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05章 缠上他了
    “没事,就是有点心烦,心烦就喝酒。”江采囡笑道,“相请不如偶遇,咱们再去喝两杯?”

    “你都喝这么多了,还喝什么?车在哪儿呢?”霍漱清问。

    “难得我们能碰上啊!上次在医院里还没聊几句,你就走了--”江采囡说着,身体猛地往旁边一倒,险些就直接躺在路上了,霍漱清赶紧扶住她。

    “怎么喝了这么多?”霍漱清问道。

    “酒不醉人人自醉--”江采囡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大半夜的喝成这样--”霍漱清道。

    可是江采囡已经醉的说不出话了,只是靠在他的胳膊上看着他笑着。

    没办法,霍漱清只得把她送到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让冯继海登记了一间房子就把她送进去了。

    等安顿好江采囡,要送给苏凡的小娃娃早就做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江采囡的突然出现,打乱了霍漱清的思绪,或者是这个有着和苏凡一样大眼睛的娃娃让霍漱清的心里明媚了起来,回去医院的路上,霍漱清突然觉得一身的轻松。

    感到轻松的确是,可是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覃逸飞和他说的那些话。

    他不能让覃逸飞牵扯进这件事里面来,现在牵扯的人越少越好,免得给覃逸飞带来麻烦。那小子真是不懂事,以为这么做了,自己的良心就会安了,唉!

    于是,霍漱清给叶慕辰拨了个电话,既然覃逸飞是找叶慕辰帮忙的,那就直接让叶慕辰不去调查就可以了。

    可是,接到电话的叶慕辰说了句让霍漱清无言以对的话--

    “逸飞的心病就是他当时没有保护苏小姐,如果这个心结不解开,恐怕他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所以,还是让我们调查吧,万一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会及时向您汇报!”叶慕辰说。

    也只能这样了,要不然呢?

    心病还须心药医,就如同此刻的他一样。

    到了医院的时候,苏凡已经睡着了,霍漱清小心地把娃娃从手提袋里取出来放在她的枕头边,亲了下她的额头。

    夜色茫茫。

    霍漱清轻轻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中,轻捏着抚摸着。

    虽然现在她也是在睡觉的状态,可是手的温度比昏迷的时候要好多了,让他感觉到了温暖。

    多少年来,他一直渴望期待的就是夜里可以让自己握住的手,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孤单一人,让他可以安心入眠。那么现在呢,他真的可以安心入眠了吗?

    苏凡这件事一直查下去的话,会发生什么后果,他很清楚。掀起的兴风大浪只有他自己去应付,不能再牵扯更多人,覃书记,曾部长,曾泉还有苏以珩,现在居然又多了一个小飞出来,真是够乱了。

    小飞说,他只是想给自己一个解脱,那么他自己呢?他想要的,是不是也是自己的解脱?

    一切,都有应对的办法,现在需要的,就是把证据准备好,抓住那个人,开始行动!

    既然小飞要查,那就让他查去。小飞太年轻,有些情绪化,可是叶慕辰做事稳重,还是值得信任的,不用太担心了。

    夜深深,谁又能安眠呢?

    对于苏凡来说,或许说因为和覃逸飞谈了刘书雅的事,这个夜里她的梦里的确平静了不少,至少没有人追赶她了,有的只是一个美好的梦境,属于她的梦境。

    等天亮霍漱清起床的时候,发现她的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正在梦乡。

    是做什么好梦了吗?真好!霍漱清轻轻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

    这是最近这半个多月来,苏凡第一次的梦里笑。

    天亮了,一切都照旧,每个人继续着自己的生活。

    江采囡是被一个电话叫醒的,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躺在酒店的床上,而且还是一个普通的酒店房间--

    她努力回想着昨夜的情形,昨夜,她遇上了霍漱清,然后,就断片了?

    霍漱清?是他送她到酒店的?

    那么,昨夜,是他和自己在一起?

    江采囡意识到这个问题赶紧起身,被子从身上掉下去才发现自己还穿着昨晚的衣服。

    是啊,她不穿着这身衣服,还能穿什么?真是可笑啊,四年前霍漱清没对她动过手,现在还会--真是想多了。

    不过,接受了他的帮忙,总得有所表示吧!

    可是,她去哪里向霍漱清表示?她连他的联系方式都没有,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妻子住院--

    那就去医院守着?反正他一定会回去的。这么决定了的江采囡,赶紧起床离开了酒店。

    这一天,对于霍漱清来说还是一样的忙碌。

    中午休息的时候,他给苏凡打电话,问她的情况。

    “那个,娃娃是你给我买的吗?”她问。

    “嗯,昨晚在路上看见挺有趣的,就给你买了,喜欢吗?”他问。

    “喜欢,就是,”她的手指,抚摸着小娃娃腿上那两个字。

    “就是什么?”霍漱清问。

    “我都这么大了,你还送我小娃娃,我还以为你是送给念卿的。”苏凡微笑着说。

    霍漱清的嘴角,也荡漾出了笑意,道:“念卿肯定不喜欢那种。”

    “为什么?那你怎么知道我会喜欢呢?”她笑着问。

    病房里陪护她的人看着她脸上那么深的那么开心的笑容,都不禁笑了,真是够腻味的两夫妻啊!

