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59章 你是嫌日子太舒心了吗
    罗文茵惊诧地盯着她,好一会儿,才说:“你这丫头,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东西?你会不会想点正常的事?漱清那么好的男人,你上哪儿找去?你还,还和他吵架?你是不是嫌你命太好,日子太顺心了?”

    念卿哪里懂得外婆教训妈妈的内容,可她是听出来外婆说爸爸妈妈吵架了,便说:“妈妈,你要跟爸爸道歉。”

    苏凡愣住了,被这一老一小这样夹击批判着,想解释,根本找不到张嘴的机会。再看念卿,小不点才三岁半,可是和外婆联合起来教训妈妈真是头头是道。

    罗文茵骂了一会儿,也懒得再骂了,问:“昨晚好好跟他认错了没?”

    苏凡点头。

    “你就这样诓我吧!肯定是哭了一场,漱清心软就没跟你计较了,是不是?”罗文茵道。

    苏凡简直要冤死了,比窦娥还冤枉啊!她怎么叫没有好好认错?昨晚被他折腾的到现在还是腰酸背痛的,还要怎么认错?可是,她怎么能说呢?说出来不羞死人?

    罗文茵看着她脸上那难以退散的红晕,毕竟是过来人,知道什么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夫妻之间,吵的再厉害,最后也都烟消云散了。而且,从这丫头此时的脸色,还有霍漱清早上的样子来看,两个人昨晚一定是进行了“深深”的交流。自己的女儿,虽然从小没有在身边养过,可是,毕竟是母女,有些东西还是不说自明的。

    看着女儿和霍漱清的样子,罗文茵不禁想起自己当初和曾元进的一幕幕,嘴角不禁溢出笑容。

    注意到女儿和外孙女注视的疑惑目光,罗文茵假咳了一下,道:“以后不要再和漱清闹脾气了,记住没?不是所有的人都像,”她差点要说“像你爸一样有耐心的”,却担心女儿追问,话到嘴边就收了回去,“不是所有人都像漱清一样好脾气的,你最好要惜福。”

    “我知道了。”苏凡应道。

    “哦,对了,等会儿把你的眼睛,”罗文茵叫了一声自己的秘书小孙,“你给迦因化个妆,把她那一对青蛙眼遮盖一下,等会儿要去吃个午饭。”

    “我也要去吗?”苏凡问。

    “当然了,一个重要的午餐会,你必须去。”罗文茵道。

    是啊,都是为了霍漱清啊!

    中午的时候,她给霍漱清打了个电话,把自己在做什么告诉了他,霍漱清不禁笑了,他知道这肯定是罗文茵逼着她去的,而她此时肯定是无聊透顶的。

    “既然那么不想去,以后就别去了。”他说。

    “还好,就是不知道和她们说什么。”苏凡道,“我想,慢慢的就会好点吧!”

    他没说出口,却也感觉到她是在努力学习适应他的世界,适应他们的世界,这样一想,心里难免会有一阵欣喜。

    “好了,那我不说了,你忙吧!”她说。

    “丫头--”他在她要挂掉电话的时候,猛地叫了一声。

    “什么?”她问。

    他想了想,却还是没把心里非常想说的话说出来,道:“晚上我会尽量早点回家,你也别在你爸妈那边了,回咱们家吧!”

    在岳父家里,毕竟是有些不便的,比如昨晚,就必须要注意音量问题,也不敢有什么太放肆的动作。

    苏凡哪里知道他想的这些,却说:“今天我嫂子不在,我爸也没回来,小雨也不在,我妈一个人--”

    霍漱清心里深深叹息,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行,那你就陪你妈吧!她一个人是挺孤单的。”霍漱清道。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苏凡笑着说。

    挂了电话,她看着洗手间镜子里那个面色绯红的自己,不禁笑了。

    幸福,就是这么无声息啊!

    妈妈说的对,她要惜福,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珍惜自己和霍漱清之间如此的深情。

    很快的,第二天傍晚,曾元进就到家了,苏凡看着母亲脸上那发自内心的喜悦笑容,也为母亲感到开心。不知自己到了母亲那个年纪,是否会有那样的幸福呢?应该会吧,毕竟,那个人是霍漱清呢!

    “晚饭准备的怎么样?”曾元进问妻子道。

    “没问题,你放心。”罗文茵道,“要不你先休息一会儿?”

    “不了,我还要和念卿好好玩会儿呢!几天没见我的大孙女儿,想死姥爷了。”曾元进抱着念卿,笑着说,“大孙女儿,想姥爷了没?”

