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32章 我们还是夫妻吗
    显然,她是听进去了霍漱清的建议。

    “我觉得在你做决定之前,还是和他好好谈一谈,把你们心里的话都说出来,把你们彼此的困扰都说出来--”霍漱清道。

    “可是,如果他知道我那么想他和迦因之间的事,他会恨我--”方希悠道。

    “你们可能会争吵,可是,我想,只要你们愿意去交流,你让他感觉到你的诚意--你们是去交流而不是去指责彼此,不是去质问对方--”霍漱清道。

    方希悠打断他的话,说:“他和以珩说了些事,以珩说曾泉很生气,为我去工作这件事,他很生气很伤心--”

    “因为他爱你才会伤心,如果他不爱你,他就只会生气,会和你大吵一架,会和你冷战,而不是和自己的兄弟去倾诉,因为觉得伤心才会想要倾诉,才把自己灌醉!”霍漱清望着方希悠,“希悠,他,并不是不爱你,只是你觉得他不爱你,因为你一直认为他爱苏凡!”

    听霍漱清这么说,方希悠顿时感觉到一阵的尴尬。

    “不管你做任何决定,都是事关你们夫妻两个人的,夫妻本来就是利益共同体,没办法分割。好好和他商量一下,把你的想法告诉他,他并不是不理解你的人。”

    方希悠的脑子里,一直回想着霍漱清说的这句话。

    是啊,她是应该好好和曾泉商量一下,哪怕现在事情已经定下来了,她也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而不是像这样一味地逃避。

    明天早上就要去上班了,方希悠看了下手表,现在是下午四点钟,只要赶着明天早上六点回来就可以了,可以赶到的。

    好像是人生第一次,方希悠觉得自己内心充满了力量,一股强烈的冲动激励着她,让她立刻飞到心爱的那个男人身边去。

    是的,她要去找他,她要去--

    曾泉是被急召回去的,等他一身疲惫回到住处的时候,却发现家里亮着灯。

    司机把车停在院子里,秘书下车去给他拉车门,曾泉看了一眼,道:“谢阿姨还没回去?”

    秘书嘴巴微张,却也没说出来。

    这是市里分给他的一套住房,就在市委市政府领导们住的专区里面,只是和别人家总是灯火通明的夜晚不同,他的家里从来都只有一个人。保姆谢阿姨晚上就走了,因为他不喜欢有别的人来打扰自己,哪怕这个女人不会打扰到他。

    看着那异常亮着的灯光,曾泉的眉头微蹙,却还是走到了楼门口。

    然而,他还没碰到门,门就自己开了,方希悠出现在那一片灯光里,曾泉滞住了。

    他搬到这里以后,方希悠极少过来探望他,偶尔几次,也是因为他有一些需要她非出席不可的应酬才来。而那些和她见面聊天的官员和夫人们,总是像拜会公主一般地对待她。都是场面里混的人,谁不知道方希悠和曾泉的背景?能和这样一位出身高贵、出进红墙大院如同自己家一样的女人攀上关系,不是三生有幸吗?这位可是真正的红色子弟,而且是绝对身份特殊、依旧可以影响国事的那种红色家庭的孩子。可是方希悠总是那种很客气的态度,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看起来是在微笑,可是笑容没有丝毫温度,让人觉得越发难以亲近。

    方希悠是不喜欢和曾泉的同僚们接触的,那些人,在她看来都是有一种俗到骨子里的气色,甚至连言谈举止中就可以表现出来。她虽然不会不理别人的热情问候,虽然嘴巴上也会赞扬别人,可是心里呢?曾泉很清楚方希悠的心态,因此,除了实在推脱不掉的应酬之外,他是绝对不会让方希悠来的,他,不喜欢!

    而今晚,当方希悠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保姆、秘书都没有跟他汇报--

    曾泉看了一眼自己的秘书,秘书忙低头。

    谁都得罪不起方希悠,也不敢得罪,或者说没有想到得罪的那一层去,方希悠那友善亲近的笑容会让人在瞬间以为自己被公主宠幸了一样。

    是的,从来没有人不会不喜欢方希悠,没有人会觉得她高傲,因为,她不会让人感觉到。

    “你来了?”曾泉这么问了句,就从她身边走了过去,秘书忙问候了方希悠一句,方希悠微笑着点点头,跟着曾泉进去。

    “吃饭了吗?我刚刚做好了几个菜,你要不要尝尝?”方希悠走过去,帮他脱掉外套,问。

    在秘书的眼里,曾副市长和他的夫人,完全就是一对玉人,佳偶天成、门当户对、郎才女貌、青梅竹马等等就是这个意思。看着他们这一对夫妻,才会让人感叹世上的完美夫妻是存在的。

