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24章 该怎么帮
    “可是,阿泉,如果你真的找到那样的一个人,过着那样的生活,等那些惊和意外,那些刺激全都过去了,你就不会想要那样生活下去了,那样的生活,对你来说就是一种每天都想要逃脱的沼泽--”孙颖之道。

    “那是因为你经历过了,你至少知道别样的人生是什么样子,而且,我相信,如果我找到那样的一个人,过上那样的生活,不会让惊喜和刺激离开。”曾泉却说。

    孙颖之笑了,曾泉拥有这样的幻想,对于她来说,真的是一种看着很美好的享受。可是,她很清楚,那样的生活是多么的不现实。

    或许,可以预见的未来让人觉得没有梦想,可是,让人痛苦的意外,还是远离吧!

    此时,想起曾泉那日的话,孙颖之却有点怀疑起来,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自己到底是在帮朋友,还是在害朋友!

    可是,她不想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和自己犯下同样的错误!

    直到今日,方希悠想起自己那一日去找苏以珩时和苏以珩说的那些话,想起自己在苏以珩面前流下的泪--

    苏以珩是因为不想看着她难过,不想看着她痛苦才帮她的啊!

    现在想起来,到底是应该觉得自己当初出手是对还是错呢?如果当时她不出手,曾泉可能就会为了当时的苏凡做出不可预想的事,可她得到他之后呢?他的心里,根本没有忘记过苏凡,不是吗?哪怕知道他们是兄妹,哪怕现在是以兄妹的身份相处,他的心里,又有她方希悠多少的位置呢?

    后悔了吗?方希悠苦笑了。

    曾泉因为她没有把她的进展告诉他而不高兴,可是他何时和她谈过苏凡?谈过他在云城和苏凡的那些事?

    哪怕直到现在,她也记得当初父亲告诉她,曾泉为了云城的一个女孩子而答应了和她的婚事,她依旧记得那一晚自己的震惊和意外。

    “希悠,我希望你能够想清楚,这样得到的婚姻,是你想要的吗?他不是因为爱你才和你结婚,而是为了救另外一个他爱的人,你觉得这样的婚姻,能给你想要的幸福吗?”父亲问她。

    是啊,这样的婚姻,能给她幸福吗?

    可是,如果没有他的婚姻,是绝对没有幸福的。

    她是一直这么坚信着。

    尽管父亲说的对,如果曾泉的心里有另一个人,就不可能全心全意爱她,他们的婚姻,最终就会变成一场目的性的联姻,可是,如果现在就放弃他,她--

    两害相权取其轻!

    “也许,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和他结婚,那个女人在他的心里会一直住着。可是,如果因为这个放弃他--”她沉思良久,望着父亲,“如果没有他,我连幸福的可能都没有。没有他,我就不会有幸福!”

    父亲看着她,良久沉默不语。

    这件事,曾泉为了救另一个女人而答应了婚事这个内情,曾家是绝对不会告诉他们的,曾家很清楚这件事会给两家的联姻、会给这件婚事带来怎样的恶果。可是,就算曾家不说,父亲也会知道内情。当然,曾家也知道方家会知道内情,这是迟早的事。

    是的,没有他,她就不会有幸福,就连幸福的可能都没有!

    她相信时间长了,他会重新爱上她,就像这么多年一样。甚至,在当时,她还幼稚地以为也许这是一个让他们重新相爱的机会,用另一个女人来让他们重新相爱。

    可是,现在,她发现自己真的错了,发现自己当初是多么的幼稚。她当初忘了他是怎样执着的一个人,如果她还能记得这一点的话,她就不会那么快就和他步入婚姻,就不会那么自信可以将一切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他从没忘记过苏凡,哪怕他没有得到苏凡,可是苏凡没有一刻离开过他的心。他的笑容也是给她的,他的欢乐也是因她而生。

    错了吗,方希悠?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一次,如果你知道会有现在这样的局面,如果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独守空房,你还会愿意和他结婚吗?

    他生气,他为了她的选择而生气,可是,她不会后悔。

    苏凡说,两个人要好好谈,才能把彼此的想法传达到对方的心里。

    可是,她和曾泉说什么?

    不知道说什么,可是她很清楚自己说完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果,也许,他们就再也没有办法挽回了。而那样的结果,她不想看到,绝对不想看到。

    杯中的酒,已经空了,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却不知道此刻,曾泉又在何处。

    苏凡没有想到兄嫂之间会有这样的事,她始终不相信曾泉心里会有另一个女人,这不可能,是吧?怎么可能呢?

    可是,如果是真的,她该怎么办?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曾泉那样痛苦?

