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95章 忘记了也没关系
    张阿姨忙说:“这是霍书记安排我做的,他说他不在你身边,不知道你的情况,所以就--”

    泪水从苏凡的眼里滚落下去,张阿姨忙把纸巾拿过去给她擦。

    “谢谢你,张阿姨,谢谢你!”苏凡道。

    在自己沉睡的这么多日子里,身边的人为她一点一滴做了许许多多,她却毫不知情。她,怎么值得大家如此对她呢?她,怎么承受这么多人的感情?特别,特别是,霍漱清!他工作那么忙,却还,还--

    此时的苏凡,并不完全知晓这五个月的时间里霍漱清是如何照顾她,为她做了多少,因为她刚刚苏醒,大家也不敢让她知道太多,怕她的情绪太过激动。可是,即便是大家话语里不自觉地透露出来的一两句,也足以让苏凡的心颤抖不已了。

    她,怎么值得霍漱清如此对她?

    “味道怎么样?”他尝了一口给她喂的饭,问道。

    “还行。”她说。

    “这么淡--”霍漱清道。

    “她现在是病人,只能吃清淡的东西。”霍佳敏道。

    “我知道,不过这也太没味道了吧!”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看着他,道:“我妈专门找的厨师给我做的,你这么说,那个人要伤心死了。”

    霍漱清耸耸眉,道:“实话实说啊!这简直是--”

    “好了,你别说了,再说下去,迦因自己都吃不下去了。”霍佳敏对弟弟道。

    霍漱清只好乖乖地给苏凡喂饭。

    “你今天很累了,就别辛苦了,让张阿姨来吧,你的水平实在不行。”苏凡笑着说。

    “是啊,霍书记,让我来吧!”张阿姨给霍漱清倒了杯水端了过来,道。

    霍漱清看着苏凡,便只好把碗勺给了张阿姨,自己就坐在沙发上。

    姐姐把水递给他,霍漱清便问道:“你把妈送过去了吗?”

    “嗯,徐阿姨说妈一个人在那边住不放心,就带着妈去他们家了。”霍佳敏道。

    “那你等会儿就过去睡吧!时间也不早了。”霍漱清道。

    “我知道,就想多在这里陪陪你们,等迦因吃完饭了我就走,不会给你们当灯泡儿的。”霍佳敏望着弟弟和苏凡,笑着说道。

    苏凡觉得脸颊微微有点发烫,可是她的脸色上根本没有表现出来。

    听着霍漱清和姐姐聊天,苏凡看着他们,感觉满满的都是温暖。

    虽然说是肚子很饿,可是吃了没多少,她就吃不下去了,张阿姨只好把饭菜端走。

    “那你陪迦因说会儿话,她刚睡醒一会儿,我就先走了。”霍佳敏道。

    “姐姐你一路当心。”苏凡道。

    霍佳敏点点头,张阿姨和冯继海就送她出去了。

    病房里,剩下苏凡和霍漱清两个人。

    霍漱清起身,坐在她身边,静静地注视着她。

    他的视线那么的温柔,却也透着深深的歉疚。

    今天中午在曾家和曾泉、苏以珩见了面,商量了关于苏凡这件事的调查,当时,他们在家里给曾元进打了电话报告情况,曾元进怎么会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利用刘书雅枪击苏凡,看似一桩桃花恩怨,实则是一个巨大的利益斗争。现在一切都像是被锅盖捂着,一旦揭开,恐怕就是一个炸弹爆炸的时刻。在这个并不太平的时候,又爆出这样的事--

    “先让以珩的人小心调查,绝对不能走漏半点风声。”曾元进道。

    “是,我明白。”霍漱清道。

    “迦因的治疗,你们不要插手,让医生们自己决定,既然是有人给她下药了,暂时就维持现状,要是突然更改治疗团队的成员,或者修改治疗计划,打草惊蛇就不好了。”曾元进道,他顿了下,又说,“漱清,你能接受吗?”

    “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给她下药的,是她昏迷的时候,还是清醒后,所以,”霍漱清微微顿了下,“如果那些人现在还在给她用药,而我们要是不停止的话,可能会让她的状况继续恶化。”

    “我知道,可是,现在我们也只能维持现状,让以珩那边加快进度,抢时间吧!”曾元进叹道。

    “霍书记,你不用担心,我会派人以最快的速度进行调查,把对迦因的影响减小的最低。”苏以珩对霍漱清道。

    曾泉陷入了沉思。

    而此时,当霍漱清看着眼前的苏凡,那沉静的面容,似乎又回到了过去。

    他轻轻握住她的手,道:“我记得上次看着你这样,是你那次宫外孕的时候。”

    苏凡不解,看着他,难道念卿不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吗?

