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02章 血债血偿
    “方书记?”霍漱清忙问候道。

    原来是方慕白。

    “迦因怎么样了?”方慕白低声问。

    “康复的还可以。”霍漱清道。

    “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方慕白微微点头,“能出就早点回家,在那边住着,估计她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是医院。”

    “嗯,我看情况再和医生提。”霍漱清道。

    “呃,周末阿泉回来,你方便的话,和他一起来我家里坐坐,咱们喝几杯。”方慕白望着霍漱清的眼睛,道。

    霍漱清看着他,明白了什么,便点头道:“好,我等阿泉吧!”

    “嗯,到时候我给你们两个备好酒。”说完,方慕白拍拍霍漱清的肩,笑道,“千万别和你岳父说,要不然他又要在我面前叨咕了,你老丈人那个人,事儿爹!”

    方慕白笑着,霍漱清也笑了,道:“他是羡慕您!”

    “别听他瞎说,他那个嘴巴,有几句话是真的?我认识他都大半辈子了。好,那就这样,周末你和阿泉一起过来。”方慕白笑着说完,就走了。

    霍漱清目送方慕白离去,这才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苏凡的情况,事实上他并不需要确凿的证据来证明凶手是如何下手的,这样的案件,就算是找到了作案手法,也不可能将真正的凶手绳之以法。只不过,要想为她报仇,想要开展行动,就要查清苏凡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也是为了给她一个交代。

    方慕白说让他去家里喝酒,霍漱清知道并不是喝酒那么简单。方慕白问苏凡什么时候出院,说家里比医院好,霍漱清也知道并不是单纯说医院不舒服,那家医院很好,综合条件绝对是国内顶尖。方慕白的话外音,霍漱清是很明白的,因为方慕白也知道他们现在进行的调查,虽然不是他告诉方慕白的。调查苏凡的事件,到了这样的地步,对手会是谁,调查会引发怎样的结果,曾元进和覃春明都是有所预料的,当然,他们也要为了可能会产生的后果开始进行必要的准备,这个就必须要和方慕白通气。

    现在,事件看起来只是霍漱清和曾泉找苏以珩的人在进行秘密调查,看起来只是一个丈夫和一个哥哥为了一个无辜的人开始的申冤过程,他们只要查明真相,只要为那个在他们生命中有着绝对重要地位的人讨个公道,要让凶手为此血债血偿--尽管现在看起来是刘书雅动手的,可是谁都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毕竟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要是连这点都看不出来,用曾泉的话说“那就死了几次都不知道了”--如果不能查出一些证据,他们想要进行后续的行动就缺乏技术支持,会引来非议。

    这件事一定会有去面对最高领导的时候,到那个时候,他们绝对不能空口说白话。中国人向来说的一句话,师出有名,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师出无名就会变成非道义的战斗,会缺乏足够的道德支持,毕竟能对苏凡这样下手,能这样针对霍漱清的人,绝对不是什么黄毛小儿!势均力敌,或者对手更强大的时候,占据道德高地就显得至关重要。毕竟这不是美英联手打伊拉克,随便挂了个搜查大杀器的幌子就冲进去,不管人家有没有这东西,先打了再说,打完再去找,找得到找不到就是后话了,找不到也没关系,反正也打了,没人能奈他们何!

    虽然苏以珩的人是进行的秘密调查,可是,谁都不是傻子,医院方面难道就没有察觉吗?能在霍漱清和曾元进眼皮底下对苏凡用药,怎么会发现不了苏以珩的调查?再怎么秘密,面对那样狡诈阴险的敌人,总会被察觉的。

    都是聪明人,一个微小的举动都会被准确解读,就算不去打草惊蛇,只要风吹就有草动,只要草动就有异样,这是常识。“要是连这点都不懂,早就死了十次八次了”,这是曾泉说的话。

    苏以珩的消息,让霍漱清的心情越来越沉重,也是满满的愤恨。那帮人,还真是阴险狠毒到天下无双,在苏凡醒来后还在继续给她用药,真是--

    如果可以,霍漱清真想拿着枪把那个罪魁祸首的脑袋打成蜂窝,脑浆迸裂,可是,现实,是不允许他那么做的!

