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49章 她的心里从来都只有他
    “因为他的职位?”方希悠问。

    苏凡不语。

    是吧,是因为这个吧!

    “你觉得自己依旧在仰望着他,觉得自己是被他圈养的宠物,无法把自己内心的喜怒哀乐真实地表达出来,因为你只是他的宠物,宠物的价值就是为主人排解忧愁,让主人在开心的时候更加开心。”方希悠道。

    苏凡苦笑了下,不语。

    她是赞成方希悠的说法的,她,就是霍漱清的宠物,而不是他的妻子。

    方希悠趴在吧台上,上半身更加靠近她,盯着她,道:“迦因,你有没有想过,是你自己的想法出了问题呢?是你自己没有适应他的转变给你带来的变化呢?”

    苏凡愣住了。

    “你说你一直的梦想是嫁给他,觉得这是世上最大的幸福,现在你得到了他,完完全全,成了他唯一的妻子。可是,你的内心里还是和过去一样。”方希悠说着,顿了下,道,“你别怪我这样说,可是呢,很多像你过去,呃,就是你们过去那种关系里弱势的一方,都是那种被对方当做宠物的心态,被那个人疼爱着呵护着,享受着他的爱。可是,等你们的关系变成了夫妻,你的心态还是那样,不过,也许只有你是这样吧,很多女人和你不一样的。一旦嫁给那个人,心态就立刻变了,主人的那种--”

    这时,有人敲门,厨房的人送来了蛋糕,方希悠端过来关上门,放在吧台上。

    “抱歉,迦因,我说这样的话。”她说着,递给苏凡一把叉子。

    苏凡摇头,道:“请你继续说,没人,没人和我讲过这些。”

    方希悠停顿片刻,道:“迦因,你的问题,在于,你的性格。”

    “性格?”她问,方希悠点头。

    “一个人的性格会决定命运,你,呃,可能是呃,我说不太清楚,不过,也许,是因为,自卑。”方希悠说着,盯着苏凡。

    自卑?是啊,是自卑。

    苏凡点头。

    “因为自卑,你在他的面前,一直都是同样小心翼翼的心,你生怕自己做错一点事,就会失去他的爱,你认为他爱的是小心翼翼的你,爱的是乖巧听话的你,所以,不管你的内心有什么样的想法,你都不敢表达出来。而这个过程中,他的地位越来越高,你就会觉得你们的差距越来越大,你的担忧就会越来越重,以至于--”方希悠说着,顿了下,想起自己的经历,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其实,在自己爱的那个人面前,谁都是一样的,一样自卑,一样忐忑,生怕自己一点点的失误让他厌恶,结果,结果变得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

    两个人都沉默不语。

    完全不同的经历,却在某些地方达到了一致。

    爱情,让人变得卑微,变得忐忑,变得患得患失,变得,不像自己。

    苏凡想起昨天的事,抬起头不禁苦笑了,对方希悠道:“你说的对,现在想想,真是这样,真是--我还是过去的那个自卑的我,面对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他。虽然,虽然如愿以偿嫁给了他,可,可还是--”

    “没办法,爱情就是这样的不平等,注定先爱上的人受伤更多。”方希悠说着,吃了一口蛋糕。

    “难道你也是这样吗?你和我不一样,你那么优秀,那么,那么完美--”苏凡道。

    方希悠苦笑了,看着她,道:“我怎么会不一样呢?我们都是一样的人,都为了一个人变得无措,变得慌张,变得让自己陌生。”

    “可是,我哥他,他和霍漱清不一样,你们的开始,也和我们完全不同,你们两个是平等的,而我和他--”苏凡道。

    方希悠摇头,不语。

    房间里寂静无声,只有咖啡机里咕嘟冒着泡的咖啡的声音。

    “曾泉,他心里爱着另一个人--”方希悠突然开口道,苏凡差点被刚吃到嘴里的蛋糕给卡住了,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方希悠。

    “曾泉,他心里爱着一个人。”

    苏凡猛地抬头盯着方希悠,满脸意外。

    方希悠却是一动不动,双目紧紧地盯着她。

    “怎么,怎么会呢?我哥他,他,他对你--”苏凡吞吞吐吐道,可是方希悠只是淡淡一笑,根本不说话。

    “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他,他一定不会的。”苏凡忙解释着,“嫂子,你相信他,他不是那样的人,我,我认识他可能时间没你长,可是,我在云城认识他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一个人,虽然我们办公室,我们市政府有很多女同事喜欢他,可他,他没有和任何一个人交往过,也没有什么暧昧的传闻。”

    方希悠依旧看着她,一言不发。

    苏凡从方希悠的表情里感觉方希悠是认定这件事了,难道这就是她和曾泉争吵的原因?

