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17章 她心里的小野兽
    可是,看着他这样笑,苏凡的心里,踏实了太多。

    她不自觉地靠着他,头靠在他的胳膊上,霍漱清看了她一眼,轻轻握住她的手。

    苏凡没有动,只是那么静静坐着。

    她不想告诉他,刚刚她在梦里梦见了什么,不想他担心,不想给他增加负担。他已经那么忙了,她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一点点噩梦就扰乱他的心呢?

    只是梦而已。

    虽然只是梦,可是她的梦里,被枪击倒地、满身是血的人不是她,而是他,依旧在念清的门口,依旧是那个午后,依旧是那个阳光明媚的天,她站在路边,看着霍漱清被人开枪打倒,她要冲过去,可是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根本挪不动。她看着他倒下,看着她满身是血,可是她根本动不了,泪水淹没了自己,却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幸好,幸好那只是梦。

    可是,为什么这个梦会一遍又一遍地折磨她?让她无法呼吸,让她痛不欲生?

    静静靠着他,看着他拿着筷子吃东西,看着他喝酒,苏凡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现实的生活,终究还是平静美好的。

    霍漱清见她好一会儿都不说话,就笑了下,问:“怎么这么安静?是不是今天做什么坏事了?”

    “为什么要做了坏事才安静?”她抬头望着他,问。

    她的神情,像极了云城那时候,那样的无辜的小女孩的眼神,那样的纯真却又让他心动。

    那个时候,她也是这样在夜里等着他回家,陪着他说话陪着他坐着。

    “因为你就是这样的!每次做了坏事,就会很无辜地这样坐在我身边。”他笑着说。

    苏凡望着他。

    他轻轻捏了下她的脸颊,道:“好了,小丫头,跟你开玩笑的。来,再吃一口,要是你再不吃,可就全都进了我的肚子。”

    苏凡张开嘴,让他给自己喂着。

    在医院的时候,他也这样给她喂饭,可是,那个时候,心里更多的是酸涩和难过,而现在,好像是幸福和甜蜜更多,不对,应该说满满的都是幸福和甜蜜。因为一切不好的事全都结束了,再也不会发生了,留给他们的,只有幸福和美好。

    然而,如果是在过去,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意外,苏凡一定会觉得这样的幸福是心安理得的,是应该的,好像生活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可是,在经历那生死之劫之后,在经历了艰难的康复训练后,这样的生活,变成了值得她珍惜和呵护的美好。

    是啊,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只有失去过了,才知道这平淡的普通的生活,其实也是一种奢侈,是一种必须去守护的东西。

    她笑了,霍漱清望着她,深深叹了口气,道:“你啊,真是个孩子!”

    如果还有来世的话,她情愿依旧这样傻傻的,在他的身边,做个孩子!被他这样宠着,呵护着,就这样好了!

    “最近在忙什么?还没问你呢!”霍漱清道。

    苏凡起身给他又拿了一罐啤酒,递给他,霍漱清打开盖子。

    “我想去报名学习设计的专业知识。”苏凡道。

    “哦,好事,想好去哪里学了吗?”他问。

    苏凡摇头。

    “没关系,你想好去哪所学校,我给你安排。”他笑着说,“你老公这点事还是能办到的。”

    “那你这算不算滥用职权?”她歪着脑袋笑问。

    “不是,我这啊,是为渴求知识的人寻找一个机会,是做好事!”他笑道。

    苏凡笑着,望着他。

    “哦,对了,那你怎么没去榕城看看?现在身体没问题了,什么时候回去榕城一趟?那边的事虽然都有小雪和小飞他们替你照看,但是你自己,不想去看看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吗?”霍漱清问。

    回去榕城?

    苏凡愣住了。

    霍漱清看着她。

    “要不哪天,我陪你回去?”霍漱清问。

    “不了,你忙吧,我就--”她忙说。

    “我之前不是答应过要陪你去度假吗?过阵子可能就能休息了,到时候我们去哪里住几天,你想去哪里都行,现在还有一段时间,你好好想,到时候我来安排。”他说。

    苏凡想了想,道:“我想去松鸣山,想去那个湖,那个爱情岛,咱们骑过车的地方,我现在可以骑车了,我天天都在院子里骑好几圈--”

    是想要重温过去的记忆吗?

    “好,其实,我也很想回去江宁。”霍漱清道。

    是啊,似乎江宁对于两个人来说是美好的记忆,而榕城,有那么一件血腥的事,足以让人的心望而却步。

    霍漱清微微低下头,脸颊在她的头顶轻轻磨蹭着。

    如今的这一切,真好。

    “丫头--”他轻声叫道。

    “嗯。”

    “我想你了。”他说着,望着她。

    四目相对,他眼底那深深的情意,那灼热的情意,那毫不掩饰的渴望,如同火炬一般燃烧了她的心智。

    她的心,一下下颤抖着。

    不敢迎接他的视线,是因为她的内心也有同样的渴望,是因为她也同样爱着他,第二次,又一次爱上了他!

