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60章 不要轻易说放弃
    霍漱清心想,这丫头,简直就是个马屁精,嘴里说出来的都是好听的话,惹的所有人都喜欢,就连家里的勤务人员都各个喜欢她的不得了。或许,这就是她的天分吧!

    想起曾泉方寸在屋外的样子,苏凡一直偷偷观察着他,可是现在,他脸上完全没有那样的悲伤,和平时一样,坐在岳父身边看下棋,还要忍不住拿起棋子走两下。

    “看,泉儿不愧是我教出来的,这棋下的比他爹强太多了。”方慕白笑着拍拍女婿的肩,道。

    “再好,那也是我儿子呀,老白!”曾元进道。

    “你就拿这话堵了我一辈子!”方慕白道。

    “我还是别惹事儿了!”曾泉起身,笑道。

    看着一屋子人和和乐乐的气氛,苏凡的心,却根本放不下。偶尔看看方希悠,却见她的视线,也总是在曾泉的身上。

    离婚吗?曾泉啊曾泉,你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过了会儿,曾泉起身离开,说要回房间去换个衣服,方希悠要跟过去,他却说“你陪着爸妈吧”,说完轻轻按了下方希悠的肩,就走出了堂屋。

    苏凡见状,想了想,说“我去厨房看一下”就跟着出去了,可是她并没有看见自己走出堂屋的那一刻,方希悠眼里的神色,而罗文茵全都看见了,那一刻,罗文茵心里一怔。

    “你等等我--”苏凡跑步追上曾泉,道。

    “怎么出来了?”曾泉问。

    “你还问我?”苏凡跟着他一起走,“刚才,你说的那事儿,到底为什么?”

    曾泉看了她一眼,笑了下,道:“没什么,就是脑子出问题了,随口那么一说--”

    苏凡听他这么说,不禁气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扯着他的胳膊就往他屋里走,曾泉完全没明白怎么回事,不明白她怎么就这样生气。

    “好了,现在你说吧!离婚是可以随便说的吗?”她关上房门,背靠着门站着,看着他。

    曾泉笑笑,道:“就这事儿,你也至于跟我发火?是我和她离婚,又不是霍漱清要和你离婚!”

    “你看你说的这叫什么话?要是真想离婚,干嘛在你岳父面前表现的那么孝顺?你直接说你要离婚不就完了吗?”她说。

    他苦笑了下,叹了口气,道:“说了是随便说说的,我和她离婚?还不得被爸打断腿?”

    “真的?”她走近他,注视着他的脸。

    曾泉点头,道:“也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说那话,换个人,我,我是不会说的。好了,我要换衣服了,你出去吧!”

    苏凡看着他走进更衣室,站在外面等着。

    可是,想想他之前说离婚的时候,那表情,根本不像是开玩笑,而现在又--这么一想,她也未免难过。

    “你和嫂子,你们不是青梅竹马吗?而且,你们两个站在一起那么般配,完全--”她背对着他,问。

    “是啊,大家都觉得我们应该结婚,所以,我们就结婚了,没什么。”曾泉系着衬衫的扣子,道。

    “那,那你知道苏总,他,他对嫂子--”苏凡道。

    “我知道啊,他从小就喜欢希悠,这事儿谁都知道。所以,现在想起来,我很对不起他。”曾泉道。

    “因为你娶了他爱的人?”苏凡转身,问道。

    曾泉点头。

    “那你既然知道他爱嫂子,你也觉得对不起他,那还为什么要--”苏凡问。

    “和希悠结婚,是吗?”他问,苏凡点头。

    他张开嘴,望着她好一会儿。他想说,如果当初不是为了救你,我也不会答应爸爸的要求,事后还因此被“发配”去云南。可是,他什么都没说,即便是现在想起来,他也不会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如果当初他不那么做,她的结果难料,而他,恐怕再也没法见到她,哪怕是这样做兄妹!

    曾泉笑了下,道:“爸要求的,慕白叔也支持,所以就--其实也没什么,是我自己太敏感了,想这些干什么呢?希悠那么好的,我娶到她,不知道有多让人羡慕--”

    “可是,那你,爱她吗?”苏凡问。

    “爱不爱的,也就那么回事了。能和自己爱的人结婚,那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幸运。而且--”他说着,抬手捏了下她的脸颊,含笑道,“我变成这样,都是被你给害的,知不知道?”

    苏凡揉着自己的脸,一脸莫名,道:“我害你什么了?”

    他张开嘴,想说,如果不是因为遇到你,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的烦恼,如果你不是我妹妹,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的痛苦。可是,他没法说,只有继续抬手捏着她的脸颊,而且是两只手捏,道:“都怪你一天到晚和霍漱清秀幸福,在我们一堆人面前也不知道收敛一点的。你不知道有句话说,秀恩爱死得快啊?”

    苏凡笑了,没说话,却突然意识到自己脸颊的疼,拍了下他的手,道:“曾泉,你还真下手啊,好疼!”

