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16章 各有长处
    新年以来,覃逸飞也是每周都会来探望苏凡,有时候是工作日,有时候是周末霍漱清在的时候,可是,每次看着苏凡的时候,他都没有办法把枪击案的真相告诉她。不过,苏凡的确是问他调查进行的怎么样了,覃逸飞只有说“还在查”,苏凡也知道事情查起来很麻烦,要不然警察那边也不会后来就没了动静。

    尽管不明白真相,可是苏凡心里的担忧一点都没有少,她害怕那些对她行凶的人会对霍漱清不利,整天提心吊胆的。

    当然,苏凡也知道不会有人开枪去杀霍漱清,就算是真有,霍漱清出门是有警卫员的,会保护他的安全。可即便如此,她也总是不安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凡的担忧,越来越重了。到了夜里,因为霍漱清回来的晚,她总是等不住他就在沙发上睡着了。有一次,霍漱清晚上回来,准备抱着她回床上去睡,却没想到他一碰到她的时候,她就惊醒了。

    客厅里,只有沙发边的落地灯亮着,霍漱清盯着那一脸茫然的她。

    “丫头,怎么了?”他问。

    苏凡盯着他,好久都说不出一个字。

    “丫头?”她这样的反应,让霍漱清也不禁担忧起来,他蹲在她面前,赶紧去摸她的额头和手。

    她的视线直勾勾地盯着他,却不知道在看什么。

    “丫头?”霍漱清又叫了一声。

    他轻轻亲着她的脸,想要让她从梦里醒过来,到现在为止,他不知道她这是在梦里,还是真的醒来了。

    脸颊上的呼吸和温热,让苏凡猛地惊醒了。

    她的手轻轻摸着他的脸,霍漱清停住了。

    他望着她的脸。

    “丫头--”他低低叫了她一声。

    “你,回来了?”苏凡才开口道。

    “嗯,”他应了声,却又担忧地问,“你怎么了?做恶梦了吗?”

    苏凡摇头,只是伸出双手捧着他的脸,视线在他的脸上游弋着,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确定着什么。

    霍漱清按住她的手,苏凡的眼神又飘到一边,看着他身上的衣服。

    什么都好,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还是和平常一样的。

    太好了。

    “没事,我只是,可能,魇住了吧!”苏凡说着,慢慢起身。

    过了新年,从三月份开始,苏凡的身体以意外的速度康复着,任何人都料想不到她会这样的迅速,不过,按照她每天那努力的程度,康复的速度其实是很正常的。俗话不是说嘛,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苏凡向来就是个很能坚持很难吃苦的人,只要心里坚定了信念,就会执着地一直坚持下去。霍漱清说她“总是一股傻劲儿”,却也是事实。

    到了四月的时候,苏凡已经完全可以自由行动,唯一就是不能开车,独立行走不在话下,跑步和其他的一些运动都可以负荷。因为霍漱清工作太忙,罗文茵便让女儿和念卿住在曾家,霍漱清平时也就住在这边了,只有周末一家人才回去自己家里住。不过,五月份的时候,苏凡身体已经看着没有问题了,她觉得霍漱清住在岳父家里好像也是有些不方便,便主动提出搬回自己家。

    “我们去床上睡吧!”霍漱清道。

    看着她自己站起身,霍漱清也起来了。

    “你想不想吃点什么?”她问。

    霍漱清觉得她这样好像是和自己有话要说,便说:“这么一说倒是有点饿了,有什么吃的吗?”

    “晚上我们吃了饺子,是荠菜馅的,你最爱的。你等一下,我去给你煮几个,我也想吃了。”说着,苏凡就走去餐厅的冰箱里找饺子。

    “我来吧!你坐着等。”他走到她身边,拉住她的手,道。

    苏凡看着他走到冰箱边,到处翻找着,却也没找到。

    “在这里。”她轻轻站在他身后,弯腰拉开一格冷冻的抽屉,道。

    霍漱清看着她取出饺子,不禁笑了,道:“看来我要多翻翻才行,咱们家里的东西放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了。太失职!”

    “没事,我来给你找就行了。”她说,“要吃几个?”

    “随便下几个就行了,”他说,“哦,对了,有酒吗?”

