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54章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
    他苦笑了,这就是他的结局吗?这就是他们的结局吗?他以为这一次会不同,以为她会和他走完这一生,怎么会--

    很快的,冯继海就来了,跟霍漱清说了,霍漱清什么都没说,只是摆摆手,冯继海就走到苏凡身边,苏凡回头看了一眼屋里,尽管她看不见霍漱清所在的位置,却还是看了一眼。

    门关上,两个人走了出去。

    冯继海见她一路上一言不发,心里也有些不安,可是他不该问,也许霍书记和苏凡只是闹了点别扭而已,仅此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么安慰着,冯继海就问她要去哪里。

    要去哪里?

    她看向车窗外,她不知道要去哪里,自己还能去哪里呢?

    现在不想回曾家去,要是回去了,妈妈肯定要问东问西,而且,她不知道怎么对念卿说。

    念卿?

    她猛地想起来,自己还有念卿啊,可霍漱清,霍漱清他说,他说要带走念卿。那样的话,念卿就,就要有个新妈妈,而她--

    不行,绝对不行!

    “去我妈那边。”她说。

    冯继海看了她一眼,就把车开上正道,准备前往曾家大院。

    霍漱清真的要和她离婚了吗?

    苏凡不知道车子怎么停在了曾家的院子里,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念卿已经跑到车子这边了,后面跟着罗文茵。

    “妈妈--”念卿叫着,苏凡忙下了车,冯继海也下来了。

    罗文茵看到冯继海的那一刻,还是有点讶异,心想,这丫头跑出去找霍漱清了吗?霍漱清白天很忙,这丫头怎么就知道添乱?

    心里这么想着,她却还是微笑着对冯继海说:“小冯辛苦了,漱清呢?”

    冯继海一下车就问候了罗文茵,道:“霍书记还在国宾馆那边,让我先送夫人过来。”

    罗文茵“哦”了一声,看了一眼女儿那有些落魄的脸,对冯继海笑着说:“这么热的天,先进屋吃点西瓜再走,漱清那边,也不急在这一会儿。”

    冯继海也不好推辞,看着苏凡挽着念卿的手在前面走,他也跟在了后面。

    正堂里,家里的勤务人员已经摆好了西瓜在茶几上放着,几人进去,罗文茵请冯继海坐下吃。

    霍漱清这个女婿,在罗文茵的眼里看起来虽然年纪有些大,可是,在他们这个圈子里,霍漱清根本不算是年纪大,虽然和苏凡差了十几岁,不过这在这个圈子里也不是个事情,比他们年龄差距大的又不在少数。而且,霍漱清这个女婿,让她在曾家和叶家面前硬气了不少。谁不知道霍漱清是红墙里面炙手可热的人物呢?

    不看僧面看佛面,罗文茵对冯继海这个霍漱清贴身的秘书,也是另眼相待的。冯继海是霍漱清从云城带到榕城,又带到京城的人,这自然与冯继海谨慎细心的办事风格不无关系,可是,冯继海为霍漱清服务了这么多年,足见他在霍漱清眼里的分量。罗文茵看着自己的女儿,虽然女儿和冯继海也是关系很好,可是毕竟这个女儿对很多事都不甚明了,并不懂得只是凭着一腔真意对人并不一定能取的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且,秘书的重要性,这丫头也不见得明白。罗文茵这么想着,心里也只有不停地叹气。

    “漱清这阵子很忙吗?”罗文茵含笑看着冯继海,问。

    “是,最近是挺多事情的。”冯继海的回答滴水不漏。

    领导的行踪,那是机密,领导忙什么事,那更是机密,哪怕是领导的岳母问,也不能随便说。冯继海很清楚这一点。

    罗文茵也只是寒暄,自然之道冯继海不能说太多,便笑着说:“你爱人和孩子在这边习惯吗?”

    冯继海随调书记处之后,他的妻子和孩子也都跟着来了。

    礼貌地回答了罗文茵的问题之后,冯继海微笑着说:“夫人,霍书记那边还有事,我先告辞了,谢谢您的款待!”

    哪怕是吃一瓣西瓜,也要说款待!

    罗文茵含笑点头,道:“那就不留你了,你回去忙吧!谢谢你送迦因过来。”

    等冯继海离开,罗文茵看着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女儿,道:“你跑去找漱清了?什么大事非要去烦他?你这样子不知轻重,传出去对他有多大的影响,你知道吗?”

    母亲的怪怨,让苏凡的心情更加的低落,可她什么都不说,只是低头看着女儿。

    女儿啊,现在越来越像霍漱清了,特别是想事情的表情,简直和霍漱清一模一样。

    这么一想,苏凡的心里就突然痛了起来。

    她没有回答母亲,只说:“妈,我带念卿回房午睡去了,您休息一下吧!”