    “那天,你疼坏了,我抱着你去医院,你在怀里,就小小的一点,跟个小孩子一样。脸色白的不行,那个时候真的--”他说着,笑了下。

    可是,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看出来她眼里的迷茫,道:“没关系,忘记了也没有关系,不要有压力。”

    昨天她醒来的时候,他一直为她忘记了自己而感到难过,可是,在曾泉的提醒下,他才意识到她并不是有意忘记了他,而是--

    “今天怎么样?我看你好像气色好了点,有精神了,是不是?”他换了话题,问。

    “嗯,感觉好点了,身体也有知觉了,昨天一直都是什么都没感觉,今天好像还好点。”她对他微笑了下,道。

    她在努力让他感觉到自己没有疏远他,努力让他不要感觉到不自在,努力让自己投入和他的回忆,可是心里,似乎总有那么一点说不出的感觉。

    只是,劳累了一整天的霍漱清,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察觉她的心绪。

    而苏凡看出了他是怎样的累,便对他笑了下,说:“你累了吧?要不你先洗漱睡觉吧,我现在还不困。”

    “没事,我想和你坐会儿。”他说着,轻轻把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苏凡的手指微微动了下,霍漱清望着她,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张阿姨和我说,你每天都是十二点之后回来的。”苏凡问。

    “想早点回来看你。”他没有掩饰自己急切的心,他就是很想早点回来看到她,尽管他知道自己看到的她绝对不是往日那个神采奕奕的苏凡。

    “那你可以给我打电话。”她说。

    “可是我想见你。”他的双眸,定定地注视着她。

    苏凡笑了。

    真是个孩子气的人啊!

    “今天逸飞来了。”她说。

    霍漱清“哦”了一声,道:“我想坐在你身边,可以吗?”

    如果是过去,他是根本不会这样问她,不会征得她的同意就直接抱住她了,而现在,他不想强迫她。

    苏凡点头。

    他是她的丈夫,是最爱她的人,她不该排斥他的,不是吗?尽管现在,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

    霍漱清便脱下鞋坐在她身边,轻轻把她揽入自己的怀里,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口,就像过去一样,过去很多时候一样。

    “丫头,我想等你可以走路的时候,带你去江宁,你想不想回去看看?”他说。

    “我也想去,我想去松鸣山,想去那个长了很多芦苇的湖,我们骑过自行车的--”她的眼里和脸上都是深深的笑意,说着。

    霍漱清一下子愣住了,听到她说“我们骑过自行车”这几个字的时候,他抓住了她的肩,盯着她。

    “你,你怎么了?”苏凡还没有意识到,担心的问道。

    “你还记得我们一起骑过自行车,是吗?”他问。

    苏凡愣住了,呆呆地看着他,好像这个情节就突然从脑子里蹦了出来,完全不用脑子去想一样。

    “我,我记不太清了。”她说。

    “没事,没事,没关系,我们一定去那里,我带你去,记得不清没关系,丫头!”他是那么的兴奋,就只因为她想起了那么一点点的小事。

    冯继海和张阿姨在客厅那里看见了两个人此时的样子,心头不禁叹息。

    “哦,忘了和你说,今天逸飞给我拿来了一封邀请函,说是念清得了什么奖的。”苏凡道。

    “这段时间逸飞和小雪他们把你的生意照看的很好。”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他们都是好朋友!”苏凡道。

    霍漱清点点头。

    “今天我嫂子也来了,她是不是没有怀孕?”苏凡又问。

    霍漱清看着她的样子,一时之间有些恍惚,好像又回到了过去,她又变成了那个叽叽喳喳的女孩,总是缠着他说东说西的小丫头。

    他的心头,变得暖意融融。

    “你怎么这么八卦?”他微笑道。

    “这是八卦吗?我很好奇啊!就是没好意思问人家。你难道想让我去问我哥?他肯定会骂我的。”苏凡道。

    霍漱清看着她那撅着小嘴的模样,真是看得心头痒痒的。

    搂着她,情不自禁地亲了下她的额头,笑道:“你这家伙就是很爱关心别人的八卦。不过呢,为了不让你去问那些不该问的问题--你要是求我的话,我就告诉你吧。”

    “看看你,真是爱卖关子。”苏凡撅着嘴,道。

    霍漱清笑了,道:“怎么,我是有时效的,过时不候!”

    说着,他故意做出很严肃的表情。

    苏凡静静注视着他,眼里的他,那么的俊逸,那么的--即便是她忘记了他们的过去,现在看着他,她的心还是会忍不住胡乱扑腾起来,微微低下头。

    “怎么不说话了?我要开始倒计时了哦!”他看着她,提醒道。

    她赶紧抬头,又快快低下头。

    尽管只是瞬间的一瞥,霍漱清也似乎看到她那柔柔的视线,那一如初识之时的羞涩--

    他的心,一下又一下剧烈地跳动着。

    难道她记起他了吗?难道她--

    他不敢多想,害怕自己失望,害怕--

    整个病房里安静极了,苏凡低头盯着自己那双被他放在被子上的双手,那微微颤抖着交叉在一起的双手,耳畔,却似乎是自己震耳发聩的心跳。

    “丫头--”他重重喘息一声,叫着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