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34章 真是不着调
    曾雨看着母亲,母亲却只是扫了她一眼,道“你还想丢人到什么地步?”

    “妈--”曾雨赶紧过来,坐在母亲身边,抱住母亲的胳膊,“妈,你不爱我了吗?亲爱的妈妈,美人妈妈--”

    曾雨一顿撒娇和拍马。

    可是,罗文茵现在也不会为女儿这些小把戏认输了,以前只要曾雨这样撒娇,她就立刻投降了,而现在--

    “你前几天是不是又去飙车了?”母亲问。

    “就是几个朋友一起玩玩儿嘛!”曾雨道。

    “玩儿?一天到晚就知道玩儿?”母亲生气了,“都这么大人了,什么时候知道做点正经事?整天就是混吃混喝--”

    曾雨“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现在就喜欢她,你根本不爱我!”

    “你还怪我?”罗文茵道,“你看看你自己一天做的什么,你看看你姐姐,那么坚强,你什么时候有她的万分之一?”

    “你就觉得她好,你就觉得她好,呜呜。”曾雨哭着。

    “我就是觉得她好,她是最好的,她是这世上最好的女儿。”罗文茵道。

    曾雨哭的更伤心了,道:“妈,我才是你的女儿啊,妈--”

    罗文茵看着小女儿这样哭泣的模样,道:“什么时候你做点像样的事了,再来跟我说这话。”

    曾雨见母亲根本不为自己的眼泪所动,一下子站起身,盯着母亲,道:“她能活过来是运气好,她做过什么了?不就是嫁了一个好男人吗?我也能!”

    说完,曾雨气呼呼地跑了出去。

    秘书孙小姐站在餐厅门口,看着曾雨出去,才折回餐厅,看着罗文茵叹气。

    “夫人,别生气了,对身体不好。”孙小姐忙说。

    罗文茵摇头,道:“为什么我的两个女儿,会差距这么大啊?”

    是啊,为什么呢?锦衣玉食,不见得能养出好孩子,贫寒之家,也不一定不能养出王侯将相!

    苏凡也能感觉到妹妹对自己的排斥,从清醒以来那么久,她和妹妹之间几乎是没什么交流的。她回家住以后,即便和妹妹在一个院子里,曾雨似乎总是在刻意躲避和她见面,唯一见面的机会就是在饭桌上,就算如此,曾雨也从来都不问她一句,视线也是从来都不在她的脸上停留。

    罢了罢了,没有必要去强求别人喜欢自己,不是么?可是曾雨是她唯一的妹妹--

    苏凡想着,心里就是有些难过。

    周末很快就到了,霍漱清特意挪开了时间,约好了徐医生,和苏凡一起回榕城去。他提前就和苏凡说了,让苏凡同邵芮雪联系一下。

    于是,周五晚上,两个人乘坐深夜航班回到了榕城。

    飞机降落在榕城机场,苏凡看着脚下那星星点点的城市--其实很多城市在夜里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全都是用灯光来点缀,而榕城因为那一湾玉湖而在这样的夜里显得那么独特,玉湖周围的灯光围城了一圈,突出了玉湖的存在,而玉湖湖面上那偶尔的几点灯光,则是画龙点睛了。飞机低空飞行,滑翔而过玉湖,停在了机场。

    因为是私事返回,霍漱清并没有和榕城当地的什么人联系来接应,只和覃东阳说了下,苏凡和霍漱清下飞机的时候,覃东阳已经在出口等着他们了。

    “覃总--”苏凡忙问候道。

    “小苏现在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怪不得漱清老不回来榕城,看来是舍不得离开--”覃东阳说话从来都是如此,霍漱清是习惯了,可苏凡被他这么一说,也难免不好意思。

    覃东阳又非不懂眼色之人,说这话只是因为和霍漱清太亲密,这么一说就不再把话题放在苏凡身上了,和霍漱清一起走向车子。

    苏凡不知道覃东阳所说的广州的事是什么事,可是听覃东阳和霍漱清说起来的样子,好像是有些麻烦。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那种人你根本除不掉,现在弄成这样子,他以后只会变本加利。”覃东阳对霍漱清道。

    “这件事会有转机,只是现在看起来还要一段时间。”霍漱清道。

    “我倒是没什么,等就等了,反正这种事儿,人家真搞起来,每个半年一年是过不去的。怕的不是这一件,而是那些看到我们状况的人,影响不好。”覃东阳道。

    霍漱清知道他说的是事实,很多事的影响,往往是在事情本身之外。

    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历来如此。

    苏凡听着两个人在车上聊,视线一直在车窗外。

    这是她曾经熟悉的城市,她在这里度过了人生最艰难的时候,也在这里邂逅了新的友情。

    就算是在夜色里,她也大体上能知道哪里是哪里,毕竟是很熟悉这座城市的,不过这种熟悉仅限于市中心和玉湖周围。

    明天要去店里了,却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那些同事们的笑容,她早就在照片和视频里看过了,可是,她不敢看的就是那道门,还有门口的停车场。