    工作,还有许许多多的工作在等着他,霍漱清在花园里略微站着吹了会儿冷风,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一点,就走进了办公室。

    下午,覃逸飞陪着苏凡去做康复训练了。

    虽然已经进行过半个月的训练了,可是苏凡每次觉得自己的脚踩在地上的时候,好一阵子都找不到双脚着地的感觉,就算是挪着步子,却总是很难感觉这就是自己的脚在走路。医生说她这是太久没有运动的缘故,毕竟她没有伤到脊椎,运动神经没有受到伤害,就算是不能行走,或者四肢无力,或者无法控制四肢的行动,都只是因为沉睡太久的关系,只要多加练习就好了,当然补充体力也非常重要。所以,每次苏凡来训练的时候,都要带上巧克力。

    覃逸飞看着她额头上那如黄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看着她的头发沾湿在脸颊上,看着她艰难地一步步往前走着,那么慢的速度,每一步却好像都是在用尽全力一样。覃逸飞的心,一下下腾着,他记得苏凡以前带着念卿的时候,念卿在前面跑,她在后面追。念卿刚开始跑的时候,速度很快,一眨眼就不见了人影。每次他们两个人带着念卿出去,就要非常小心地抓着她的手,生怕一转眼的工夫孩子就不见了。本来他是想抱着念卿的,可是刚学会走路跑步的孩子有哪一个是喜欢让大人抱的?简直对运动热衷的不得了,哪怕是摔得脑袋青皮擦破,也还是要跑啊走啊。那个时候,苏凡总是追着念卿跑,他特别喜欢看着她们母女两个在自己眼里跑来跑去的样子,那画面真的--而现在,苏凡每走一步路,就要付出这么大的辛苦,他怎么能不心疼?

    旁边的人看着她辛苦,可苏凡是个很执着的人,少一步都不会停,哪怕两只手全是汗,哪怕两旁的栏杆已经因为汗液湿滑的不行,却还是努力行走着。

    想要早一点自由行动,只有靠自己,苏凡很清楚。都说人要依靠自己,在康复训练这种事上绝对是如此,没有人可以替代她训练。如果她怕累而躺在床上不动,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这辈子都不能走路,更别说跑步了,即便是站起来,也只能依靠拐杖。而她绝对不能接受拄着拐杖的自己站在霍漱清身边!

    覃逸飞看着她一步步挪动着,看着她身上的病员服都被汗水渗透,在一旁陪着她,鼓励着她,他能做的也就是这点了,不是吗?

    晚上的时候,罗文茵过来了,给苏凡带了晚饭,覃逸飞就和苏凡道别离开。

    “我还有点事儿要办,有个饭局要去,我会尽快完了过来。”覃逸飞说完就走了。

    罗文茵坐在沙发上,看着苏凡坐在轮椅上,前面摆着和她位置合适的小饭桌,看着她小心地吃饭,便问:“逸飞来了一天了?”

    “嗯,他早上过来的。”苏凡道,虽说她的手指运动不灵活,可是她太饿了,总觉得这样的速度不足以填饱肚子的渴望,有点着急。

    张阿姨见状,赶紧端了板凳过来给苏凡喂。

    因为太饿了,苏凡也就没有拒绝张阿姨。

    “今天敏慧和你静姨也来了?”罗文茵问。

    “嗯,早上来的,坐了一会儿就走了。”苏凡边吃边说。

    罗文茵想了想,试探性地问道:“逸飞是不是和敏慧约会去了?”

    苏凡愣了下,看着母亲,道:“不知道,没听他说。”

    罗文茵“哦”了一声,道:“也不知道这俩孩子怎么样了,敏慧也是什么都不说。”

    苏凡没有说话,只是“哦”了一下。

    “张大姐,我来喂吧,我想和迦因说几句话。”罗文茵道。

    张阿姨便只好起身,把位置让给罗文茵,关上门出去了。

    “迦因,你觉得逸飞和敏慧怎么样?逸飞没和你说过他和敏慧有什么打算之类的吗?”罗文茵问。

    罗文茵从没给人喂过饭,现在就算是给自己的女儿做这种事,动作也不熟练。

    苏凡觉得母亲让张阿姨出去,就是为了和她聊覃逸飞的事。

    “那是他的私事,我问的话,好像不好--”苏凡道。

    “你们不是好朋友吗?难道你不关心他的感情问题?”罗文茵道。

    “是不是徐阿姨和您聊什么了?”苏凡问。

    “没有啊,怎么这么问?”罗文茵问道。

    “徐阿姨以前可喜欢给逸飞介绍相亲了,榕城的时候那几年就老是--”苏凡道,见母亲看着自己,她没有再说下去,“您想问什么?”

    “没什么,迦因,只是,”罗文茵想开口说,可是苏凡现在的精神状态,她也不敢说出来。

    刚才覃逸飞在时候,她看得出女儿很开心,当然她也看得出覃逸飞看女儿的那种眼神饱含的深情,绝对不是普通朋友,抑或是关系非常近的朋友--说什么朋友?男女之间有多少纯粹的友谊?说出来都是骗人的!

    尽管覃逸飞的眼里没有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欲望,可是那种情意,那种深深的情意,那种怜爱,罗文茵怎么会看不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