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45章 你是他的嫂子,明白吗
    “也许吧!我也三十多了,不可能一直这样单身的,再这样下去,我妈会怀疑我性取向有问题,所以,还是早点打算吧!”他说。

    苏凡点点头,她看着他站起身,想说,结婚是大事,你要好好考虑,可是,这样的话,她说不出口。如果他真的决定要结婚,那么,就该祝福他,不是吗?

    “婚纱店的事,我是念清的股东,你忘了吗?就算是念清搬到京里来,我也是股东,至于其他的和生意无关的事,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多想了。”他转身看着她,眸色深深,“我这方面的事,我会解决好,不会有女人来找你麻烦的,放心!”

    说完,他就走向了霍漱清和念卿,一把抱住霍漱清踢过来的球,笑着说:“你的球技真烂啊!念卿,别跟他玩了,小飞叔叔陪你!”

    “爸爸,爸爸,我不要和你玩了!”念卿一条胳膊抱住球,一只手拽着覃逸飞,“走,我们去那边玩,不理爸爸了,爸爸都不好好陪我玩。”

    霍漱清无奈地摇头叹气,道:“霍念卿,你这个没良心的!”

    苏凡站在凉亭里,看着霍漱清走过来,他挽住她的腰,亲了下她的额头,笑问:“怎么了?”

    她摇头,却问:“逸飞,他要结婚了吗?”

    霍漱清望着她的表情,一愣,松开手坐在椅子上,一边沏茶一边说道:“结婚不是挺好的吗?他一个人这么多年,年纪也不小了--”

    “可是他从来都没和谁谈恋爱,怎么就突然--”她说道。

    霍漱清转过身看着她,那眼神,突然让她的心一怔。

    耳畔,飘来念卿和覃逸飞的笑声,凉亭里,两个人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时,大门开了,一辆车开了进来,霍漱清起身。

    “应该是小秋来了。”他说。

    苏凡站在原地不动。

    “丫头,如果你真为小飞好,就不要再对他的感情的事发表任何的意见,不管好还是不好,都是他自己要做的选择,不该你来说。”他走到她身边,抓起她的手,低低地说。

    苏凡抬头看着他,他的眼神,那么的严厉。

    “可是,他,太,突然--”她低低地说道。

    “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如果你再问什么说什么,你就是害他,懂不懂?”他的声音很低,却是异乎寻常的严厉,苏凡从没碰见他这样过。

    她低下头。

    “走吧,小秋来了。”他说着,拉着她的手。

    那边,覃逸飞和念卿玩的正起劲着,没有过去迎接姐姐一家。

    迎接覃逸秋和罗正刚一家的时候,苏凡并没有感觉到霍漱清对她的不悦,晚饭时,几个人在一起说说笑笑的,霍漱清也没有泄露任何的不快,只是,苏凡的心里,怎么都放不下。

    吃完了饭,娆娆带着念卿在客厅里玩,几个男人去了茶室闲聊,苏凡和覃逸秋来到院子里散散步。

    “逸秋姐,有件事,您能告诉我吗?”她总是忍不住了,开口道。

    “说吧,什么事?”覃逸秋含笑望着她。

    苏凡想想,道:“逸飞,他,要结婚了吗?”

    这句话一出来,覃逸秋的笑容立刻凝固了。

    “怎么了?”苏凡问。

    覃逸秋不自然地笑了下,道:“迦因,呃,”顿了下,覃逸秋才说,“迦因,逸飞他,叶敏慧现在在飞云传媒工作,是她自己去的,你知道吗?”

    苏凡摇头,一脸惊讶。

    “逸飞也一直都不知道,直到前些日子才发现的,其实,叶敏慧的心,我们大家都明白,很难得了,是不是?逸飞又不是木头人,其实--”覃逸秋的话,并不像平时那么流畅,后面的话没说出来,苏凡也明白了。

    “是啊,叶敏慧真的很难得了,这么多年一直都--”苏凡叹道。

    “迦因,不管逸飞选择谁,你都会祝福他的,对不对?”覃逸秋认真地看着她,问。

    “那当然了--”苏凡笑着说。

    可是,她这么说了,覃逸秋的视线一动不动,依旧落在她的身上,苏凡敛住了笑容。

    “怎么了,逸秋姐?难道--”苏凡道。

    “啊?没事没事,没什么,我也是巴不得有人赶紧把那臭小子给收服了。”覃逸秋掩饰般的笑着,揽着苏凡的肩。

    “其实呢,人这辈子,好像不要那么太较真会比较好,可是有时候又觉得不较真了,人活着又没意思,好像是什么事情都可以接受,有种逆来顺受的感觉,跟行尸走肉又什么区别呢?”覃逸秋说着,苏凡笑笑,道:“叶敏慧也是很较真的一个人啊!”

    覃逸秋点头,道:“不是有句话说,嫁给爱自己的人,比嫁给自己爱的人要幸福一些吗?其实呢,有时候我想,爱自己的人,不管怎么样的爱你,都很难填补你爱的那个人的感觉。就算是现在怎么的幸福,也总是会想到那个你爱着却无法得到的人,对不对?男人和女人都是一样的啊!”

    “嫁给自己爱的人,会很辛苦,可是,那种幸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苏凡道。

    覃逸秋看着她,良久才说:“是啊,那是一种说不来的幸福啊!”