    “现在喝酒,可以吗?”她问。

    “没事,就少喝一点。”霍漱清说着,已经在冰箱里寻找起来。

    和过去一样,他只是拿了一罐啤酒出来。

    “你明天让张阿姨买一箱啤酒回来。”他说。

    “嗯,知道了,你等会儿,我去厨房。”她说着,就往厨房走去。

    霍漱清看着她的背影,打开了啤酒罐。

    苏凡刚打开水龙头准备给锅里加水,一只手就从她手里把锅把手接了过去,道:“不要拿太重的东西,这种活儿,应该让男人做。”

    她望着他,笑了。

    “你笑什么啊?”他问。

    苏凡不语,看着他好像在准备烧水的样子,可是,他按着煤气灶的开关好久,都没有办法打开火。

    往日的情形,突然窜出脑海。

    苏凡的眼睛模糊了,心里不禁一阵酸楚,走过去打开煤气开关,然后轻轻推开他的手,打开了火苗。

    淡蓝色夹着红色的火焰燃烧着。

    霍漱清揽住她的肩,道:“好像以前也有这样一次,那天,我--”他顿了下,“我也是打不开火,是你打开了--”

    “你这人还真是生活不能自理啊!”苏凡咽了下泪水,道。

    如果她死了,如果她中枪之后死了,他该怎么办?连热水都不会烧,连饺子都不会煮--

    可是,就算是她死了,也会有人照顾他的吧!这些事,都是不用他去做的吧!

    “有你在就好了,我不用自理。”他笑着说。

    他怎么会想不到她心里想的呢?如果她死了--可是,这种念头只会从他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他不想将自己沉浸在恐惧的幻想里。

    饺子,在热水中翻滚着。

    霍漱清亲了下她的额头,道:“你去餐厅等会,饺子好了我就端过来。”

    “你知道怎么就熟了吗?”她转头看着他,道。

    他不禁耸耸眉,笑了,道:“我还真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

    “我来吧,你等等就好。”她说。

    霍漱清便搬了一把椅子过来,苏凡知道他的意思,就坐了下来,霍漱清站在一旁,靠着料理台站着,一手拿着啤酒罐喝着。

    “你最近见希悠了没?”他问。

    “没啊,没听说她在忙什么。”苏凡道。

    “我前两天见她在我们那边做翻译,”霍漱清道,“在首长那边。”

    苏凡惊呆了。

    “前些日子不是有个霓虹的友好访问团过来嘛,”霍漱清边喝边说,“我那天过去首长那边的时候,看见希悠在给首长做翻译,那时首长和真纪子在谈话。”

    “嫂子还会霓虹语?”苏凡道。

    霍漱清点头。

    苏凡却问道:“为什么让她去做翻译?首长不是有翻译的吗?”

    “希悠的爷爷和田中首相关系很好,当年和霓虹友好建交的时候,希悠爷爷从中做了很多事,好像希悠从小就和田中家的人来往密切,真纪子很喜欢她。因为这个缘故,首长才让希悠去的吧!”霍漱清道。

    “嫂子真厉害!”苏凡道。

    “她小姑,方慕卿,你知道的吧?”霍漱清问,苏凡点头。

    “你说,我嫂子会不会从政?”苏凡问。

    “不知道,我觉得她应该不会直接进入政府部门,但是会做一些民间的外交吧!”霍漱清道。

    “你有没有觉得,我哥其实有点配不上我嫂子呢!”苏凡笑着说。

    “没有啊!只是他们两个人的才干和长处在不同的地方吧!曾泉适合参与内政管理,希悠在外交方面很有一套,那天我看她说话做事,都是很专业的,恰到好处。”霍漱清道。

    苏凡起身捞了一只饺子出来,尝了下,熟了,就关了火开始给两个人捞在碗里。

    “只是--”霍漱清道。

    苏凡看了他一眼,霍漱清叹了口气,道:“只是他们夫妻这样常年分居两地,而且他们结婚也没多少年。”

    “你是担心他们会有什么问题吗?”苏凡问。

    “也许不会吧,毕竟他们是青梅竹马,应该不会像普通人那样--”霍漱清道,“而且,他们两个从小就出身在政治世家,对他们的环境和所从事的事业,都会非常清楚,所以应该不会有那种互相不理解的现象。应该不会有事,只是长期分居对于夫妻绝对不好。”

    苏凡没有说话,霍漱清应该是从他自己的经历来说的吧!

    热腾腾的饺子,霍漱清端到了餐厅里,苏凡拿了碗筷,两个人并排坐着。

    看着他手边的啤酒,苏凡不禁舔了下嘴唇。

    “馋了?”他含笑问道。

    苏凡点点头,却又问:“可以吗?”

    “你以前也会喝啊!来吧!”他微微笑着,把啤酒递给她。

    以前?苏凡笑了,拿起啤酒罐喝了口,就放下了。

    “来,张嘴!”他夹起一只饺子,吹着气,小心地递给她。

    苏凡看着他,嘴巴张开,却又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来,啊--乖一点!”他说。

    苏凡脸色涨红,赶紧一口吞掉了饺子,结果把自己给噎的不停咳嗽,桌子上除了那一罐啤酒什么喝的都没有,她一把抓起啤酒罐猛喝了一大口,才算是把饺子给冲了下去,把咳嗽给止住了。

    结果,等她平静下来看着他,霍漱清满眼的惊讶和意外,旋即他哈哈笑了。

    她的脸更红了,也不知道是被酒辣的,还是被他笑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