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51章 你们只是朋友吗
    刚到了楼门口,她就看见了在那里等着她的冯继海。

    冯继海快步迎了上来,低声对她说:“过半小时会谈就暂时告一段落,霍书记会有十分钟单独的时间,他让我安排你去后面的一个客房,你在那边等着他。”

    半小时?

    半小时,半小时,其实也不长,等,也就等了吧!

    可是,她等不了,她没法等他太久,她好想冲进那会议室。

    “我,我能不能在楼道里等等他,我,我,我想等他--”她望着冯继海,几乎是在恳求一样的语气。

    冯继海完全怔住了,看着她脸上好像是没有干的泪痕,也不好问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猜来也是大事,要不然也不至于--可是,再大的事,也没有一个夫人会在楼道里等着领导们出来的--

    “这--”冯继海有点为难。

    “冯秘书--”她低低地叫道。

    冯继海看了一眼楼的入口,道:“你跟我来--”

    苏凡感激地点点头,跟着他,在冯继海感觉中,这样的情形像极了在云城的时候,可是,明明,明明她已经嫁给了霍书记--

    将她安置在一个可以第一眼看到会议室正门打开的房间,冯继海就赶紧离开了,去向霍漱清报告。

    她坐在椅子上,时不时地看向会议室那紧闭的门口,时而又看着腕表的时间。手机响了,是家里打来的,她猜是母亲找的,便发了条信息告诉母亲,自己有事要找霍漱清,让母亲不要担心。

    “她去找霍漱清了。”罗文茵对方希悠道。

    方希悠“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原来如此,她那么急的,只是想见霍漱清么?只是想--

    方希悠不禁苦笑了下,叹了口气,就准备离开罗文茵和念卿正在待着的后花园亭子。

    罗文茵听见她的叹息,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希悠,你,还好吧?”

    方希悠回头看了她一眼,笑笑,道:“没事,文姨,我先回去拉琴了--”

    罗文茵起身,走到方希悠身边,抬手轻轻放在方希悠的肩上,望着她,道:“希悠,泉儿他的心里,他其实,他其实是,是很在意你的,可是,男人都很笨的,又没有耐心--”后面的话,罗文茵没有说出来,方希悠却是明白的。

    “谢谢你,文姨,我知道了。”方希悠浅浅一笑,就离开了后花园。罗文茵看着她的背影,只是摇摇头,一言不发。

    时间,在苏凡焦急的等待里缓缓走动着,一秒又一秒。

    或许是因为太着急,或许是因为担心等不了他,她的嘴唇不停地颤抖着,不停地无声重复着自己要对他说的话。

    终于,那扇在她看来巨大的雕花门打开了,一群人次第缓步而出,她赶紧起身,走到走廊里站着,看着那些被包围的大人物们,踮着脚搜寻着他的身影。

    他就在那人群里,依旧那么的耀眼,耀眼的让她看不见其他的人,眼里只有他。而声音似乎在那一刻全都消失了,一切在她的眼里变成了慢镜头。

    她跑了过去,却被警卫拦住,她远远看着他从自己的眼前走过,却不能叫出他的名字。

    他面带公事化的笑容,和一群人一起走到了宽大的露台上,陪着领导们拍照,她站在人群之外,隔着他们的,似乎是那从来都不曾走近的千山万水。

    不经意间,霍漱清回头,她看见了他,看见他似乎也在寻找着什么,可他终究是没有看到她。

    有了冯继海的解释,她被重新安置到了之前那个房间里,独自一个人静静坐着,等待着。

    手边的茶杯,早就变得冰凉,她没有去看时间,没有去数自己还要等他几分钟,时间,似乎就这么凝固着。

    等到休息厅的门推开的时候,她也没去注意,只是依旧低头盯着脚下地毯上那繁杂的图案,再怎么繁杂的图案,被她盯上这么久,闭上眼睛也能描画的出来了。

    而这次,眼前的图案,却被一双男人的皮鞋踩在下面,她猛地抬头。

    他就站在她的面前,却是她陌生的表情,不苟言笑,就那么环抱着双臂站在她面前。

    她缓缓起身,一下子就扑到了他的怀里,他向后退了一步,牢牢地拥住了她。

    可是,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在他的怀里默默流泪着。

    过了约莫一分钟,他抬起她的头,静静看着她。

    “苏凡,你不是个小孩子了,这么着急跑到这种地方来,最好是有一个正常的解释!”他的每个字都那么清晰,她突然止住泪,盯着他。

    四目相对,他的手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泪,低低地叹息声不自觉地从他的齿间溢了出来。

    她低头,抱着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泪水流过他的指缝,滴落下去。

    “对不起!”她说。

    他愣了下,怔怔地看着她,她缓缓抬头。

    “对不起,我,我想说,对不起!”她说。

    “对不起?”他不明白她这个对不起又是从何而来,因何而来。

    “对不起,一直以来,一直以来,我,我,”她的声音哽咽着,霍漱清拥着她坐在沙发上,把那杯她要喝的水端过来放在她的嘴边。

    看着她喝了水,他却一言不发。

    “一直以来,在逸飞的事情,在我和他,我们那两年,还有之后,在这件事情上,我,我一直记着在那两年里,他怎么,怎么帮过我,怎么照顾过念卿,可是,可是我,”她的两只手颤抖着,连同嘴唇。

