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55章 吵架了就要道歉
    “走吧,老苏!”曾泉喊了苏以珩一声。

    苏以珩转身看着曾泉在前面已经走了,方希悠还站在那里,便拍拍她的肩。

    她抬头看着他,苏以珩低声道:“走吧,等会儿阿泉就要去上班了。”

    方希悠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苏以珩知道她是在平复自己的心情。

    “的确是个让人心生怜爱的女子!”苏以珩叹道。

    “连你也这样想,怪不得,怪不得有些人念念不忘。”方希悠叹道。

    “我只是客观的评价一句,你不要多想。至于刚才的事,未必就是你想的那样,阿泉,他有分寸的。可能是有别的事情--”苏以珩背着手,和方希悠并排走着。

    “是啊,他们总是有理由的,各种各样的理由。”方希悠道。

    苏以珩看着曾泉已经走出了花园,便停下脚步,看着方希悠,她也停了下来。

    “给他一点时间,他现在只是,这是--”他说。

    “我已经给他太多时间了。”方希悠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人啊,这到底都是在干什么?

    苏凡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念卿已经换了衣服,拿着笔在画画,她就把票放进了包包。

    恐怕霍漱清,是真的不会去的了!都要离婚了,他又何必陪着她应付岳父家的这些事呢?

    这么一想,她的心里就难过不已,好像自己和他已经成了陌路人,已经没有关系了一样。可是,明明,明明心里,那么,那么的想他。

    “妈妈,你怎么哭了?”念卿抬头看着妈妈,问。

    苏凡伸手摸着女儿的头顶,道:“念念,如果,如果,爸爸妈妈要分开的话,你,你跟爸爸还是跟妈妈?”

    “我要爸爸妈妈一起。”念卿却根本不去想母亲话里的逻辑,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回答。

    “如果,爸爸妈妈不能一起呢?念念要--”苏凡擦去眼泪,问。

    “为什么爸爸妈妈不一起?爸爸要去出差了吗?”念卿仰着小圆脑袋,问。

    为什么?为什么?因为,爸爸妈妈要离婚了?

    苏凡说不出来。

    “我要爸爸妈妈一起,爸爸陪我玩球,我要教爸爸,爸爸不会踢球。”念卿说着,又低下头,“小飞叔叔踢的比爸爸好多了,爸爸好笨!”

    泪水,从苏凡的眼里又流了下去。

    念卿画了几笔,又抬头看着苏凡,道:“妈妈,我可要回家去看小飞叔叔吗?”

    孩子总是把榕城叫家,家里有小飞叔叔,有奶奶,有江奶奶,还有姐姐,姑姑,那里,更好玩。

    找逸飞?

    苏凡不语。

    她,不能再见逸飞了,不管她和霍漱清结局如何,她都不能和逸飞见面。是她一个人毁了自己和霍漱清的一切,不能继续去破坏逸飞的生活。如果逸飞要结婚,那她就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他,看着他幸福,这是她现在唯一可以做的,不是吗?

    “对不起,念念,妈妈不能带你去见小飞叔叔。”苏凡道。

    “为什么?”这孩子现在为什么总是很多,简直成了十万个为什么,动不动就为什么,总是把保姆和家里人都问的呆住。

    为什么?她能和孩子说真话吗?不能,不能说,孩子也不会懂,孩子懂的只有小飞叔叔对她好,小飞叔叔陪她玩,而爸爸总是忙着工作不陪她--

    “因为,小飞叔叔工作很忙,我们不能打扰他!”苏凡道。

    念卿撅着嘴,低头不语。

    过了一会儿,罗文茵敲门进来了。

    “迦因,我有事要出去,晚上有个饭局要去一下,我刚才给漱清打电话了,跟他说了后天晚上和希悠父母一起吃饭,你晚上回家见到他再说一次,我怕他一忙就忘了。对了,你爸后天也就回来了。”罗文茵说完,准备就走了,可是,回头看着女儿和外孙女都是一言不发的样子,不禁有点担忧,折身走过去。

    “怎么了?刚才就看你不高兴,和漱清吵架了?”罗文茵问苏凡。

    苏凡不语,摇头。

    “妈妈,要和爸爸道歉。”念卿猛地抬头,道。

    罗文茵和苏凡都愣住了,罗文茵很快就笑了,道:“我家念卿真懂事,就是呀,吵架了要道歉。”

    念卿很认真地点头,看着妈妈,道:“姥姥说了,小朋友吵架之后要道歉,才能当朋友在一起玩,要是不道歉,就没有人喜欢你了。”

    “姥姥的乖宝宝!”罗文茵高兴地抱了下念卿,亲了孩子的嫩脸蛋。

    苏凡不禁笑了。

    “夫妻之间难免吵架,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说句软话,给彼此一个台阶下,什么事都没了。漱清整天那么忙,哪有空琢磨你的心思,哄你开心?”罗文茵说完,又叮嘱了一遍,就走了出去。

    今晚,她要带着孩子回去,还是住在这里?他,会不会回去?

    苏凡打开手机,看着手机里面他的照片,心里疼极了。

    母亲说刚刚给他打电话了,难道他没和母亲说离婚的事?

    或许,是不想让家里人干涉吧!很多离婚的夫妻,不都是因为双方家里人的牵扯才放弃了离婚吗?看来,霍漱清是下定决心了!