    “难道姐姐你也有--难道不是我哥吗?”苏凡笑问。

    覃逸秋推了她一下,道:“这个,是秘密,不告诉你。”

    “放心,我绝对不说出去的!”苏凡道。

    覃逸秋想了想,道:“不行,我不说。要不然,以后麻烦就大了。”

    是啊,和孙蔓那么多年不对付,倒也就罢了,尽管也没什么企图,没有想和霍漱清怎么样的念头,说的话做的事,无非就是要气气孙蔓,现在霍漱清娶了一个那么爱他的苏凡,她又何必多事呢?好兄弟,始终要帮着好兄弟啊!

    覃逸秋这么想着,心里也一阵轻松。

    可是,不知道自己的那个傻弟弟,什么时候能真的清醒过来。

    这么一想,覃逸秋不禁为自己姐弟的感情之路感到悲哀,怎么都是一样的结局呢?开始和过程,直到结束,都是一样。现在就希望那个叶敏慧,能够像罗正刚一样,用她的真心把逸飞的心唤回来。

    “哦,对了,你和漱清还好吧?他工作那么忙,唉,真是搞不懂,干嘛要把他调去那里嘛!这,要怪你爸,还有我爸!”覃逸秋道。

    苏凡也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有时候我真的好希望回到云城的那个时候,感觉那个时候真好,不像现在,总是,总是不能在一起--”

    覃逸秋看着她脸上的难过,道:“过去没办法回去了,只是,你如果真的那么想,如果你觉得你们之间有什么问题,出现了什么状况让你觉得不舒服,可以跟他好好谈,你们想办法解决,毕竟,还要过一辈子呢!”

    苏凡点点头,却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问题,可能是,还是他太忙了吧!”

    “那你呢?迦因?”覃逸秋看着她,道。

    “我?”苏凡不解。

    “你觉得他太忙,忽略了你忽略了家庭,可是,你做了什么呢?你不也是身体刚好就在两地飞来飞去的?”覃逸秋道。

    苏凡不语。

    “我也不是责怪你工作什么的,只是,迦因,这个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你嫁的那个男人,他不是属于你一个人的,如果你不能随着他做出改变,他和孙蔓走过的路,你怎么知道不会再走一遍呢?”覃逸秋道。

    “让我放弃现在的工作,在家里--”苏凡叹道。

    “如果你放弃了工作,你就会失去很多东西,女人,不能没有自己的事业。可是,你要想办法在你的事业和你的家庭之间找个平衡,适当的为了他牺牲一下,夫妻两个人,都想要一飞冲天,是根本不可能的!漱清走到这一步,你让他去牺牲,已经没有机会了,你爸不同意,我爸也不会同意,漱清自己也不会放弃。所以,迦因,你要想好,你自己到底要什么,这一点很难,非常难!”覃逸秋认真地说。

    “是啊,我现在就在想该怎么办,来这边开公司吧,好多事情都不熟--”苏凡道。

    “什么都要慢慢来的,走好第一步,后面的就容易了。”覃逸秋道。

    苏凡点头。

    送覃逸飞和覃逸秋一家上车离开,苏凡和霍漱清站在楼前。

    霍漱清看着她的侧脸,突然伸出手,把她的手拉了过来,握住。

    她一言不发,只是看着他。

    “对不起,今天,我对你,态度不好,对不起!”他深深看了她一眼,道。

    她却只是笑了下,没说话。

    “还在生气吗?”他问。

    她摇头。

    “我想,你说的对,我,我是不该继续,继续这样下去了,不该这样--”她说着,声音越来越低。

    “我理解你和小飞之间的,呃,可是,丫头,你要记住,你是我的妻子,小飞是我的弟弟,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虽然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外面,大家都知道他是我的弟弟,而你,就是他的嫂子,你明白吗?”他定定地注视着她,道。

    苏凡点头。

    “所以,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不管他帮过你多少,你都要放下了,否则,小飞这辈子怎么办?他都三十好几岁了,一个叶敏慧,等了他多少年,你难道要看着他们继续这样子下去?”霍漱清的声音有些严厉,苏凡的眼眶润湿了。

    “且不说小飞对叶敏慧有没有爱,有多深,可是,现在,所有人都必须翻过这一页,不能继续停在这里,明白吗?”霍漱清道。

    她低着头,不停地点头。

    他拥住她,下巴蹭着她的额头,道:“对不起,你必须这么做,苏凡,为了我们所有人好,必须这样!”

    她一言不发,只有点头答应他。

    还能怎样呢?她想说,不希望任何人逼着逸飞做选择,可是,她没有立场,没有资格来说什么,那么,就,就这样吧!不光是覃逸飞,其实她也有很多问题要去处理--

    “我们,上楼吧!”她说着,把手从他的手中抽出来。

    念卿已经睡着,苏凡坐在孩子的床边,坐了很久,等孩子完全睡着了,才离开。

    等她回到卧室,霍漱清已经洗了澡躺在床上看书了,她看了他一眼。

    视线掠过手里的书,霍漱清看见了她脸上的神情,她,怎么了?是不是他今天真的说的太过头了?可是,如果再不提醒她,以后--

    心里总归是有些放不下,霍漱清放下书。

    浴室里,水声滴答着。

    霍漱清推门进去,里面的雾气沼沼。

    她就躺在水里,闭着眼,一动不动。

    “累了?”他蹲在浴缸边,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