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10章 遇上你是最幸福的事
    开始动手了吗?

    曾元进走过来,轻轻拍了下霍漱清的肩,道:“这个年,还真是够乱的啊!”

    “是啊!”霍漱清道。

    “再大的风浪,最会有平静的时候。”说完,曾元进就推门走了出去,走到念卿的身边,蹲下身帮她点烟花。

    霍漱清站在苏凡的背后,轻轻把手放在她的肩头,苏凡抬头望着他。

    雪花,落了下来。

    一朵一朵烟花,在空中绽放开来。

    新的一年,就要到来了。

    远在榕城的覃逸飞,站在院子里望着夜空中绽放的礼花,心里根本无法平静。

    叶慕辰下午和他见了个面,把苏凡枪击案的调查告诉了他。即便是他后来找叶慕辰来调查那件事,可是叶慕辰还是把所有的情况在第一时间报告了霍漱清。看着叶慕辰给自己看的报告,覃逸飞良久说不出话来。

    从目前调查的结果来看,刘书雅当年被薛丽萍逼走之后,在美国游学之时碰到了某个男人。也许命运就是这样的巧合,又或者一切都是命中注定,那个男人在和刘书雅欢好一阵之后就抛弃了她,而刘书雅怀孕了。

    彼时的刘书雅,并不清楚这个孩子是霍漱清的,还是那个男人的,却一直当做是霍漱清留给她的孩子准备生下来。多年以后,当刘书雅重新回国,和霍漱清相见,却发现两人早就是有缘无分,无法再次和霍漱清在一起的刘书雅,等来的是霍漱清和另一个女人的重逢和结婚。而这个时候,她的女儿刘丹露回来了,刘铭接了外甥女回来,准备与霍漱清相认,以达到胁迫霍漱清的目的,却以失败告终,刘家也因为这件事,被接到罗文茵嘱托的华东省政法领导掀起的打黑中彻底覆灭。

    “那个男人,就和刘书雅提出愿意帮她报仇,才让刘书雅下定决心去杀雪初吗?”覃逸飞问叶慕辰道。

    叶慕辰点头,道:“看起来是这样的。对于刘书雅来说,只有两件事会让她有这样的冲动,第一件就是为刘家复仇,第二件就是让那个男人接受刘丹露。”

    “是啊,雪初说刘书雅去找她的时候,已经是要退出漱清哥生活的样子,不会突然莫名其妙的去杀她。所以,只有一个让刘书雅足够豁得出的理由,或者两个,也许一个就够了,刘书雅才会去杀雪初--”覃逸飞叹道。

    “对于当时的刘书雅来说,只有这两点才是最让她心动的。我猜这两点,那个男人都和她许诺了,可惜现在还没办法恢复那个U盘的内容,要不然就确定是什么了。”叶慕辰道。

    “刘书雅当时应该是知道了那个男人的身份,否则不会轻易相信。事后刘丹露失踪,漱清哥派人找了那么久都找不到,说明刘丹露很有可能被那个男人带走了。”覃逸飞说着,给两个人倒了酒。

    “这是很有可能的。现在就看霍书记去和对方谈的怎么样了!事情搞到这样的地步,不知道会怎么结局!”叶慕辰喝了口酒,道。

    “不知道啊!”覃逸飞道,“东哥那边还不知道会怎样呢,看他这个年也是焦心死了。”

    “他们可能会用东阳来交换什么。”叶慕辰道,“那帮人对东阳动手,也是选好了对手的,针对你的话太容易被攻击。”

    “趟进这摊水里,谁都撇不开了。”覃逸飞道。

    在院子里站了会儿,覃逸飞折身走进屋里,父亲正在客厅里打电话,母亲端了水果过来,覃逸飞走过去取了一块。

    覃春明挂了电话,覃逸飞便赶紧问:“漱清哥打来的吗?”

    “他要去和那边谈了。”覃春明道。

    覃逸飞吃着东西,默不作声。

    “漱清这次,也是拼了命啊!”徐梦华叹道。

    “就看他能不能处理好分寸了。”覃春明道。

    “爸,这次会到什么地步?”覃逸飞问。

    “说不准,那边儿对迦因动手,也是太狠了,毕竟迦因是曾家的女儿,可是如果不那么做,就很难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覃春明说着,接过妻子递给他的苹果。

    “我真想把那个男人给砍死!”覃逸飞道。

    “漱清比你更想。”覃春明道,“也许这就是孽缘吧!”

    此时,在京城的曾家,苏凡已经哄了念卿睡着,霍漱清走过来,苏凡给他做了个“嘘”声的动作,霍漱清坐在床边,静静望着女儿那甜甜的睡脸。

    “非要缠着我哥玩游戏去,还说她要守岁,过了十二点再睡,好不容易才睡着。”苏凡低声说。

    霍漱清俯身,轻轻亲了下女儿的脸颊,又望着苏凡那清秀的面容,轻轻吻了上去。

    他一点点吻着她,却又好像很想要吃掉她一样,矛盾着。

    苏凡的心,一点点颤抖着,她抬头望着他。

    眼里的男人,俊逸非常,眼里却又有种她陌生的严肃。

    “怎么了?”她问,猛地,她才注意到他身上穿着很正式的风衣,“你要出门?”

