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42章 你不比别人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而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有什么话,就和漱清好好说,再怎么相爱的两个人,也是需要沟通的。只是,你要注意分寸和方式,不要无理取闹,不要给他添麻烦。他本来就工作很辛苦,你要是再因为一个人的缘故而闹闹他,你们就会麻烦了,知道吗?”罗文茵道。

    苏凡点头。

    婚姻里,夫妻之间相处也是讲究方式方法的,也是有哲学的。一个“我爱你”并不能代表全部。

    望着女儿,罗文茵想起了覃逸飞,想了想,还是说“和异性交往的时候,注意一些分寸,我们是被人盯着的”。

    苏凡愣住了,盯着母亲。

    罗文茵看着她,继续说:“我们这个圈子很小,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会尽人皆知,很多时候往往是无心之过给人带来的麻烦。”

    “妈,您,什么意思?”苏凡问。

    “逸飞是个好孩子,他对你好,你也就该多为他想想。”罗文茵也没有再继续遮掩了,道,“敏慧喜欢他很久了,这么多年一直在他身边,为了他跑到榕城去--”

    苏凡不语。

    她明白母亲的意思。

    那天在霍家,婆婆也同样问及叶敏慧和覃逸飞的现状--

    “逸飞是我的朋友--”苏凡道。

    “我知道他是你的朋友,他对你好,对念卿好,我都知道,可是,”罗文茵顿了下,“你有你的幸福你的家庭,逸飞也该有,明白吗?如果他不能拥有自己的爱情,你的心里能舒服吗?难道你不想看着他得到幸福?”

    “我,没有,没有那么想。”苏凡低头,道。

    “逸飞是漱清好兄弟,这么多年,漱清是看着他长大的,漱清疼逸飞,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有些话,漱清是不方便说的,可是,你也要为他考虑考虑,考虑一下他的处境和他的地位--”罗文茵道。

    “妈,您的意思是我和逸飞--”苏凡打断母亲的话,道。

    “我知道你爱漱清,可是,当初直到现在,逸飞对你那么好,当然,换做是我,我也会感动,有些话,我也会说不出口,那么好的一个孩子,谁忍心去伤害他?可是,很多时候,你以为的善意,你以为的保护,对于对方来说都是伤害。”罗文茵道。

    苏凡没有说话。

    “我和你说了,我们这个圈子很小的,你和漱清,不知道被多少人盯着,一言一行都要注意。逸飞再好,也是旁人,不是你的男人!”罗文茵说道。

    母亲说的,苏凡并不是不明白,想要对一个人好,就要为他考虑,就像当初她总是为霍漱清考虑,为他牺牲再多,为他受再多苦都不怕。不管做什么都想着怎么才是对霍漱清好,而不是自己需要什么。

    可是在覃逸飞这里--

    “多的话,我也不说了,你自己该有个掂量。”罗文茵道。

    苏凡静静坐着。

    母亲什么时候离开的,苏凡也不知道,只是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就自己一个人了。

    来到书房,打开画板,苏凡削好笔,铺上纸开始画图纸。

    一笔一笔,画着的不知道是谁的梦,谁的过去,谁的未来。

    “是你?”苏凡猛地抬头,就看见霍漱清站在身旁。

    好几天没见他,他却已经消瘦了好多。

    尽管他不可能胡子拉碴,看起来依旧是风光满面,可是眼神里明显透着疲惫。

    笔从苏凡的手里掉出来,她赶紧起身走到他身边,拥住他。

    霍漱清抱住她,下巴在她的头顶磨蹭着。

    “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她捧着他的脸,仔细审视着,问。

    他却笑了下,道:“放心,不是被炒鱿鱼了。”

    说着,他就拉着她的手坐在沙发上,薄唇烙上了她的。

    呼吸交错,思念在这混乱的空气里传达着。

    等他喘着气松开她,眼里是苏凡那嫣红的小脸,看的他的心又是一阵热。

    苏凡靠在他的怀里,道:“你想喝点什么吗?”

    “不了,就想这么和你坐会儿,这些日子,太,忙了。”他说。

    话毕,他捧着她的脸,认真地注视着,懂啊:“对不起,我没有陪你去--”

    “没事没事,”苏凡摇头,道,“一切都没事,一切都好了。没事。”

    “我和徐医生通过电话,她说你很了不起,你很勇敢。”霍漱清道。

    苏凡微微笑了,又偎依在他的怀里,道:“那天,其实我感觉自己看见刘书雅就在店外,我看见她在看我。”

    “那只是幻觉,是心理作用。”霍漱清道。

    “是的,我知道,她是一直活在我的幻想里,我的恐惧就是她存活的土壤。所以,我--”苏凡便把自己的那个梦告诉了他,霍漱清静静看着她。

    “我想,或许只有那么做,才能让我战胜那件事的恐惧,才能让我拜托刘书雅的影响,所以,而事实证明,那样做真的是很有效,我不用再去看心理医生,不用心理疏导,不用吃药,我--”她说着,可后面的话语全部被他的吻堵了回去。

