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61章 让你没力气去找别的女人
    时间飞快地向前行驶着,很快就到了年关。

    霍漱清说今年要带着苏凡和念卿一起回去榕城,薛丽萍太久没见孙女儿,就拜托前去京城的江彩桦把念卿接回来,于是,在年前,念卿就跟着江彩桦回到了榕城。而苏凡--

    因为苏凡要去榕城过年,腊月二十九这一晚,夫妻二人去了曾家一起吃了团圆饭,准备三十早上乘飞机回榕城。

    难得有个放松的日子,霍漱清也没着急离开,把机票订在了下午,准备早上好好睡个懒觉--尽管他也睡不了懒觉。

    这一夜,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难得的一夜,没有孩子的打扰,没有工作的影响,苏凡用心地配合着他,霍漱清只觉得畅快淋漓。可是,配合归配合,整个夜里都是被他的吻给弄醒的,苏凡也受不了这样了。

    “求你了,让我睡一会儿吧,好困!”她闭着眼睛支吾着。

    可是,那个急切的人才不想她这样呢!

    “那你睡着,我就不睡了--”他说着,继续吻着她,将自己的欲望挤进她的身体。

    “啊--讨厌啊你,不--”可是,在他面前,她所有的拒绝,最都只能是无效的。

    这样迷乱的夜,情恋痴缠。

    感觉到心满意足、通体舒畅的霍漱清,早早就起床去买早饭了。然而,等他拎着早饭开了门,却发现她根本还在床上赖着。

    “先起来吃饭,吃饱饭了再--”他亲着她的脸,道。

    “不要,累死了,让我再睡一会儿。我不要吃饭了--”她把被子蒙过头顶,道。

    霍漱清笑了,冰凉的手伸进被窝,贴上她那柔嫩的肌肤,苏凡被惊醒了,躲着他的双手。

    “我出去买饭都快冻死了,你就不能体恤一下吗?乖,让我暖一暖--”他说着,双手使劲往她身上贴,可是她躲着根本不让他碰,于是,霍漱清把手从被子里抽出来,苏凡以为自己安全了,继续蒙着被子呼呼。

    然而,当他的身体再度钻进被窝,她才知道自己刚刚是犯了大错,早知道就让他暖暖手好了。

    “别,别这样嘛!”她娇声恳求道,可是那个尾音拖得长长的,直挠着他心尖最痒的地方。

    “不这样,那要哪样?”他坏坏地说,“这样,还是,这样--”

    她伸手去挡他的手,可是根本无济于事。

    结果,霍漱清起大早、冒着严寒出去买的早饭,最终变成了午饭。

    苏凡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津津有味吃饭看手机的男人,真是恨不得踢他一脚,现在坐在椅子上,连腰都不敢伸一下,痛死了,而这个罪魁祸首,竟然那么悠哉!

    想了想,她起身走到他身边,拿过他的手机。

    “别捣乱,我马上就看完这个了--”他要去抢回手机,她却把手机藏到身后,舔了下自己的嘴唇,一双大眼睛充满渴望的表情望着他。

    “死丫头--”他不禁笑道,心却突然狂乱跳了起来。

    她坐在他的腿上,眼波含笑看着他,双手轻轻解着他的衬衫扣子。

    “想要干什么?”他笑着问。

    “想吃--你--”她轻笑着,低声说道。

    看着浴室玻璃门上那个模糊的人影,霍漱清躺在床上不禁深深叹息着,这丫头,现在也变得这样主动了,他是该高兴啊!也算是他这些年劳苦功高了吧!

    温热的水,从头顶慢慢流下来,苏凡闭着眼站在莲蓬头下,想着刚才的事。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那样主动,初始的念头不过是为了报复他昨晚那样不顾她的死活,却没想到最后弄假成了真。

    一切,似乎又和过去一样,和云城的时候一样,那么的痴恋,那么让她难忘,情愿此生就这样沉溺在他的爱抚之中,再也不醒来,不离开。

    或许,此生就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毫无顾虑地变成一个他喜欢的人,而不去想自己要什么,从心里到所有的思维,他就是你的一切!

    苏凡笑了,水流依旧不停地从她的头顶流下去。

    霍漱清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起身了,看她从浴室里走出来,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

    “小妖精,你可精神了?”他揽过她的腰肢,笑道。

    她的双臂,缠上他的脖子,一脸坏坏的笑,道:“哼,我要不精神,你跑去别的女人那里找安慰了怎么办?”

    他捏着她的鼻子,一步步把她逼到床边,压了过去,道:“死丫头,现在还学会找理由了啊?我什么时候跑去别的女人那里找安慰?”