    是啊,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可以两次爱上一个人,爱上一个人两次,每一次都是情不自禁地爱上他,每一次都是无法转移自己的视线,每一次都是--

    “先,吃饭吧!”她忙说。

    那浓密的睫毛,因为紧张和羞涩而剧烈的眨动着,完全就是她此刻心情的写照。

    霍漱清一愣,好像那激烈的愿望一下子被冷却了。

    他应该想到的,他不该这样--

    然而,就在他感觉到自己被拒绝了的时候,嘴唇上突然落下一个吻。

    他抬头看着她,眼里的她,那酡红的脸颊,那颤抖的嘴唇,那水波荡漾的双眸--

    其实,很多话,都不需要说出来,即便是过了很久很久,内心的感受和渴望,都是不需要语言来传达的。

    当眼里看到的一切突然颠倒过来,苏凡闭上眼,紧紧抱住他的脖颈。

    这伤痕累累的身躯,却因为医生们高超的医术而宛如新生,只有一道疤,那就是她生念卿的时候留下的。除此之外,她的身上看不到一丝残缺,尽管她的身体被五颗子弹穿透。

    他的手,抚摸着那光滑的肌肤,他的心,颤抖着,他的视线,摇曳着。

    快要一年了,只有到今晚,他才能这样正视她的身体,正视这灯光下散发着珍珠光彩的身体。

    坚硬与柔软的结合,冰与火的融合,在激情的碰撞中绽放出绚烂的火花,燃烧着,撕裂着,咆哮着,吞没着长久的思念,吞没着长久的爱恋和悔恨,吞没着长久以来的孤独和渴望,渴望你走进我的心里,渴望我再度成为你的唯一!

    烟花,在头顶绽放开来。

    云收雨住,颤栗的身体猛地平静下来。

    苏凡的睫毛,无力地扑闪着,汗水,滴落下去。

    耳畔,只有属于两个人此起彼伏渐渐平复的心跳和呼吸,可是,身体软软的,好像所有的力气都被抽走,好像已经太久没有这样的无力,无力却很轻松很精神,丝毫没有疲惫感。

    很奇怪,苏凡真的好奇怪。

    明明出了那么多汗,明明那么累,要死要活的,好像已经死了几次却又活了过来,真是,好奇怪的事。

    霍漱清终于从这一片真实的幻梦中清醒过来,他注视着身下女人那娇艳的面容,忍不住又吻上了她。

    刚刚被雨露滋润的身体,再度荡漾着春的气息。

    她拥住他,霍漱清起身看着她,眼底眉梢都是喜悦。

    “没吃饱?”他笑问,嘴唇轻轻摩擦着她那滚烫的面颊。

    “讨厌--”即便是这样的娇嗔,也如同小猫的脚垫一般挠着他的心尖。

    “看来我要好好锻炼身体,更加努力才能喂饱你这个小馋猫!”他笑着说道。

    苏凡望着他,静静注视着他。

    霍漱清的心里,那平静的波涛再度汹涌澎湃起来。

    他好想再来一次,饿了快一年了,好不容易沾到一点荤腥,怎么舍得就这样尝一下就松口?

    可是,她的身体,他担心无法承受--

    于是,霍漱清恋恋不舍地躺在了她的身边。

    苏凡看着他,心头那股不安分的火苗又窜了出来,燃烧着。

    被他拥在怀里,那些不安分的荷尔蒙不停地在两人身上窜来窜去,结果越来越浓烈。

    这个夜,被长久以来禁锢于内心和身体的思念和渴望点燃,剧烈地燃烧着,将一切都燃烧干净。

    苏凡没想到,原来自己在骨子里也是这样激狂之人,这样不顾一切地去爱他并且得到他的爱。

    霍漱清气喘吁吁躺在床上,看着自己耳边那浓黑的乌发,听着耳边那连连的喘息,不禁笑了,轻轻拥住她。

    苏凡望着满眼都是喜悦笑意的他,嘟嘟嘴,道:“干嘛笑?”

    “我在想,是不是以后我每天都会有很多福利了?”他笑着说道。

    苏凡看着他,脸颊发烫,想要推他下去,却没有一点的力气,可是这个男人还是不停地说啊说,不停地让她无地自容。

    “我们明天开始换新花样,怎么样?”他注视着她那潮红的面颊,道,“额,你可以去订购一些特别的东西,比如说什么护士装啊什么之类的--”

    “恶心死了你!”她赶紧别过脸,不再迎接他的视线。

    他却好像很喜欢这样捉弄她,扳着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逼着她和自己对视。

    “这样会增加很多情趣,你最好,额,明天晚上就穿成那样等着我,然后--”他说着,轻轻在她脸上啄着。

    他呼吸的热气让她脸上痒痒的,身体里又因为他说这些话而热辣辣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