    车子还没到家,霍漱清的手机又响了,是覃逸飞打来的。

    霍漱清给覃东阳看了眼手机,覃东阳便说“他这些日子一直在等着你们回来”,说着,覃东阳不禁看了眼坐在对面的苏凡。

    虽然叶敏慧现在和覃逸飞相处的不错,也在覃逸飞的公司里帮着忙--叶敏慧是优秀毕业生从美国回来的,而且在美国大公司也有工作经验,对于覃逸飞来说是个很好的帮手--而且,徐梦华经常约着叶敏慧一起吃饭逛街什么的,俨然如母女。可是,覃逸飞和叶敏慧两个人好像总缺点什么东西,让人觉得怪怪的。说不亲近吧,也老是在一起,不管是工作场合还是私人场合,说亲近吧,眼神感觉好像总是不对味儿。

    男女之间,就是这样,感觉很重要。

    覃东阳也是知道苏凡和覃逸飞的事儿的,他算是最痛苦的一个了,苏凡在他的地盘儿上待了三年,苦了三年,他要是早知道,就早点出手帮忙了,或者找霍漱清了,也不会让覃逸飞插进去。又或者,他要是早知道覃逸飞苦恋的那个单亲妈妈是苏凡,事情也不会弄成今天这样。好在覃逸飞和霍漱清都是很知道分寸的人,也是很珍视彼此感情的人,杂加上苏凡有点稀里糊涂的,却又那么爱霍漱清,三个人的关系虽然尴尬,却也好歹没有出岔子,没有出正常范围,要不然,真是不可想象的局面。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啊,真是说不清。

    接通了覃逸飞的电话,霍漱清和他聊着,覃逸飞说突然出差了,要赶回来也到明天晚上了,就没办法在明天陪霍漱清和苏凡去店里。

    霍漱清并不知道覃逸飞是在故意避开他们这一趟的行程,开始真的临时有事。不过,那件事对大家来说都是心里难以磨灭的悲伤记忆。

    覃逸飞并没有和苏凡说话,霍漱清也没有问苏凡要不要和覃逸飞聊两句,就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覃逸飞,正在另一座陌生城市的灯火辉煌中,迷失着自己的双眼。

    他笑了,不管他怎么克制,还是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和她一起走过那个地方。

    今天晚上,苏凡和霍漱清住在了槐荫巷的曾家,这是苏凡自己要求的,她一直想重新回到这里,却说不清为什么。

    巷子并不宽,而覃东阳的车子很大,一开进去就几乎占满了整条巷子,几个人在门口下了车,车子就赶紧开了出去。

    苏凡拿着钥匙开了门,覃东阳和霍漱清站在门口。

    “你还记不记得,当初咱们一起从这里走过的时候,特别是紫藤花开的时候,我老是和你说,这里面会住着一位美女,你还和我打赌说不会,结果呢?谁想到你有朝一日把这里的美女娶回家了。”覃东阳笑着说。

    霍漱清也笑了,道:“谁跟你一样啊,一天到晚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我那才是正常的想法,你就是闷骚,明明心里也想着,嘴上就是不说!花花肠子一大把。”覃东阳笑道。

    苏凡听着他们聊天,也不禁笑了。

    覃东阳虽然说话很不着调,这不着调也是听起来的而已,实则很有条理,分寸极好。毕竟是那么大公司的老板,身家多少亿的男人,要真是不会说话,也不会混到今天的局面,哪怕他的背后有覃春明的支持。

    事实上,和霍漱清这么说话的人,恐怕也就只有覃东阳了,也许就是这种特别,才让覃东阳和霍漱清的关系看起来那么特别。

    进了院子,覃东阳站在紫藤花架下面,深深地吸了口花香,苏凡看着他笑了,道:“覃总要不要也种一株?”

    覃东阳笑了,道:“这个啊,还是留着给老霍去回忆吧,我就不夺人所好了。”

    苏凡看着霍漱清,霍漱清看了覃东阳一眼,道:“我哪有那么多可回忆的?”

    霍漱清是不愿去回忆过去,自己曾经那么深爱的刘书雅,竟然成了杀害妻子的凶手,他的青春还有什么值得回忆的?恐怕也就只剩下和覃东阳、覃逸秋还有罗正刚这几个人的友情了。

    紫藤花啊!

    “好了,我不打扰你们夫妻了,早点休息,小刘就跟着你们走。”覃东阳对霍漱清道。

    说着,覃东阳身后站着的那个年轻男人就赶紧过来问候霍漱清和苏凡。

    送走了覃东阳,苏凡和霍漱清来到他们的卧室。

    因为他们要来,罗文茵提前就打电话让这边的仆人收拾房子了,要不然过来的时候也不能住人。

    “我们,去外面坐坐吧!”霍漱清对苏凡道。

    苏凡“嗯”了一声,和他一起走出门,跟着他走到那座紫藤花下。

    霍漱清仰起头,对苏凡道:“刚才东子说的是真的,我们那个时候,倒真是想象过这家院子里住着什么人。”

    “真的吗?”苏凡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