    曾泉笑着,被她打着也不还手,只是含笑看着她。

    “好了,不打你了。”苏凡背靠着衣柜,望着他,“其实,昨天我和霍漱清,我和他说离婚--”

    曾泉一下子惊呆了,良久,才说:“为什么?为什么要--”

    她有点尴尬地笑了下,道:“我,我可能脑子是有问题的,好好儿的,干嘛跟他说那种伤人的话?”说着,她望着曾泉,双手按在他的胳膊上,神情认真,“所以,如果你不是认真的,那样的话,就不要轻易说出来,否则真的会伤害你们的感情。”

    曾泉望着她,沉默不语。

    “如果你们真的有问题,那就好好坐下来谈谈,找到问题的症结,解决了,别把什么都憋在自己的心里,憋着憋着,小事情都会变成大事。”她认真地说。

    曾泉不禁笑了,道:“你又有经验了?”

    “虽然我结婚时间比你短,可是,经验这东西,不一定非要自己经历过了才说是有经验啊!”她说道,“你之前说找霍漱清谈这个话题更合适,可是你知道他和孙蔓最终走向离婚是因为什么吗?”

    “不是因为你?”他笑道,话出口,又说,“好吧,我不是批评你,我只是,回答你的问题。”

    “有我的原因啊,你说的也没错。只是,霍漱清一直说,因为他无所谓孙蔓做什么,无所谓他们之间发生什么,所以不管孙蔓做什么,他都不在意。最后就变成一句话都不愿意说的结果--”她说着,望着曾泉,“我不是为自己开脱,在他和孙蔓的婚姻里,我是犯了错,可是,有句话说的,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如果他们没有问题,我怎么可能有机会和他在一起?所以,如果你的心里还爱她,就努力去想想她的可爱,想想你们的过去,换一种眼光去看她,或许,你就会发现她是非常非常值得你爱的一个人。”

    曾泉看着她,良久不语。

    “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妈妈和爸爸之间的问题,我觉得,你小时候看过了那些,更明白爱情对夫妻的重要。虽然说很难可以和一个爱的人在一起生活,可是,你和嫂子有过去的感情基础,只要你慢慢改变自己看待她的方式,你们一定会重新相爱的。”苏凡说着,拉着曾泉的手,认真地看着他,“她值得你爱,你也值得她付出,所以,不要想绝望的事,先想办法去和她重新相处,如果,如果实在,实在没有办法做到,你也不要强迫自己。可是,在努力去尝试之前,千万不能轻易说放弃。你们和他们不一样的,对不对?”

    两个人四目相对,久久不语。

    好一会儿之后,曾泉才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微笑着说:“真是被你给打败了,竟然说的我哑口无言。世上可以让我说不出话的人不多,苏凡,你算一个!”

    话出口,曾泉才发现自己的称呼错了,她都是自己的妹妹了,怎么还叫她苏凡呢?习惯了吗?

    苏凡并没有意识到他称呼的问题,却对他笑了,道:“我也觉得好难得!不过,也许是因为自己也犯了错,才会去想吧!不想重蹈别人不幸的覆辙,你也不要!”

    曾泉点头。

    “好了,我们走吧,马上要开饭了。”她说完,就走出了更衣间。

    兄妹两人一前一后走向正院餐厅的时候,根本没有发现廊柱后面站着的方希悠。

    方希悠看着曾泉那么亲昵地捏着苏凡的脸颊,看着苏凡拉着曾泉的手说话,看着曾泉脸上的笑容,心里翻江倒海,却不知道该怎么做。而她,根本没有听见苏凡和曾泉在说什么,幸好没有听见。

    兄妹两人来到餐厅时,霍漱清看见苏凡脸上的表情,走过去挽着她的手低声在她耳畔问“什么事这么高兴”,苏凡看了一眼曾泉,悄声对霍漱清说“回头再告诉你”又问,“嫂子呢?”

    话毕,苏凡才看到方希悠走进来,她忙甩开霍漱清的手,走向方希悠,拉着她坐在曾泉身边,自己径直走到霍漱清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来。

    方希悠默不作声,看着曾泉。

    曾泉也没说别的,只是起身开了酒瓶,给每个人的杯子里添了酒。

    饭菜上桌,酒杯斟满。

    在两家人的欢笑中,晚餐进行着。

    苏凡并不知道当晚曾泉和方希悠回房后发生了什么,而她把曾泉说的那些话告诉霍漱清之后,霍漱清也同样惊讶万分。

    “但愿他们两个能够和好吧,要是他们分开了,真的好可惜!”苏凡叹道。

    “以后不要再去过问他们的事情了,也许曾泉只是,只是心情不好,让他们自己解决吧!”霍漱清道,苏凡点头。

    “不过,你跟他说的那些,呃,很对。只是他能不能听进去,就不知道了。”霍漱清叹道。

    “要是我们身边的每个人都像我们一样幸福就好了。”她仰着头,看着他。

    他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笑笑,道:“你啊,操心真多!”

    她含笑不语。

    “每个人的幸福感不同,相信他们都会幸福,不管是曾泉和希悠,还是小飞,大家都会幸福!”他说。

    她点头。

    夜色旖旎,对于苏凡来说,最美好的事,或许就是和他长相厮守,一生一世不分离!

    时间飞快地向前行驶着,很快就到了年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