

    “他,年纪很大吗?”苏凡问。

    “比你大多了吧!”曾泉道。

    “那我缺少父爱不行吗?”苏凡道。

    曾泉看着她,哈哈哈就笑了起来。

    苏凡也不禁笑了。

    “在云城的时候,你总是喜欢和我斗嘴--”他说。

    “我记得那个伶牙俐齿的人是你吧?鬼点子又多,嘴巴又毒,简直--”苏凡笑着说,“我实在是想象不到你会娶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什么样的人能受得了你的毒舌,没想到嫂子--”

    曾泉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

    “又怎么不高兴了?”苏凡道,“我是个病人,你就不能容忍我一下么?”

    曾泉只有再度无奈地叹息,道:“我就知道要被你给欺负死。”

    苏凡笑着。

    “能不能聊点别的,别和我说你嫂子我老婆了?”曾泉道。

    “为什么不行?”苏凡问。

    “没什么,就是想聊点别的,爸一天到晚把我耳朵说出老茧了,我不想在你这里还是听这同一件事。”曾泉道。

    “你和嫂子怎么了吗?为什么爸爸要说你--”苏凡问道。

    “你不知道男人也有更年期吗?我猜老爸是到了更年期了,所以才事儿特别多,特别特别的多。”曾泉做出个嘘声的动作。

    苏凡笑了,道:“你就不怕我告状吗?”

    “哎,咱们是哥们儿我才跟你说的,你要跑去告状算怎么回事儿?”曾泉道。

    “你刚才不是说你是我哥,我不能没大没小吗?”苏凡望着他,道。

    曾泉一脸无语,苏凡笑着说道:“跳到自己的坑里,感觉怎么样?”

    “我,只能是自作自受,还能怎么样?你啊,唉,不知道霍漱清怎么搞的,把你惯成这个样子。”曾泉道。

    这时,病房客厅里的电话响了,曾泉就过去接了,原来是门卫打来说外卖的事,曾泉便让外卖进来了。

    可是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曾泉看了眼病房门口,却不见霍漱清的人影。难道他今晚不回来了吗?

    “等会儿你就有口福了。”曾泉走进来,对苏凡道。

    “那也是你的口福,我会被你给馋死。”苏凡道。

    “放心吧,你命大着呢,没那么容易!”曾泉道。

    苏凡脸上挤出一丝笑,没有说话。

    “霍漱清,今晚不回来了吗?”他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