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39章 别拖着人家了
    覃逸飞看着很奇怪,他明明刚刚看着她在梦里那痛苦又多变的神态,知道她这个梦肯定是很深的,却不能问她什么,便道:“我们回去?”

    “逸飞,我,”苏凡开口道。

    覃逸飞看着她。

    “我刚刚梦见刘书雅了,之前我进来的时候,也感觉好像看见她了,就在外面。”苏凡道。

    “那只是你的幻觉,刘书雅在我的面前死了的,不可能在这里--”覃逸飞一听她这么说,紧张了起来,赶紧说道。

    苏凡却要摇头,打断了他的话。

    “我知道她死了,可是,她一直活在我的梦魇里,她控制着我的梦,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不想自己走到这样的地方就看见刘书雅的鬼魂。你说的对,她是死了,可她死的只是身体,在我的脑子里她根本就没有死,可我一定要让她彻底死了,否则我未来的人生就要被她主宰,我不想那样!”苏凡道。

    覃逸飞点点头,道:“我明白,我明白你的感受。”

    “可是现在我不怕了,只有她彻底在我的脑子里死掉,我才能继续自己的生活,我不能一辈子都活在她的阴影里,活在那件事的恐惧里。”苏凡望着覃逸飞道,覃逸飞的眼里,满满的欣慰。

    “谢谢你,逸飞,谢谢你陪着我走进来,我,终究一个人是没有办法的。”苏凡诚恳地说。

    覃逸飞摇头。

    与此同时,忙了一夜的霍漱清正在事发地开会,召集救援单位的负责人们对所有的死伤者进行全力的救助。就在这时,他接到了苏凡的电话。

    是吗,一切都好了吗?一切,都没有问题了吗!

    霍漱清微微闭上干涩的双眼!

    今天,是覃逸飞陪她过去的,他知道,可是,苏凡并没有在电话里和他说这件事。

    小飞明明是出差去了,却还是--

    霍漱清长长叹息一声,没有说什么,继续工作。

    离开了婚纱店,苏凡要去霍家探望婆婆,覃逸飞也陪着一起过去了。

    霍家的院子里,薛丽萍和保姆在一起除草,老太太戴着顶草帽,看起来很是专业。

    覃逸飞忙过去帮忙,薛丽萍笑着说:“你看看你,穿的那么正式,怎么来除草?”

    “没事的,薛阿姨,我是熟练工,您马上就能看到我的水平了。”覃逸飞说着,卷起袖子,穿着意大利手工制的皮鞋就踩进了草地。

    薛丽萍见状,赶紧让保姆进屋去给覃逸飞拿顶帽子遮阳。

    “薛阿姨,你们去聊天吧,这么点儿草,我很快就除完了。”覃逸飞对薛丽萍道。

    薛丽萍也没有再和覃逸飞客气,就和苏凡一起走进了楼里。

    “去店里了?”薛丽萍道。

    “嗯。”苏凡应声道,“闽越那边火车出事,霍漱清昨晚就赶过去了。”

    “我从新闻里看到了。你们不是还带了个心理医生吗?那个徐医生,她怎么没陪着你去?万一有个什么意外,怎么办?”薛丽萍道。

    “这不是没事了吗?”苏凡微笑着说,“妈,您别担心,我没事的。”

    薛丽萍看了苏凡一眼,长长叹了口气,道:“念卿这些日子怎么样?快要暑假了,你们什么时候送她到这边来玩几天吧!”

    “嗯,等放暑假了我就带她过来。”苏凡道。

    透过落地窗,看见的是在外面草地上除草的覃逸飞,穿着西裤和高级衬衫除草的覃逸飞。

    “小飞也不知道和叶家小姐怎么样了,这孩子也没个准信儿。”薛丽萍说道。

    事实上,薛丽萍对今天覃逸飞陪着苏凡去念清的事心里面是有疙瘩的,当初苏凡在榕城的时候,覃逸飞对她和念卿的照顾几乎人尽皆知。尽管后来才传说覃逸飞八成是为了霍漱清的缘故那么做的,毕竟那个时候霍漱清在云城,离婚没多久,苏凡又带这个孩子,两个人结婚相处什么的,都会引来闲言闲语,八成覃逸飞就是为了这个缘故吧!可是,这种说法只不过是说法而已,没有多少人会信的。现实是,覃逸飞和苏凡,还有霍漱清三个人的尴尬相处,已经成为了华东省圈内人窃窃私语的一个话题。再加上覃逸飞至今未婚,别说未婚了,就是连一个看似女朋友的女朋友都没有很认真地交往。这是让薛丽萍心里最不舒服的一件事了。

    有好多次,她从别人那里听说覃逸飞和念清的事--虽然可能只是业务上的关照,毕竟覃逸飞也是念清的创始人,可是被人们拿出来一说,就好像是私情了--心里就很是不舒服。有几次,她甚至打电话给霍漱清,让霍漱清和苏凡好好谈谈,到底是怎么回事,可霍漱清呢,只是劝她别听别人乱传。

    今天看着覃逸飞陪着苏凡来,只是陪着,薛丽萍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结果再一听是覃逸飞陪着苏凡去的念清,这心里就更不是滋味儿了。

