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21章 他心里有另一个人
    然而,等苏凡清醒后,她看见曾泉脸上那若隐若现的笑意,看见曾泉看着苏凡那宠溺的眼神,她看得出来,曾泉很开心。苏凡在康复过程中每取得的一个进步,都能让他欢喜好几天。她知道,他的视线,总是在苏凡的身上没有移开过,他的悲伤和喜悦,都是在苏凡的身上,苏凡控制着他的心情,而不是她!

    多么希望她可以成为他世界的中心,多么希望他可以像关注苏凡那样关注她,可是,他没有。他看见的,永远都是苏凡,哪怕苏凡变成了曾迦因,他也依旧无法让她从他的世界从他的心里消失。或者说,他们的兄妹关系,成全了他可以正大光明地关心苏凡的理由。

    兄妹,抑或是情人,这是多么矛盾又可笑的事实啊!她到底是该庆幸他们是兄妹,还是该为这个现实感到悲哀?

    祝天下有情人都是兄妹,在她这里,并不是一句值得用祝福的语气来说的话。

    每每想到此,她都想问,苏凡,她究竟是你的妹妹,还是你的情人?

    可她不能这么问,她的骄傲和她的教养都不能让她跟个泼妇弃妇一般在丈夫面前问这样的话。

    不能问,并不意味着这个问题不存在。

    相反的,压在心里不能说的话,久而久之就会变成有毒的藤蔓,捆绑着她的心,将毒液刺进去,一天一天侵蚀着她的心智。

    时间越长,她的心,就越来越变得不是自己了。

    “你,觉得他很好吗?”她笑了下,问苏凡。

    苏凡哪里知道方希悠心里想的?哪里知道方希悠眼里的曾泉是怎样的?

    她点头,很认真地说:“而且,他对感情很专一,别的女人再怎么跟他表示,他都不会看一眼的。”想起之前自己和曾泉在前院客厅开玩笑的那些话,她赶紧解释说,“刚才我和他说的那些,都是开玩笑的,他怎么会对别的女人动心呢?有了你,别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他看一眼的--”

    方希悠笑了下,她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是凄惨还是悲伤,总之在苏凡看来是有些陌生。

    “是吗?他是这样的人吗?”方希悠叹道。

    苏凡说,他的眼里没有别的女人,可是只有方希悠自己才知道他的心里有个人,怎么都没办法走出来,就像是当年走进父亲心里的那个女人一样,哪怕是死了,父亲还是记着她,一辈子都在父亲的心里。

    母亲说,希望她幸福。她知道母亲话外之意,就是不希望她步了母亲的后尘,不希望她和另一个女人争夺丈夫的爱。

    可是,母亲的希望,终归只是希望。

    她的丈夫心里住着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还是他的妹妹。

    有时候,她会觉得曾泉也很痛苦吧,爱着自己的妹妹,因为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吧!

    每次这么一想,她就会心疼他,他痛苦,她就难过,没有办法,她爱他,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的眼里只有他,她的心情只有他控制,正如他的眼里只有苏凡,他的心情只有苏凡控制。

    爱啊,怎么会让人这么痛苦?

    可是,她好像又比母亲幸运,至少苏凡活着,而父亲心里的那个女人死了。母亲一辈子都在和那个死人争,根本就是没有一点胜算,而苏凡活着,她至少可以等着时间来让曾泉遗忘那一段他没有得到的感情。

    是的,如果苏凡死了,她这辈子就再也没有希望得到他的心,她这辈子就会和母亲一样。

    在苏凡出事后,她是那么担心,那么害怕。她害怕苏凡死了,害怕苏凡再也醒不过来了,那样的话,曾泉的视线就会永远都在苏凡的身上,苏凡住进他的心里就再也走不出来。她的一生,也就毁了!

    幸好,幸好苏凡醒了,幸好苏凡现在变得很正常,幸好苏凡现在和霍漱清很幸福!

    人的心啊,真是矛盾!

    她从没想过爱情是这么矛盾的一种东西。

    苏凡说的没错,没有什么女人是可以轻易走进曾泉的视线的,这也是那么多年她那么自信的原因,因为他是她的,他的身边只有她,哪怕他们只是以朋友发小的关系相处,可是,他的视线不会在别的女人身上驻足,至多就是说一句“以珩,这妞儿不赖嘛”,就这么一句,却根本不会爱上谁。

    有的人,很难爱上什么人,可是一旦爱上了,一辈子都忘不掉!

    “当然是啊!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他是什么样的人,嫂子你比我更了解啊!”苏凡道。

    她希望曾泉和方希悠生活幸福,因为曾泉是她最好的朋友和哥哥,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

    方希悠微微笑了,道:“是啊,我比你更了解他!”

