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00章 都是我的错
    覃逸飞无奈地摇头叹息,苏凡对他做了个眼神--瞧,会欣赏的人来了!

    “迦因,听说你醒了?今天怎么样?”苏静含笑走过来,问道。

    覃逸飞起身请苏静坐下,忙让张阿姨去给苏静泡茶了。

    白天,对于苏凡来说,变成了社交的时间,尽管她非常不喜欢这些事。还好,毕竟她刚苏醒,前来探望的客人也不多,基本都是聊几句。来来去去都是曾家的亲戚,那些知道她底细的人。

    念卿今天没有来,罗文茵说担心孩子过来太吵,影响苏凡休息。方希悠也没有再过来,医院里就只有张阿姨和其他两个护工,还有覃逸飞在陪着。虽然覃逸飞在这里,叶敏慧却跟着母亲离开了,并没有缠着覃逸飞,这让苏凡觉得有些不明白。刚才看着他们说话都挺好的,应该没有闹矛盾吧!

    探望的人都走了,苏凡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

    “累死了,真是累死了,能不能在门口贴上禁止探视的牌子?”覃逸飞给她倒了杯水端了过来,道。

    苏凡笑了,道:“我不敢,你去贴?”

    “我怕罗阿姨生气了,在那里贴一个‘禁止覃逸飞入内’的牌子,我就完了。”覃逸飞笑着说。

    苏凡含笑不语,想起叶敏慧,道:“你和叶小姐,现在,呃--”

    “你啊,重要的忘了,就我这点破事儿还记着。”覃逸飞一脸无辜,道。

    苏凡笑了。

    “唉,我好不容易大老远拿来的礼物,非让她拿走--”覃逸飞说着,却发现她的表情有些尴尬,便说,“你那么担心你的好姐妹被坏男人骗了,就不担心我被女人骗?真没良心,难道我不算你的好朋友?”

    苏凡笑笑,道:“谁还能骗到你啊?我看叶小姐是心甘情愿被你骗才对。”

    覃逸飞叹了口气,不说话。

    苏凡看着他,想了想,才说:“逸飞,其实,如果你对她有感觉,就试着和她交往看看吧!喜欢一个人,还是趁早说出来,要不然,就怕没机会了。”

    覃逸飞望着她,想起自己这些年的种种,不禁苦笑了。

    是啊,如果他早一点向苏凡表白的话,是不是,是不是就不会像今天这样呢?

    “怎么突然之间发这样的感慨?”覃逸飞问道。

    “死过一次,就会想明白一些事。”苏凡幽幽地说。

    覃逸飞的心头一酸,说不出话来。

    苏凡转过头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淡淡笑了下,道:“我是认真的,逸飞,别等到什么都来不及了,才想起来后悔。要是喜欢她,就去试试看,你,一定要幸福!”

    覃逸飞侧过头看向病房门口,好一会儿,才看着她,道:“你啊,真是个操心的命!”

    苏凡不语。

    “哦,你有没有觉得无聊,想做什么?听音乐或者是看片子,看书?你现在得找点乐子才行,看来一时半会儿是出不了院的,找点乐子打发时间就不闷了。”覃逸飞突然说。

    苏凡抬起手,伸伸胳膊,笑了下,道:“是啊,你不说还真没意识到,是挺闷的。不过,呃--”

    “说吧,想干什么?”覃逸飞问。

    苏凡努力想着,看书?不要,太费眼睛了,看片子,也无聊,不如--

    “逸飞,我想画画。”她突然说。

    画--

    “好啊,你正好可以接着以前的那些继续画啊!”覃逸飞一脸惊喜,“等你做了完整的设计,可以让工作室的人去做样品,你说呢?”

    看着覃逸飞这么认真,苏凡的心情也跟着欢快了起来。

    是啊,画图稿总比这样躺着和人聊天或者胡思乱想要好!

    很快的,覃逸飞就折身进来,正好张阿姨拎着餐盒来了。

    “午饭来啦!”覃逸飞笑着说,“张阿姨的手艺真好,我都想请你去我家了。”

    张阿姨听覃逸飞这么说,也不禁笑了,道:“覃总这么夸我,我可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哪有哪有。”覃逸飞说着,打开餐盒,摆在茶几上,对苏凡说,“这几个月,我可是蹭了不少张阿姨做的饭,真是好吃。我想请张阿姨去我家,就怕漱清哥不答应!”

    苏凡含笑望着他。

    没一会儿,等苏凡吃完午饭,就有人送画板和纸笔过来了。

    对于现在的苏凡来说,想要画画是件难事,她的身体只能在床上微微倾斜小于三十度的斜角。覃逸飞想办法把画架给她支好,固定在床上,尽量让她省力一些。可是,当覃逸飞费心做好这一切的时候,苏凡拿着笔,却--

    她的手颤抖着,不停地抖,尽管她用力将笔尖按在画纸上,可是,手颤抖着根本不能画出一条线。

    “雪初,没事的,那就别画了,你现在身体太虚弱,没力气--”覃逸飞在一旁看着她额头上流下的汗珠,看着她那用力控制手的样子,忙劝道。

    可她没有回答,用力按着笔,在纸上一点点画着,拉出一条线,断断续续,根本不连贯,看上去也丝毫不像是一条线,弯弯曲曲。

    这条看上去只有三公分的线,她却攥着笔足足画了有五分钟。

    “苏小姐,别,别累着了--”张阿姨也看不下去了,劝道。

    可是,苏凡根本不回答他们,覃逸飞看着她这样,真想直接把笔抢过来。

    真是的,他干嘛要听她的给她买这东西啊?让她好好休息不是挺好的吗?