    这算什么?孤男寡女的,一个未婚,一个已婚,怎么就不知道避嫌一下子?说出去还是嫂子小叔子呢,这怎么就--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薛丽萍绝对不会当着苏凡的面说这样的话,曾经她对苏凡很抵触,可是现在毕竟苏凡是自己的儿媳妇了,儿子那么疼那么爱的,她这个做婆婆的也不该对苏凡恶言相向。再说了,苏凡的父母对霍漱清的喜欢和支持那是谁都看得出来的。虽然霍漱清是覃春明的学生,可是,就连覃春明的提拔都需要曾家这样的背后力量,何况霍漱清?不管是为了儿子的婚姻还是前途,薛丽萍都是不会对苏凡说一个不好的字眼的。而且,苏凡的确是个好媳妇儿,年轻漂亮,对霍漱清又是一片真情,从云城到现在,这么多年下来,一直对霍漱清--

    唉,人啊,就是这么麻烦!

    薛丽萍希望儿子儿媳可以平平安安的过日子,特别是在苏凡经历了枪击事件之后,薛丽萍这种愿望更为迫切了。今天的确是心里不舒爽,可是,话说到这样的地步就可以了,苏凡是个聪明人--好吧,就算苏凡不聪明,覃逸飞不聪明,还有霍漱清不是吗?回头她和霍漱清说--没必要再说什么了。

    见婆婆提到覃逸飞和叶敏慧,苏凡也是有种很怪异的感觉,她看向玻璃窗外那个身影,一言不发。

    “你们和小飞是好朋友,这些话呢,你们和他说说,叶家小姐不管是家世人品还是对小飞的这份儿心,都是没的说,这么多年了,小飞要是再不给人家一个答复--他是个男孩子,不怕这年岁的增长,可是叶小姐是个女孩子,把心放在他身上这么多年,时间也是耗不起的的,女孩子的好时间就那么几年,人家拖不起的。”薛丽萍道,“你们呢,好好跟小飞说说。”

    婆婆在耳边不停地说着覃逸飞和叶敏慧的事,苏凡只是静静听着。

    保姆李阿姨端来茶,看着这婆媳两个人,又看看外面顶着大太阳除草的覃逸飞,赶紧从冰箱里拿了瓶冷饮出去。

    不管怎么说,覃逸飞都是省委书记的独生子,又是上市公司、过亿身家的年轻总裁,在这里顶着太阳除草,实在是--

    “覃总,来喝杯水吧!回头我打电话叫人来收拾,您去和霍太太她们聊聊天吧!”保姆李阿姨对覃逸飞说。

    “马上就好了,薛阿姨这园子不算大。”覃逸飞道。

    说这话,可覃逸飞的手根本没有停,也不管这草地飞扬起来的尘土和草屑弄脏自己的衣服。

    李阿姨看着覃逸飞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覃总还真是--

    过了一会儿,一个熟悉的声音飘进了覃逸飞的耳朵--

    “逸飞,歇会儿吧!”

    除草机的声音很吵,可覃逸飞还是听见了,他回头对她笑了下,道:“就这么点儿了。”

    说着,覃逸飞继续推着除草机,苏凡跟在他身旁。

    “我来帮你吧!”苏凡道。

    “马上就好了,你去里面吧,这外面太晒了。”覃逸飞笑着道。

    他很开心,说不出来为什么,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是自欺欺人吧!

    很快的,覃逸飞除完草,苏凡便领着他进屋。

    “你去洗澡换件衣服吧,我记得楼上还有霍漱清的衣服,你们两个身材差不多,应该可以穿。要是让你这样出去,可不行!”苏凡道。

    覃逸飞笑笑,点头。

    薛丽萍看着两个人,心里忍不住叹气。

    苏凡看见了婆婆的表情,一颗心也沉了下去。

    “上楼吧,逸飞。”她说着,领着覃逸飞上楼,去了客卧的洗澡间,试了水温,然后就去自己和霍漱清的房间给覃逸飞找衣服换,至于覃逸飞换下来的衣服,保姆李阿姨就拿走给干洗了。

    回头你劝劝小飞,别拖着叶小姐了。

    婆婆的话,在苏凡的耳畔响起。

    她怎么劝?覃逸飞自己的感情抉择,她怎么好插手?

    快快冲了个澡出来的覃逸飞,看见了苏凡给他摆放好的衣服,不禁笑了下。

    下楼来,覃逸飞看见薛丽萍和苏凡在餐厅里包饺子。

    “马上就中午了,吃完饭再走吧!”薛丽萍对覃逸飞道。

    “好啊,我也来吧!”覃逸飞笑着坐在薛丽萍身边。

    “你会包饺子吗?”苏凡笑问。

    “当然会了,我爸可喜欢吃了,小时候我爸生日的时候,我妈一定会给他包饺子的。”覃逸飞说道。

    “以前的人啊,都是从困难时期过来的,吃饺子就跟盛典一样。”薛丽萍道。

    “本来就很好吃嘛!”苏凡说着,也在包着饺子。

    她看了覃逸飞一眼,发现覃逸飞虽然动作很慢,却也能包出形状,和那个连煤气都不会的开霍漱清相比,覃逸飞已经是大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