    说完,她就把念卿手里的西瓜放下,抽出纸巾擦着孩子的嘴巴和手。

    罗文茵看着女儿,想起女儿之前说的那些话,心里不禁担忧起来。

    “迦因,你,你和漱清,没事吧?”罗文茵问。

    苏凡淡淡笑了下,摇头。

    罗文茵走到女儿身边,轻轻挽起女儿耳畔的碎发,道:“孩子,记住,好好和他过日子,才是你这一辈子最大的福,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苏凡望着母亲,强压着想要哭泣的冲动,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妈。”

    罗文茵看着女儿这样子,深深叹了口气。

    这几个孩子,真是没一个省心的。

    保姆说念卿已经午睡过了,念卿说她要去花园里钓鱼--因为念卿喜欢钓鱼,罗文茵就特意在花园里弄了个养花池给孩子养了几条小鱼去捞,苏凡也没心情睡觉,就陪着孩子在后花园里坐着,看孩子捞鱼。

    花园里安静极了,只有蝉鸣声。

    蜻蜓,在荷花池里飞来飞去舞蹈着,踩在水面上,荡漾开一圈又一圈的水纹。

    苏凡趴在阑干边,看着这经典的夏日景象,心里,却似海啸翻涌着。

    念卿在一旁玩着,弄湿了衣服都不在意,开心不已,苏凡看着女儿脸上的笑,泪水模糊了双眼。

    不经意,泪水就从眼里涌了出去。

    她抬起手擦去,才发现有个人就站在自己身后看着这一幕。

    念卿也看见了,扔下手里的小鱼网,跑了过去。

    “舅舅--”念卿叫着。

    曾泉微笑着走向念卿,抱起孩子,也不管念卿那湿乎乎的衣服弄湿了自己。

    “你,回来了?”苏凡起身走向他,问。

    “嗯,刚回来,过会儿要回去了,有急事要去处理,我在等车。”曾泉答道。

    “念卿,下来,你把舅舅的衣服弄湿了。”苏凡道。

    说着,她把念卿抱过来,一看这么湿漉漉的衣服,忙叫保姆过来给孩子换衣服。

    等保姆带着念卿离开,苏凡才说:“你看着她的衣服湿的,干嘛还要抱?现在--”

    曾泉却笑了,道:“换一下就可以了,我可不能因为害怕孩子弄湿自己的衣服就拒绝她的热情。”

    苏凡笑了下,坐在栏杆边。

    “怎么了?”他问。

    她摇头不语,抬头看着头顶走廊上的木头。

    “你这个样子--”曾泉道。

    “嫂子的演奏会马上就到了,你能赶回来吗?”她却问。

    曾泉愣了下,却道:“不知道有没有时间--”

    “你尽量回来吧,她练习的很认真呢!她很想你回来看她演出的,别让她伤心。”她看着他,道。

    曾泉坐下来,认真地看着她。

    “其实,人的心都是很脆弱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面对自己爱的那个人,都不是看起来的那么坚强。表面上什么都不说,等到说出口的时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苏凡说着,顿了下,“别让她对你失望,好吗?”

    曾泉不语,只是静静看着她,看着她眼里闪动的泪花。

    “迦因,出什么事了?你和霍漱清--”他问。

    她低头,泪水却涌了出来,啪啪打在她的手背上。

    “告诉我,怎么了?是不是他欺负你了?啊?迦因?”他抓着她的肩,急急地问。

    她却摇头,抬起手背擦去脸上的泪,对他笑了下,带着浓浓的鼻音,道:“你还来得及,千万,千万,别再让她伤心了,好吗?要是她真的,真的死心了,就--”

    “你这家伙,说什么呢?莫名其妙的。说,是不是霍漱清欺负你了?我找他算账去--”曾泉说着,起身。

    “别,你别去,别--”苏凡追上他,拉住他的手。

    曾泉猛地怔住,回头看着她。

    四目相对,眼里却是她的泪花闪闪。

    “迦因?”方希悠的声音突然飘了过来。

    曾泉忙转头看去,园门口,方希悠和苏以珩站在那里。

    方希悠看着苏凡抓着的曾泉的手,半晌不动。

    苏凡并没有意识到方希悠在注意什么,松开曾泉的手,忙擦了下自己的眼泪,走向方希悠和苏以珩。

    “嫂子,苏总,你们,你们是来送票吗?”苏凡想起方希悠之前说的事,道。

    苏以珩看着方希悠和曾泉四目相对沉默不语,对苏凡笑着说:“是的,我过来给你送票,接希悠去和他们几个再确定一下演出的细则。”说完,他对曾泉道,“阿泉,一起去?”

    “不了,我马上要回去了,有点紧急的事。”曾泉道。

    方希悠低头苦笑了下,对苏以珩说:“一起去我们那边喝点茶再走吧!反正也不赶时间,等阿泉走了咱们再过去。”说完,又对苏凡说,“迦因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我去看看念卿衣服换好了没。”苏凡说完,跟苏以珩道别,就走到了园子的出口。

    “哦,你的票--”苏以珩忙追了上去,把票递给她,“两张票,到时候看霍书记有没有时间,欢迎你们夫妻一起过去。”

    苏凡接过票,对苏以珩笑了下,道:“谢谢苏总,恐怕他没时间。我一个人去看的话,你们不会不欢迎吧?”

    她说的是玩笑话,现在心情这么差,竟然能说出玩笑的话,也是服了自己了。

    “哪里,只是朋友们玩儿的,你要是喜欢,大家可以一起玩。”苏以珩道。

    “谢谢你,我,我不会乐器什么的,没学过。”她有些尴尬地笑了下,道,苏以珩看着她“哦”了一声。

    “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去聊吧!谢谢嫂子和苏总!”苏凡跟他们三个挥手再见,离开了花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