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26章 换个地方再继续吗
    “您别担心,他们不会有事的,一定。”苏凡这么劝慰着母亲,却也是给自己一个承诺,她一定要帮助曾泉和方希悠,一定!

    罗文茵叹气点点头,但愿吧,但愿吧!

    凡事,都是有两面性的,有福就有祸,福祸相依。就像苏凡的意外,给所有人带来痛苦和悲伤之外,也带来了一个重新构建大家关系、重新相处的机会!至于方希悠的事,看起来是好事,可能也未必完全是好事吧!

    罗文茵这么想着,就让厨房把给曾泉准备的饭菜别做了,少做一点。厨房那边本来是都备好菜了,做了一些,现在曾泉不回来,罗文茵这么交代了,厨房里的人也是照办了。

    晚饭的时候,家里只有罗文茵和苏凡母女,方希悠出去之后就没回来。

    至于曾泉,晚饭后苏凡给苏以珩打电话问曾泉的情况,苏以珩说曾泉还没醒。

    “别担心,今晚让他住我这边。”苏以珩道。

    “我嫂子在吗?”苏凡又问了句。

    “嗯,她在呢!”苏以珩道,“你要和希悠说什么吗?”

    “没,没什么,我就问一下。你们好好聊吧!”苏凡忙说。

    方希悠过去了,苏以珩和这夫妻两人在一起,那就应该不会有事了吧!苏凡这么想着,跟苏以珩道谢就挂了电话。

    “她又打过来了?”方希悠问苏以珩。

    “嗯。”苏以珩道。

    “怪不得阿泉总是对她念念不忘,她也--”方希悠说着,苦笑着叹了口气。

    “她是担心阿泉,毕竟阿泉喝醉了--”苏以珩解释道。

    “我把那件事和她说了,以珩。”方希悠道。

    “什么事?”苏以珩问。

    见方希悠盯着自己,苏以珩道:“你说的是阿泉那件?”

    方希悠没回答,苏以珩就说:“你怎么能和她说呢?阿泉什么都没做过,你就当这件事没有,你说出来--”

    “我没说那个人是她,我只是说,阿泉心里有别的人。”方希悠道。

    苏以珩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了,他很清楚这么多年方希悠内心的矛盾,看着方希悠努力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努力在苏凡面前做一个好嫂子的角色,明明她们是--

    “希悠,你后悔了吗?”苏以珩问。

    “后悔嫁给他吗?”方希悠坐在落地窗边,回头看着苏以珩。

    “当初你明知阿泉的事,却还是--”苏以珩道。

    方希悠苦笑了,道:“我以为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时间可以让他忘记,可是--”

    苏以珩静静望着她。

    “祝天下有情人都是兄妹!这句话在我们这里,我真的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难过。”方希悠道,“就算是做了兄妹,心里也很难接受啊!阿泉,他其实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直到现在,他都没有--”

    苏以珩不语。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他好可怜,看着他难过,我都很心痛,我根本不觉得他们是兄妹有什么好。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以珩,我不知道--”方希悠说着,肩膀不停地颤抖着。

    苏以珩走过去,轻轻拥住她的肩,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

    “明知道是自己的妹妹,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真的把她当做妹妹,还要帮着她协调他们夫妻的关系。我真的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方希悠道,“可是,有时候我会觉得幸好他们是兄妹,幸好苏凡有一个那么爱她的人,要不然,我们之间会发生什么,真的不可想象。”

    “希悠--”苏以珩叫了她一声。

    方希悠抬头,泪眼蒙蒙看着苏以珩。

    这情形,和当初方希悠来找苏以珩商量自己和曾泉婚事的情况一模一样。

    “决定要做什么就去做,可是,”苏以珩道,“阿泉的心里,并非没有你。你不该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瞒着他,夫妻就该共同进退,任何一方做重要的决定,都要和对方商量。去给夫人做秘书这件事,对于你或者任何人都是很重要的事,阿泉也是这么认为的。你不该让他从别人那里知道--”

    方希悠不语。

    “他现在这么难过,把自己灌成这个样子,”苏以珩认真注视着方希悠,顿了下,接着说,“如果他不爱你,他是不会这样的,希悠,你明白吗?”

    方希悠却苦笑了,道:“他只是生气我没有和他说--”

    “他是生气,可更多的是难过,你不明白吗?”苏以珩打断她的话,道,“如果顾希瞒着我又去美国走t台,等我看到她的广告我才知道这件事,我也会很生气,我肯定会发火,可是,除了发火,我心里更多的是难过,希悠。”

    方希悠望着苏以珩,良久,嘴唇颤抖着。

    “会,吗?”她问,声音很轻。

    “因为爱一个人,就会把她放在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位置,就会希望有关她的任何事,自己是第一个听到的人,希望她会把内心的困惑只说给自己听,而不是别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行。”苏以珩道。

    是吗?方希悠沉默着。

    而此时,苏凡正在家里焦急地等着霍漱清归来。

    兄嫂的事,她必须征询霍漱清的意见!

    “夫妻,就是不管鲜花还有风雨都会一起走下去的人。你要是不明白,看看霍漱清和苏凡,他们,才是完整诠释了夫妻这个词的人!”方希悠看着在床上熟睡的曾泉,脑子里回想着苏以珩的话。

    夫妻,什么是夫妻?

