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97章 不喜欢他的吻
    脑袋里,回想着他刚刚给她说的他们初遇的那一天的情形,那个初雪的夜晚。

    一个枯燥的饭局,却在他的描绘中那么的充满诗情画意,好像有仙人的手在挥动着,牵引着他们的视线,牵引着他们的命运。

    此刻,苏凡不禁羡慕起曾经的那个自己来,可以那样被他注视,可以被放肆地被他爱着!怎么不叫她羡慕呢?羡慕,却又深深地悲伤。

    如果她不会忘了他的话,一切都会像过去一样,继续美好快乐的生活,如果,却也只能是如果。

    夜色,越来越深,他的脸庞,在光影中形成自然的明暗分界,却更加显得他的五官那么的立体,那么的魅惑。

    苏凡不禁微微笑了。

    想必曾经的自己也是这样贪恋他吧,也是这样无法将自己的视线从他的身上移开吧,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啊!他是那么优秀的一个人,那么让人着迷,就算是已经忘了两人的曾经,此刻看着他,苏凡也深深觉得自己已经跌入了一个迷恋他的深渊,爬不出来,却更加不想爬出来。

    霍漱清,你真是致命的毒药啊!

    都说女人是毒药,可是男人居然也会如此。不过,这也不奇怪,想必说女人是毒药这种话的人本身就是男人,所以就只会针对女人来说。如果让女人来说,让她来说的话,霍漱清就是一剂毒药,让她毒发身亡却也心甘情愿。

    那么,曾经的她是不是也和现在一样的心情呢?

    光是这样看着他,脑子里胡乱想着这些,苏凡就已经觉得脸颊热了起来。

    幸好他睡着了,要是他醒来了看见她跟个花痴一样的,不就丢死人了吗?

    转过头,看着那漆黑的墙壁和房顶。

    苏凡的心,却在不知不觉间生出恐惧来,好像那黑暗会将她吞噬一般。

    不怕,不怕,什么都不用害怕,他在的,霍漱清在的,他一定会保护我,一定!

    不知道是刚才发花痴耗费了太多的体力还是什么,苏凡也渐渐觉得眼皮重了,控制不了的就掉入了梦乡。

    可是,这个梦里,真的好安静,什么都没有,没有黑暗,没有手术室,没有死亡,也没有霍漱清,什么都没有。

    安安静静的,真好啊!

    就像和他初遇那一天的雪一样,这样无声,这样柔软。

    苏凡好像躺在一片雪地上,雪花一片又一片从空中飞舞落下来,落在她的脸上,她的眉毛上,她的梦里。

    一切都会好的,她相信!因为她被这个世上最好最完美的一个男人爱着宠着呵护着!

    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力量让苏凡以惊人的速度在恢复着。

    一星期后,她已经可以自己抬起手用勺子吃饭了,当然筷子还没有办法使用。至于下地行走,在别人的帮助下,她拄着拐杖可以在病房里走几步,最多可以走五步了。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很震惊的,包括医生在内。

    每个夜里,霍漱清都从张阿姨的记录本上看着苏凡的进步,眼里那毫不掩饰的喜悦投在苏凡的心里,让她的心也一阵阵胡乱跳动着。

    她那如少女般羞涩的视线,让霍漱清总是有种回到过去的错觉,好像上天真的让他们重新开始了。

    现实总让人不能如意,让人觉得生活无比艰辛,好像艰难的快要无法喘息无法活下去,可是,在这样艰难的生活里,上天却总是会让人看到一点点微弱的美好,那一点点微弱的光芒就变成了在黑暗中照亮前路的唯一力量。正如此刻,对于公务繁重、深陷尔虞我诈局势的霍漱清来说,苏凡每一天的一点点的进步,就是支持着他每一天早上睁开眼去履行自己职责的力量一般。

    生活,就是一个骗子,不是吗?已经很难了,可还是欺骗着你往前走,骗你说前面更好,明天更好。可是,这样,心怀着对明天的美好期待,不正是活着的意义和美好吗?

    霍漱清忍不住揽着她的头,轻轻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轻轻的,却落进了她的心里。

    苏凡抬起头,眼里都是甜蜜的笑意,好像是一个等待着奖励的孩子一样,等着给她一颗糖。

    霍漱清不禁笑了,食指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尖,道:“你这个小家伙。”

    苏凡嘟嘟嘴。

    霍漱清笑着,拉起她的手,注视着她的双眸,道:“那你想要什么奖励?说出来,我都会给你。”

    苏凡低头,却又微微抬起头,快速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摇头着。

    霍漱清真是爱死她这小女人的模样了,这丫头,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会用她不经意的一个表情或者眼神让他心神荡漾,让他迷醉。

    “怎么,是怕我给不起吗?”他笑问。

    苏凡想说,我想要的一切都有了,只要每天可以看到你,我什么都不要。

    可是,这样肉麻的话,她觉得自己说不出来。

    “没什么,没有想要的。”她说。

    “真的吗?”他含笑问道。

    他的低头,视线却像是会转弯一样,投向她那被浓密睫毛挡住的眼睛里。

    苏凡的脸颊滚烫着,她知道他在看着自己,他的语气他的眼神,都让她自己心潮澎湃。也许,她每一天都是为了能在夜里看到他这样的眼神、听到他这样轻松的话语,才不顾汗水湿透衣服和头发,不顾身体上传来的那穿入骨髓的疼痛,一步步挪动着她的脚步。

    什么都是值得的啊!