    当然,夫人极少来这边和曾市长生活,也成为了本地乃至本省官场里一个热议话题。很多人都会猜测为什么没有任何职务的这位年轻曾夫人会和丈夫分居两地,而且他们还是青梅竹马门当户对的婚姻,并没有什么矛盾。不过,其实这也没什么可值得猜测的,曾夫人那样的家庭背景,就算是没有任何对外公开的职务,肯定也是有很多的应酬的,而且那些应酬又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再加上曾泉虽然一个人在任地生活,却从来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绯闻,哪怕是和他很亲近的人都不知道他和哪位女性有过度亲密的关系--本来嘛,哪个男人要是娶了那么一个跟天仙一样的妻子,眼睛里还怎么容得下别的女人?--曾泉的做法也让这些对他们的怀疑成为了一些毫无根据的饭后谈资而已。

    曾泉是知道的,方希悠极少下厨,不下厨却不是因为她不会做菜,而是因为做菜时产生的油烟--不管多么少--都会影响到她的皮肤,而使用刀具,当然也有不小心会割破手的可能性,她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这样的。

    那么今天,方希悠突然赶来,不让人告诉他这个消息,而且还准备了晚餐,或者说是夜宵,到底是--昨天他们两个不是还吵架了吗?怎么今天就--

    曾泉心里怀疑着,这个怀疑立刻集中到了一个人身上,那就是霍漱清!

    一定是霍漱清干的,霍漱清找他谈了,肯定就会找方希悠谈,这是毫无疑问的。难道是霍漱清说动了她什么?

    曾泉是知道霍漱清那言辞恳切的态度很具有煽动性--这个词是他经常对苏凡说的,说“你老公太会妖言惑众了”,当然这只是他开玩笑的话--可是霍漱清的话语很有说服力,这是他相信的。

    难道是霍漱清劝方希悠来找他的?方希悠竟然还真的听了霍漱清的话?

    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他自己都被霍漱清说动了,何况方希悠--

    霍漱清说,夫妻两个人只有坦诚相待,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告诉对方,去沟通而不是争吵,问题总会解决--尽管他和方希悠之间的问题,不可能一次两次就解决,只是--

    给彼此一个机会吧!

    “你做了什么?”曾泉坐在沙发上喝了口她给他泡好的茶水,问道。

    因为他进来后好一会儿没和自己说话,让方希悠心里有些没底,现在他说话的语气好像很柔和--

    “我会做的又不多,当然是最拿手的了,来,你过来看看--”方希悠道。

    曾泉起身,走到餐厅,发现桌子上真的摆着好几样菜,虽然很少,可是每一个碟子都很精致。

    秘书一看这情况,曾市长和夫人要烛光晚餐啊!赶紧小声地离开了。

    “我记得你这里有酒的,拿一瓶过来。”方希悠对他微笑道。

    抬手不打笑脸人,曾泉是知道的,虽然对妻子有很多的意见,可是毕竟两个人除了夫妻还是好友,他也不想给她的努力泼冷水。

    开了一瓶红酒,方希悠点上了蜡烛,还真是烛光晚餐。

    “这是,什么意思?”曾泉不解,问道。

    方希悠却笑了,道:“很久没和你一起吃饭了,所以就--”

    她没有办法告诉曾泉,其实这些法式大餐的材料都是她让京里的店准备好了以最快速度送来的,保持了材料的新鲜度,然后她才在曾泉的厨房里做好了。当然也没办法告诉他,其实为了准备这一顿晚饭,她已经好几个小时都只是喝水充饥了。

    曾泉微微点头,沉默了片刻,却说:“那,就为你的新工作干杯吧!”

    方希悠愣了下,他是不是生气了?

    霍漱清和她说,要和曾泉好好商量,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告诉他--

    这么想着,方希悠放下酒杯,望着曾泉。

    “阿泉,其实这件事,”她顿了下,“对不起,阿泉,我没有提前和你说,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那是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做主--”曾泉道。

    “我们还是夫妻,不是吗?你是我的丈夫,我是你的妻子,我们要一生相伴,一生--”她盯着他,却没有说出后面那两个字--相爱!

    可以,一生相爱吗?就像霍漱清和苏凡一样?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会坚定地爱着对方,呵护对方,可以吗?

    “夫妻啊!”曾泉长长地叹了口气。

    夫妻,只不过是一种枯燥的责任而已,他的夫妻关系,绝对不会像苏凡和霍漱清那样,因为,苏凡没做一件事都会把霍漱清放在首位,虽然很蠢,却总是把霍漱清作为她考虑问题的唯一因素,她只会为霍漱清考虑。而他的妻子呢?

    方希悠听出了曾泉话语里的意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