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90章 给她喂饭
    “不知道,他突然走的,不知道--”苏凡道。

    “他很忙,你不适应也得适应。”曾泉道。

    苏凡不语。

    很快的,保安就和送外卖的人一起来了,为了安全起见,这是医院的规定。

    曾泉拿过餐盒给了钱,就提着餐盒进到病房里面来。

    “给你要了一碗粥,这家的粥,我跟你说,那可不是外面的用化学试剂勾兑出来的。又糯又香,纯天然。”曾泉道。

    “你这是改行做广告了?”苏凡笑道。

    “他们请不起我,我这么帅的,广告费不说百八十万,也得千万吧!得卖多少碗粥才卖得出来?”曾泉道。

    苏凡笑了,道:“你就扯吧你,这么自恋有意思吗?”

    “没办法,这是事实啊!人帅可是没办法抹杀的。”曾泉道。

    苏凡觉得再这么说下去,自己觉得要笑岔气了。

    “好,来吧,我先给你舀出来放凉一点。现在你就先看着我吃吧,等会儿你也就更有胃口了。”曾泉道。

    “你不觉得你这样太残忍了吗?”苏凡道。

    “为了让你可以多吃一点,我已经很拼了啊!”曾泉道。

    从继母那里,他知道苏凡现在胃口很不好,对食物完全没感觉。

    “好吧,那我忍着好了,你别太过分就好。”苏凡道。

    “不给你表演一下,怎么让你知道什么是美食诱惑?”曾泉说着,已经打开了其他的餐盒,每往茶几上摆一个,就给她看一眼。

    真是色香味俱全啊!苏凡心想。

    “你难道被饿着了?”她故意说。

    “没办法,我们那地方没这么好吃的啊!”曾泉道。

    “说的好像你又去云南了一样。”苏凡道。

    “现在想想,我还是喜欢云南,天高云淡,那风景啊,真是美极了。”曾泉叹道。

    “等我病好了,我也想去看看。”苏凡道。

    “到时候我给你做向导。”曾泉说。

    想起当初约她私奔,还说镇长夫人也不比市长夫人差的时候,好像一切都在昨天。

    “你说,我能好的起来吗?”她望着房顶,问。

    曾泉看着她,却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会好不起来?”他问。

    她摇头,道:“感觉很累。”

    曾泉端起碗,坐在她身边,拿着汤勺,轻轻吹着勺子里的粥,道:“我技术不行,你要忍耐着点。”

    “你没给别人喂过吗?”苏凡问。

    “我妈在病床上的时候,我给她喂过,今天这是第二次,所以,技术很不好。”他说着,小心地把汤勺放到她的嘴边,一点点就给她倒了进去。

    “对不起!”她说。

    “你又和我说什么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人早就说过了,所以,我没什么。”曾泉道,看着她咽下去他喂的粥。

    有句话说“愿天下有情人都是兄妹”,没想到这句诅咒到了他这里真的应验了,他终究不是段誉,自己爱的人,就是货真价实的妹妹。

    如果说之前他还对这件事心里过不去的话,经过这次的事件,看着她从生死线上来回,看着她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他心里只有对她的祈祷了。和她的安危、她的幸福比起来,他那一点点悲伤算什么呢?只要她能好就可以了,其他一切都无所谓!

    “虽然,我很不喜欢在你面前说这样的话,可是,”曾泉给她吹着粥,说道,“霍漱清,他是真的很爱你的,虽然这个世上不止他一个人爱你,可是,他是能为了你抛弃一切的人。这些日子,我都想,如果我是个女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嫁给他!”

    “你这是想提醒我什么?让我惜福还是怪我不知趣?”她问。

    “没有,我只是随便说一句。我怕你和他在一起会尴尬,可能会不理解他做的事,所以给你做个思想铺垫。”曾泉道。

    苏凡不语,只是笑了下。

    “虽然我曾经也跟你说,嫁个年轻男人更好,可是呢,你就好霍漱清那口,没办法。你这家伙又倔,别人说什么都不听的。”曾泉说着,给她喂着粥。

    “我,会和他重新开始的。”她说。

    曾泉看着她,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

    “他说,他不会强迫我去想起他想起过去的一切,大不了我们就重新开始,重新相遇,重新开始一切。我,我觉得这样,可能也挺好的,所以,我不想去回忆过去的事了,不管好还是坏的记忆,我都不想去回想了。”她说道。

    “还真有你的作风啊!”曾泉叹道。

    “很阿Q,是不是?”她微笑道。

    曾泉点头,道:“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凡事都有个解决的办法。说句实话,我很烦那些心理医生,好像看谁都有病的样子,真是烦死他们了。”

    “你去看心理医生了?”苏凡笑问。

    “是,我去了,看了好多,都能把我给烦死。”曾泉道。

    “我给你介绍一下徐医生,就姜教授派给我的那个,可是大美女哦!长的漂亮身材又好,尤其那两条腿,好长--”苏凡道。

    “够了吧你!难道她还脱了让你看腿?这福利不错啊!可惜是个女医生,要是个男的就--”曾泉打断她的话,道。

    苏凡撅撅嘴,道:“我只是想象一下不行吗?”