    汗水,从苏凡的额上滴落下来,顺着额头粘在她的睫毛上,她就算全神贯注盯着画纸,汗珠也会从睫毛上滴下去。而随着时间的延长,她整个人就像是在蒸桑拿一样,汗流不止。

    “雪初,雪初,别,别画了--”覃逸飞按住她的手,可是,原以为她身体虚弱没力气,这会儿覃逸飞倒是愣住了,她好像是在把全身的力气都要使出来一样。

    “雪初,雪--”覃逸飞被她此时的眼神吓到了,叫着她的名字。

    可是,苏凡盯着画纸,那白白的画纸上面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短短的线条,孤零零的,似乎是要被无边的白色给淹没,宛如一条无助的小船在白色的巨浪中挣扎。挣扎,就如同她此刻的心情。

    线条被白色的巨浪吞噬着,苏凡的心,也似乎在海浪上颠簸,却怎么都停不下来。

    覃逸飞见她愣愣地盯着那张白纸,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动一下,他发现不对劲了,一把抓过自己好不容易固定好的画板,扔在地上,抓住苏凡颤抖的肩膀,叫着她的名字。

    张阿姨见状,赶紧按着呼叫器。

    覃逸飞猛地搂住失神的苏凡,不停地说:“没事,没事,雪初,没事的,没事的。什么都别想,没事的。”

    她的身体,如风中落叶,不停地颤抖着,那支笔攥在她的手中,越来越紧。

    覃逸飞拥着她,他似乎感觉到她的身体有些冰凉,似乎听见她的牙齿在打颤。

    天,出什么事了?

    他赶紧松开她看着她,可是,她的脸色惨白,汗水依旧不停地流。

    “雪初,雪初,醒醒,雪初!”他轻轻拍着她的脸,叫着她的名字。

    “逸,逸飞--”她的嘴巴不停地颤抖着。

    “我在,我在,雪初,我在。”覃逸飞吓坏了,紧紧抱住她。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覃逸飞忙说。

    苏凡的心,剧烈地跳动着。

    她该知道自己不能画的,她连勺子都拿不稳,怎么拿画笔?真是异想天开!

    所有的幻想,自己可以重返职场,可以和霍漱清并排走着,所有的幻想都在一瞬间破灭。

    医生赶来了,苏凡已经恢复了正常,心跳和呼吸都没有了问题。

    姜教授听了覃逸飞的讲述,对苏凡道:“如果你想画画,就和徐医生说,她会在你的治疗中给你安排的,别逼自己了,好吗?”

    苏凡点头。

    等医生离开,苏凡让张阿姨也出去了,病房里只有自己和覃逸飞。

    “逸飞,有些事,我想,我不知道该和谁说--”苏凡望着他,道。

    覃逸飞坐在她的身边,认真地注视着她的双眸。

    “霍漱清和我说了枪击的事--”苏凡道。

    覃逸飞惊呆了。

    “为什么你没和医生说?”覃逸飞问。

    “霍漱清很自责,他说那件事都是因为他而起,是他的责任,我不想看着他那样责备自己,所以我,我不想再和任何人来提了,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折腾时间。”苏凡道。

    “雪初--”覃逸飞叫道。

    苏凡眼眶里噙满了泪水,道:“他那么辛苦,我怎么还可以让他再自责?我不能了。可是,我总是做梦梦见那件事,梦见刘书雅追我,拿枪抵着我的额头,我--”

    覃逸飞拥住她,任由她的泪水在自己的胸前汹涌澎湃。

    “没事的没事的,不怕了,雪初不怕了,刘书雅早就死了,她不会再伤害你了。”覃逸飞安慰道。

    苏凡猛地抬起头,盯着他。

    “漱清哥没和你说吗?”覃逸飞问。

    “没,我们,没有再说这件事。”苏凡道。

    覃逸飞见她的眼泪因为震惊而止住了,便把纸巾地给她,把后来的情况跟她说了一遍,苏凡静静听着。

    “孙蔓呢?她没事吗?”苏凡问。

    “你为什么问这个?你还记得孙蔓吗?”覃逸飞问。

    苏凡点头,道:“这几天慢慢想起来了一些,孙蔓是霍漱清以前的妻子--我一直想问他,刘书雅来杀我了,我变成了这样差点死掉,那么孙蔓呢?刘书雅会不会把孙蔓也给--”

    “孙蔓很好,她去年又结婚了。不过漱清哥没去她的婚礼,听说找了个很年轻的男人。”覃逸飞道,“那个男的有一次我见了,年纪和我差不多。”

    见苏凡擦着眼泪,覃逸飞笑了,道:“我一直觉得孙蔓该不会是为了报复漱清哥和你结婚这件事,所以才找了个比自己年轻的男人吧!不过,漱清哥说,孙蔓不是那种人,他们离婚的时候,两个人就说清楚了的,所以,漱清哥说可能孙蔓是找到真爱了吧!因为那个男人好像真的很疼她。哦,对了,我姐说,她前阵子去上海参加一个活动碰见孙蔓,孙蔓居然挺着个大肚子,好像都快生了。”

    苏凡简直惊呆了。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离开了一种生活的设计,并不见得就是坏事。我现在觉得啊,孙蔓可能真的是找到自己人生的归宿了吧!”覃逸飞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