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57章 何必浪费生命呢
    “小飞,是个好孩子,他为你和念卿做那么多,不管是因何而起,可是,客观的结果是,他帮了你,也帮了我们这个家。人的感情是不受理智控制的,如果太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那就不是人了,对不对?你说你喜欢小飞,我也喜欢他,我很喜欢小飞。我理解你对他的这种感情,换做是任何人,在那样的情况下,都会感激他喜欢他的,对不对?换做是我一样。”他说。

    “可是,我和他,那么多的闲言闲语,你--”她的声音颤抖着,道。

    他苦笑了一下,道:“没办法,谁叫我的老婆这么,这么惹人呢?说明我眼光好,是不是?”

    她不禁抬起手捶了他一下,这个人,竟然,竟然说得出这样的话。

    他抓住她的手,道:“而且,不要因为别人爱你喜欢你,就觉得自己多么的罪孽深重,丫头,在这个方面,你没有错,也没有必要责怪自己。”

    “可我,我真的做错了。”她低声道,那表情,完全是一个犯错了等待着惩罚的孩子。

    他的心里,不禁又怜又爱,却神情严肃地说道:“你是错了,你错在不该不霍分寸。”

    她不语,只是听着。

    “可是,一切都过去了,谁没有过去呢?我和刘书雅有过过去,和徐蔓结过婚,都这个年纪了,还有什么资格要求你的感情世界一片空白,何况,”他顿了下,手轻轻抚上她的脸,“你,和他,没有男女之情,对不对?苏凡?”

    苏凡望着他。

    她点头。

    “我喜欢逸飞,可是,他只是朋友,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和雪儿一样,都是我的好朋友。你说的对,我在处理这件事上,的确没有考虑很多,没有霍及分寸,我--”她说。

    “所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他打断她的话,“我们谁都不要提了,只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她望着他。

    “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他说着,苏凡望着他。

    “什么?”她问。

    “以后,不许再说离婚两个字,明白没有,要不然,我就真的,真的--”他说。

    她拉着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不停地点头。

    “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害怕,我觉得自己没有脸面再面对你,所以--”她说着,却被他吻上了。

    他的手,轻抚着她的脸,良久才松开。

    苏凡注视着他那深邃黑亮的双目,如同深潭一般,吸走了她的灵魂。从第一次见到他,她的灵魂就被他吸走了,留给她的,只有一颗爱着他的心。

    “傻丫头,不许这样想了,是我给了你太大的压力。”他的视线牢牢锁在她的脸上,顿了下,才说,“我太自私了,总是想着自己需要你做什么,却忘记了你也需要你的世界,我整天忙着工作,没办法陪你,你要是有什么困惑或者难过的事,也没办法跟我说,你需要朋友,不管是同性的还是异性的。我不能因为自己的需要就妄自决断你的人生,这样,不是爱你。”

    她的眼里,泪花闪闪,道:“那你不担心有什么流言蜚语吗?”

    他苦笑着叹了口气,道:“没办法,人活在这个世上,总少不了那些蜚短流长的,不管你做什么,总会有人觉得不好,不满意,或者嫉妒你,这些都是我们自己无法控制的。你经历的事情太少,慢慢经历多一点就知道该如何处置了,当然,要是有什么问题,你一定要告诉我,明白吗?虽然我希望你有其他的朋友,可是,我还是很自私的男人!”

    她笑了下,道:“你这就是自相矛盾,不觉得吗,霍漱清同志?”

    他笑笑,道:“好吧,自相矛盾就自相矛盾吧,只要你能快快乐乐的,我就会很快乐。”

    她低头,很快就抬头看着他,道:“其实,我也想过自己该变成什么样子,才配做你的妻子。像我妈那样,还是像孙蔓那样,亦或是像我嫂子一样,可是,我想来想去--”

    霍漱清不禁笑了,道:“想来想去都不知道目标,是不是?”

    她点头。

    “既然如此,又何必去学别人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我们的婚姻和生活,没必要拿别人来做模板,毕竟,别人的生活,并不一定就适合我们,是不是?而且,让你变成你妈妈或者你嫂子那样,我觉得你这辈子是没戏了。”他笑着说,苏凡轻轻捶了下他的胸前,他立刻抓住她那只小手,敛住笑容,“至于徐蔓,你完全没必要学她,难道你想让我再走上过去的老路?”

    她微微笑了,那灿烂的笑容绽放在她那娇俏的脸上,荡漾着他也心猿意马起来。

    “你,讨厌她吗?孙蔓?”她问。

    霍漱清摇头,道:“那段婚姻,错误不在她一个人,我也有错,所以,我不会怪她。否则也太不是人了,对不对?我们两个人不适合,还好现在我们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这就很好了。”

    苏凡静静望着他,想起自己和他这么多年的过往,不禁说了句“我们要好好珍惜现在,对不对?”