    说完,方希悠沉默不语,似乎是在看向什么很远的地方。

    苏凡隐隐感觉方希悠和曾泉一定有什么事,可是她说不出来。

    “嫂子,我妈刚才和我说,你要去给夫人做秘书了,是吗?”苏凡赶紧换话题,道。

    方希悠点头。

    “你好厉害啊,我都崇拜死你了!”苏凡笑着说。

    方希悠看着苏凡的笑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苏凡是个没有心机的人,高兴和难过都是在脸上,她说喜欢谁,那就是真的喜欢谁。可是,她方希悠喜欢苏凡吗?

    “我有什么厉害的?一点都不。”方希悠叹道。

    苏凡不明所以,以为方希悠是谦虚,便道:“怎么不呢?全国那么多人,能有几个人被夫人选去做秘书啊!而且你还给首长做翻译呢!那么--”

    “如果连自己的丈夫都守不住,还有什么厉害的?”方希悠说完,走到吧台后面,给自己取出一瓶红酒,倒了一杯。

    苏凡更加云里雾里了,跟着方希悠走到吧台边,望着方希悠。

    “你要不要来一杯?”方希悠问。

    大白天喝酒?

    别说是大白天喝酒了,就算是平时,苏凡也几乎没有见过方希悠怎么碰酒杯,也就是在家里吃饭的时候喝点。

    “好吧!”苏凡道。

    方希悠给苏凡倒了一杯酒,两个人轻轻碰了下。

    “你和霍漱清,你们,”方希悠抿了口酒,道,“其实,我一直都很不了解,为什么你们之间可以那么相爱,你为了他能吃那么多苦,他为了你--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可以--”

    “我想,可能是因为我运气好吧!运气太好了,就遇上了他。”苏凡道,顿了下,她又说,“其实,公正来说,曾泉,他,很好,他是个好男人!”

    方希悠笑了下,道:“是啊,他是个好男人,我知道。”

    沉默了片刻,方希悠接着说:“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很特别的一个人--”

    “嫂子,你和我哥,是不是,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苏凡打断方希悠的话,问。

    方希悠看着她。

    苏凡啊苏凡,你怎么这么蠢?你怎么会不知道曾泉对你的感情不是普通的兄妹感情吗?何况,你们从小就没在一起长大,成为一家人的时候都二三十了,怎么就--

    可是,她没说出来,这种话要是说出来,天是要塌下来的。

    这么一家子人,曾元进、霍漱清并非不清楚曾泉和苏凡的过往,可是他们谁都不说,就是怕说了之后不可收场。这是怎样的丑闻?亲哥哥爱上自己的亲妹妹,说出去都不知道要怎么笑话曾元进,曾元进怎么可能会让这种事发生?

    他们都不愿提,她又何必多事?

    可是,曾泉刚刚那番话,加上他的态度--和苏凡在一起的时候有说有笑,开着玩笑,开心的不行,可是看见她,就板着个脸,不就是没有和他说那件事嘛,至于那样对她吗?这样的态度,她怎么忍受--方希悠的心里也冒出一股火。

    她也是有火气的,她也是会生气的,可是曾泉以为她不会生气。

    “他心里有其他的女人!”方希悠说道。

    苏凡愣住了。

    她不敢相信,曾泉怎么会--

    方希悠这么优秀的女人,不管世上哪个男人娶到家都要烧香拜佛的吧!可曾泉怎么会喜欢别的女人,而不是方希悠呢?

    苏凡是不相信的,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嫂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哥他,他不会那样的。”苏凡忙说。

    当妻子怀疑丈夫心里有别的女人--是心里,不是身边,身边的,可以想办法赶走,可是心里的,怎么赶?住进了心里,就没那么容易离开了--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一件事,可以说是夫妻关系的毒瘤。

    方希悠却苦笑了,她真想说“那个人就是你,苏凡,曾泉心里爱着的是你,那个笨蛋,居然爱着自己的亲妹妹不能自拔”,可是,她不能说,她不想说。

    “嫂子,你听我说,曾泉,我哥,他不会和你结婚了还喜欢别的人。再说了,你这么好,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别的女人?比你更优秀更漂亮更好的女人,他上哪里找去?别说世上没有这样的人,就算是真有,人家怎么可能会嫁给他?嫂子,你别想多了,他绝对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苏凡这么劝着方希悠,可是她的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曾泉心里有另一个女人?

    真的吗?

    不会的啊!曾泉怎么会--

    可是,曾泉和方希悠也是长期分居,结婚以后共同生活的时间简直屈指可数,的确不太像是新婚夫妻。如果让她和霍漱清分居,她可是绝对受不了的。

    方希悠听苏凡这么说,心情却是复杂难辨。

    她是该同情曾泉呢,还是觉得他一腔真情错付?

    “你又了解他多少呢?每个人连自己都不见得了解,何况他人?”方希悠叹道。

    到了这样的地步,的确苏凡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恨不得赶紧把曾泉找来和方希悠对质,让他们好好地面对面地谈一谈--

    “你们,谈过吗?”苏凡问方希悠。

    方希悠没明白她指的是什么,他们,谈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