    霍漱清点头,手指插入她的发间,视线一寸寸在她的脸上移动着,道:“早点休息,我还有点事要出门一下,别等我。”

    苏凡望着他,久久不语,她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

    四目相对,良久,霍漱清亲了下她的眉角,低低地说:“苏凡--”

    “嗯。”

    “这辈子遇上你,是我最幸福的事!”他说着,深深注视着她。

    苏凡微微笑了,一言不发,只是轻轻亲了下他的脸颊。

    “天冷,注意别着凉了,早去早回。”她说。

    霍漱清“嗯”了一声,起身离开了,头也没有回。

    苏凡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风雪之中,霍漱清乘车离开了别院。

    京里某一处住宅里,一家人也在团圆着。

    江采囡在和家里的女眷们聊天,事实上是听着她们聊天。

    “怎么,你看上霍书记了?”一个堂姐坐在身边,看见江采囡拿着手机在翻霍漱清的照片。

    “看看而已。”江采囡道。

    “别人的话,你说不准还有点戏,他啊,你就死了心吧!”堂姐笑道。

    “什么叫死了心?你知道什么?”江采囡一脸不乐意。

    “谁不知道霍漱清是个二十四孝老公?老婆重度昏迷半年,他守在身边不离不弃,这样的男人,会为别的女人和老婆分开?何况他娶的还是曾家的女儿!”堂姐道。

    “这样的男人才值得爱,不是么?”江采囡似乎自言自语。

    堂姐盯着她,道:“你可得了吧,不是姐姐我打击你,你在那个女人面前,真是一点竞争力都没有,趁早死心了,自己还不受伤害。”

    江采囡气呼呼地起身,理都不理堂姐叫自己,直接出了屋子,走进了风雪里。

    “霍漱清啊!”江采囡叹道,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手机桌面,那是她以前在云城的时候偷拍的他的侧影。

    多年里,即便是手机换了一个又一个,这个桌面,却似乎怎么都舍不得换掉。

    正厅里,一堆人在那里看电视闲聊,江采囡找了个位置坐下,继续翻着新闻。

    “哥,你那里被查了?还这么悠闲?”江采囡拍了一把坐在身边的男人,道。

    “他们喜欢查就去查嘛,这年头谁还能拦得住查的?”男人道,“不过,你的情人倒是很不给面子啊!今儿下午点这名的批评我,让我这脸往哪儿搁去?”

    江采囡脸色一红,道:“你少胡说了,什么是我的情人?我--”

    男人只是笑着,端起茶碗喝了口。

    坐在对面的男人看了江采囡一眼,道:“你什么时候能做点正经事?从云城就盯着一个霍漱清,现在又--”

    “爸,我的事,不用你们管。”说完,江采囡就气呼呼地又出去了。

    等江采囡离开,坐在她身边的男人也起身了,放下茶碗,道:“二叔,那我就去了。”

    江采囡父亲起身,和男人一起走到门口,低声道:“不管他扔什么,只管接着,不要回复。他现在也是怕覃东阳出事儿,就算是跟你说督查的事,你也不用担心。”

    “嗯,我明白。”男人说完,穿上风衣就走了出去。

    “你们和曾元进他们闹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打算什么时候才说?”一个威严的声音从江采囡父亲身后传来。

    “爸--”江采囡父亲道。

    屋子里,只有江采囡父亲弟兄两人,还有老爷子。

    “爸,您都听说什么了?”江采囡三叔笑着道。

    “我听说什么?今天下午去座谈会的时候,方家老头和我说,曾家的孩子不容易,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多帮衬着后辈。”老爷子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会不明白?你们谁,把曾家的女儿给弄成那样了?”

    “曾元进那个老泥鳅--”江采囡父亲道。

    “别的我不管,我只想问你们,打算闹到什么地步?”老爷子问道。

    “曾家这么些年做了什么,您比谁都清楚。这次不是我们要闹,是他们拐着弯儿的找我们麻烦,还拉上方慕白一起动手,不是要把我们做绝的意思吗?”江采囡三叔道。

    “曾家出事,第一个受到牵连的就是方家,曾元进要动手,您以为姓方的会袖手旁观?”江采囡父亲道,“这次的事,您不用担心,就算是他们真要给那个女人报仇,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多事之秋,你们还真是--”老爷子道。

    “就算我们不动手,曾家和姓方的总有一天会对我们开刀,现在他们又拉了个覃春明进去,如果放任他们这样发展,将来我们还有什么说话的位置?”江采囡三叔道。

    老爷子不说话了,只是深深叹息。

    江采囡本来是要来找堂哥的,刚走到门口,手贴上门板还没推开就听见覃春明三个字,心头猛地一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