    “丫头,你太棒了,太棒了!”他简直不知道怎么说,疯狂地吻着她。

    苏凡拥着他,身体向后倒去,他就压了过去。

    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此时,两个人似乎是隔了好久好久才见了面,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在强烈的渴望着彼此。

    裸袒相见,肌肤相亲,思念燃烧着。

    惊涛骇浪里,两个人颠簸着,高高低低,飞翔着。

    直到一切都平静下来,苏凡趴在他的胸口不停地喘着气。

    霍漱清拥着她,一言不发。

    凌乱的呼吸,在房间里萦绕着。

    “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苏凡道。

    两个人相拥躺在地毯上,身上只盖着他的衬衫。

    “什么?”他轻轻抚着她那依旧红潮未散的脸颊,道。

    “我想把念清搬到京里来,这些天我找了个公司做了下市场调研,感觉还是有希望的。我不想再这样两头跑了,你说呢?”她望着他,道。

    “很好啊,你早该这么打算了。只是,你现在身体完全没问题了吗?重新开店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再说了,榕城那边怎么办?彻底放弃吗?”他问。

    “我的身体没问题,榕城那边,也不会放弃,毕竟已经积累了那么多年,有一定的客户基础和知名度,我想把那边交给雪儿来打理,她做的很好。至于设计嘛,还是我这边做。”她说。

    他点点头,道:“既然你都这么决定了,那就做吧,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她摇头,道:“我只是在想,这边的公司是要像过去那样什么层次的霍客都接受呢,还是主要针对中等收入的客户来做?这边高端市场的口味太固定化,而且竞争很激烈,我怕自己根本打不进去--”

    霍漱清想了想,道:“你是对自己的设计没信心,还是其他的问题?”

    “我,都有吧,我毕竟是半路出家的,就大学里那点基础,后来的都是自己瞎摸索的,和那些大设计师的差距很大,我没办法和他们竞争--”苏凡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有没有考虑过再去读书深造一下呢?”他说。

    “读书?”她愣住了。

    霍漱清点头,道:“如果你知道自己的不足,就要去努力弥补克服,我想,你不如趁着现在还年轻去读书,这样更有针对性,你说呢?”

    她的双眼突然有种发光的感觉,欣喜地盯着他,道:“其实,我想亲自去巴黎伦敦米兰纽约看看他们的婚纱展,也许会有更好的思路和感觉--”

    霍漱清望着她,她的声音放轻了。

    “我和逸飞商量了下,我想出国去进修,我想去旅行看看--”苏凡道。

    “对不起,丫头,现在,规定很严格,不会给你审批让你出去,现在--”他沉声道。

    听着她在怀里深深叹了口气,霍漱清也觉得自己这样说话太不负责,给了她一个希望,却又亲自立刻破碎了这个希望。

    “我想让你出去多见识见识,可是,规定是规定--”

    “我,我想--”她猛地抬起头,道,“可以让雪儿出去啊,让她多给我拍一些视频和照片,然后,咱们这边不是也时常有一些交流吗,到时候我想办法去和那些大牌设计师交流交流,应该也有提高吧。还有呢,可以去大学里报个短训班,充实一下自己的基础。你说呢?”

    他望着她,认真想了想,道:“这样倒是可以,可是,不去国外,你觉得可以吗?”

    她笑了笑,道:“有什么不行的呢?现在中国是全世界的市场,国外的奢侈品可都指着中国人消费呢?那些大牌设计师也时常来我们这里宣传的,虽然出国去看会有所帮助,不过,现在也没办法,既然规定都那样了,我们还是要遵守的,对不对?”

    “不过,等我什么时候跟着首长出国的时候,你也一起去,到时候你就可以去国外的展览参观了,怎么样?”他想了想,道。

    “那样可以吗?”她问。

    他点头,道:“虽然会有所限制,不过应该还是可以的。而且,你也知道的,希悠前阵子不是在跟着夫人招待那些到访的元首女眷吗?她现在已经正式成为了夫人身边的人。首长说,等你身体康复了,就让希悠带着你一起去。”

    苏凡紧紧抓住他的手,兴奋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我可以吗?嫂子,嫂子可是,可是比我,比我--”她说。

    “傻瓜,你不比你嫂子差的,除了脑子不如她--”他笑着说,“开玩笑的--”

    “其实,你说的对,我根本和嫂子不是一路人,她,她那个人,你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嘛?我就觉得她简直就是独家定制的一个人,完美到了骨子里,站在她面前,我真是感觉自卑的不行。我也看过她和夫人在一起的视频,她那么端庄典雅的,和夫人站在一起,真是丝毫不逊色,举手投足都是毫无瑕疵。”苏凡叹道。

    “没关系的,人和人不一样,你跟着夫人去,多接触接触高层的人,也会培养一下你的眼光和感觉,说不定对你的设计也是有帮助的呢?”霍漱清道。

    苏凡不语。

    “如果你想要和大牌设计师比拼,就必须有自己的特点,你现在的设计就很有特点--虽然我也不懂,只是看了杂志说的--”他说。

    “你还看了我的报道?”她惊讶地打断他的话,霍漱清含笑点头,道:“你是我老婆,我怎么能不看呢?”

    她笑眯眯地望着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