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99章 她的宝贝娃娃
    一定会的!覃逸飞这么和她说。

    苏凡转过头看着他。

    四目相对,两个人良久都没有说话。

    覃逸飞好想可以抬手梳理一下她的碎发,可是,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动了动,没有抬起来。

    “早饭送来了。”张阿姨敲门道。

    “哦,那我出去,你洗漱吧!”覃逸飞忙站起身,道。

    “没事,我现在已经在洗手间里洗漱了。”苏凡对他笑了下,道。

    “真的?上次我来的时候还--”覃逸飞简直不敢相信,她真的一点点在向正常人靠近,而且真的进步很快。

    苏凡笑着,没说话。

    “我就说嘛,你这是超人速度,你还不信,这下不用医生说,我给你要颁发一个奖章了。”覃逸飞道。

    “你又不是联合国秘书长,我才不要你的奖章!”苏凡笑着道。

    “这下你可难住我了,我真没办法去联合国给你搞个奖章回来。不过呢,额,奖章没有,我倒是真给你带了礼物过来,等会儿那给你。”覃逸飞道。

    苏凡笑笑,没说话。

    张阿姨过来准备扶苏凡起床。

    覃逸飞见状,忙说:“我来吧,我扶你去洗手间。”

    张阿姨看了苏凡一眼,见苏凡没有拒绝,她也就没有再坚持。

    覃逸飞便扶着苏凡拄着拐杖,一点点走向洗手间。

    “真好,雪初,你真的太厉害了!”覃逸飞不停地赞叹着。

    张阿姨看着两人的背影,不禁叹了口气。

    “你的牙刷呢?我帮你。”到了洗手间,覃逸飞便问。

    张阿姨准备进去的,可是覃逸飞--

    “黄色的那一支。”苏凡坐在洗手台前面的凳子上,喘着气,道。

    “好,你等等,马上就好。”覃逸飞道,“你出了这么多汗,是不是得让张阿姨帮你冲澡?”

    明明是一句很普通的关心的话,覃逸飞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喉头猛地一紧。

    “嗯,你出去吧,我刷完牙了再冲,谢谢你,逸飞。”苏凡伸手,对愣神的覃逸飞道。

    “哦,哦,我马上出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们就喊我,我在外面。”覃逸飞说完,就赶紧走了出去。

    张阿姨进来,关上洗手间的门,开始帮苏凡洗漱。

    真的是出了好多汗,头发全湿了。

    自从开始在洗手间洗漱以来,苏凡每天都是这样,虽然这样很麻烦很累,可是她还是坚持要把尽量多的事在该做的地点去做,这样的话,就一点点像正常人了,不是吗?

    坐在病房外间的覃逸飞,心里却根本不踏实。

    是他自己想太多了,不能不能。

    苏凡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

    覃逸飞便赶紧帮忙扶着她坐到床上,就端来早餐,支起床上的小桌子。

    “真香啊!”覃逸飞打开饭盒的盖子,不禁赞了句。

    “要不要分你一点?”苏凡笑问。

    “你剩下的我尝尝就行了,要不然就我这饭量,随便一吃就没你的了。”覃逸飞笑着道。

    静静看着苏凡吃饭,可是她手上的动作好像也不是很自如,勺子拿着拿着就从指间滑掉了,覃逸飞每一次都小心地给她放在手里。

    苏凡的额头,渗出了汗珠。

    “你现在身体太虚了。”覃逸飞道。

    声音里不免满满都是怜惜。

    “你不是不信中医的吗?怎么也说这种中医式的话?”苏凡笑了下,道。

    手上有好多的汗,抓不住勺子。

    “什么管用我就信什么,我是个现实主义者。”覃逸飞道。

    苏凡不语,只是努力吃着饭。

    “要不要我来喂你?”张阿姨问。

    “不了,我自己来吧!”苏凡道。

    她什么都想尽力自己来完成,尽力不要依赖别人。

    “等你吃完了,我就把礼物拿出来。”覃逸飞看着她那努力的样子,鼻头不禁酸了,却还是微笑着说。

    “你这招对念卿有用,对我没用。”苏凡看了他一眼,笑着说。

    覃逸飞不禁笑了。

    她还记得啊!

    念卿小的时候吃饭特别不乖,那个时候覃逸飞就总是用小礼物来诱惑她吃饭。结果搞到最后,每次吃饭的时候只要覃逸飞在,念卿就知道自己有礼物,就会很快吃完。

    “我相信今天这一招也会很管用的!”覃逸飞含笑注视着苏凡,道。

    苏凡笑了下,道:“好吧,那我就相信你了。”

    还没吃完饭,医生就来查房了。

    覃逸飞在一旁听着苏凡平静地和医生说话,回答医生的问题,心里却想,为什么苏凡不把自己做恶梦的事和医生说呢?明明她的心不是那么平静的。

    等医生要离开,覃逸飞赶紧追了上去。

    “姜教授--”走廊里,覃逸飞叫了声。

    姜教授停下脚步,覃逸飞走过去。

    “覃总,什么事?”姜教授问道。

    覃逸飞便把自己刚来的时候苏凡做恶梦的事说给姜教授。

    “我和她的心理医生也谈过了,这几次给她做的心理测试都很正常--”姜教授也思索道。

    “可是她明明是不正常的,她问过枪击的事吗?她问过她为什么受了那么重的伤吗?只要有一天她不开口说这些,她的心理就是有问题的,她自己在承受那些痛苦,却不愿告诉任何人--”覃逸飞说着,不禁有些激动。