    “拜托,你想象也找个男人去想象好不好?没事干盯着一个女人看,想象人家腿有多长,你是不是变态啊?”曾泉道。

    苏凡不语。

    “好,不说你了,我知道了,你是为了我的福利是不是?有你这么一个好妹妹,我还真是幸福。”曾泉道。

    “我只是开玩笑的,有嫂子那么完美无缺的人做你老婆,你还会看上什么人?所以,你还是乖乖和嫂子过吧,别动什么歪心思,要是你敢做出对不起嫂子的事,看我不收拾你!”苏凡道。

    “苏凡,你是我妹还是方希悠的妹妹?”曾泉很夸张地叫道。

    “我是站在女人的立场。”苏凡道。

    曾泉无奈地摇头,给她喂了口粥。

    “你最近很忙吗?怎么感觉你瘦了?”苏凡看着他,问。

    曾泉笑了下,道:“还好,比霍漱清轻松多了。你不觉得我瘦一点更帅吗?”

    他是想逗她开心一点,因为他感觉到今晚见到她以来,她总让他感觉心里压着什么。

    “得了吧你,有你这样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吗?多少年了都一点没变。”苏凡有点无奈地笑了,道。

    曾泉不语,只是含笑望着她,认真地给她喂饭。

    “不过,这话呢,你问错对象了,你该去问嫂子,只有她才最有发言权!”苏凡道。

    “是啊,你说的对呢!”曾泉答道。

    可是,他喂的粥有一点从她嘴边流了出去,曾泉就赶紧拿纸巾给她擦着。

    “我什么时候才能抬起手?才能站起来,自己吃饭--”苏凡喃喃道。

    “你现在多吃点就有力气了,有力气就自然能做到了。”曾泉道,“你这是躺的时间太长,整个人都身体软了。你这算是不错的,张阿姨每天都给你洗澡按摩,要不然你就别想站起来了。”

    “张阿姨是个非常好的人。”苏凡道,“以前我们在云城,我们也老在一起。”

    “她比专业的护理人员都尽心。”曾泉道。

    是啊,都是因为霍漱清的缘故。

    苏凡心想。

    “你啊,现在什么都不要想,每天好好吃饭,养好精神,把你的身体养起来,不过,千万别吃太多,要是太胖了也就起不来了,变成两百斤的大胖子,我的天呐,这画面简直不敢想。”曾泉道。

    “好了你,本来好好的话,你说着说着就变相声了。”苏凡道。

    曾泉笑着,道:“我觉得咱们两个可以搞个组合去天桥说相声,我逗你捧,怎么样?保证比岳云鹏还火。”

    “好主意!就怕你嫌赚钱少怎么办?”苏凡接着他的话,道。

    “成明星了还能赚钱少?到时候咱们火了,什么真人秀啊电影啊春晚啊,都来请咱们,咱们曾家就出了明星了,以后大年三十他们也就有理由看春晚了。”曾泉道。

    苏凡笑着,她知道曾泉是在逗她开心。

    看着她开心笑了,曾泉也倏然而笑,似乎这是他今晚进门以来第一次真正露出笑容,也是这半年来,他第一次真正发自内心笑了。

    “以后,无聊了或者难过了,就不要去想那些不好的事,给咱们写段子写相声,以后咱们可就指着你这相声活了。”曾泉道。

    苏凡却只是笑着,不说话。

    “要是有好段子了,就给我打电话,咱们隔着电话练习,怎么样?”曾泉道。

    “好,那我以后可就有事儿干了。准备好做明显!”苏凡笑道。

    “可是,我这么帅,会不会把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我的脸上,让他们忘了我们的相声怎么办?”曾泉假装思考道。

    “你管呢!只要赚钱就行了,管他们是来听我们的相声还是看你的脸的!”苏凡道。

    曾泉摸摸自己的脸,点头道;“也对啊,我们只要火了就行。”

    说着,两个人都笑了。

    病房床头的台灯照着兄妹两人的笑颜,霍漱清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一幕。

    他的心头,微微一震。

    苏凡昏迷这些日子,曾泉总是隔三差五就来医院,有时候会待时间长一点,可再长也就是两三个小时。尽管他和霍漱清只是随便聊聊,可是,霍漱清从他的眼里总能看出他对苏凡的担忧。

    今天苏凡苏醒了,霍漱清就知道曾泉一定会过来,只是两个人都在忙工作,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赶到,他也是在结束了今天的事情后赶回来的,本来没有几个小时又得回去,可他还是不习惯夜里不陪着她,却没想到回来的时候碰见了曾泉在这里,而且两个人笑的那么开心。

    透过玻璃窗,看见曾泉脸上的微笑,霍漱清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知道,在曾泉的眼里,苏凡不止是妹妹,他也知道,曾泉的内心也在剧烈地挣扎着调节着自己的情感,可是,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忘记一个人岂是简单的事?感情又不是写在纸上的字,写错了就用橡皮擦擦掉。如果非要比喻,感情事实上是刻在心里的字,把那个人刻在心里,那该用什么擦去?世上有这样的工具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