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31章 你的对手是你自己
    她不知道霍漱清和曾泉见面的事,可现在曾泉的电话--

    “有点急事,我要回去了,就不回家了。”他说。

    她“哦”了一声,却也没有再说别的。

    好像曾泉这次回来的突然,走的,也更加突然。

    说完,曾泉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好像是在等她说,可她也没有说,曾泉就挂了电话。

    隔阂,就是在一点一滴中积累的。

    和霍漱清约好了要见面,方希悠就早点出门了,顺便去看看自己前几天订的衣服到货了没有。

    时间还没到,冯继海就给她打电话安排了一家咖啡店,说已经派了人在那边等她了。方希悠逛了会儿就过去了,坐在包厢里等着。

    等了没多久,霍漱清就准时到了。

    “你要喝什么?我没给你点。”方希悠道。

    冯继海问候了她一声,就退了出去。

    霍漱清跟服务生点了一杯咖啡,包厢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什么急事?你要在这个时候见?”方希悠问。

    “中午我和曾泉见面了,在我办公室。”霍漱清道。

    方希悠愣住了,看着霍漱清。

    “我建议你们两个好好谈谈--”霍漱清道。

    方希悠却苦笑了,道:“你什么都知道了吗?”

    “并不是,我只是不想看着你们两个人走上我以前的老路--”霍漱清道。

    “谢谢你,不过,我没觉得我们有什么问题需要谈--”方希悠却如此说,和曾泉晚晴不同的态度和说辞。

    “你爱他吗?”霍漱清打断她的话,方希悠沉默了。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霍漱清的咖啡来了,等服务员离开,霍漱清才说:“曾泉一个人在那里,男人的心很容易寂寞的,要是他寂寞了,就会想办法去排遣寂寞,难道你真的要等到他爱上另一个女人的时候,才打算去和他好好坐下来谈谈吗?”

    “你和,你和迦因,就是这样开始的,是吗?”方希悠问,“因为寂寞,就会去另一个女人身上寻找慰藉,是吗?”

    “你说的这是事实,所以,我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我和她的开始,的确如此,狗血的不能再狗血的开始。可是,不见得所有同样的开始都会是同样结果。”他说。

    方希悠笑了下,道:“我并不意外,你们的事。其实,很多人都和你一样,在那样的环境下,做出那样的事,包括我父亲也是同样--”

    霍漱清并没有多大的意外,方慕白的一些隐秘,他也是知道的,比如说那个姜毓仁,姜毓仁的妻子就是和方慕白有些关系的。只是,听方希悠这么说,他倒是有点--

    “可是,心灵的出轨,不是比身体的出轨更可怕吗?”方希悠接着说,“对于你的前妻来说,她不怕你和别的女人有身体上的关系,只有当你爱上另一个女人的时候,她才会感到危机。妻子就是这样的,很尴尬的一种身份,知道自己不可能完全拥有一个男人的全部,身体或者心灵,总有一样要失去,有的人甚至是失去两样。”

    霍漱清不语,他只是作为一个听者。

    既然霍漱清来找自己了,肯定是苏凡把昨天的事跟他说了,苏凡肯定说她说曾泉心里有另一个女人。话到这份儿上了,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吧,她也不是说要破坏苏凡和霍漱清的关系,依照霍漱清的精明,他肯定是知道那件事的。

    于是,想了想之后,方希悠望着霍漱清,道:“曾泉和迦因的事,你知道的吧?”

    “在云城时候,苏凡因为我的缘故遇上了一些麻烦,当时我没有办法出面去救她,是曾泉救了她,曾泉找了省里的关系救了她。我,很感激他,这件事,我很感激他。你想说的,就是这件吗?”霍漱清问。

    方希悠点头,道;“并不全是。抱歉,我不想挑拨你们的关系,只是有些事,我们还是说开了会比较好一点,大家心里都明白一点。”苦笑了下,方希悠道,“其实,我和他结婚,他之所以答应和我结婚,就是为了那件事,为了救当初的迦因,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迦因是他妹妹,他--”

    霍漱清望着她。

    “那个时候,正好是我们提出订婚的时候,两方的家长已经谈好了,可是曾泉那边,他没有和我联系,没有回话。曾伯伯说曾泉这边没有问题,他只是太忙了什么的。可是后来我才知道,那阵子他和迦因--”方希悠道,“后来有一天,他居然主动来找我,说我们订婚的事。我很高兴,我以为他之前真的是太忙,以为他是有点,有点对婚姻的恐惧,所以才没联系我,我以为他是想通了,他是真的接受我了,可是没想到--”

    “你觉得他是为了苏凡才和你结婚的,是吗?”霍漱清问。

    方希悠点头。

    “他们都不和我说那时候的情形,我很高兴地准备着我们的订婚仪式,和他一起去选礼服,选订婚宴上用的一些东西,我真的很开心,我想,我这辈子可能最开心最幸福的就是那个时候吧!可是我发现,他总是心不在焉,总是一个人静静看着远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方希悠说着,声音有些哽咽,“可是,再怎么不知情,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灵验的,特别是在关于自己心爱的人事情上,就算是他不说,我也知道他是有心事的。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时候,他--”