    “嫂子,你不要听别人瞎说,我哥他不会那样的,他--”苏凡这样劝着,却怎么都觉得自己的话有些缺乏说服力。

    “你,就这么确信吗,迦因?你就这么相信他吗?”方希悠说着,不禁苦笑了下。

    她多想大喊出来,苏凡,曾泉他爱的人是你,是这个世上他最不该爱的人,是他--

    可是,方希悠说不出来,如果换做以前,她是不会和和苏凡说这么多话的,说苏凡的婚姻问题,说她自己的,这几天,看着往日一起排练演出的伙伴们都那么充满活力和自信,而她,她现在--

    那天和朋友们聚会,她喝了点酒,喝的也不多,苏以珩的司机送她回来的,可是,回到家里,她看着曾泉躺在沙发上拿着平板电脑看什么,眼睛都不看她。

    也许是酒精在大脑里发酵的结果,不知道什么缘故,她就把手包扔向了他,不偏不倚一下子砸在曾泉的头上。

    曾泉看了她一眼,只是把包扔在另一面沙发上,继续看着电脑。

    “曾泉--”她叫了声,声音不低。

    他却没有看她,只说:“我今晚睡书房,你自己去床上躺着醒酒吧!”

    “你怎么不问问去干什么了,和什么人出去了?在你的心里,我就真的,真的一点位置都没有吗?”她踉跄着走向他,问道。

    “门卫打电话说是以珩的车,我还需要问吗?”曾泉道。

    方希悠笑了,道:“因为是以珩送我的,你就不问了?”

    曾泉看着她,良久,才说:“你觉得我该问吗?”

    他的目光锐利,她的身体震了下。

    “你,真的--”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太了解曾泉了,他知道她和苏以珩之间的过去现在,可他就是不开口,他是在等着他们越界,还是什么?等他们越界了,他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和她离婚吗?

    “你想要我说什么?”曾泉走近她,扶住她险些要倾倒的身子。

    是啊,想要他说什么?他明明知道苏以珩爱她,从小就爱她,她要去英国读书,曾泉不去,苏以珩陪着去,而现在,虽然大家都各自有了伴侣,可是苏以珩的心,很明显还是在她这里,这一切,曾泉是看不见,还是不想看见?是因为他的心里一直爱着苏凡,所以才根本不在意自己的妻子发生了什么吗?

    只要一想到这件事,方希悠的心里就痛的不行,她一直告诉自己,曾泉会明白的,他会回心转意的,可是现在--

    不知怎的,她大步走到沙发边,拿起他刚刚看的电脑,一按开,里面全是照片,而那个文件夹,明明写着“云城”。

    她紧闭双眼,泪水抑制不住地从眼里涌了出去,无声地抽泣着。

    曾泉不知道她怎么了,走到她身边,却见她拿着电脑,双手颤抖着。

    “没什么好看的,你去睡觉吧!”他说着,就要去拿电脑,可她根本不松手。

    “给我--”他说。

    她睁大眼,泪眼朦胧地盯着他,嘴唇颤抖着。

    曾泉很少见她哭,最近的一次,就是她父母争吵的那一晚,她跑出了家门,在胡同里跑着,鞋跟断了,就把鞋直接踢掉,一直跑到曾家的门口。

    那天夜里,曾泉记得已经很晚了,曾家门口的警卫员都是认识她的,她就跑到了曾泉的房间,去敲门,叫醒了他。他起床开门的时候,她一下子就扑到了他的怀里,不停地哭着。

    方希悠夜里突然跑来,让已经进入梦乡的曾元进夫妇都醒来了,李阿姨敲门告诉了他们,说方希悠光着脚跑来的,脚都划破流血了。曾元进一听就赶紧让罗文茵去看看,是不是孩子出了什么事,要不然怎么大晚上这样了。

    罗文茵赶紧披了件外衣,拿上医药箱就准备去曾泉的院子。

    “等等,我们一起去。”曾元进说着,也披上外衣下了床。

    当时,曾泉看着方希悠脚上的血,完全被惊呆了,要去给她擦,她却紧紧抱着他不松手。

    “希悠,出什么事了?”他问。

    她不说话,只是在他的怀里哭泣。

    等罗文茵和曾元进赶来的时候,穿着白色睡裙的方希悠已经被曾泉抱到了沙发上坐着。

    “来,希悠,文姨给你擦,你看这脚上--”罗文茵道,打开医药箱开始给方希悠擦着脚,曾元进赶紧搬了个小板凳让妻子坐着。

    “希悠,出什么事了?你爸妈呢?他们知道你在这里吗?我赶紧给他们打电话,别让他们着急。”曾元进道。

    “不要打电话,我不想看见他们,我不想--”方希悠说着,抽泣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