    “我猜的。”他也在笑着说。

    “你还猜的真准。”苏凡道,“哦,对了,昨天逸飞给我拿来一个小娃娃,敏慧拿走了,我想起来那个娃娃,你是不是以前也送过我?为什么我现在想不起在哪里了?你能帮我找回来吗?”

    霍漱清一愣,他没想到她居然还想着那个娃娃--

    “没问题,我记得好像是在榕城的家里,等会儿我给我姐打电话,让她过去找到,下次她来的时候给你带上。”霍漱清道。

    一切都会开始向好的方向走了啊!

    霍漱清的心里,也轻松了起来。

    等冯继海再度走进领导的办公室,就发现领导眼角眉梢那喜悦的神采。

    有什么好事吗?

    就因为和苏凡简单聊了几句,霍漱清这一整天都感觉到精神无比。

    事实上,早上苏凡醒来看见枕边的娃娃,看见娃娃腿上的字,以为是覃逸飞送给她的,毕竟昨天覃逸飞要送她的礼物被叶敏慧半道劫走,她以为覃逸飞又去买了。结果问了下张阿姨,才知道覃逸飞昨晚再没回来。

    霍漱清感觉到心情好,苏凡的情绪似乎也很不错,嘴角总是隐隐带着笑意。别人也不好说什么,只有方希悠来的时候见着她这样,还调侃了她两句。调侃是调侃,可是方希悠看着苏凡那幸福的模样,心里不知道有多么羡慕。

    然而,等他晚上回到医院的时候,刚下车就听见一个人在叫他“霍书记”,冯继海立刻循声看去,霍漱清就发现路灯下面走过来的是江采囡。

    “江记者?你怎么在这里?”霍漱清惊讶地问。

    “我想来和你说声谢谢,昨晚的事,谢谢你,可是不知道你的电话,也进不去你工作的地方,只有来这里堵了。”说着,江采囡笑了,两只手插在衣兜里。

    “这么冷的天--”霍漱清见她在这里等着自己,也有点过意不去了,毕竟是认识的人,又是女人,大冷天--

    “没事,我一直在车里开着空调的,不冷。”江采囡笑着说,便把手机掏出来,“霍书记,不知道你现在方便不方便把你的号码给我一个?”

    霍漱清没有接话,便请她往住院部大厅里走,里面暖和一些。

    江采囡的目的就是这样,让霍漱清感觉到对她有些于心不忍,然后她提要求,他就会答应了,何况只是一个电话号码而已,不给他的,还可以给他秘书的。

    “霍书记?下次我就直接给你打电话了,说实在的,还真是够冷啊!”江采囡笑着说,她一笑,那两只眼睛就如同猫的一样圆。

    冯继海也知道江采囡的目的,霍漱清怎么会不明白?不过到了这样的地步,一个电话号码而已,也没必要太拿着了。

    于是,霍漱清便把冯继海那边的一个对外联系的号码告诉了江采囡,江采囡很清楚这个号码的级别,却只是笑了,把号码存了下来。

    “冯秘书,以后你可别挂我的电话哦!”江采囡笑着说。

    冯继海笑笑,没说话。

    “江记者,时间不早了,我要上去陪我爱人--”霍漱清道。

    虽然时间很晚了,可毕竟是在医院公共场合,他和江采囡在这里大半夜聊天,似乎也不太好。

    “好的,那就打扰霍书记了,我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的,请你喝茶哦!”江采囡笑着把手机装回包包。

    说了再见,江采囡就走了。

    “等一下--”霍漱清的声音传来,江采囡停下脚步转过身。

    “你还在新华社?怎么没”霍漱清问。

    江采囡笑了,道:“要不然呢?”

    “那怎么都没见过你?”霍漱清问道。

    “霍书记你从来都不出来开发布会,我呢,也不去你们那里面做专访,所以,咱们就见不到咯!”江采囡笑着说,“不过,改天霍书记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去你们那里面给你做个专访?我最近混的很不好呢!给我一个成名的机会?”

    霍漱清忍不住笑了,道:“江记者的嘴巴永远都这么厉害!晚安,我上楼了。”

    说完,霍漱清就朝着电梯走去,江采囡望着他的背影笑了,折身走向楼外的停车场,打开自己车,驶出了医院。

    楼上苏凡的病房里,苏凡坐在床上上看书,等着霍漱清回来。

    霍漱清从门口看见床头那亮着的灯光,心头暖暖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