    “丫头,你是最勇敢坚强的女孩!”他敛住笑容,神色严肃道。

    苏凡抬头,望着他。

    他的手指插入她的发丝中间,视线牢牢地锁定在她的脸上,一分一毫都舍不得移开。

    苏凡笑了下,道:“我是女孩的妈!”

    霍漱清明白她说的什么,笑笑,道:“你啊,就算是当了妈也是个小姑娘。”

    “为什么?”她不懂,眨着眼睛望着他。

    “呃,因为,”他故作思考,道,好像是想明白了一样,笑着说,“因为正常当妈的人不会问为什么。”

    苏凡不懂,看着他,眼里却是他的笑容。

    “真是的,又捉弄我!”她也假装生气了。

    好像是初恋的小情人一样,苏凡的这一招在霍漱清这里真是立竿见影。

    他赶紧说:“我哪有捉弄你,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明天问问你妈,或者小雪--”

    “够了啦,为了这种事去问,你不怕丢人,我还怕丢人呢!”苏凡打断他的话,道。

    霍漱清笑了,道:“这有什么丢人的?”

    “人家,都会觉得我跟个白痴一样。”苏凡嘟着嘴,转过头去,道。

    在霍漱清的眼里,这样的苏凡那么的可爱那么的俏皮,好像又变成了云城时的那个样子,好像他们真的在恋爱一样。

    他拥住她,轻轻吻了下她的脸颊,含笑注视着她,道:“我的小丫头啊,就是这世上最特别的女孩,不管是二十岁三十岁还是七八十岁,在霍漱清眼里都是小女孩!”

    这样的情话,在他说出来是那么的自然,在她听来是那么的甜蜜。

    是该感谢这样的一场灾难,让他们又有了一次重新恋爱的机会吗?

    苏凡舔了下嘴唇,霍漱清看着她这微小的无意识的动作,心头的浪花一波高过一波。

    他的唇,轻轻凑到她的唇边。

    苏凡抬头望着他,闭上了眼睛,微微张开嘴巴。

    如同初吻一般,她的嘴唇好像被电了一圈,麻麻的。当他席卷着她的唇舌之时,她的全身颤栗着,记忆排山倒海而来。

    似乎在过去,他也是这样吻她,吻她的唇,她的脸,她的身,她的手,甚至她最隐秘的位置。

    可是,突然间,脑子里闪过一道亮光,一切都变成了白色,而那白色瞬间就变成了血色。

    苏凡猛地推开他,开始咳嗽干呕起来。

    霍漱清不知道她这突然怎么回事,担心起来。

    她什么都吐不出来,只是觉得嗓子眼里好像有血的味道在往外翻涌。

    霍漱清拍着她的背,等她不咳嗽了,他才给她拿来毛巾擦着嘴巴,给她端水漱口。

    “怎么了?”他问。

    苏凡摇头。

    她不知道怎么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很美好的局面就被她给破坏成这样了。

    “对不起。”她说。

    “傻瓜!”他轻轻说了声。

    苏凡看着他收拾着残局,脑子里却依然懵着。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他吻她的时候她会这样反应?

    明明她也主动了,可为什么最终变成了这样?

    意外的发生,让苏凡觉得自己没办法面对霍漱清,觉得很对不起他,可是,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霍漱清以为她是药物反应,因为她现在还在用药。可是,一般的药物反应应该不至于如此。不过,他也只是猜测,毕竟他不是专业的医生。

    尽管如此,霍漱清的脑子里还是回响着那一个问题,谁给苏凡下药的!

    从苏以珩的手下调查来看,苏凡身体里药物成分并无异常。可是,血检尿检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他们发现问题就已经不早了,或许那些药物早就分解了,或者那种药物分解后和其他正在使用的药物一样,具有同样的代谢产物,这样一来的话,就很难检测出来了。

    就在霍漱清这样怀疑的时候,苏以珩位于京通公司的实验室里,他的手下也对这个问题产生了更多的疑问。

    负责这个项目医学方面的是一个叫徐妍的女博士,在对苏凡的血液、尿液,甚至汗液进行了连续两周的跟踪分析,徐妍终于发现了问题。不过,在霍漱清找不到答案的时候,苏以珩方面也没有任何的进展。

    即便不能亲眼看到顾希是怎样努力行走的,霍漱清也能从她每天的行为记录中看出她的坚持。因为他的办公室是不能随意和外界联网的,所以他即便想实时看到苏凡的行走,那也是不可能实现的。

    不过,即便他看不到,他心里的喜悦也是让周围的人感受到了的。

    冯继海和他的秘书都是每天跟着霍漱清的,当然知道苏凡的进步。而红墙内那些没有亲眼见过苏凡的人,也都知道霍书记的爱人努力进行康复训练,而且效果显着。这一对夫妻的情深,早就在红墙里传成了佳话。有一天方希悠来看望苏凡的时候,还和苏凡聊起来,说苏凡早就成了红墙里的名人了,就连第一夫人都听说苏凡是个很坚强勇敢的人。

    方希悠是个穿梭于红墙内外的人,她的消息都是绝对准确的,再加上她从来都不乱说话,说的也都是恰到好处的话,这让苏凡对她的话意并不怀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