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07章 我可以吗
    苏凡不知道霍漱清在客厅里和苏以珩电话里聊了什么,不过,他们谈的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事实上,苏以珩在电话里告诉霍漱清,他的手下已经查明了苏凡记忆出现异常的原因,连哪种药都搞清楚了。

    “这是美国一家公司的试验用药,在临床上还没有推广,也没有在FdA注册。目前只是用于精神病患的实验性治疗,好像是通过让病人沉睡进行某种心理治疗,是一种辅助手段。那些人之所以选择这种药,多半是为了防止我们检测出来,因为这种药代谢之后和迦因日常使用的药物根本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普通的检测是根本没有办法发现的。呃,详细的情况,等明天我们去白叔家见面了再聊,怎么样?我把分析报告都给你带过去?”苏以珩对霍漱清说。

    是啊,明天是周末,他和方慕白约好了要去方慕白家里喝酒的,还有曾泉,没想到苏以珩也要过去。

    “好,明天见。”霍漱清道。

    “要不,我明天把我这边的分析师也带过去,让她当面给你汇报?这些东西,我自己也说不清。”苏以珩道。

    “行,你让她过来吧,是小徐,是吗?”霍漱清问。

    “是的,徐妍,我这边的首席医学专家!”苏以珩道。

    看来,对方是早就做好了预备,从整个计划开始实施,一直到现在,每一步都是在他们的计算之中。他们步步为营,而他还没有开始行动。

    不过,从他们给苏凡下药的这个情况来分析,那些人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的,就算是让他发现,也很难抓到他们的把柄。

    “你能确定是哪个人具体实施的吗?”霍漱清问苏以珩。

    这样用药,绝对是医疗组的人,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医生或者护士,都有可能这么做。

    “嗯,已经有目标了,我派人监视了。时机一到,就立刻下手。”苏以珩道,“不过,霍书记,我觉得我们应该先下手才行,否则那个人就会被灭口。到时候我们就没有任何证据来指证--”

    “就算有证据,我们也没办法直接来针对那个幕后主使。”霍漱清道,“让你的手下盯紧了,千万别让那个人出事,能留着还是要留着。继续往上找,把这一条线搞清楚。”

    “是,我明白,霍书记。”苏以珩道。

    挂了电话,霍漱清在地上慢慢走来走去。

    抓到了一点,就能抓到一条线。虽然最后不能用这个来给他们定罪,可是在内部说明会的时候,他可以把证据摆出来,证明他是师出有名。

    这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对于霍漱清来说,这是一场战斗,为了爱人的战斗,为了明天的战斗!

    于是,在挂了苏以珩的电话后,霍漱清给岳父曾元进打了过去。

    他把苏以珩调查的情况大致说了下,并告诉岳父,自己和曾泉还有苏以珩明天会去方家。

    “慕白在这方面更有经验,看来要尽快入手,要不然那帮人会狗急跳墙。”曾元进听罢,说道。

    “是,我也是这么想的。”霍漱清道,“我已经有了个初步的方案,明天想和方书记谈一谈,您会过去吗?”

    “明天我还有点事要办,晚一点再过去。”曾元进道。

    虽然方慕白跟霍漱清说不要把去他家喝酒的事告诉曾元进,可是霍漱清听得出来,方慕白还是希望曾元进过去的,毕竟是大事,直接涉及到的是曾元进的女儿女婿,至于后面的布局,也是需要曾元进来指挥的,他不过去是不可能的。

    “嗯,我知道了。”霍漱清道。

    “迦因怎么样了?”曾元进问。

    “今天状况不错。”霍漱清道,“爸,我想让她尽早出院。”

    “出院?”曾元进一愣,他立刻反应过来霍漱清是担心苏凡继续用药的话,情况会恶化,便说,“你和姜教授商量一下,要是没问题的话就回家休养,家里舒服点。”

    “嗯,我明天和姜教授商量这件事。”霍漱清道。

    翁婿二人又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回到病房,霍漱清见苏凡还靠着枕头坐着等自己,忙走过去道:“我打电话忘了时间,你累了吧?”

    他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怜惜和不忍,苏凡望着他摇摇头,道:“没事,我不困。”

    霍漱清轻轻亲了下她的额头,道:“我们睡吧,时间不早了。”

    苏凡点点头,他就抱着她躺在床上,自己则躺在了她的身边,握住她的手。

    “明天我和姜教授商量你出院的事,下午去方书记家里。”霍漱清道。

    “哦,我知道了。”苏凡道,“明天周末了啊!”