    是啊,如果不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那是非常非常痛苦的一件事,这样的痛苦,她不是没有体会过。

    在云城,她爱着那个有妇之夫霍漱清,每天想要和他在一起,却没有办法,只能等他有空了再见面。每次看着别的情侣手拉手走在大街上,看着别人成双成对去逛街看电影吃饭,她却只能一个人。她是那么想和他牵着手走在人群里,对他笑,甚至可以偷偷亲他一下,或者和他一起去餐厅吃饭,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

    当初觉得这种事很肉麻,可是,当你心里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就会羡慕这些肉麻的人,羡慕他们这样幸福,而这样的幸福,你只是一个观众。那么多那么多想要和他一起做的事,却从来都没有做过。在云城没有做过,到了榕城团聚了,还没来得及享受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却让他们险些阴阳两隔。

    人生,总是有很多的意外,没有人可以预料到明天会发生什么,任何人都不可能知道。就像那天出门的时候,她和邵芮雪挥手再见,开开心心地和覃逸飞去吃饭商量事情,却怎么都不会想到一出门就被刘书雅杀死。

    想想自己经历的这一切,她怎么会不知道人有时候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呢?后悔自己曾经没有好好去爱一个人,没有好好去生活?

    幸好她是那么地幸运,她活了过来,上天让她拥有了第二次生命,让她有了可以继续幸福生活的机会,那么,她就不能看着身边的人这样不幸!她必须帮助曾泉!

    可是,该怎么帮?她没有主意,难道要把方希悠的怀疑告诉曾泉,去问他“你是不是心里有别人”?不能,不能这样,仔细想想该怎么做,仔细想想。

    坐在自己的房间里,苏凡陷入了深思。

    她决定和霍漱清商量一下,让他帮忙给她出出主意,他一定会帮她想出好办法的。

    而这个时候,霍漱清接到了心理医生的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想和他通报一下苏凡接下来的治疗计划。

    “你说吧,徐医生。”霍漱清从冯继海那里接过电话,听医生说完,便道。

    徐医生便说,自己打算请一位催眠师给苏凡做一次催眠,让她重回事发现场,让自己去拯救自己一次--

    “徐医生,请等一下,苏凡她已经很正常了,为什么还要做催眠?而且,万一她被催眠后重新看到那件事,精神受到打击怎么办?”霍漱清打断医生的话,问。

    徐医生知道,如果不把苏凡的现状告诉霍漱清,霍漱清是很难同意进行催眠的。毕竟催眠的确是存在着风险,哪怕她请了水平最高的催眠师,风险依旧存在。因为成功的催眠不止需要催眠师的高超技艺,同样也需要病人的配合,有些病人就会因为各种原因沉溺于催眠的世界,结果病情被加重。苏凡的情况,也会有这样的可能,但是,要治愈她的恐惧,就必须采用这样的办法。

    于是,徐医生在电话里把实情告诉了霍漱清,霍漱清完全说不出话来。

    “霍书记,我答应过苏小姐,关于她的这件事,是我们医患之间的隐私,我知道您很爱她,所以,请您不要跟她去谈论任何相关的情况,好吗?否则--”徐医生道。

    “嗯,我知道。”霍漱清良久才说。

    如果苏凡知道医生把她说的事随便说出去,肯定会不再相信医生,从而影响后续的治疗。

    可是,苏凡为什么一直对他隐瞒这件事?为什么她--

    “霍书记,如果您同意,我就立刻联系催眠师,我会为苏小姐请到最好的催眠师,为了她的康复,还是请您尽快做决定,我这边就赶紧开始准备。”徐医生建议道。

    “我会尽快答复你,徐医生。”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冯继海在一旁看着霍漱清陷入了沉思,一言不发。

    苏凡还没有完全康复,看来是这样的。可是,苏凡看起来已经没有问题了--

    也许,人的心理问题,才是最难被察觉和治愈的吧!

    霍漱清翻开手边的报告看了一眼,却怎么都看不下去,便起身走到窗边。

    窗户开着,外面是一派明亮的夏日景色,绿树红花。

    “几点过去?”他问冯继海。

    “还有十分钟。”冯继海忙答道。

    “我先出去走走,时间到了会回来。”他说。

    冯继海也看得出来霍漱清心情不好,是啊,怎么会心情好呢?苏凡一日不恢复正常,霍漱清心头的自责和担忧就不会少。

    “是。”冯继海应道。

    “小冯,有烟吗?”霍漱清却问。

    冯继海一愣,忙给霍漱清找烟。

    自从苏凡清醒以来,霍漱清就极少抽烟了,最狠的是苏凡昏迷那时候,一来是工作压力大,再来是心理压力大,霍漱清戒了的烟又拿起来了。可是,这都半年多没有碰过了--

    看来,霍书记真的是心情很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