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11章 不愧是情圣
    覃春明是霍漱清的导师,如果覃春明有什么麻烦,霍漱清是绝对逃不掉的。

    霍漱清?霍漱清今天开始了对堂哥那个公司的督导检查,难道说有什么事--

    江采囡怎么都猜不出来,家里的很多事,她是不知道的。

    可是,事关霍漱清--

    她猛地推开门,屋子里的人都愣住了,看着她。

    “你来干什么?”父亲喝道。

    “爸,霍漱清怎么了?”江采囡问道。

    “霍漱清,霍漱清,你的脑子里除了霍漱清,还能不能有点别的?”父亲骂道。

    江采囡很是气不过,她向来都是顶撞父亲的,也因为这个缘故,父亲很是不喜欢她。现在父亲这么说自己,江采囡自然是不会相让的。

    “我喜欢他怎么了?有什么错?”江采囡道。

    “你还要脸不要脸啊?云城的时候就追着他,现在你又追着,大半夜在医院堵人,你这是成心想让别人来笑话我们家是不是?”父亲道。

    “就是,阿采,世上男人多的是,你随便找去,缠着一个霍漱清算怎么回事?”小叔说道。

    “我的事,用不着你们管。我喜欢谁,是我的自由--”江采囡道。

    “反了你了,还自由?追着一个有妇之夫,你还和我说自由?我们姓江的找不到女婿了就非要去抢曾家的不成?”父亲道。

    “谁去抢他了?反正,我就是喜欢他,这个世上没有一个男人比得上霍漱清!就算他是别人的丈夫,我也还是喜欢他。你们要是想对他做什么的话,我头一个不答应!”江采囡道。

    “你滚,我们江家的脸都被你丢完了!”父亲指着她,道。

    江采囡一下子站起身,道:“走就走!”

    “都住嘴!”爷爷的声音传来。

    江采囡停住了脚步。

    “你们父女两个,什么时候能消停一点?”爷爷道。

    屋子里其他三个人都不说话了。

    “阿采,霍漱清这件事,不许你插手!你平时再怎么胡闹都可以,可是这件事,事关我们江家多少人的大事,不是你该管的。”爷爷道。

    “我怎么就不能--”江采囡依旧不依不饶。

    “你再说一句,就别再踏进我们江家的门!”父亲打断她的话,江采囡张着嘴,一动不动地闭不上。

    “阿采,你出去!”爷爷道。

    江采囡转身离开,“哐当”一声把门甩上。

    “这丫头,简直越来越不像话了。”父亲道。

    “阿采虽然倔,可是也知道分寸,你稍微敲打她一下就行了。”爷爷道。

    “二哥,阿采和嫂子真是越来越像了。”江采囡的小叔笑着说道。

    江采囡父亲却只是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因为妻子早逝,他也不会把这个女儿惯成今天这样!

    “你们和曾家这件事,既然已经开始了,每一步都小心应对。曾元进敢这么挑头,是得到了某些人的支持和肯定的,要不然他也没那个胆量和我们斗。”江采囡爷爷道。

    “迟早都有这么一天的,眼下事情这么多,起来倒是好点儿。”小儿子道。

    “先让启正去和霍漱清谈谈,看看对方都有些什么再说。督察组那边,倒是不用怎么担心,我们早就做好准备应付了。”江采囡父亲道。

    “曾家那女儿的命还真是硬,怎么都死不了!”江采囡小叔道。

    江采囡的爷爷和父亲都没说话。

    “不过,霍漱清还真是能在那半死不活的人身上下本儿,活脱脱把自己弄成情圣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是一片赞叹。我们费了那么大劲儿,倒是给他立了牌坊!”江采囡小叔接着说。

    “霍漱清的做法给他赢到的不止是道德优势,那么多人的观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做出来的。如果这次不把他拿下去,等事情过了,搞不好他又会高升了。到时候局势对我们会更加不利,我们这边也难免人心浮动。”江采囡父亲道。

    弟弟点头,道:“曾元进和覃春明原本还不是一口气,要是那女人死了,就彻底把他们给打散了,这下,他们倒是真不分开了。”

    “覃春明倒不足为虑,麻烦的是霍漱清这个刺儿头,现在上上下下对他的呼声那么高,方慕白他们再搞下来一个人,霍漱清就要顶上去了。覃春明嘛,这也就差不多到头儿了。再怎么排,他退之前也进不去最里面。”江采囡父亲道。

    “你要是当初让阿采嫁给他,这么好的女婿岂能落到曾元进家里去?”江采囡小叔笑道。

    “他就算是做了咱们家女婿,也未必和咱们一条心。何况,覃春明也不会答应。”江采囡父亲道。

    然而,离开了客厅的江采囡,心情复杂极了。

    她赶紧给堂哥江启正打电话,江启正已经在和霍漱清见面的路上了。

    江启正看了眼手机,就按掉了。

    并不知道堂哥要和霍漱清见面的江采囡,根本坐不住了,赶紧又给霍漱清打电话,可是,翻出了他的号码,她的手指又停住了。

    她怎么和霍漱清说?她还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如果家里真的对霍漱清要做什么的话,岂是她能阻止的?再者,霍漱清又不是笨蛋,他能派人去调查堂哥主持的那家公司,就说明他们之间已经开始了。在这个时候,她还怎么和霍漱清说话?