    “你觉得他是爱苏凡的吗?”霍漱清问。

    “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方希悠道,“他为了救她,而和我结婚,他不是因为爱我和我结婚,只是为了救他想爱的人。我根本就是一个筹码,我--”

    方希悠的情绪有些激动,霍漱清从没见过她如此,事实上她也极少如此,她总是可以极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霍漱清递给她一张纸巾,方希悠接过来,说了声“抱歉”。

    看着她轻轻擦着眼角的泪,霍漱清轻声道:“曾泉,他不是一个始乱终弃的人,也许,当初你们结婚有一些内情,并不是你所渴望的那种爱情的归宿--”

    方希悠望着他。

    “可是,我很清楚的知道一件事,”霍漱清道,“曾泉,他是在努力地忘记自己曾经对苏凡的感情,这两年,我感觉他也做到了,或许你并不相信,可是,我相信他。”

    “为什么你这么相信他?你不觉得自己太单纯了吗?”方希悠道。

    “那你为什么不愿去相信他?”霍漱清反问道,方希悠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不管他现在的心理状态是怎样,不管他是把苏凡当做自己的妹妹还是曾经爱慕过的人,可是,你要相信他,如果你一直认为他心里放不下苏凡,你认为他一直爱着苏凡,你们之间只会越来越远,你没有机会走进他的心里,你没有机会去了解他真正的想法。”霍漱清道,“希悠,我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感情,没有经历过自己爱慕的人有一天变成了自己的妹妹,所以我也不是很了解这样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心情,可是,我只知道,这是非常非常痛苦的一件事。让自己从一份感情里走出来,走进另外的一种截然不同的感情,面对着一个自己曾经爱慕过的人表达亲情,用兄长的眼光去注视那个人,那,不是一般的痛苦,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很好地克制自己,很好地把这样的感情放在一个合适的尺度,不让对方难堪,不让家人难堪,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这么久以来,曾泉一直在努力这样做着,他没有让任何一个家人感到难堪,没有让苏凡觉得自己事实上成为了兄嫂婚姻出现问题的根源,没有让我觉得我的妻子被人觊觎。希悠,这样做,真的很难!”

    方希悠沉默了。

    “说实话,苏凡昏迷那些日子里,看着曾泉去守着她,我的心里也不好受,我并不希望别的男人在那里守护着我的妻子,因为那是我的职责,我不希望别人来代劳。每次看着曾泉看向苏凡的眼神--”霍漱清顿了下,“其实,你也是一样的感觉,是不是?你也不想看着他那样,是不是?”

    方希悠点头。

    “我知道曾泉并没有彻底忘记那段感情,他对苏凡现在的感情,并不是单纯的兄妹情谊,他们之间,远远超过了这些,也许是亲情,也许是友情,也许是其他的感情,只是非常复杂的,可是曾泉在努力让这种复杂的感情走到亲情和友情的道路上来,他是在努力,我看得出来。所以,我才愿意去相信他。”霍漱清道。

    方希悠依旧沉默着。

    她没想到霍漱清会和自己说这些,会如此的坦诚,如此的直接。

    “我不了解曾泉真实的心情,可是我很清楚一点,如果你继续这样怀疑他,他总有一天,或迟或早,会把自己的感情转移到别的女人身上去,如果他不能从你这里得到安慰,不能从你这里得到理解和支持,他是会去寻找一个愿意理解和支持他的人,这一点,我相信你应该很清楚。而一旦他找到了那个人,”霍漱清顿了下,语气既是劝告又是警告,“希悠,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再也没有机会得到他的心了,你得到的,或许就是一纸离婚协议,我相信他会那么做,因为他有那个勇气,他是个执着的人,他会为了保卫自己想要去守护的人而选择战斗。”

    方希悠的眉毛颤抖着。

    霍漱清说的,她怎么会没想过,只是--

    “希悠,你是个好女孩,你真的是非常优秀的一个人,智商情商都超过许多女人。可是,男人在选择爱人的时候,关注的并不是智商和情商,只是感觉。在一个男人最孤独寂寞的时候,内心最为脆弱的时候,一个极为普通的女人都可以攻占他的心防,哪怕这个女人并不一定漂亮聪明,可是,如果他给一个男人他最想要的一份感觉,她就赢了。”霍漱清道,“希悠,别让别的女人给曾泉这种感觉,你的对手,不是苏凡,也不是其他的女人,而是你自己,如果你一直这样怀疑他,不能认真地走进他的心,你终究会失去他。这是我身为一个男人的忠告,我想,如果你去和你的父亲谈,他也一定会这样告诉你。男人,更懂得男人的想法。”

    “你,觉得我该去和他在一起,而不是去夫人那边工作吗?”方希悠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