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15章 拼了命也要为她报仇
    霍漱清看完江采囡的信,久久不动。

    苏凡看着他。

    不能完全地去爱,也不能完全地去恨,只有选择离开。

    霍漱清怎么会不明白江采囡字里行间的情感?

    和江采囡相熟以来,他也知道她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哪怕他没有爱上她,可是内心有没有被她打动?并非没有。只是,一个人的心就那么大的地方,即便明知有个女人很不错,可是他没有办法把她放进心里。

    人生的缘分,男人和女人,就是如此吧!相遇已经很难,可是,在最佳的时机相遇,就变得难上加难。

    因为没有在对的时机相遇,从而擦肩而过的情感又有多少呢?

    苏凡望着他,想起江采囡眼里那深深的遗憾--

    她自己又是何其的幸运,遇上了他,被他爱着,被他呵护着--

    苏凡起身,缓缓走到他身边,坐在他旁边,手放在他的手上。

    霍漱清转过头看着她。

    “她,走了。”他说,把信递给她。

    苏凡愣了下,看着那张纸,并没有接过来。

    “哦,那你把这信收起来吧!”她说。

    “你不想看?”霍漱清问。

    他是想对她坦白,不想让江采囡成为他们的问题,可是,信里有些内容--

    “这是你的信,我不想看。”苏凡望着他,道,“江小姐为人很直率,我喜欢她,她和我说她仰慕你,我知道她信里面可能会写什么。所以,就不看了。谢谢你这样坦诚。”

    霍漱清把信纸折起来,撕成了碎片,苏凡看着那张纸变成了纸屑,看着他把纸屑扔进垃圾桶。

    “没事,她可能就是去哪里玩了而已。”霍漱清道。

    说着,他揽住她,亲了下她的额头。

    她想问他是不是对江采囡动过心,可是,现在没必要问这种问题,不是吗?

    “好了,我们睡吧,时间不早了。”霍漱清说完,就抱着她躺在了床上。

    这个夜晚,苏凡觉得他很安静,她隐隐觉得是江采囡的事情导致的,尽管她不知道具体的内情。可是,从霍漱清的反应来看,他对江采囡的举动,应该是很意外的。

    的确,霍漱清是很意外的,他不知道江采囡为了他的事和家里发生了怎样的争执,甚至不惜和父亲断绝关系。

    当然,江采囡这么做并不见得是有多么爱霍漱清,她对霍漱清的感情如果有那么深的话,早就去找他了,而不是一直等到现在。只有江家人才知道江采囡为什么离开!

    江启正坐在巨大落地窗前抽着烟。

    督察组进驻公司以来,好像早就知道了什么一样,专门找那些他这些年一直在努力隐藏的东西。既然是他努力去隐藏的,那么别人想找到就没那么容易了,可是,他总觉得这是个时间问题,方慕白这次派来督查的,只要稍加留意就会知道那些人都是方慕白的亲信,纪委的干将,想在那些人的眼皮底下藏什么,几乎是不可能的!

    只是时间问题吗?

    他以为通过对覃东阳动作,就可以挟制霍漱清,从而控制调查的走向,不过现在看来,之前是太乐观了。

    不过,幸好江采囡对家里的事没有参与,要不然,还不知道能被她卖掉多少。

    女人走过来,端给江启正一杯红酒,江启正接过来抿了一口,视线却依旧在窗外。

    霍漱清,霍漱清,还真是个难缠的对手。

    没有什么是可以轻易解决的,霍漱清很清楚,从决定和江家动手以来,他就知道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江家根基深厚,不是说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而从曾元进和覃春明以及方慕白的意思来看,这一场战斗,必须要在其中一方彻底倒下不能再动为止,否则,即便是现在江家倒了,到下一代,或者下下一代,他们也就起来了。势力相当的对手,谁想要瓦解谁,都是异常困难的。

    时间,推移着。

    这一场战斗,以霍漱清和江启正为旋涡形成的台风,剧烈地快速地席卷开来。本来就人心惶惶的官场,再度掀起了地震。

    苏凡并不知道这一切,只是每天看新闻的时候,又看到哪里哪里的官员被审查撤职,她根本不知道这些都是因她而起,那么多人的身家性命,都是因她而在朝夕之间天翻地覆起来。

    如此的局势,霍漱清根本不可能轻松,擒贼先擒王,他要抓住的是江家重点培养的两个人,江启正和江采囡的三叔,扩大开来就是以这两个人为中心的一些人。只要抓到着两个人,以及他们的重点骨干,派系里其他的人,自然就是树倒猢狲散。集中力量打击,可以更有效地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而不用牵连更多,这也是上面领导说的“不要动静太大”的意思。