    可是,霍漱清不是前阵子还和她见过面吗?怎么一定口风都没有?他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不远不近。

    霍漱清--

    按掉了江采囡电话的江启正,却又拨了个电话出去。

    “广东那边怎么样了?”他问电话里的人。

    “放心,这边没问题。”电话里的人答道。

    “刘家呢?麻烦处理干净了没有?”江启正问。

    “刘铭已经死了,其他人根本不知道那件事--”

    “你派去和刘铭联系的人呢?”江启正问。

    “还--”

    “处理掉!”江启正严词道。

    “是!”电话里的人领命,“江总,那,刘丹露小姐--”

    “她又怎么了?”江启正问。

    “那边的弟兄说她不停地吵着要见您--”下属道。

    “我知道了,不要让霍漱清的人发现她。”江启正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书雅,刘丹露,都是蠢货而已!江启正心想,靠着车椅闭上了眼睛。

    城市的霓虹灯,在他的脸上闪过明暗的光影。

    可是,眼前,闪过那一年和刘书雅相遇的情形,那个妖娆的女人,眼里那深深的哀怨。

    他和平时一样,只是把那一夜当成了一个艳遇,天亮就说再见的偶遇,却没想到会纠缠出这么多的事,更没想到自己在三十年前的一场邂逅,成为了三十年后刺向对手的一支利剑。

    谁会赢?谁会输?恐怕没人说得清!

    到了约好的地点,霍漱清已经在了,江启正下了车,秘书赶紧给他撑伞遮住天上的雪花,他推了一下,伞掉在地上。

    “这世上,最干净的也就是这雪了!”他抬头看了眼天空,大步走向了院子里的茶厅。

    老板是熟人,赶紧领着他,给他推开门。

    “霍书记,幸会幸会!”江启正笑着,掸了掸身上的雪,把风衣脱下来递给老板,老板就赶紧给他挂了起来。

    “您还是老样儿上吗?”老板含笑问道。

    “不用了,清茶吧!”江启正说完,就坐在霍漱清对面。

    “江总!”霍漱清伸出手,两人握了下。

    老板退了出去,屋子里只有两个人。

    可是,谁都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彼此。

    江启正淡淡笑了下,老板已经端了茶进来,便赶紧退了出去。

    看着茶杯里那漂浮的绿色茶叶,江启正开口道:“霍书记出手很准嘛!直接就对着我来了?咱们不迂回一下吗?”

    霍漱清不语,把手边的文件袋推到江启正面前。

    江启正笑了下,看了一眼,道:“霍书记刚派人就查我,这么快就开始给我好东西了?”

    霍漱清见他没有打开文件袋,就自己把文件袋打开,一张一张摆在江启正面前。

    “这是给苏凡下药的证据,下药的人已经招供,药品的来历也都在这里。”霍漱清道,“这是刘铭自杀前见到你的手下的镜头,他自杀用的药,是你的人给的。这是”

    每一件,都是人证物证俱全,江启正似乎早就料到霍漱清会这样,只是淡淡笑笑,没有接话,等着他说完。

    “这是你和刘书雅通话录音的拷贝!”霍漱清说完,看着江启正。

    屋子里响起慢慢的拍手声,江启正看着霍漱清笑了,道:“霍书记还真是正义使者,怎么,霍书记不会以为凭着这些东西就可以把我抓进大牢吧?”

    霍漱清不语,只是环抱着双臂,看着江启正。

    “我承认,你们调查很仔细,而且,额,怎么说呢,不出意料,你算得上是个合格的对手。只不过,你今天给我看这些,就应该很清楚你手上这些所谓的证据,没有哪一项是足以置我于死地,哦,我说这个词还有点过了,应该说,你根本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把我和你所指证的之中任何一件联系在一起。至于你说的,我和刘书雅的通话录音嘛,谁能保证这就是我的声音--”江启正胸有成竹道。

    “我们都很清楚这些证据不能把你和我妻子的事联系在一起,不管是怂恿刘书雅去杀她,还是让医疗组的医生给她下药加重她的病情,让她长时间不能清醒,或者是让你的手下杀死刘铭。”霍漱清打断江启正的话,“只是,我们谁都不需要这些,对不对?这些证据,没有一样可以面世,没有一样可以泄露出去让外界知道,那个让我的妻子遭遇诸多不幸的罪魁祸首就是你,江启正先生!也没有人会知道你就是刘丹露的父亲!”

    江启正的眉毛,微微动了下,端起茶杯笑了下,道:“你,查的这么清楚,是想说明什么?我给你戴了绿帽?还是,想和我分享一下使用同一个女人的经验?”

    霍漱清淡淡一笑,道:“你和刘书雅的事,我没兴趣知道,我只想知道,刘丹露是不是在你的手上?”

    “是有怎样,不是又怎样?”江启正笑容收住,道。

    “虎毒不食子,有些事,还是不要做的太过了。”霍漱清道。

    “不愧是情圣,不光对妻子情深一片,还对前女友的女儿这样关心,我佩服你,霍漱清!”江启正笑道。

    霍漱清喝口茶,江启正看着他,问:“这大年三十儿的,霍书记约我,不会只是想给我看这些压根儿就没用的废纸吧!”

    “江启正!”霍漱清叫了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