    姜教授陷入了深思,道:“徐医生也和霍书记说过这个,她的建议是希望病人自己主动开口,好过我们旁人来告诉她--”

    “可是我们总得要给她一个契机啊!难道什么都不做,就等着她自己在那里消化所有的事?她不是机器人,她--”覃逸飞道。

    “这个,我想,应该和霍书记和徐医生一起讨论一下,毕竟让我们开口谈那件事,后果--”姜教授道。

    “你们不知道,她是个承受力非常非常强的人,她心里就算再难过再苦,也不会说出来不会表现出来,她从来都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可现在,她觉得她自己就是个麻烦!”覃逸飞道。

    姜教授觉得这件事,还是应该和霍漱清去谈,于是,面对如此焦心的覃逸飞,他只有安慰:“这个时候,她很需要和好朋友聊聊的,覃总,你们是好朋友,就多聊聊吧!所有和她治疗相关的事,都要和霍书记商量后,征得霍书记的同意才能进行。”

    说完,姜教授对覃逸飞礼貌地笑笑,就离开了。

    是啊,医生做任何决定要征得霍漱清的许可,毕竟,他们才是夫妻啊!

    覃逸飞背靠着走廊的墙站着,不禁长长叹息一声。

    站了一会儿,他就折身走了进去。

    要等一阵子护士才能过来输液,覃逸飞进去的时候,苏凡依旧坐在床上吃饭。

    “来,我给你看你的礼物。”覃逸飞呼出一口气,转换了心情,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东西--

    “这是什么?”苏凡问。

    “我记得你以前是不是有一个这样的娃娃?这次出差,正好遇到一个客户,他太太收藏了这个艺术家的一些作品,他见我盯着娃娃看,就把一个送给我了。我挑了一个啊,你看,感觉和你很像。我送给你,就当做是祝你早日恢复健康的纪念品,好吗?”覃逸飞微笑着望着苏凡。

    苏凡抬手,轻轻抚摸着陶瓷娃娃的脸,包裹着记忆的茧,好像被啄开了。

    娃娃那精致的笑容--

    “你不觉得她笑起来很像你吗?”覃逸飞看着那个小娃娃,道。

    “这个娃娃呆呆的,这个发呆的样子和你简直一模一样。”记忆深处,好像是霍漱清的声音。

    “哪有?我什么时候呆了?”她不相信,噘着嘴说。

    霍漱清笑着,轻轻揪着她的脸颊,道:“你看,你们这样子不是一样吗?”

    苏凡不愿相信,可是,看起来好像是有点--

    “难道你觉得我很呆,是不是?”她小心地看着他,问道。

    霍漱清笑了,把她搂到自己怀里,脸颊贴着她的,道:“不管是你呆还是什么,我都喜欢。”

    她偷偷别过头看着他,浓密的睫毛不停地眨着,就像是刷子在挠着他,让他的心头,痒痒的。

    “死丫头--”他重重喘息一声,火热的吻就朝着她袭来。

    苏凡猛地怔住了,覃逸飞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见她视线发直,不禁有些担心。

    “雪初?”覃逸飞忙问。

    是啊,曾几何时,霍漱清也给她送过这样一个娃娃,而那个娃娃,跟随她从云城来到榕城,不管她搬到哪里,总把那个娃娃当宝贝一样带着,寸步不离。

    “我的娃娃呢?”可是后来去了哪里了,她怎么不记得了?

    “可能在榕城吧!”覃逸飞答道。

    “哦,是哦,是在榕城吧!”苏凡点点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覃逸飞一眼,道,“我忘了这件事了。”

    “没关系,只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没事的,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覃逸飞安慰道。

    是啊,对别人来说,那只是一件小事,一个瓷娃娃,可是,对于她来说,记忆中的她,好像真的很珍视那个娃娃--

    “不过,既然是别人把收藏品都送给你了,你还是自己拿着吧,我--”苏凡道。

    “我一个大老爷们儿,给自己手机上挂一个娃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有问题呢!”覃逸飞含笑望着她,道。

    他--

    苏凡不知道该说什么。

    “雪初--”他低低叫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你能好,就是最好的事,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了,好吗?一切都会变好的!”

    “嗯,我知道了,我只是不想夺人所爱!”苏凡笑了下,道。

    “这话就不对了!”覃逸飞也开玩笑起来。

    她看着他。

    “好东西,有人欣赏才有价值对不对?要不是在你那里见过这娃娃,我哪儿知道世上有这种东西的,所以--”覃逸飞道。

    这时,病房门开了,进来的是叶敏慧和母亲苏静。

    “哇,好可爱的娃娃,逸飞,你什么时候买的?”叶敏慧一下子就扑过去,完全忘了和苏凡问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