    “那还不是我防范的好?”她笑道。

    “要想让我不找别的女人,你就要好好的伺候我,知道了吗?”他笑着说。

    她低头,又抬头对他一笑,却是一言不发,只是笑着。

    望着她脸上那浓浓绽放的笑容,他忍不住俯首吻上了她。

    她的双臂,缠绕着他的脖颈,闭着眼回应着他,久久不分。

    “再这么下去,咱们就要赶不上飞机了,老婆大人!”他笑着亲了下她的脸,道,“先让我休息一晚,明天继续!”

    “这么快就缴械了?不是谁说一天要几次什么的,那话是谁说的?”她嗤笑着,问道。

    “死丫头,想堵我?你以为我是不行了吗?今天,咱们不回去了,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他说着,手已经贴上了她的身体,剥去了她身上刚穿上不久的浴衣。

    她的脸儿绯红,大笑着躲着他的吻,哪里能躲得过呢?

    苏凡总是这样到了后来就后悔自己招惹他,可是每一次就会这样忍不住去惹,然后就这样承受着自己承受不起的爱意。

    等到上了飞机,霍漱清坐在一旁睡着了,苏凡翻着杂志,时不时看着他那俊逸的侧脸,忍不住偷笑。

    他也是累了啊,真是累了。

    “漱清怎么了?昨晚没睡?”过道另一侧的罗正刚问苏凡道。

    苏凡被问住了,这怎么说啊?

    覃逸秋看着苏凡脸上的红云,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掐了下丈夫的胳膊。

    罗正刚在某些方面反应比较慢,现在这情况,他也没明白老婆干嘛要掐自己,一脸惊讶。

    “新婚逸尔,你懂不懂啊?还问那么尴尬的话,让迦因怎么回答?”覃逸秋低声在丈夫耳边说。

    罗正刚立刻看向霍漱清,忍不住笑了,捂着嘴笑。

    “你过去,我和迦因有话聊,过去。”覃逸秋推着丈夫起身,罗正刚只好过去和苏凡换座位了。

    本来是四个人同排的位置,苏凡和覃逸秋坐在靠窗一侧,两个男人坐在靠走道的一侧,这下霍漱清睡着了,苏凡也就起身和表哥换了座位。

    “逸秋姐,什么事?”苏凡问。

    覃逸秋看了一眼正躺着睡着的霍漱清,不禁笑了,低声对苏凡说:“有没有打算给念卿生个弟弟妹妹?”

    苏凡的脸更红了,却实话实说道:“霍漱清说要生一个,可是,现在政策还没放开--”

    “哦,那也的确是个问题。”覃逸秋道,看了苏凡一眼,“没关系,你还年轻,过几年也来得及,不像我,现在让生也没办法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做手术?”苏凡问。

    “先过完年吧!”覃逸秋道。

    “没关系,就算是做了手术,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苏凡道,“舅妈带念卿的时候,还念叨说你要是再生一个,她也能带的动。”

    说着,苏凡笑了,想起那段时光,虽然寄居屋檐下,却比自己小时候幸福多了。

    覃逸秋含笑,道:“漱清是很想吧?”

    苏凡笑着点点头。

    “其实,漱清这么多年,在男女之事上,比很多人都清白多了,你不用担心他会出去做什么。他的心啊,都在工作上了。”覃逸秋道。

    苏凡点头,道:“我明白,不过,我也不能说因为他就是那么自律的一个人就不在意他的感情需要,就不关心他,要不然就变成第二个孙蔓了。”

    “放心,你和孙蔓不一样的。孙蔓只想着从漱清这里得到什么,你和她不一样。不过,你说的对,不能因为他自律,就放纵自己去享受着他的爱。”覃逸秋深深注视着苏凡,道。

    两个人低声说话着,坐在那边的罗正刚听着音乐看书,丝毫不去在意妻子和表妹聊什么。

    “哦,对了,念清的事,你打算怎么办了?搬过来?”覃逸秋问。

    “这次回去之后,我和大家商量一下再决定,要是搬过来,我就怕自己应付不了。”苏凡道。

    覃逸秋点头,道:“其实,我觉得,”她看了苏凡一眼,“你没有想过继续你以前的专业呢?”

    “你说翻译?”苏凡问。

    “嗯,你当初在榕城的时候,就是生念卿前后,你不是一直在做翻译吗?”覃逸秋道。

    “如果不是逸飞,我也不会想到去做设计师。”苏凡微笑道。

    “你做设计很有天赋,可是现在要完全自己开店做生意,和你单纯做设计还是不一样的,你得找个信得过的合伙人才行。”覃逸秋道。

    苏凡点头,道:“是的,我也想过,毕竟逸飞在榕城,我想要把念清搬到京城来的话,他是没办法继续再管理念清的,而且,飞云集团的事就够他忙活的了。哪能再让他分心呢?现在念清虽然是雪儿她们几个人在经营,可是总感觉有些吃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