    然而,江启正是江家培养多年的继承人,怎么可能一朝一夕就抓到他的把柄将他绳之以法?而战斗从一开始,就引起了许多的非议。不止一两个人顾问委员跑去上面大领导面前反对,说霍漱清以权谋私什么的。

    非议越来越多,到了不得不出面解释的时候。在一次内部会议上,有人就针对霍漱清展开了批评,说霍漱清利用职权对某些同志挟私报复,要求中央对霍漱清展开调查。

    于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霍漱清便在这个会议上公开了关于苏凡枪击案的调查结果,以及苏凡昏迷后被继续下药导致她长时间昏迷不醒,清醒后又出现失忆的状况。每一条每一步,都是有详实的认证物证--其实也不算是迫不得已,霍漱清一直在等待一个可以公开真相的机会,当他让秘书把材料分发给与会的每一位委员的时候,那些反对的人,惊呆了,他是有备而来--

    证据摆出来,当场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曾元进闭着眼,心里却是他如同刀割。

    霍漱清无法放过那些戕害苏凡的人,曾元进又何尝不是同样的心情?那是他的女儿,失散多年,受尽苦难终于找到了幸福,却被那些人给--

    覃逸飞说,他真想把江启正揍扁,打断筋骨。霍漱清又何尝不想?曾元进又何尝不想?曾泉又何尝不想?可是,即便是把这样铁证如山的文件摆出来,也没有办法指证江启正!

    在座的都是霍漱清的领导,最次也是和他同级的,他这样说话,要说没有经过上级领导的默许,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的发言,算是把气氛缓和了一些,却也是支持了霍漱清的说法。

    可是,覃东阳的公司也面临着一些麻烦,在座的人都知道覃东阳是被牵扯进去的。江启正是打算通过针对覃东阳来抓霍漱清的麻烦,毕竟霍漱清和覃东阳关系深厚,霍漱清要查他江启正的违法行为,他就抓霍漱清的小辫子。这年头,坐到那个位置上的,有几个人是真的干净的?

    然而,给覃东阳找麻烦,并没有让江启正如愿。覃东阳的公司面临着的压力,并没有让覃东阳就范。谁会那么容易就范呢?覃东阳又不是刚进社会的小伙子,怎么会不清楚眼下的局势?只要他扛住了,只要他这边找不到事儿,霍漱清就不会倒,只要霍漱清不倒,他覃东阳以后的日子不知道会有多好,现在眼下的一点不如意又算什么?何况,毕竟覃东阳是覃春明的亲侄子,而覃春明又是politicalbureau的成员,核心领导,直接针对覃东阳肯定惹怒覃春明,不过,霍漱清和覃春明的关系,又让覃春明也成为了局中人。尽管如此,可这件事从头就是霍漱清开始查的,即便明眼人都知道覃春明、曾元进和方慕白都是在背后支持霍漱清的,可是他们三个人都没有出来说过什么话,方慕白派去调查江启正公司的人,他对外只说是例行公事。

    没有任何事是看起来的样子!

    于是,江家方面发起的针对霍漱清的责问会议,转变成了霍漱清揭发江启正罪行的一个战场。

    会议结束,江启正就因为“监管不利,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而被纪委双规,第二天就发布了文件,解除了江启正的一切组织职务。

    这一切,苏凡是不知道的,很多人都是不知道的。

    事情后来的发展,苏凡只是在新闻里看到了,毕竟江启正的那个公司非常有名,而江启正又是新年后落马的级别最高的官员。只不过,苏凡并不知道这一切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因为她不知道霍漱清主管的是什么,只是听着母亲看到新闻之后叹了句“终于是这样了”,苏凡并不懂母亲的叹息是什么意思。

    实际上,罗文茵也是不知道这一切的,因为霍漱清和曾元进都没有说,她知道的只是新年以来曾家和江家的关系不好,两家人在有些场合碰见,也是有点冷冷的。她问曾元进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曾元进就和她说,江启正的调查是霍漱清提的,派去调查的人也都是方慕白挑选的,如此一来,江家的人怎么会给他们姓曾的好脸?大家都是利益。

    可是,曾元进没办法告诉妻子,让女儿遭受这么多不幸的罪魁祸首,就是江启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