    “嗯,我明天不用去,后天要去上班。”霍漱清说着,亲着她的眼角,“等你回家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就会多一点。”

    “没事的,你的工作要紧。”苏凡道。

    霍漱清望着她,轻轻捏着她的手心。

    “丫头,要不我和领导申请,换个岗位?清闲一点的,可以多点时间陪你--”他说。

    “不用了,你还年轻,要好好工作才是,要是年轻的时候就图清闲混日子,将来可怎么行?一辈子就混过去了。”苏凡道。

    霍漱清看着她,不禁笑了。

    “你这丫头,还--”他叹道。

    “我不希望你再为了我做什么决定,我不想影响你的前途--”苏凡道,见他要开口,她忙止住了他,“你听我说,好吗?”

    霍漱清点头。

    “我哥和我说了你要辞职的事!”苏凡道。

    霍漱清一愣。

    “请你以后别再那样了,好吗?我真的,真的不值得你为我牺牲那么多,真的,”苏凡说着,泪水噙满眼眶。

    “傻丫头,你怎么会不值得我那么做?”他轻轻擦着她的泪,“你就是我想要的一切,没有你的话,我就算是做再大的官又有什么意义?不过只是行尸走肉而已,明白吗?因为有了你,从云城的时候开始,因为有了你,遇见了你,我才感觉到自己真的活着,才感觉到自己所有的拼搏有了价值。如果不是你,我不知道今天自己会是什么样子,我,不可想象。”

    苏凡低头啜泣着。

    他轻轻亲了下她的额头,道:“傻丫头,以后,不许再说什么你不值得我牺牲的这种傻话了,明白吗?”

    苏凡不语。

    “只要你健康快乐,我所做的一切才有价值,丫头!”他说着,轻轻吻去她的泪。

    “可是,我不想--”苏凡道。

    “傻丫头,我有分寸的,你要相信我。”霍漱清捧着她的脸,道。

    苏凡点头。

    “只是,”霍漱清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泪痕,道,“如果有一天,我什么都不是了,失去了现在的这一切--”

    “出什么事了吗?”她忙问。

    霍漱清突然觉得自己和她说这个有点过了,会让她担心,便笑了下,安慰道:“别怕,我只是随口说说,我能有什么事儿呢?现在不知道有多么顺风顺水,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谁让我老婆是部长的女儿呢,对不对?”

    苏凡不语。

    是的,做了部长的女婿肯定比一般的官员机会多,可是,同样也风险大。高处的风浪,不是一般的斜风细雨,一旦起了风浪,都是飓风海啸。

    “好了,别担心了,也都怪我,不该和你说这些的,对不起,丫头。你别为我担心,我没事的,我很好。现在就算是我想换个清闲的岗位,你爸和覃叔叔都不会答应的,是不是?”霍漱清说着,不禁笑了。

    是啊,他不止是他一个人,他身后还站着很多的人,站着两位身居高位的大人物,覃春明和曾元进!

    “那你自己呢?”她问。

    “我?”他想了想,拥住她,道,“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可以和你在一起,还有我们的念卿,每天工作,实现着自己的梦想--”

    “你的梦想是什么?”她问。

    霍漱清认真思考着,道:“额,梦想啊,我想,应该是可以创出自己的天地,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我们的国家变得更好更强大,让老百姓的生活更好吧!做官,就该是这样的梦想,是不是?你要是去问你爸,他也会给你同样的答案。”

    苏凡望着他,笑了。

    “是不是觉得有点太大了?我也觉得好像,好像在背党章一样的。”他也不禁笑了。

    苏凡摇头,道:“是你的话,我相信。”

    “怎么?换了别人就不信了?”他笑问。

    “嗯,这个世上,说一套做一套的人太多太多,大家早就忘了诚信,忘了理想是什么了。说出来的话,早就没人信了,不是吗?”苏凡道,“如果你现在对不认识的一个人说你的梦想就是这样,人家不骂你神经病才怪。”

    霍漱清不禁叹了口气,道:“是啊,应该做的事,反倒成了一种功劳。”

    两个人都沉默不语。

    每次开廉洁会议的时候,霍漱清坐在那里听着各部门的整顿报告,想着自己这一路走过的每一步,想着那些被查被治罪的官员,到底为什么会成了这样的局面?还有机会荡涤乾坤吗?

    “你的梦想呢?你的梦想是什么?”他问。

    我,还有梦想吗?

    苏凡望着他。

    我的梦想就是可以站起来,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可以站在你的身边,不做你的累赘,不做你的负担。

    她想这么说,可是她没说出口。

    “你想不想继续做设计师?”他望着她,问。

    “我,可以吗?”她反问道。

    “当然可以啊!怎么不可以?你有天赋的,你如果想继续做设计师,就朝着这个努力,一定会成功,成为世界知名的婚纱设计师,就跟那个什么王一样。”霍漱清道。

    “Verawang!”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道:“差不多吧,我也记不清。”

    可是,她没想到他居然还记着这种和他的世界相隔十万八千里的名字。

    “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做到。”他说。

    “可是,我现在连一条直线都画不了。”她低声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