    他拥着她,点点头。

    “对不起,这次的事,是我太,太不成熟了,我,以后不会再做这样没脑子的事了,不会再跑去找你--”她说,态度诚恳的简直就像个小学生。

    霍漱清无声地笑了,亲了下她的额头,道:“没脑子的事,不包括你去找我的那一件。”

    她的眼睛一亮,惊道:“真的吗?”

    他含笑点头。

    “你不会觉得我太能给你添麻烦了吗?”她惊喜地问。

    他点头,面带微笑,道:“麻烦么,你是挺能惹麻烦的。”

    她噘着嘴低头不语,抓着他的手指玩着。

    “可是,我很开心。”他说。

    她猛地抬头,不解地望着他。

    他的眼里,只有她,还有他那浓的化不开的笑意。

    “因为只有你才会做那样的事,为了一句话就跑去找我,急得不得了,这,才是你,不是吗?而且,你那么着急想见我,其实也说明,你爱我,对不对?”他认真地注视着她,她只是笑着,不说话。

    “是不是,苏凡?”他的手,柔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道。

    她没有回答,只是抬起身吻上他的唇。

    “看来刚才还是没让你吃够,是不是?”他的手在她的身上不规矩起来,重重地喘息着。

    从他的表情,她已经懂得了他此时的想法和渴望,可是,她现在还不想直接进行,便揽住他的脖子,眨着两只大眼睛,似笑非笑地问他:“那我以后是不是也可以去找你?在你上班的时候?”

    他笑了,吻着她的唇角,道:“要是想做这个,随时欢迎,不过像今天那样的事,以后禁止。”

    她“嗤嗤”笑着,满脸都是俏皮的笑。

    霍漱清的心,被她的笑容挠着痒痒的,吻她,却被她躲开。

    “刚刚才完,你这么快又来?可以吗?”她笑问。

    “小丫头,挑衅的后果可是很可怕的。”他邪魅地笑着,道。

    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着,他的表情,还有他的眼神,他的话语,早就让她迫不及待了。

    “你上班的时候,我们可以做这个吗?你不怕被抓?”她努力克制着自己内心浓烈的渴望,笑问,这样的话语,却是更加的撩动他的意志。

    “鬼丫头!脑子里都想什么呢?”他笑着,轻轻咬着她的耳垂,“以后要是为了这种事,随时欢迎你去骚扰。”

    她哈哈笑着,被他的呼吸挠的痒的不行,在水里躲着,水花四溅。

    浴室里,浓烈的爱意包围着两个人。

    霍漱清望着她,这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女人,爱到骨子里,根本恨不起来,却又恨她为什么这样轻易地让他低头,让他放弃了原本想要冷落她的念头。或许,这就是爱吧,因为太爱了,就怎么都狠不下心。

    是啊,为什么要狠心去冷落她呢?想起当初在云城时两个人闹的分手小别扭,那么让人难过。人生苦短,何必把生命浪费在彼此折磨上面呢?

    他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她那滚烫的脸颊,起身吻上她的唇,低声说:“丫头,你真是我这辈子的劫!”

    是劫,他也乐意去经。就算她是毒药,他也愿意去品尝。

    “不许反悔,苏凡,不许!”他说着。

    她只是点头。

    这辈子,不管还有什么坎坷在前面等着,她绝对不要再松开他的手,绝对不要!因为,他是这辈子唯一爱的人!

    等到两个做了坏事的大人回到卧室,才发现女儿睡的香甜。

    看着女儿的睡相,苏凡不禁有点惭愧,自己刚刚完全没有想到女儿才睡着,忘记自己是个妈妈了。

    他揽着她的腰身,下巴搭在她的头顶,一起站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女儿。

    柔柔的灯光,照着一家人,照着苏凡和霍漱清脸上平静的笑容。

    夫妻二人,穿着同样颜色的睡衣。

    “哦,对了,今天下午我嫂子和苏总送了两张票过来,是他们演出的,你要不要一起去看?”她问。

    “什么时候?”他问。

    苏凡忙去床头柜里取票,拿给他看了下。

    “哦,这一天啊,应该可以,我让人定一束花提前送过去。”霍漱清道。

    “我和我哥也说了,他说不一定有空去看。他那个人啊,这是嫂子这么几年来第一次登台,竟然这样--”苏凡道。

    霍漱清揽着她的肩上了床,道:“他们的事,你最好别去问。”

    “为什么?”她问。

    他总不能说“曾泉喜欢你,不喜欢他老婆,所以才这样子”吧,要是这话出来,曾家还不得翻天了。可是,要是什么都不说,这个傻丫头一定还想着去给兄嫂维护感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