    苏凡闭上眼,泪水从眼里滚落下去。

    曾泉那边,方希悠给两个人泡茶,曾泉和苏以珩有的没的聊着。

    “好些日子没瞧见顾希了,改天约出来一起去打球?”曾泉对苏以珩道。

    “她有点忙,还是算了。”苏以珩道,想了想,他又问,“刚才看见迦因好像在哭,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方希悠看着曾泉,曾泉却淡淡笑了下,道:“问她也不说,八成是和霍漱清怎么了。”

    “我看霍书记对她很爱护的样子,眼神里,呃,那种感觉,就让人觉得他们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妻。”苏以珩是故意这样说的,说的时候,他观察了下曾泉和方希悠的表情。

    那两个人都不说话,方希悠望着窗外,脸上却是期待又无助的表情。

    “你去给我们拿点点心啊,哪有这样干喝的?还有,上次不是给你送了一块沉香吗?这么热的天,点个香也让我们心里凉快凉快,快去!”苏以珩对方希悠道。

    “你现在毛病真多,是不是被顾希给惯的?”方希悠起身,道。

    苏以珩笑了,道:“咱们以前不就是这样吗?”

    是啊,以前--

    曾泉坐着,端起一碗茶。

    苏凡并不知道曾泉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方希悠和苏以珩什么时候走的,看着女儿画画一会儿后,她也睡着了。

    浅浅的做了一个梦,却又梦见了霍漱清!

    她哭了,或许,这就是自己今后的生活,只能在梦里见到他了。

    晚上,苏凡和女儿在曾家吃了饭,偌大的一个家,吃饭的就她们母女两个,吃完饭,她和保姆一起给孩子洗完澡,准备安置念卿上床睡觉,却没想到门开了,进来的人,竟然是霍漱清。

    “爸爸--”坐在床上玩的念卿看见爸爸进来,欣喜地叫道。

    苏凡完全惊呆了,木然的看着他走过来。

    他这么快就准备好离婚的材料了吗,这么快--

    她从来都没想到他会这样,这样迫不及待地和她离婚吗?

    看着他把外套挂在衣柜里,洗了手过来抱起女儿坐在自己腿上,却不和自己说一个字,苏凡的心里,有了最坏的预感。

    “今天做什么了?”霍漱清抱着女儿问。

    “画画了,画了爸爸,还有妈妈。”念卿说着,从爸爸腿上起来,下床光脚丫子去取自己的画,苏凡忙追上去给她穿鞋,可孩子根本不穿。

    “爸爸,你看--”念卿乐滋滋地把自己的画给爸爸看。

    霍漱清完全懵了,这是什么啊?上面只有三个大脑袋,身体都跟豆芽一样,线条也不直,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三条大头鱼更贴切。

    “这是什么?”霍漱清笑问。

    “爸爸,妈妈,念念。”念卿的手在纸上指着,认真地说。

    霍漱清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他亲着女儿的小脸蛋,女儿哈哈笑着挠爸爸的痒痒,父女两个倒在床上开始闹。

    苏凡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感觉这是最后的晚餐一样,心情,却根本高兴不起来。

    “谁给你教的?爸爸有那么丑吗?”霍漱清笑道。

    “妈妈教的--”念卿道。

    霍漱清看向苏凡,看着她穿着一件米黄的睡裙,长发垂肩,就像一个娃娃一样,他转过头对女儿道:“没事,念卿长大一点就会画的更好了。告诉爸爸,还做什么了?”

    念卿坐在床上,很认真地想着。

    “抓小鱼了,它们游来游去游来游去,不听话,我抓不到。”念卿说着,还比划着小鱼的游泳。

    “那就不要抓了,让小鱼们好好游泳,要不然它们就死了,死了你就看不到了,明白吗?”霍漱清道。

    “那,要是爸爸妈妈不在一起的话,是不是也就死了?”念卿想起妈妈下午和她说的话,思维一下子就跳了过来。

    霍漱清和苏凡都惊呆了,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谁和你说的,爸爸妈妈不在一起?”霍漱清问女儿。

    念卿指着苏凡,道:“她--”

    霍漱清看着苏凡,沉默不语,苏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静静坐在一旁。

    “爸爸,妈妈,不在一起见不到了,就是死了吗?就再也见不到了,是吗?”念卿眨着大眼睛看着爸爸妈妈,一脸不明白。

    孩子哪里懂得生死?只是,当她的脑子里有了简单的逻辑,这样的逻辑就变得很可怕。

    两个大人都说不出话来,该怎么向孩子解释?

    “宝宝,来,坐爸爸腿上。”霍漱清望着女儿,抱着女儿。

    念卿乖乖坐在爸爸腿上,抬起头看着爸爸。

    “小鱼要是死了,就是不会吃饭不会游泳不会,不会再陪你玩了。”霍漱清道。

    “那爸爸妈妈不在一起,就不是死了,对吗?”念卿问。

    霍漱清看着苏凡,没有说话,又低头看着女儿,抚摸着女儿柔软的头发,道:“爸爸妈妈会一直陪着念念,陪着念念长大,明白吗?”

    “那爸爸也不会去出差了,是吗?”孩子又追着问。

    “出差?”霍漱清又不懂女儿这逻辑从何而来。

    “爸爸不要出差好吗?念念想要爸爸陪念念玩,念念不要和爸爸妈妈分开--”念卿抱着霍漱清的胳膊,哭了起来。

    霍漱清抱起女儿,擦着女儿的泪,一旁的苏凡也是泪眼蒙蒙。

    “苏凡,我们,死了吗?”霍漱清望着她,问。

    她什么都说不出来,接过女儿抱在怀里,泪水滴在女儿的脸上。

    “我们,死了吗?”

    当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不知道如何回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