    他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静静注视着她。

    “对不起,我一直记着自己过的有多艰难,一直记着,如果没有逸飞,我和念卿,我们可能,可能会遇上很多的困难,我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困难,就像很多的未婚妈妈一样的艰难生活。完全,完全忘记了你是怎么度过了那些岁月,完全忘记了你有多么的不易--”她望着他,感觉到握着自己的手微微用力,而他的眼里,泛起了她熟悉的温柔神色。

    她顿了片刻,低下头,却又很快抬起,凝望着这个自己一眼就心动,一眼就爱上的男人,道:“对不起,我只想着自己,想着我对逸飞亏欠了多少,却忘记了,忘记了你因为没有和我,和念卿度过我们人生最艰难的岁月而有多懊悔。因为我对逸飞的亏欠,而,而,而让我觉得他要结婚,全部都是为了成全你我,为了能让我们好好生活下去而强迫了他没有慎重选择自己的未来。对不起,霍漱清,对不起,我直到现在,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犯下了怎样的错误,才知道自己有多自私,口口声声说爱你,却从未站在你的立场去想问题,站在你的立场体谅过你的处境。我一直自私的占有着你的爱和你的信任,却从未去想过你需要的是什么,从未去想自己的行为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对不起--”

    他抽出手,轻轻抚上她的脸,她闭上眼。

    “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话,是吗?”他问。

    她点头,睁开眼看着他。

    他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笑。

    “你,你,还在生气,是吗?”她低声问。

    他没有回答,却只是问了句:“你,爱他吗?”

    苏凡怔住了。

    “你之前说了那么多的对不起,其实,你不需要向我道歉,对于我来说,别人如何看待我们,我都无所谓,太过在意别人的眼光,只会让自己变得优柔寡断。对于我而言,最重要的是,你的想法,你的感觉。你说我信任你,谢谢你这样想这样说,你这样说我信任你,何尝不是因为你信任我?所以,这一点,我很感谢你。可是,我想知道的是,你,爱他吗,苏凡?你爱逸飞吗?”他说着,目光跟随着她的视线游走,她的视线,不能再聚焦在他的脸上。

    “对我而言,这,才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我理解你对逸飞的感激之心,换做是我,在那样的处境里,如果有个人不霍世俗的眼光帮助我,我也会感激,非常感激。所以,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你愿意告诉我,你爱他吗?在你的心里,到底是感激他多还是爱--”他的语气平静,似乎有一种将一切都掌握在手的自信。

    “你,还是在意的,对吗?”她静静看着他,打断他的话,问道。

    “废话,我是个男人,要是连我自己的老婆都不在意,那还是正常的吗?”他答道。

    她不语。

    “所以,你能告诉我,你,爱他吗?”他捧着她的脸,认真地问。

    她张开嘴,还没说出口,嘴巴又合上,片刻之后,她低下头,复又抬头看着他。

    “我,不是对他没感觉--”她说着,轻轻咬了下嘴唇,却见他纹丝不动,没有任何的表情。

    “对不起,我,对他有好感,我,喜欢他--”她感觉到他的手松开了,眼里的神色,似乎有点涣散开来。

    她的心里,突然一阵深深的恐惧。

    看着他扫了一眼门口,看着他呼出一口气。

    “夫妻之间,最基本的是信任,所以,我不能欺骗你,我,喜欢逸飞,可是,这只是对朋友--”她说。

    “你觉得你们是朋友吗?”他看着她,问。

    她不语。

    “在你的心里,他是和江津一样的朋友吗?”他问。

    江津,江津哪里算的上是朋友?只是,只是关系比较近而已,而逸飞--

    “或者,他是和小秋一样的朋友吗?”他又问。

    她不语。

    “今天,既然你能为了这件事来找我,说了那么多的对不起,我们都谈到了这样的地步,那么,你能告诉我,他,真的只是朋友吗?你对他的喜欢,只是朋友之间的喜欢吗?”他的视线,牢牢地锁定在她的脸上。

    是,朋友吗?

    苏凡看了一眼窗户,沉思片刻,才盯着他,道:“他,是和任何人都不一样的朋友,”这时,她清楚地感觉到了他眼神的黯淡,“他是比其他的朋友更加亲近的朋友,可是,只是朋友,只是朋友,而不是爱人。我喜欢他,可我,从来没有爱过他。”

    他只是看着她,一言不发。

    “或许,这就是我给自己的解释,我爱的人,今生今世,只有你,让我哭让我笑让我发疯的人,也只有你。是你让我知道爱的悲伤和欢乐,是你让我知道爱的责任,所以,我的答案是,我喜欢他,可我,不爱他。我只想和他做一辈子的朋友,而不是夫妻!”

    她说完,才发现自己的心跳已经乱的一塌糊涂,而手心,也都是汗。

    他,却一声不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