    “想了。”念卿说着,抱着外公的头狠狠地在脸上亲了一下,曾元进开心的哈哈哈大笑着。

    “当爷爷的人就是不一样!”这时,方慕白的声音从院子里飘了进来,罗文茵忙起身迎出去。

    “慕白大哥,嫂子,你们来了,快请进!”罗文茵含笑道。

    “老远就听见你的笑声,是不是几天没见孩子,想傻了?”方慕白笑着对曾元进道。

    “等希悠生一个,你不傻也得傻!”曾元进笑道。

    方希悠陪着父母走进堂屋客厅,帮着苏凡给父母泡茶。

    可是,曾元进这话说出来,让方希悠的心里,一阵阵难受。

    “那你到时候可千万别跟我抢,你已经有念卿了。”方慕白笑道,说完,向念卿伸出手,道,“念卿,来,让方爷爷抱抱你,别让你那个坏姥爷抱着了。”

    一屋子的人欢笑一堂。

    没多久,霍漱清也来了,见岳父母和方慕白夫妻都在,忙进去问候。

    可是,所有的人都来了,唯独不见曾泉。

    “给泉儿打电话了吗?到哪儿了,怎么还不来?”曾元进对妻子道。

    “马上就到了,已经打了。”罗文茵道。

    “来,你们翁婿两个,谁和我对杀一局?”方慕白对曾元进道。

    “我不和你下了,老是赢,赢了我一辈子了。”曾元进道。

    方慕白笑着,其他人也都笑了。

    “我来和方书记下吧!”霍漱清道。

    “你可别跟你这个臭棋篓子的老丈人一样,一辈子和他下棋,都没劲透了。这人不光棋臭,还没品,输了就不依不饶。”方慕白道。

    “那你还找我下?”曾元进笑道。

    “谁找谁啊?是你老输,又不服输,缠了我几十年。”方慕白道。

    “这话说的,好像我有多喜欢你一样。”曾元进笑着说。

    方慕白也笑了,道:“你要是不喜欢我,干嘛非要让我把我的宝贝女儿嫁到你们家来?”

    “你就别往你脸上贴金了,还不是希悠的好?”曾元进道。

    方慕白含笑不语,方希悠的心里,却是万念难平。

    霍漱清陪着方慕白下棋,曾元进抱着念卿坐在一旁,而客厅另一面,罗文茵和方希悠母亲闲聊着,方希悠作陪,苏凡则去了厨房。

    从厨房出来,苏凡听着从堂屋里传来的笑声,停下了脚步,站在廊柱下。

    头一回,她看见曾泉站在走廊的角落里,点着烟,火光一明一灭。

    她心里讶异,走了过去。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进去?”苏凡问。

    曾泉背靠着廊柱,猛吸了几口烟,道:“你,有没有想过离婚?”

    她愣住了。

    曾泉苦笑了,道:“你和他那么好的,怎么会想离婚的事情呢?”

    “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她低声问。

    他摇摇头,道:“或许,这个问题,我该去问霍漱清,毕竟,毕竟他是有经验的。”

    苏凡猛地张大眼睛,拉着他的胳膊一路快走,走到后院的角落里,低声道:“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

    曾泉一愣,道:“你这么想的,还是有人这么跟你说的?”

    “你别管这些,我只是问你,你是不是--”苏凡道。

    曾泉苦笑着叹了口气,道:“非要等外面有别的女人才想着离婚吗?”

    “那你怎么回事啊?爸妈都在里面陪着你岳父岳母,你在这里说离婚?”苏凡压低声音道。

    曾泉盯着她,好一会儿,才说:“你说的对,我不该说离婚,离婚了,对我有什么好处呢?我不该犯这种错误的!”

    他说着,叹了口气,苏凡看着他那苦涩的笑容,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事,我只是突然,突然不知道,不知道自己该,该,突然有点,不知道该去哪里。”他摁灭了烟蒂,扔在一旁的地上,对苏凡笑了下。

    苏凡望着他的脸,不自禁地伸出手握住他的。

    “没事,没事,我们进去吧,不能让大家等我一个人。”曾泉微笑了下,松开自己的手,拍拍她的肩。

    廊下的灯光,拉长了他的背影,那么的寂寥。

    苏凡的眼里,蒙上了一层水雾。

    回到客厅,苏凡看着曾泉走过去和岳父岳母问好。

    曾泉见岳父端起杯子喝了口茶,便对方希悠说:“不是让你把那袋白片拿出来给爸妈泡了吗?”

    “我忘记了,等会儿吃完饭了再泡吧!”方希悠答道。

    方慕白一听,微微笑了,道:“怎么,你是找到好东西了?”

    “有个朋友特意送过来的,我想着您过来的时候尝过了,要是您尝着喜欢,我就找他再要一点。”曾泉道。

    “行啊,改天你和希悠回家来给我带上再喝,今天太晚了,本来老了不容易睡着,再喝点茶,今晚还是算了吧!”方慕白道。

    曾元进听着,对儿子笑道:“你小子怎么不想着孝敬你老爸?我看啊,这个家里,最疼我这个老头子的,就是我们念念了,念念最好,是不是?”

    “念念最爱爷爷了!”念卿说着,亲了曾元进的脸一下,惹得曾元进哈哈大笑,一屋子的人都被她逗乐了。

    方希悠的母亲见状,不禁也笑着伸出手,道:“念念,那你喜欢不喜欢奶奶啊?奶奶可喜欢你了呢?”

    念卿当然是跑过去坐在了方希悠母亲的腿上,逗着她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