    一丈之内即为夫。

    可是他们--

    夜色染黑了城市的时候,霍漱清回家了。

    夏夜的清凉,到了这个时候才觉得美好。对于霍漱清来说,美好不止是温度,更因为他可以见到他最爱的人。

    到家的时候,苏凡依旧坐在床上看书等着他。

    “等着急了?”他坐在她身边,轻轻亲了下她的唇,含笑问道。

    苏凡摇头,只是静静看着他。

    每天晚上看见他,就感觉好像过了很久才见面,却又好像这一整天的时间飞驰而过,两个人没有分开。

    难道爱会让人有这样完全矛盾的感觉吗?

    “我先洗漱一下,一身的味道--”他说。

    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离开,看着他脱下外套走进更衣室。

    然而,在霍漱清闭着眼脱下衬衫,准备去解开裤子上的皮带的时候,大手突然碰到了一双手,他猛地睁开眼。

    “我来吧,你累了--”眼里的她说。

    他怔住了,刚刚碰到她的手的那一刹那,他的身体好像被震了一下。

    好久,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虽然只是那么一瞬,他却感觉她的手那么柔软。

    出院回家这快半年的时间了,尽管两个人几乎夜夜相拥而眠,几乎夜夜都是在他的吻里入睡,可是,她的手从没碰过他的皮带以下的地带,也没有看过--

    脸颊,一下子就滚烫了。

    她的手滞住了,霍漱清看着她不动,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和她脑子里竟然想到了同样的事。

    脸上,有种热热的感觉,那不是她自己的温度,而是他手掌的热度。

    她不敢抬头,害怕自己内心的渴望被他捕获。

    真是害臊,她怎么会,会往那个方面去想?

    可是,在她懊恼的时刻,下巴猛地被抬起,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纤腰就被他紧紧卡住,嘴唇也被他俘获。

    他的动作是那么的激越,胸中积压了快一年的渴望喷涌而出。

    夏日衣着单薄,她深深感觉到了紧贴着的他的胸膛传来的热度。

    同样的,夏日的衣着也极易剥落,特别是在这准备入睡的时候。

    从始至终,霍漱清一言不发,他没有去征求她的同意,没有问她“要不要”,只是深深望了她一眼--

    他是那么渴望她,只是因为她身体的缘故,他总是要克制着自己,总是担心伤到她。特别是在她失忆之后,任何和她的亲密都变成了一件需要慎重考虑的事。而现在,他深深感觉到了她对他的接受,心理的接受。

    她的心理上接受了他,那么,生理上的接受只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

    他们是夫妻,更重要的是,他爱她,她也爱他。

    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场景,畅快淋漓的喜悦,在两人的身体里散发开来,血液在血管里奔涌着,同此刻的心情一样。

    她迷蒙着眼,看不清镜子里的自己此时是怎样妩媚的表情,看不清他早就被她迷惑。

    是的,早就被迷惑了,霍漱清很清楚这一点,自己这辈子,只有无力抵挡她的温柔,只有她的温柔,她的妩媚的神情是杀死他的利剑,可是他情愿就这样死了。一生追求的,在这样的温柔妩媚面前,几乎荡然无存,似乎只有这柔软的身体才是他的梦想,只有她才是主宰他生死的神明。

    更衣室里,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激烈。

    而长久没有战斗的霍漱清,休战了快一年之后,在这样的年轻柔嫩的她面前,变得那么不堪一击。

    他有些窘,没想到这一次就这样的丢盔卸甲了。

    这丫头--

    他轻咬着她的耳垂,不服气地说道:“等会儿继续!”

    她笑了,推开他,赶紧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睡裙,跑向了卧室。

    他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摇头笑了。

    看来,还是要多锻炼才行,这种事,也必须是常做常熟啊!

    苏凡钻进被窝,可是全身都是汗水,此刻也骤然凉了下来,突然觉得好冷,赶紧包住被子,低头笑了。

    刚才,真的,好快乐,好久好久,好久都没有这样快乐了。

    他是那么的勇猛,那么的--

    果然,爱情是需要滋润的,女人,也是需要滋润的。

    可是,没过一会儿,身上的杯子就被扯开了,她赶紧抬头,她知道是他,可是,为什么呢?

    “你,你干嘛?”她的声音里依旧带着让他着迷的柔媚,还有些沙哑。

    “这么多汗,不去洗一下?真是个小脏猫!”他俯身,鼻尖轻轻蹭着她的。

    她却坏坏地笑了,环住他的脖颈,道:“难道你想换个地方继续吗?”

    霍漱清微微一愣。

    她变了,真的变了,如果是以前,她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而现在--

    可是,他爱这样的她,爱死了!

    不管是羞涩的她,还是这样主动的她,他都爱,太爱了!

    “等会儿可别求饶哦!”他轻笑道。

    她故意刺激了他一下,霍漱清的胸中,波涛翻涌着,他重重喘息一声,道:“死丫头,你等着瞧!”

    话毕,苏凡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腾空了,她笑着,被他抱进了浴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